今天是:2017-11-21  星期二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图书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狐书城 > 散文

草木染

发布时间:2014-09-09      作者:yuedan      阅读次数:2750
                                                                                              小故乡的木兰
 
                                                                                 曾晨辉

       唯美是木兰散文的气质。气质似乎是作家的标签,泰戈尔之安静,普里什文之纯美,郁达夫之放浪,三毛之烂漫。阅读没有气质的文章,仿佛一朵塑料花,捧在手上,不太舒坦。正如这几年我看一些人的博客,读来读去,像是冰箱里存放了蛮久的猪肉,不是个味。而木兰的文字则相反,她是单刀直入的一派清新。“站在临河的窗前,看雪花覆盖了原野,青山,河堤,小桥,什么颜色都多余,只有圣洁的白与个世界水乳交融。”的确,什么颜色都多余,尤其各种欲望的颜色。好像有人说过,太干净的文字不适合写小说。这不能完全说是谬论。然而也因人而异。我们当然要干净,却少不得一个“情”字,一个“真”字。“就算是最微小的生命,大自然也能洞若观火,照顾周全。”这就不仅仅是唯美了,其中蕴含着人生的深意,大概与佛有关。佛光普照,生命虽然卑微,却也可大爱一回。
        也许是年龄关系,我读文章,调侃轻松的自然喜欢,读过,又嫌它们意思小了。深沉厚重的也不放过,但往往又无快感。其实是我的胃口不大,有点走偏。不过回头一想,就笑:快五十的人了,怎么舒服怎么来,经典可读,那平常人的经验或趣味也会让你愉悦。愉悦就好。木兰的散文读来,就如坐在她家乡的溪涧边,听她说话。她的家乡美,经她的口说出来,更美。“有山涧水不知从何处出,从坡顶或是半山腰直泻下来,柴花和青草都沾上了薄薄的水珠,在阳光下闪烁,惹得白胡子的山羊倾巢出现,抵足舔食。”她用不着刻意写寻求桃花源,这便是她的桃花源。王国维所言的境界一词,即此。我能想象,她疲惫的时候,故乡就是倚靠。“归来吧,浪迹天涯的游子,我已厌倦漂泊”,费翔的歌,直抵我们的乡愁。乡愁久矣,四顾茫然,我们乃尘世间的颗粒,走到何方去呢?木兰是幸福的,她仅剩故乡的温暖。我老在电视上看到“你幸福吗?你幸福吗?我很幸福。”的广告,心就酸痛起来。幸福难道还需要天天呼喊才能拥有么?这实在是个问题。我们早已成了物欲的奴仆,又无什么可仰望或观照,幸福这东西,总是变了形来折磨我们。不说也罢。木兰基本上是她那个小小故乡的歌手,小是小了点,却像溪水,明亮,清甜。这不是一个产生王维的时代,却生出了木兰这样的一脉小溪,也令我们双目一亮。
 

                                                                                               让人心情宁静的文字
    
                                                                                                            ---------读木兰的《草木染》
  
                                                                                                         夏汉青
  
  看了太多装腔作势的文字,人也跟着浮躁了起来。总之,我以为,目的性太强的文字,不会让人产生共鸣,更多的是一种匠气和做作。
    很多时候,我都滋生了一种阅读的厌倦感,一本书,拿起来,翻那么几下,便无奈的放下。不是我不想看,是因为我感觉到了一种累。
  突然地,我看到一个说法,说的是什么真诚的写作。莫名其妙地,我想到了木兰的文集《草木染》。之所以叫这样的书名,我不揣冒昧的猜想,木兰是被这些草木感染了,有了非得要写作的欲望后,才有了这些真诚的文字。倒不是说木兰这本文集里的文字是如何的妙不可言,我触动心灵的是,这么一个女子,跟了另一个同学,开车几个小时,为的是去看几个在一起读书才40来天的同学,还全程地陪了两天。一看她的文字,果然就有些特别。
  木兰的文字里有花有草有河流,更与一个叫乡村的地方有关联,更有这乡村里的好些物事。
  乡村的孩子,在以前,是喜欢用蜘蛛网来粘知了的,这样的情景,我也曾经做过的,但从来没有形成过文字。木兰是这样描叙那些知了们的:
  蝉们收紧薄脆透明的羽翼,伏在树干上,躲在树叶间,屏声静气,休养生息。突然,好像有人对着它们挥了挥手中红色的号令旗,这一下不得了,惊觉的蝉们个个憋足了劲,拉长了声音,奋力冲向声部的顶点,叫得那么带劲,叫得那么响亮,一声不够,两声还不够,比赛似的硬要一浪盖过一浪,忽的,又好像有人对它们举了举绿旗,全都又不约而同噤了声,这蝉鸣,就好像原是波浪涛天的大海,转瞬间又波平如镜,是海,张开血盆大口把所有的声音吞没到了海底,找不到一丝一点声浪的波纹。偶尔也有一只蝉,不知在哪儿占“树”为王,有独占鳌头的洋洋得意,脆脆地起了个头,“知了——知了”,那些消遁的蝉开始技痒,忍不住扯开喉咙和鸣起来,哪一个负责低声部、哪一个负责高声部,抑扬顿挫,有板有眼,仿佛早就安排妥贴,哪儿需气沉丹田,哪儿需气吞山河,也是恰到火候的拿捏得当,和唱的气势开始有些瘦弱,渐渐的,越来越盛大,越来越熟稔,这一场赛过一场的演唱会,蝉们无师自通。
  这样的文字,没有相当精准的观察是做不到的,而且,没有相当的人生体验也是写不出的。像这样的文字,在这本集子里比比皆是。
  这就给我一个感受:一个作家,只有把那些感染了自己的东西,真实地展示在读者面前,读者才会买他的账,并由衷地喜欢。
  我一直偏激地认为,文学是一种文字的学问。文学太高深,我们不能穷尽里面的万千奥妙,但有一点,你若是悟到了其中的某一点,是不枉你文学了一回的。
    木兰的文字,没有拖泥带水,干净利落,该起的时候起,该落的时候落。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没有固定的模式,心到了,文字便到了,没有说话的欲望了,就嘎然而止。这该是要有多么大的一种勇气的,因为,一般的写作者,生怕读者读不懂,读不到作者的中心思想,反反复复,唠唠叨叨,给人以老学究的面目出现。
        在这本书里,我还发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爱字。是木兰对生活的爱,对大自然的爱,对身边亲人朋友的爱。因为,有了这种无处不在的爱,木兰才得以洒脱的笑对人生。才有了她为人处事的大气和充满阳光。
        木兰已经在文学的路上迈开了步子,我不想做一番无谓的吹捧和咏叹,她的文字就摆在这里,让我们的心开始慢慢的宁静。这是让人感动和虔诚的,也是一种修为。我相信,用到这个词,我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这个词,是毛泽东文学院出来的学子们很自然的学到的,它表达了一种主观愿望,相信以后,木兰一定会更加的自信,更加的写出属于自己的文字。只有写出了自己,才能傲立于文学之林。我期待着。
闲话少说,还是静静地,喜悦着,用心的品读这警营之花的心血之作吧。你,一定会大有收获的。

