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8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官场·励志推荐
广陵散
泰县的春天真是有点考验人,忽冷忽热。早上明明气温暖和,中午就艳阳高照,气温聚...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二章:投资回报率

                                                     1

        晚上,朱崇实接到了一个女孩的电话,女孩对朱崇实说:“朱主任,我是周萌萌总经理的秘书张丽丽,我们老总请您马上到一帆风顺大酒店来!我在7212包厢等您。”朱崇实以为周萌萌已经把局里过中秋节的礼物准备好了,非常的高兴:“好的,我马上到。”
    朱崇实从家里出来后,大街上到处都是车水马龙的景象和城市特有的嘈杂声音。近年来,丰山市上城区的城市亮化工程取得了丰硕成果。大楼上的霓虹灯和各式各样的路灯交相辉映,和车流的灯光形成了若即若离、扑朔迷离的灯光世界。
    朱崇实打的很快来到了一帆风顺大酒店门口,下车后他给了司机一张十元的钞票。说了声“不用找了”就大踏步地走进了酒店。当朱崇实推开7212包厢的门时,他惊呆了。只见一个高个子的漂亮姑娘大大方方的走了过来:“请问,是朱主任吧?”
   “是的。你是张小姐,对吧?”
     张小姐伸出了白皙的犹如葱白一样的芊芊玉手:“朱主任,您真守时啊!”
    朱崇实破[突破]天荒地握住张小姐的手不放:“张小姐,你莫非是天上的仙女下凡?”
    张小姐也不抽出被朱崇实握住的手,故意的向前走了半步:“朱主任,你也是英俊潇洒啊!”
    朱崇实见略高于自己的亭亭玉立的张小姐靠近了自己,一股令人心醉的女人体香朝朱崇实袭来。过去,他也见过无数漂亮的女人,除了在酒喝高的时候,偶尔近距离的和她们搂搂抱抱的情况也有过。但是,他从来没有被一个女人这样的吸引过。现在,他无法抗拒这个女人的力量,因为,这个女人太风骚了,这个女人太合他的心意了,这个女人简直就是他前一世的冤家啊!再加上对周萌萌大姐的信任,他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这个张小姐。
    张小姐让朱崇实搂抱着,把包厢的门紧紧地锁死了。然后,她朝一边的卧室努努嘴,朱崇实竟然鬼使神差的抱着张小姐走进了餐厅的卧室里。
    朱崇实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胆、这样苗条、这样性感、这样疯狂的女人,他实在是无法抗拒来自张小姐的诱惑了。所以,他就疯狂的扒掉了张小姐的衣服,同时也扒掉了自己的衣服……他就像一个发令枪响过后的长跑运动员,他不顾一切的冲啊冲啊……直到跑到了终点,直到跨过最后一步时,他才软绵绵地瘫倒在了地毯上。也就在这个时候,卧室的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几个公安人员和拿着摄像机、照相机的记者们冲了进来……
    第二天早上,《丰山晚报》的头版头条位置是一条醒目的通栏标题:《我市一公务员在酒店强暴服务员》,接下来是一幅朱崇实光着身子和女人搂在一起的照片。照片上的某个地方和服务员的脸被遮上了一块黑胶布……

                                                          2

       经过上城区公安分局的侦查,朱崇实“强暴”服务员的事实不成立。因为,有两个特别有力的证据证明朱崇实不是强暴,而是嫖娼。一是有人提供了朱崇实嫖娼过程的录音带;二是服务员“张小姐”的证词,她说她是一帆风顺大酒店的卖淫女,朱崇实和她发生性关系是她同意的,交易费是1000块人民币。无论是强暴还是嫖娼,朱崇实一夜之间成了丰山市的名人。由此,丰山市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的位子就空了下来。
    一个小小的股级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职务,牵动了不少人的心。首先是“嫖娼”案的始作俑者李远平,其次是房地产开发商人周萌萌。还有局内局外知道这个位置是肥缺的大大小小的公务员们,他们也调动了一切积极因素,向这个位子展开了激烈的“冲刺”……
    李远平打电话把周萌萌请到了他的副局长办公室。周萌萌还没有推开李远平的办公室门,就听到了李远平呵呵呵的笑声:“是的,是的,我马上就办!”周萌萌不管三七二十一,推开了李远平的门。
    李远平笑着朝周萌萌招了招手,又示意周萌萌坐下:“老领导啊,就这样吧,呵呵呵……改日我请您……呵呵呵,好的,再见!”周萌萌这才把手包和车钥匙扔在了李远平的办公桌上:“我的局长妹子啊,你什么事,把我心急火燎的叫来?”
