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1-21  星期二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武侠·奇幻推荐
《三国后传》之从化传奇
在武林长者梁羽生、武林盟主金庸、武林怪杰古龙的身影在江湖中日渐缈远之际,刘向...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长篇连载  
第四章 落轿入洞房苏女隐爱 善举埋隐患局势成危

奏乐之声渐然停止,众人都望着刘霖春,他默立而无相让之意,就在大家以为苏家喜轿必得回转之时,只见轿帘内探出一段白藕般的手臂,掌微握成拳,一个细声道,请御史大人看样东西。
刘霖春略一沉吟,伸手过来,靖瑶便在他掌心按下一物件,正是一锭五两白银。刘霖春乍见,脸色瞬变,冥思片刻,沉声道,落轿。

红彤彤的洞房之内,喜烛高照,新娘端坐喜床之上。巧儿靠近,忐忑道,小姐,今夜老爷会否进房?
他理当问个究竟。盖头低垂,持重的声音散落下淡淡失落。那足边方寸之地,映照着黄的烛光,还有周遭的喜庆,靖瑶望着自己红缎发亮的裙摆,怅然而言,若是老爷叫你下去,便差人速回苏家,一切无虞。巧儿应着,音色甚虚。
话音刚落,门开了,刘霖春进来,无语坐下。
巧儿赶紧行礼,斟上交杯酒,轻声劝饮,刘霖春却不端杯,默然许久,才说,你知道我想娶谁,苏家若要蒙混,我便不会善罢甘休。
大人,既准落轿,又已礼成,为何不揭盖头,看看是否属意之人?新娘声音平缓,无有惧怕。
刘霖春沉吟着起身,揭去了新娘的盖头。通明灯光下,这张脸美丽沉静,掀起眼帘望着他,并无半点怯弱。眼神中特有的犀利之光,倒叫他想起了第一次相见,那良善之后的清傲,略带不屑。心底一动,隐隐有些释然,却仍鼻内低哼一声,幸亏姐妹孪生,苏家倒是聪明,以为送个一样的,我便就此作罢了?
二妹跑了是事实,但大人亦错认,靖瑶禀明家父,既有前因,也是天意,易嫁而来,不知是否大人心仪?新娘话语实在,却也怅然有失。
我且听听你的前因。刘霖春默然着,上下打量着靖瑶。
大人说过,不认识小姐无妨,认识贴身丫环也是一样,巧儿一直都是靖瑶的贴身丫环,绝无欺瞒。话锋一转,那张秀美的脸庞淡然无澜:请恕我直言,大人属意的并非二妹若楠,该是靖瑶。众所周知,苏家抛头露面的,从来都是靖瑶,是日大人在长春巷口所见,也正是小女。
刘霖春仍旧面色漠然,那日洗心寺内,丫环所言是实?
是实。靖瑶又将当日的情况一一道明。
刘霖春听毕,便示意巧儿端酒。交杯酒喝毕,忽又问,第一日相见施馍,你问话三句,都是何言?
靖瑶不答,垂眼望向地面,眼前烛光透亮,她的眼前恍惚又现长春巷口一幕,心头幽叹,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这一刻溢满酸楚,却强自压下,只说,小女眼光谈不上精准,却也不差,终究是一读书的外乡人,只错了一处,大人不可能挨饿,只是不知轮到自身相看,会否应验?
应验何事?刘霖春好奇心陡起。
不知碰上大人,是劫是福?靖瑶幽声。
刘霖春眉毛一挑,饶有兴趣追问:何为劫、福?
若此一邂逅换得真心真情,是为福;若继娶之后,还坚持索要令妹,则是劫。靖瑶抬眼,望向刘春霖,咄咄道,大人,您是弱水只取一瓢,还是园内只觉花少?
刘霖春肃然片刻,忽而大笑,苏家只娶一人,非尔无他。随即折身,一把抱起新娘,走向喜床。