   
                                                                                      梨花落尽成秋色

                                                                                                       ----木兰散文《草木染》序
                                                                                                         
                                                                                  焦玫
 
        初识木兰,是从看她诗歌开始。她那时非常年轻,写的是一些儿女情长的长短句子,语调平和,貌似没有激情的样子。我当时偷偷在心里下结论,这样子想破茧成蝶很难。
        事实却证明是我看走了眼,从2009年镇远笔会开始,木兰一下进入了状态。许是镇远青龙洞的空灵浸染了她的心扉,舞阳河的诗意点燃了她的激情,木兰在写作上如孔雀开屏般倏地一下脱了胎换了骨,一篇篇美轮美奂的散文横空出世,读来让人欣喜不已,不忍释卷。
木兰的散文充满了湘西苗乡的田野气息,一朵桃花、一场夏雨、一阵微风、一曲音乐都成了她渲染心思的载体。她把她的喜怒哀乐细细铺开,全部渗透到了这些物事里面,让你读后不由自主地和她一起伤感,一起开心,一起品味着生活的原味。这些味道不仅仅是睿智女人的一些心思,还是浓香无比的一钵挚爱生活的心灵鸡汤,让人喝了后咂嘴称奇,留恋不舍。
       木兰的心是柔软透明的,女人的本能和天性在她的文中一览无余。在《相逢是首歌》里,她写道:“在你的文中,你叫我小孤,一个小字,满怀怜爱,一个孤字,心藏慈悲。如此,我便想对你无理地要求,我要你的怜爱,永远陪我,我要你的慈悲,永远伴我。”对于友情如此地真挚、如斯地渴望,没有一颗纯净的心恐怕是不行的。“隔着冰冷的荧屏,你向我炽诚地伸出你的手,向我伸出的这双手,饱含热情,满藏真意,我还犹豫什么呢?我不加思索地平生第一次把我的手交在一个素未谋面的人的手中,然后紧握,从此水乳交融,不离不弃!握手的刹那我知,尽管与你从未谋面,却已相知千年!”如此干净的友谊,是因为有如此干净的心;如此坦荡的相交,是因为有着如此坦荡的心境。在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上,能够做到这份上的能有几人。如此巾帼,让我等须眉汗颜。
        木兰的心还是执着坚定的。在《只是一阵风》里,她“忘乎所以,翻山越岭、披荆斩棘,浑不顾伤痕累累开始锯竹扎筏,废了寝,忘了食,唯恐床头发黄的那本日历不发声地自顾自地翻了去。”她为了这个目标,做了充足的准备,哪怕最后碰得头破血流也不后悔。“也许,朴素而核心的东西,总要等到历经百折千回以后,方可姗姗而至,其实,它曾经来过,现在,就躲藏到片片飞舞的雪花中,一不小心掀开,便能逮个正着......”我想,这种执着,和她的历练有关,和她的职业有关。一朵警花,仅仅只有柔软是不行的,没有执着的心,便如船航行时没有了帆一样,会迷失方向的。这种责任感,在她的《与一丛火红的杜鹃相认》里表露无遗。“我信,我们的灵魂已与那一丛丛火红的杜鹃俯首相认,就在那火红的杜鹃花环里,如婴儿熟睡般,悄然,蝉蜕。”一种对先烈的追思通过一丛丛杜鹃表达出来,责任感也在那里得到升华。
        当然,我最欣赏的是木兰处事的超然,她用一种独特的眼光发现了《草木有本心》,“站在草木面前,窥见人的生命其实也和这草木一样,有着美好绚烂的时光,露一样的纯真,也露一样的短暂,有着不加粉饰和不做作的天真。而最后的衰败便自是衰败了,一颗心在时光里都会磨砺得如同一枚经霜的叶子,那是另一番沧桑的美,我们会坦然地接受老与病,病与亡,坦然地接受彼此在彼此生命中的消失。”她从草木的本性中分析发现,进而勘破人的生死观、荣辱观实属难得,有如此豁达之心的女子,应是奇女子。
 

  返回>>Top
上一篇:知是花魂
下一篇:月满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