    “呵呵呵……”李远平走过来亲热地把周萌萌抱了抱:“谁让你是我的姐姐啊!姐姐,妹妹有难题了,你得借我10万块。”
    “好啊,你这个家伙,你向我借钱不到我的办公室来找我,却一个电话把我叫来,你还真成了我的领导了?”
    “呵呵呵……我的好姐姐啊,我这不是着急吗!”李远平取出了两瓶红茶饮矿泉水,把一瓶递到了周萌萌的手里:“你不帮我谁帮我啊,是吧?”
    “走吧,跟我去银行吧。”周萌萌喝了两口矿泉水后站了起来:“不过,你得告诉我你要10万块钱干什么?”
    “呵呵呵……我哥哥要做生意,急需要10万块,我这个妹妹不帮他能行吗?”
    周萌萌拉着李远平到就近的银行提了10万块,交到了李远平的手里:“妹妹,有个事情忘了告诉你。”
    李远平提着沉甸甸的包呵呵呵笑着问:“什么事啊?”
    “启生想当你们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你得帮他。”
    “姐姐呀!”李远平搂着周萌萌边走边说:“呵呵呵,我的个姐姐啊,他是你弟弟,也是我的弟弟啊!我不帮他谁帮他?”
    周萌萌高兴地拍拍李远平的肩头:“说吧,让姐姐我把你送到哪里?”
    李远平握住了周萌萌的手说:“不用了。呵呵呵,姐姐你直接走吧。我就在银行里给他把钱打过去吧。”
    “对呀,你这个家伙,你早说我直接就打过去了嘛。”
    “没事的,姐姐,呵呵呵,你走吧。噢,还有,局里这边你就放心吧。”
    “好的。妹妹,这事儿就拜托了。”
    “放心吧,呵呵呵,谁让我们是姊妹呢?呵呵呵……”
    李远平看着周萌萌的车子走远了,才打车来到了局里。他没有到二楼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截来到了江若琳的办公室:“呵呵呵,局长,我有事情向您汇报。”
    江若琳走过来请李远平坐在了沙发上,他打开了一瓶红茶饮矿泉水放在了李远平的面前:“李局长,不着急,先喝点水再说吧。”
    李远平喝了口矿泉水后,就直截了当地说:“局长,呵呵呵,我要兼任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
    江若琳不动声色地问:“这事儿啊?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李远平拉开包,取出了五万块钱放在了桌子上:“局长,你忙,我走了。”
    江若琳愣住了:“李局长,你这是干什么啊?”
    李远平打了个噤声的动作后,把钱放在了江若琳办公桌的抽屉里。然后她走过来顺手拿起茶几上那瓶没有喝完的红茶饮矿泉水:“局长,再见。”
    “等一下。”江若琳指着他对面的沙发,请李远平坐下:“李局长,我们之间不需要这样吧?”李远平没有吭声,她把矿泉水倒出了一点在茶几上,写下了“我必须兼任主任”几个字,之后就呵呵呵笑着走了。

                                                     3
 
        江若琳目送着李远平走出自己的房门后,急忙锁死了办公室的门。他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了自己的办公桌边,他拉开抽屉取出了李远平放进去的五万块钱,在手里掰弄着想:这个钱我能收吗?
    朱崇实出事后,局里局外已经有不少人找过他了。他们无一例外地都盯上了朱崇实这个位子,一个个都信誓旦旦地说什么,只要是江局长给他们这个机会的话,他们不但要做好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工作,而且要好好地报答他这个局长呢!可是,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干打雷不下雨。他就想,在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干指头蘸盐的事情呢?
    现在,湿指头蘸盐的人来了。这个人不是别人,还是局里的副局长。按说为了加强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领导,让李远平兼任这个主任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她的钱我能收吗?她的前任老公路小雨是区里的常务副区长,虽然两个人已经离婚了。可是,他们毕竟在一个锅里搅了多年的勺子,就是路小雨不出面,她李远平提出来了,他也不可能不答应啊!可是,这个女人没有动用路小雨,而是直接给他送来了这么多的钱。弄得不好,这样的钱会烫手的……
    要是弄的好呢?它不就不烫手了吗?对呀,这个女人为什么送钱时不说话,而非要用矿泉水在茶几上写字呢?对于这样的举动,江若琳是再明白不过了。这个女人就是怕他不收这个钱,所以才这样做的。这样做无非是让他放心,你看看,我李远平是真心实意请你帮忙的,我没有录音,也不会害你。嗯,这个女人有点意思。还有,为什么李远平会用这么重的礼来得到一个股级的小位子呢?毫无疑问,这个位子的油水是很大的。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个位子的重要性了。要是这个位子没有油水的话,为什么朱崇实能一次次的给局里搞来那么多的福利呢?他朱崇实再崇高也不会用自己的钱给大家搞福利吧?由此看来,这个位置的确是一个肥缺。既然如此,我何不顺水推舟皆大欢喜呢?
