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打工·乡土推荐
美丽世界的孤儿
作品以女主人公充满感情色彩的口吻叙述,她复杂而强烈的情感,她对生命的深切感悟...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八章

                                             1.
   金鱼是一条欢快的鱼,她敏捷而又自得其乐地游走在两个教室里。
   金鱼不是一条鱼,是一个小女孩的名字,她是王丽秋的女儿,她家就在学校的边上,她的伯伯独眼田礼江是老师。
   金鱼去城里做过娘姨的母亲,过完年就和田福顺提出了离婚,田福顺坚决不同意。王丽秋本来也不坚决,这婚稀稀拉拉离着,就一直没再去城里。
  上善村每个年级只有近十个学生。学校里有两个老师,一个教三个班,另一个教两个班。
  四年级的语文里有一课叫《桂林山水》,有一句“漓江的水非常清澈。”晨读时,孩子们大声而整齐地朗读这句话,翻来覆去。
  那天,下善镇镇校的老师来听课,他们说晨读读得很好,在远处的山坡上都能听到,还用了非常高雅的成语:书声琅琅,不绝于耳。
   田老师最宠爱的小女儿田冷饭和单家青、单兵兵、牟两春都是同一年级。
   田老师是一个护短的人,助长了田冷饭的颐指气使,她对跑来跑去的小金鱼很看不入眼,在这一点上,倒和单兵兵有暗暗的同仇敌忾。
  金鱼如果真的是一条美丽的小金鱼的话,田冷饭肯定会悄悄地把鱼缸里的水倒光,或者也会演习一次司马光砸缸。
  可是,田老师只有在金鱼从这个教室到那个教室的马不停蹄的往返跑里才会慢条斯里的说一句:累不累啊,夜里又要尿床了。他这样说时,稍稍有斥责的成分,更多的是有长者的关怀在里面。
  金鱼有时会停下来,坐在教室的门槛上息一息,有时不停。
  另一个老师单长子,有一双相差两年的女儿,大的叫单玉平,小的叫单玉琴。单长子是厚道的人,他嗜烟如命,一抽烟就不断地吐痰唾水。他的痰唾密集而有力,与之相应的是他出脚极快。一口痰一落地,他的长脚就到了,来来回回蹭几下,未蹭干,下一口痰就到了。孩子们从来没有感到异样,只是认为单老师的卫生习惯很好,从这一点可以推到更广泛处,说明单老师比田老师值得敬重。天长日久,单老师落痰处便显出了不同,讲台边的木楼板上有了别样的亮光。
  单老师看着跑进跑出的小金鱼心里很不耐烦,他不耐烦时就蹙一蹙眉,看看时间差得不多了,就摸出铁壳哨子,用力一吹,下课了。课间休息时,单老师一般要背着手上一次厕所和慢条斯理地抽两支烟,这时间就有长有短。孩子们也早就适应了,觉得这是天经地义的。
  单老师碍着田老师,也不好说金鱼什么,想想总归不能和小孩一般见识,日子长了,也有些为常了。
  有一天,田老师说金鱼时,她回对了,小眼睛把她伯伯一白,大声说:桂林山水,漓(礼)江独眼。
  单兵兵心里说,小金鱼好可爱,她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
  孩子们听到金鱼这样一说,就放肆地哄堂大笑。田冷饭紧绷着脸,狠狠地瞪她。田老师作势要打,金鱼就两手插腰,横眉冷对,小嘴一撇示威道,你来,你来。孩子们的笑声就再也停不下来,实在是课堂上充满了家庭气息。对于这些不求上进的山里小学生来说,他们是喜欢金鱼的,是她让他们无奈的读书变得轻松和快乐。
  事实上,金鱼对田老师说的一番话就是班长单兵兵教唆的。