洞房的消息传到苏家,天风堂内一大家子都松了口气,各自散去。镇源转着轮椅,到了前厅,直盯着长匾上的对联发呆。
成亲前夜,镇源房内,烛光晕黄,抹一层柔和在四处,晃动着温暖。靖瑶给镇源试穿守岁新装,纤手扣着前襟。镇源笑道,过年还有些时候,阿姊缘何性急今夜?靖瑶柔声,阿姊怕来不及。镇源又笑,来日方长啊。靖瑶脸上划过一抹隐忍的伤感,淡淡言,阿姊太忙,恐日后在家时日无多。
镇源一惊,顿悟,却强颜嬉语,阿姊缘何自私起来,说话竟不要我了?默然间,冰凉的手指被握住,传来靖瑶掌心的温度:是啊,阿姊太自私。我该记得祖父的遗命,也该懂得,我是苏家的女儿。言毕长叹一声,别脸过去,我去父亲房里了。
阿姊……镇源再叫,靖瑶已离去,孑然的背影拖出默长的冷清。
此刻镇源仰头凝视着鎏金的对联,怔怔无言。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善,第一等好事只是读书。阿姊,我知你心有不甘,但身为苏家女儿,别无选择。
十年前,苏家大宅落成,正厅命名天风堂,那日堂中宾客济济,时年九岁的丁家三公子简诚便曰,李白有诗《估客行》“海客乘天风,将船远行役。譬如云中鸟,一去无踪迹。”言之海客为盐商代称,苏家天风堂应出自此,引众人侧目。五年后在天风堂上,奇铧聚集众盐商子弟,悬赏百两银钱,以正匾“积善向学”四字为横批,求一正堂对联。上百字幅中,挑中丁简诚这幅手书拓写为匾。事后,苏家送去银钱,丁家不受,交往浅浅不过三两回合,奇铧竟深赞丁父舜德为人,也深喜简诚博学。
镇源知道丁家虽是罪官之后,却也是世代书香门第,家风严谨,不同于一般盐商之市侩,更多读书人风骨,因此颇得父亲好感。此刻想到那儒雅俊秀的丁简诚,镇源心头沉重,或许明年长春巷口,仍有善举,往年众人相看,苏家有女,丁家有子,隔街对望,原以为将或有佳话。只是从今后阿姊再不能出现,那粥棚中的翩翩公子,自此便不会再现于阿姊生命的轨迹中了。

时间一晃过了正月,未见朝廷对上税一事有何新政,却传来消息,河南继去年蝗灾之后,灾民流迁陕西,致两地冬粮吃尽,春耕无种,朝廷有心赈灾,奈何国库空虚,无法拨出库银,以充饥民,以侍春种,遂号令举国上下商贾捐银纳钱解此窘境。
刘霖春既想讨得政绩,也想借此推举苏家,便积极游说奇铧以此事出头,一是彰显盐商大义,令朝廷颁新政时顾盐商义举,纳陈情缓上税;二是突出苏家作为及名声,以便日后一统淮盐获取朝廷支持。奇铧思虑再三,忖财来自于民用于民,赈灾亦是善举,遂采纳刘霖春建议,倡众盐商解囊,并带头出资一千万两白银。在短短一个月内,两淮盐商百余人,筹资二千五百万两白银,经由巡道御史刘霖春上交朝廷,用于赈灾。
不日,朝廷嘉奖,刘霖春便邀了奇铧喝酒,直至子夜,两人才尽兴而归。奇铧一入家门,便奔镇源房间,告知喜讯,镇源并无喜色,只轻叹一声,未作他言。奇铧顿觉不妙,反复追问其因,镇源才吐忧虑之情,自古倾囊帮人,人只信其出之皮毛,爹舍以重金,只怕反惹朝廷疑心,盐税或将重征。奇铧心上一挫,酒亦醒了大半,讪讪道,朝廷焉能凭功溯过,过河拆桥?随即自我安慰,即使重征也不在一家,苏家财厚,又有御史撑腰,自能扛过,不定还能照你先前所说,吞并为数不少小商。镇源默然,未做强而妄自求大,根基不牢,恐少顷之间大厦便倾。
奇铧瞪着通红的眼睛,惶然惊觉近段有违低调,隐生不祥之感,心悸之下,谓然长吟,此乃一大善之举,难道圣上没有丝毫体恤怜悯?!镇源冷笑,公议虽在人心,但圣上岂容家财敌国?爹不曾想树大招风,怕只怕,忘了朝廷最易翻脸无情——