    想到这里,他打通了李远平的电话:“李局长,你要是不忙的话,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李远平呵呵呵地笑着说,“我马上就来。”
    之后,他又给其他两位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打了电话。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走进了江若琳的办公室,她没有关门,径直走到了江若琳办公桌对面的椅子上:“江局长,我来了。您有什么工作就交代吧。”
    江若琳本来要对五万块钱的事客气一番,可现在李远平的用意很明显,他也就大大方方的给李远平交代起工作来了:“李局长,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工作很重要,这一点你是知道的。”
    “我知道,局长,呵呵呵,是很重要。”
    “所以啊,我们要加强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领导。我请你来,就是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你看由谁来当这个中心主任合适啊?”
    这个老滑头!李远平在心里骂了一句,当嘴里却把这个球又给踢回去了:“呵呵呵,江局长,您是局里的一把手,不行您就直接管上吧。呵呵呵。”
    “这怎么可以啊?你看这样行不行?如果行的话,我们就定下来了。”
    “呵呵呵,江局长,你怎么安排我都没有意见。”
    “我想,让你兼任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你看如何?”
    李远平见其他的两位副局长和办公室主任到了,就故意说:“周启生的工作能力不是不错吗?”
    江若琳见大家都到齐了,就走过来请大家坐在了沙发上。张主任从一个漂亮的纸箱子里取出了红茶饮矿泉水,在每位局领导的面前放了一瓶。江若琳喝了一口矿泉水:“好了,李局长,你现在说,你什么意思,就当着大家的面说吧。”几个副局长喝着水,把目光投向了李远平。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我个人以为,周启生的工作能力还是不错的,不如……”
江若琳马上打断了李远平的话:“李局长,我刚才已经说过了,这个位置很重要!大家看看,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大家都知道江若琳是一个特别霸道的人,一般情况下,他们即便是有相反的的意见,也是不会当面顶撞江若琳的。既然自己说了不算,还不如不说呢。所以,他们都顺着江若琳的杆子往上爬:“就请局长安排吧。”
    江若琳非常满意这样的结果:“好。既然大家这么说,我就把我的意思说出来吧。为了加强对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领导,我提议,让李局长兼任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大家看看,你们有没有意见?”
    两位副局长看上去十分的惊讶,但是,他们很快调整了心态。他们马上表态,同意李远平兼任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还想说点什么,被江若琳堵回去了:“好了,李局长,少数服从多数。张主任,你马上起草一个任职文件,我签发后让李局长马上介入中心的工作!”办公室张主任把已经起草好的文件递了过来:“局长,就几句话,我已经起草好了,您签个字吧。”江若琳满意的看了张主任一眼,接过文件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好了,大家散会吧。”

                                                      4

       李远平拿着局里刚刚下发的文件看着,呵呵呵地笑着。能兼任这个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她感觉真的是太好了。这种良好的感觉来自于首次和周萌萌交手的胜利,他妈的[<敏感词>]周萌萌,你不是能吗?你再能也能不过我李远平啊!呵呵呵……通过这件事情,李远平更加认识到了金钱在仕途上的重要性了。有了金钱,我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有了金钱,我就能实现我人生道路上的奋斗目标。那么,她人生道路上的奋斗目标是什么呢?李远平认为,就一句话:那就是升官发财。对此,两个李远平进行了一次特别的对话。
    问:一个小小的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的位子,就能一定保证你升官发财吗?
答:我这个小小的主管国土规划的副局长,本身就是个有发展前途的职位,现在又兼上了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这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未来的国土规划局局长就是我李远平。
    问:为什么呢?
    答:因为,我李远平从此就是有钱人了。有了钱是个什么概念呢?有了钱,我就能和管我的领导搞好关系;有了钱,我就能让我的部下说我的好话。
    问:不见得吧?周萌萌的钱不多吗?她为什么会败在你的手里?
    答:是的,她是有钱。可是,她虽然有钱却没有头脑。
    问:何以见得?
    答:她说什么也不会想到,我会是她弟弟扶正的竞争对手。
    问:你如果不搞阴谋诡计的话,你能如愿以偿吗?