                                              2.
  单兵兵对田冷饭一直看不顺眼。有一次他的竹管圆珠笔出不来水了,他就找了个本子,把笔尖放到嘴里呵了一口气,然后在纸上涂呀涂的,期待笔管里吐出字来。他从后页开始,把整个本子的空白页都涂遍了,甚至因为过于用力,都涂破了。单兵兵很扫兴,使劲甩了甩,笔竟然脱手掉到了地上,又偏偏是笔尖先落地,把他的希望都摔碎了。更糟糕的是,他发现那个本子竟然是田冷饭的。为什么她的本子会在单兵兵的课桌里,为什么他没有仔细看一下就贸然把它涂了。一个练习本得五分钱呀!
  单兵兵想想是否有补救之法,还没等他想出办法,在操场上的同学们已经进来了,他还没来得及掩盖,田冷饭就发现了,她尖叫了一声,把单兵兵的心都叫凉了。
  单兵兵唯一能说的一句话是你的本子怎么会在我的课桌里?
  我的本子怎么会在你的课桌里,你说是我自己把本子放到你的抽屉里了,你说我会有怎么傻吗?田冷饭的语速加快,语气不断加重。
  单兵兵想了想说,你不会。可是,他不甘心地申辩,它真的在我的抽屉里。
  田冷饭收起了激昂,用冰冷的口气说,谁相信你呀,肯定是你从我的抽屉里拿去的,你是个贼骨头。你赔我的本子。
  你不信拉倒,反正它在我的抽屉里,我以为是我自己的,就没仔细看,就涂掉了。
  田冷饭不依不饶地质问,你赔还是不赔?
  田老师走进了教室,他看了看,听了听,对单兵兵说,你把她的作业本弄破了,你当然要赔她了。
  单兵兵不情不愿地说,那就把我的本子给她吧。
  田老师踱到讲台后面,在他专用的凳子上坐下,牵转身,朝向单兵兵,和颜悦色地说,你有新的没写过的本子?你有,就拿一本赔给她。你如果没有,你就去买一本。
  单兵兵嗫嚅说,我没钱,我真的没有,我哪有那么多钱。不信,你翻我的书包袋,要不你就拿我的本子,我有一本只写过两页的。
  田冷饭说,谁要你写过的东西,我就要你赔一本新的,你没钱,你不会向你爹娘去要。
  田老师说,是啊,你没钱,可你是有爹娘的,你爹娘总不会没钱吧。我对你说,你如果不赔一本新的作业本你就不要来上学了。我说话算数,你信不信?
  单兵兵哭着离开了学校。他哭是因为他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两分钱就要落入敌手了,就是这样还差着三分呀,我的天哪,整整三分呀。他哭是因为他无法向家里要到钱的,他能要到的或许是一顿责打。
  单兵兵回到了家里,父母下地劳动去了。他爬上床,翻开被,掀开竹席,席下有一本红色封面的《毛泽东选集》,是他妈用来夹鞋样用的。单兵兵把书拿在手上,跪在床上,几乎是一页页翻过去的,除了有几个发黄的硬纸剪成的鞋样,什么也没有。床上铺着一层厚厚的干稻草,单兵兵小小心心地翻来覆去地寻找,还真的给他找到了一个二分的镍币。他的心里恨呀,为什不上我早一点找到,否则的话他就有四分钱了。让他把两分钱牺牲出去他有割肉般的疼痛,现在是四分了,这个痛苦就倍了倍。
  看样子他是没有办法寻到最后的一分钱了。
  一分钱难到英雄汉的故事落到了班长单兵兵的身上了。

                                                 3.
  单兵兵手心里捏着四分钱,来到了学校,田老师正在给另一个年级上课。他蹑手蹑脚进去,田老师明明是看到的,等他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才不紧不慢地说,谁让你进来的,你喊报告了吗,一点规矩都不懂,出去。
  单兵兵慢慢地站起,站起时带倒了凳子,凳子砸在后排的田冷饭的脚上。田冷饭夸张地大喊了声,“哎唷”。单兵兵默默地往门口走去。
  田老师大声说,站住。单兵兵站住。田老师走过去,抬起手,一个耳括子呼啸着落到了单兵兵的脸上。单兵兵呆了呆,他想哭,可他不想在这对可恶的父女面前落泪。他依然目不斜视地往外走,他走到门口,站住,转身,用尽气力大声地喊道:报告。田老师没有理睬,继续上课。
  上完了课,田老师把他叫进去,叫你去要钱,你要到了吗?
  报告老师,没有。单兵兵说。
  没有,没有你来干吗?
  报告田老师,我有四分钱了,只差了一分,你把我的班长撤了吧,就抵一分钱,行吗?
  单兵兵想,把班长还给老师,总不会连一分钱都不值吧?
  田老师阴阳怪气地笑了笑,你说班长值一分钱,你就把它卖了吧,卖掉了就可以赔田冷饭同学新作业本了。你吆喝一下,看有没有卖主?
  单兵兵没有吆喝,他知道也许牟两春会买的,也许他能从他的鲜花嫂子那里要到一分钱。
  上课铃响了,单兵兵有回到座位上的企图,他还没动作,就被尊敬的田老师看穿了,站到走廊上去吧,有了钱再进来。
  单兵兵出去了,他看到金鱼在外面向他招手,他走了过去。金鱼说,桂林山水,他接,礼江独眼。接完暗号,单兵兵问道,你是不是出卖了我?
  生的伟大,死的光荣,我怎么会做叛徒呢?金鱼问他,你看我像吗?
  单兵兵看了看有点老鬼的金鱼回答道,你像。
  我姐田冷饭的本子为什么到了你的抽屉里,你知道吗?
  我不知道,等等,你怎么知道这件事,对了,是你放的。
  可恶的金鱼点了点头,是我放的,我是想让她找不到本子做作业,我喜欢看她着急。
  单兵兵大叫了一声,金鱼,我把你放到井里去,让你像真的鱼一样游来游去?
  金鱼马上就跑,跑到自以为安全的地方停下,并摆好一个随时能启动逃跑的姿势。我给你一分钱,我们扯平吗?
  你给我五分钱,我就和你扯平。单兵兵想,也许她真的有五分钱,那他的存款就翻倍了。
  我没有五分,我只有一分,要不我长大给你当老婆吧。
  谁要你做老婆,上次你不是要给你哥哥做老婆了吗?
  你不要就算了,反正我会有很多老公的,你相不相信?
  好好,我信,只要不找我就行,你把一分钱给我吧。
  你还让我去井里游泳了吗?
  不了,真的。
  那你再教我一句。
  再教你一句,好,我想想,就说,桂林山水甲天下,礼江独眼看不清。
  单兵兵还是想第二天去找一下两春,如果他愿意希望能把班长卖给他。单兵兵打算开价五分,最低心理价是两分。
  第二天牟两春没有出现。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