仿佛迎头棒喝,奇铧顿时木然,好半天才悻悻然言,上天当佑善举吧。
此乃一丝侥幸,镇源不屑,见父亲脸色煞白,不忍再说,便转口道,但愿如此。

这一夜奇铧通宵辗转,到清晨,思忖良久,事已至此,只得听天由命。当下强自定心,正敛神静气侧脸刮面,预备收拾好了去往店铺,忽地看见盐号管事胡绍平慌慌张张地进来了,张口叫,老爷不好了!周掌门被杀了!
手一抖,剃刀割破了脸颊,血一下涌出来。胡管事手忙脚乱地抬帕来捂,奇铧则垂落两手,半天没有动弹。过了许久才问,怎么回事?
周家老小皆死,无一幸免,真个惨呀。胡管事牙关呲呲寒气倒吸,频频摇头,神态惊惧似不忍卒见道,周家小儿被乱刀砍死,七零八落不见完人……奇铧只觉冷气嗖嗖上窜,顷刻间背心凉湿。这周掌门八个老婆,全无生养,为求子嗣,求神捐庙,到六十有余,居然真得一子,甚为宝贝,保姆保镖一大票,轻易不得人见,至今时还不到五岁,竟然如此惨死!
那胡管事又细细说了一番帮中情况,奇铧顿时心明。青红帮内讧,二掌门林猛杀了周大掌门坐上头把交椅,说是事发突然,其实也早有端倪。青红帮是周叔衡一手创立,在数十年间逐渐发展壮大,吞并了几个帮派,最终成为两淮最大黑帮。林猛正是当年水帮老大,投在青红帮门下,虽然出身小帮派,但林猛为人心机深重,性情狡诈,短短十年不到就位居帮中重要地位,后其推行铁腕手段,更是让青红帮成为江湖上说一不二的霸主,甚至官员行事也要顾忌三分,其便一跃而成为二掌门。近些年由于周掌门年岁渐大,萌生归隐之心,帮中大小事务便归为林猛管理,名义上周大掌门主事,其实帮中大权已经落入林猛手中。若周掌门无后,这青红帮该是林猛接手,要论心狠和手段,谁都比不过林猛,可是周掌门竟然有了儿子,且据说还天资聪慧,对林猛威胁甚大,因此乘周掌门年老疏于帮务,小儿还未长成便痛下杀手,是意料之中的。
这对奇铧来说,绝对是惊天轰雷。要说苏家与林猛的梁子,早在水帮时期就已结下。林猛在漕河中劫了苏家的货,苏畅群跟周叔衡私交甚好,便向青红帮求救,当时青红帮的声势正如日中天,水帮迫于压力,只得无条件放货,林猛一直视此为败局,深感羞辱,难以释怀。后加入青红帮,眼见苏家财大,几番动心,欲除之而后快,奈何周掌门制止,终不能下手,恨心渐重。
奇铧深知,这次周掌门出事,林猛堂而皇之上位,定然是筹谋已久,帮中各舵估计早就换血,以后青红帮跟苏家不会再有所谓的相安无事,恰然相反的是,不论是以林猛一贯做派,还是清算旧怨新恨用以立威,亦或是为了妹夫詹善贵的盐号生意一支独大,要杀一儆百,首当其冲的只能是苏家。
山雨欲来风满楼,此刻奇铧已感知乌云蔽日,无法心安,在家如坐针毡,思量半日,去找镇源,偏不巧,镇源一大早便去洗心寺了,奇铧感慨嫁了靖瑶,紧急时刻相商之人全无,末了不敢耽误,把妻子叫来,如此这般地叮嘱了一番,便急急去了御史府。
奇铧前脚刚走,后脚苏太太便同徐管家一道,按照吩咐,把后院地窖打开,搬出沉甸甸的几十个大箱子,上了青蓬马车,径直拖去了吴家钱庄。

吴新义正在柜上理帐,听说亲家太太来了,赶紧叫上老婆一道出迎,一进后院,只看见一溜青蓬马车排着,家什不少,苏太太一脸肃色,遂拉进屋内问个究竟,原是跟早上青红帮事件有关,奇铧因前事旧怨,怕林猛报复,闻讯十万火急转移财产,要将三百万两黄金存于吴家钱庄。
事大如此,吴太太哪里见过这般阵势,听得脑袋发蒙,一时无言,吴新义阅历颇丰,稳着好言安抚,苏太太这才稍稍缓和,正端了茶喝,猛听外头大喊:“姑妈!”
苏太太一激灵,听出系侄子杨双,正想着他跟礼杨从来寸步不离,这会该在从巨阳回程的路上,缘何跟到了吴家?当下正心惊肉跳,房门就被推开,杨双一头汗水扑进来:“礼杨被绑了——”
“啪”一声,杯盏落地,苏太太登时瘫软在地。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