    答:不能。
    问:为什么?
    答:因为,官场如战场。我如果过早的把我的意图暴露给了“敌人”,那么,我是不会打赢这场战役的。比如说,如果周萌萌知道我是她弟弟竞争对手的话,她就会找区里甚至是市里的领导来说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怎么可能当上这个小小的主任呢?如果周萌萌知道我是这样一个人的话,她凭什么把钱借给我?如果有一天她知道了我李远平是拿着她的钱和她的弟弟竞争的话,她一定会气得吐血的。
    问:你就不怕周萌萌报复你?
    答:这就是我在官场上如鱼得水的原因。因为,他们不可能知道我的真实想法。俗话说得好,祸从口出。我李远平不说出来,她周萌萌就是神仙也不可能知道我心里的一切。
    问:你不是把喜欢市委岳麓山副书记的事情都告诉周萌萌了吗?而且你还说你一定要把这位副书记拿下吗?这难道不属于“祸从口出”的范围吗?
    答:这个话你提醒对了。我当时不知怎么的,就说出了这样的混账话。可是,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李远平说什么也不会忘记这件事情的。那一天是个星期天,一大早周萌萌就打来了电话,说要“邀请”局长妹妹去乡下吃土鸡去。李远平就呵呵呵笑着说:“应该是我请您去吃土鸡才对。因为,我的老家就在淮安乡的李家岭村。”
    “那可不行。我们今天不能去你的老家。因为,我今天特别的想和妹妹喝酒,酒喝大了就会胡说八道,如果到你的老家去了,我们就不敢放肆了!”
    “呵呵呵,姐姐说的对。我遵命就是了。”
    她们去的是30多公里外的东乡,周萌萌说她去过一次,那里的环境是特别的好,能让人彻底的放松。吃的也是地地道道的绿色食品,什么土鸡、土鸡蛋、土蔬菜等等。在那个地方,这些东西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到了目的地,李远平才知道这里的“农家乐”确实是个玩的好地方。城里这些年已经不兴什么卡拉OK了,可这里的“特大豪包”里不但有卡拉OK,而且还尽是些老歌老调……她们就一边喝着红酒一边拼命的吼,拼命的跳,等到唱不动也跳不动了,她们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于是,她们就坐下来休息。坐下后,她们就喝红茶饮矿泉水醒酒,喝下半瓶红茶饮矿泉水后,周萌萌问李远平:“妹妹,你最大的心愿是什么?”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姐姐,我们先轻松一下怎么样?”
    “妹妹,你说,怎么个轻松法?”
    “呵呵呵,姐姐先讲个段子吧。”
    周萌萌说着“好”就讲了一个“吟诗请客”的段子。
    有一天,一位局长带着科长和秘书还有司机去吃饭,到了饭店门口,局长说:“吃饭前,咱们每人作一首打油诗,诗里必须有‘尖又尖’、‘圆又圆’、‘千千万’、‘万万千’。结尾还要有一句反问,要说实话。作出来的上到台阶上,准备进去吃饭,作不出来的,做东。怎样?”大伙听了,都表示同意。
    司机先说:“我的车头尖又尖,我的车轮圆又圆,走过的马路千千万,闯过的红灯万万千。我撞过一个人吗?没有!”说完,上到了台阶上。
    秘书说:“我的笔头尖又尖,我的笔帽圆又圆,做过的文件千千万,写的文字万万千。我写过一句实话吗?没有!”说完上到台阶上站在了司机的一边。
    只剩下局长和科长了。科长急忙说:“我的耳朵尖又尖,我的眼镜圆又圆,看见贿赂千千万,听到检举万万千。我和谁说过吗?没有!”说完也站在了台阶上。
    大伙这下以为这顿饭局长请定了,可没想到,局长从容不迫地接着说:“我的牙齿尖又尖,我的肚皮圆又圆,吃的饭店千千万,尝的佳肴万万千。我付过一次钱吗?没有!”
    于是大家问局长:怎么办?
    最后,局长决定:吃公款!
    “呵呵呵,姐姐讲的好。”
    “妹妹,我说过段子了,你给姐姐说说你的秘密吧。”
    李远平因为高兴,再加上酒也喝得有点儿高了,就口无遮拦地说出了心中的一个秘密:“呵呵呵,我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有一天,我能把市委的岳麓山副书记给拿下了。因为,他是我见过的最帅、也是最有魅力的领导人!”
    “啊……”周萌萌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你说什么?”
    李远平没有看出周萌萌听到她这句话后的巨大反应,就继续呵呵呵笑着说:“姐姐,这就是我最大的愿望。我想,我会实现我的这个愿望的!”
    周萌萌这下坐不住了,好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李远平,竟然打起我周萌萌男人的主意了!可是,她转念一想,这也不能怪人家呀,岳麓山是你周萌萌几十年的地下情人这个事实,人家李远平并不知道呀!有句话不是叫不知者不怪罪吗?人家并不知道你和岳麓山的关系,你怪人家有道理吗?
    “姐姐,呵呵呵,你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周萌萌刚想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不能让你得到岳麓山,因为他是我周萌萌的男人”。然而,话到嘴边了,她又努力地压下去了。因为,几十年来,表哥岳麓山不止一次的告诫过她:不能把我们的真实关系暴露出去,否则的话,我就不可能在仕途上成功,同时,我也就帮不上你什么忙了!岳麓山是周萌萌的天,是周萌萌的地。所以,只要是岳麓山说出来的话,周萌萌一般都会不折不扣的执行的……
   “姐姐,呵呵呵,快说啊!”
    “我,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就是盖好多好多的大楼,让天下的老百姓都能够住上我盖的房子。”……
    事后,李远平才感觉到她不该把自己心中的秘密告诉周萌萌。可是,覆水难收,说出去的话就像拨出去的水,是收不回来的。当然了,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岳麓山和周萌萌的关系。但是,有一点她是清楚的。从那天以后,她和周萌萌之间似乎就有了那么一点点看不到却能感觉得到的一种隔膜……这样的隔膜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除了周萌萌外,李远平就是想破了脑袋也是想不出来的……
    问:你承认你犯的错误了吧?
    答:……是的,我承认。所以,我得马上给周萌萌打电话,否则的话,她还会起疑心的!
    李远平这才急忙忙的拨通了周萌萌的电话:“姐姐呀,呵呵呵,是我。呵呵呵,我可是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该怎么给我姐姐说这个事情啊?”
   “妹妹,我已经知道结果了。你是一直在向江若琳推荐的启生,你也是无可奈何对吗?但是,你现在一定要告诉我……”
   “慢着,呵呵呵,不好意思啊。姐姐,你说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我正犹犹豫豫呢,这事儿该不该告诉你哩,我才给你打电话,还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你怎么就知道了?”
    “妹妹啊!”周萌萌也笑着说:“我说你傻吧?你姐姐我如果没有这个能耐,我还能在江湖上混吗?呵呵。”
    “姐姐啊,呵呵呵,你真厉害,妹妹我是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妹妹啊,你给我实话实说,你内心里究竟想不想当这个小小的主任啊?”
    “好我的姐姐哟,你还不知道我吗?我充其量就是一个女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为什么要管那么多的闲事啊?没事儿干,我不会跟着我姐姐去美容院臭美啊?”
   “好。妹妹,只要你不想当这个小小的主任,我就管不了那么多了,我还就不信了,我周萌萌想干的事情,居然还能干不成?”
   “对啊,姐姐,我支持你!”
    ……
    放下电话后,李远平惊出了一身冷汗:我的天啊!如果周萌萌要下工夫跟我斗,还有我李远平的戏吗?天哪,这可怎么办啊?
    李远平正烦恼时,电话铃“嘀铃铃”响了。他一下子接上了电话:“呵呵呵,……是局长啊……”
   “李局长啊,真是想不到啊,一个小小的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区里的领导居然找上门来了。我说我们已经下文了,你猜他是怎么说的?他说,这个好办呀,你不让李远平兼这个主任不就得了吗?”
    李远平装疯卖傻:“局长啊,呵呵呵,你都把我说懵了,你说的是什么啊?”
    江若琳这才告诉她,区里分管国土规划局的副区长刚刚给他打了电话,说要提拔周萌萌的弟弟周启生当这个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哩。江若琳说完这些后,给李远平“指点迷津”说:“李局长,你看这样行不行?”
    “呵呵呵,局长你说吧。”
    “不行的话,你找找路区长行不行啊?只要他给我打个电话,这话我不就好说了吗?”
    李远平继续装疯卖傻:“我说大局长啊,呵呵呵,你说的是什么啊?你让我去找路小雨干什么啊?”
   “啊呀!我的姑奶奶哟,你就不要拿我这个老头子开心了。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李远平这才呵呵呵笑着说:“好好好,局长,我去,我去!”

                                                          5

       李远平是那种说干就干,永不放弃、永不言败的女人。只要是她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别说是九头牛了,就是九十头牛也拉不回来。现在,见周萌萌又要堵她前进的路子,这就更加激起了她的斗志。本来,她给路小雨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但是,她认为这是一个大事情,必须亲自去才能得到路小雨的重视。
     放下江若琳的电话后,李远平出门就坐电梯到了楼下。她和路小雨有过约定,只要是特别重大的事情,她是可以去找路小雨的。找到上城区的常务副区长路小雨时,路小雨正准备出门到政府会议室参加一个经济工作座谈会。见李远平来了,他很不情愿的返回到了座位上:“你长话短说,我马上去开会了。”
    李远平就快人快语,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遍。路小雨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不就是给江若琳打个电话吗?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好好好,我开完这个会,马上打电话给江若琳。”
    结果,路小雨参加的经济工作座谈会还没有开完,就被通知到区政府一号会议室参加一个紧急的区长办公会去了,所以,他就把给江若琳打电话的事儿忘了。
    李远平回来后就坐在办公室里等江若琳的电话,可是,江若琳的电话是等来了,可不是她要等的结果。江若琳告诉她,路小雨到现在还没有给他打电话。李远平看看表,已经到快下班的时间了。她马上打电话到区政府会议室,她问接线的区政府办公室秘书:“请问,经济工作座谈会开完了没有?”接线秘书告诉她,经济工作座谈会11点钟不到就结束了。她又问,路小雨区长现在在哪里?接线秘书说,没有看到路区长出去,他应该在办公室吧。放下电话后,李远平特别的生气,很显然,这个该死的路小雨已经把她的事情给忘记了。她没有给路小雨打电话,而是又一次气势汹汹的驱车来到了区政府。
    李远平急急忙忙跑到了路小雨办公室门口,不但把办公室的门敲得山响,而且还旁若无人的大声嚷嚷:“你不让我好活,我也不会让你的日子好过!”……
     正在开区长办公会的区政府办公室主任,听到秘书的小声报告后,急急忙忙跑到了路小雨的办公室门口:“是李局长呀,路区长正在开会。你有什么急事吗?”李远平一听路小雨还在开会,就马上恢复了平静,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就是有点儿急事。”
   “好的,请您稍等,我去叫路区长出来。”
   “呵呵呵,这样吧,我稍等一会儿吧。”李远平对区政府办公室主任说:“你进去告诉他我在这里等他就可以了。”
    见办公室主任客客气气地走了,李远平就觉着自己有点儿过分了,如果问问清楚路小雨在开会,她也不会在这里乱发脾气了。一直以来,在与路小雨的交往中,她都没有少向路小雨发过脾气。但是,每一次她对他发脾气,他都不吭声也不离开。等到她消气了,他才给她讲道理摆事实……
    她认识路小雨的过程,极富有传奇色彩。至今,她还清楚地记得和路小雨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
    那时候,她是地地道道的农民,是乡下供销社的临时工;路小雨则是堂堂正正的国家干部,是上城区城建拆迁办的主任。
    李远平生下和供销社文主任的私生子后不久,就与第一任丈夫离婚了。离婚后的李远平才刚刚19岁,看上去一点儿也不像是结过婚的样子。路小雨下乡给父母上坟的那一天,无意中发现了李远平。当时,在路小雨的眼里,李远平一定是一个没有结婚的乡下小姑娘。
    就像是鬼使神差的一样,路小雨本来是不到乡下来的。可是,就为上城区“香港街”的建设和老城改造,他遇上了当上拆迁办主任后最难对付的三户钉子户。这三户钉子户中,带头的是一个早些年死了丈夫的寡妇。她给路小雨出的价码是在规定补偿费用的基础上再增加10万元。如果不给10万元,她就是死也不搬家。然而,她要的价码也太离谱了。按照政策,她只能得到八九千块拆迁费。拆迁办经过多次谈判,给老寡妇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两万块。别说是10万块了,就是这个两万块,都不能光明正大的给她。因为,这里的拆迁户最多的拆迁费也没有超出过八千块。如果这样的情况让已经搬走的搬迁户们知道了,那还了得?那些已经走了的搬迁户还不把拆迁办给吃了?
    路小雨这个拆迁办主任难啊!难就难在他没有办法让类似于老寡妇这样的带头闹事者,按照政策乖乖的搬迁。他和区政府签订的军令状是,三个月拆迁完毕,六个月动工建设。现在,六个月期限已经到了。虽说是建设大军已经在未来的“香港街”安营扎寨了,可是,他们还是没有办法如期开工。这是因为,老寡妇等三户钉子户钉着的地方,正好是建设工地的中心……别说是搞大规模的建设了,就是小小的挖地基工程都不得不停下来了……
    为了让这三户钉子户就范,工地早就断了他们的水、电等基本的生活条件。可是,她们还在艰难的坚持着……
    去年过春节时,路小雨就因为“香港街”的拆迁工作,没有顾上去乡下给父母亲上坟。大年三十晚上,他在城里的马路上草草给父母亲烧了不少纸钱,他告诉爸爸妈妈,明年的清明节,他一定带上全家到两位老人的坟上烧纸,看望他们。可是,今年的清明节已经过去很久了,他还是没有顾上去乡里。昨天,他又被局长叫去批评了一顿。局长说,实在不行,你就说话,我们采取必要的措施。路小雨一听慌了,他知道局长说的“必要的措施”是什么?如果让公安人员进场对老寡妇们采取必要的“措施”,他那个军令状就白签了。他当初就是看不惯他的前任动不动就请公安人员采取“措施”,结果,弄出了“惊天动地”的老百姓火烧城建局事件。路小雨那个时候是区城建局的团委书记,他在拆迁办主任的竞聘演说中,向城建局和区委区政府以及全区人民保证,如果他当上拆迁办主任,他绝不动用公检法!
    结果呢,当时的年轻气盛给他带来了无尽的烦恼。这第一个工程刚刚开始,就遇上了强有力的对手老寡妇等钉子户,这真是“作茧自缚”啊!现在,他面前有两条路可走:一是让公检法出面采取“措施”,虽说区政府也不可能由此把他这个拆迁办主任给撤了,可是,这就等于他路小雨彻彻底底的失败了。即使通过采取措施把这些钉子户们搬了,他路小雨的仕途也就由此而彻底地被堵死了。二是,他继续做工作,让老寡妇等三户钉子户乖乖的搬走。可是,要走第二条路,谈何容易啊?
    路小雨是个不会轻易认输的主,他想,就是垂死的挣扎也罢,他都得再努力一把。想到这里,他对副区长说:“您再给我10天时间,如果这三户钉子户还是不搬走,我愿承担一切责任!”
    走出副区长办公室后,他才想到了马上去上坟,在坟上找父母聊聊,或许父母能给他指点一下迷津也未可知啊。于是乎,他就来到了乡下。他把车子开到了淮安乡政府旁边一个糖烟酒批发部的门口,停了下来。他准备在这里买上些糖果罐头之类的,等上完坟之后,还要到邻居家里去坐上一坐……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李远平奇迹般的出现在了路小雨的视野。之后不久,也仍然是这个李远平,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令路小雨头痛的三户钉子户给“拔”掉了……

                                                          6

       古话说无巧不成书,李远平和路小雨的巧遇就在那个只有三间门面的糖烟酒批发部里上演了……
    这些天的李远平心情特别的好,不仅是因为和第一任丈夫离了婚,也不是因为给文主任生下了一个又白又胖的儿子。是因为,她被文主任临时抽出来到乡政府糖烟酒批发部去催款。这个批发部的老板白中杰真不是个东西!去年秋天,他一下子套走了供销社的50万块流动资金,说好三个月后连本带息全部归还的。去年年底,是最后的期限。 可是,这个大骗子,不但不归还货款,而且还仗着其姐夫是乡政府的乡长而口出狂言:“现在是什么年代?现在是谁欠钱谁是爷的年代!”
    为此,文主任被区供销社主任叫去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如果收不回欠款,你这个供销社主任就当到头了!”
    文主任回到供销社的“家里”后,愁得是长吁短叹,吃不好睡不香啊!李远平就呵呵呵的劝慰文主任:“你怕什么啊?你成立个清欠办,任命我当主任,我立马去给你把欠款收回来!”
    文主任开始对李远平的信口开河颇不以为然,可是后来他突然的想到了一句话:“死马当活马医”。既然所有的办法都不能解决问题,不如让李远平去试试吧。想到这里,他一下子从席梦思上弹起来,又落在了李远平的身上:“好。你先去收,如果能收回来这笔钱,我不但给你个门市部主任,而且还给你提成百分之十的奖励。”
    “真的假的?”李远平呵呵呵地笑着说:“如果我把欠款收回来了,你给我一个主任当当就行了,至于五万块钱的提成,我送你了,你把我转正了就行!”
    “我们一言为定!”文主任把李远平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不准反悔!”
    “呵呵呵……”李远平把另一只手也放在了文主任的手上:“你也不准反悔!”
    第二天早上,李远平肩上扛着一把铁锨,和供销社临时组建的“清欠办”人员浩浩荡荡地来到了白中杰的批发部。
    白中杰惊讶地看着气势汹汹的李远平,还有背着手的几个供销社的女工作人员:  “你是谁?扛个铁锨来我的批发部干什么呀?”
   “姓白的,你听着!老娘我是供销社清欠办的主任李远平[主任宋大涵]。你欠下老娘们的货款不还,害得老娘们半年了没有拿上工资。今天老娘来就是要钱来的,你要是不给的话,就别怪老娘们不客气!”
    “呵呵呵!”白中杰耍起了无赖:“老子是饭吃大的,不是哪一个吓大的!老子就欠你们的钱了,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好啊!”李远平一挥手:“姐妹们,来呀,把这个流氓无赖给我捆起来!”
    “哪个敢?”白中杰拍了拍胸部:“有本事的上来,把老子捆一下试试!”
    几个姐妹们一拥而上,拦住了白中杰的去路,李远平举起铁锨,噼里啪啦的砸货物、劈栏柜……开始的时候,白中杰还在那里叫嚣,一扑一张的要打人。现在见这个不讲理的李远平砸烂了不少的货物,心疼的不得了。他大喊:“姑奶奶哟,别砸了,我们好说好商量!”
    白中杰让清欠办的女将们拦住动不了,老板娘一下子从里屋冲出来了,就要动手打李远平,李远平朝她举起了铁锨:“你敢了过来,老娘们连饭都吃不上了,我还怕什么!你上来试试,我劈死你,老娘去蹲班房去!”
    老板娘吓坏了,不敢过来了。她指着白中杰大骂:“你这个王八蛋,我说让你把货款给人家还了。可你说什么,现在能欠款的是大爷。你看看,这店还怎么开呀?”
   “好办!”李远平呵呵呵大笑着:“把老娘们的钱还了,你仍然开你的店啊!”
   “好好好,奶奶们,你们先回去,我下午就去供销社还你们的钱。”白中杰见几个提货的个体户站在门外看西洋景,早就泄气了。
    “不行!”李远平又一铁锨下去,把一个暖水瓶砸了个稀巴烂:“呵呵呵……就现在还,如其不然,我继续动手啦!”
   “你这个王八蛋,你不还,我还!”老板娘说着就冲进了里屋。白中杰喊道:“你回来呀,我这就去银行提钱去!”
    老板娘进去的快,出来的也快,她提来了一包钱:“给你们,这是40万,还差10万块。”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对一个姐妹说:“收上!”
    白中杰无可奈何的对李远平说:“姑奶奶啊,这下你饶人了吧?”
   “饶人?”李远平呵呵呵笑着问:“还有10万块,怎么办?”
   “你们先回去,我们开门营业,到下午收上钱了就马上给你们送去!”
   “什么?”李远平又一次呵呵呵地笑了:“姓白的,你马上去银行提钱,什么时候把我们的钱给完,我们什么时候走。否则的话,我今天非把你的批发部给你铲平了!你要是不相信,你就等着!”
    前来提货的个体户们都纷纷指责白中杰,这么大的老板,干这些欠钱不还的事,太丢人了……
    老板娘大声质问白中杰:“你去不去提钱去?你要是不去我去!我再也不跟上你这个王八蛋丢人现眼了!”
    白中杰这才拿上了老婆手里的存折:“我去,我去还不行吗?”就在白中杰灰溜溜的准备出门时,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白老板,老娘们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要是过了时间你不来,我们可就不客气了!”
    白中杰赔着笑脸说:“你放心,我马上回来!”
   “好!”李远平说:“呵呵呵,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自古如此。你要是溜了,可别怪我们手下无情啊!”
   “还不快去!”老板娘一把把男人推了出去,然后对李远平说:“大妹子放心,他绝对不会溜的。”
    ……
    路小雨怀着激动的心情,看完了这场精彩的喜剧。在看的过程中,他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呵呵呵笑个不停的李远平。等到白中杰把全部的钱交给李远平她们时,他打开了自己的车门:“小李主任,请,我送你们到供销社。”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问:“你是谁呀?”
   “我是你们区供销社武主任的同事,刚才,我亲眼目睹了你的风采,对你这种工作态度,我深表钦佩。所以,我要送你们去你们供销社,表示敬意。”
   “姐妹们!”李远平向她的姐妹们挥手:“我们上车!”
    路小雨见李远平的一部分姐妹上车了,就开上车把她们送到了淮安乡供销社……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