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8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官场·励志推荐
广陵散
泰县的春天真是有点考验人,忽冷忽热。早上明明气温暖和,中午就艳阳高照,气温聚...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七章:刀光剑影
                                                          1

    这个世界上的好多事情都特别的怪。你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是不怎么珍惜的。可是,你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得到的东西,在你的心目中,就是特别珍贵的东西。如果,你千方百计想到手的东西没有得到,而是让别人轻轻松松的得到了。你的心情一定会很糟糕,不仅如此,你可能会非常的恼火。如果这样的事情牵扯到你的切身利益,或者是由此而毁掉了你的一切时,你可能会去拼命,或者会去干出一些不太理智的事情来。
这个晚上的李远平就是这种心情。她没有一点点睡意。她知道,如果她按照李国涛的说法把录音带给岳麓山送去,“拿下”岳麓山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可是,她不能这样做。她知道,这是流氓无赖下三滥的作为,不到万不得已别说是做了,就是想都不能想的。你想想,你如果这样做了,人家岳麓山也许会大人大量,尽量的满足你的无理要求。可是,从此你在他的心中就是一堆臭狗屎!这样的结果,难道是我李远平需要的吗?再说了,强扭的瓜不甜,你就是用这种办法得到了人,可得不到人家的心。这一点,在她和路小雨的婚姻中早就体会到了。所以,她不能这样做。
    退而求其次,就是“局长”的事情了。如果没有这个录音带的话,这个局长位子虽说也是她的,可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问题。弄得不好,很可能会被派到别的部门去当正职。但是,部门和部门是不一样的。就像那年的周启生,虽说是一步登天当上了副局长,可他那个副局长狗屁不是,比起这个小小的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来说,那差的码子就大了去了。同样的道理,如果把李远平调整到计划生育局、地震局这些部门去当正职,还不如在这里当这个副局长实惠呢。所以,哪怕就是[哪怕就是]不当这个一把手,也不能离开副局长这个位置。然而,现在的李远平已经不是过去的李远平了。过去的李远平一文不名,现在的李远平却从里到外发生了质的变化。一句话,她有钱了。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她的切身体会。所以,她不能轻易地输给任何一个人。何况,这个人不是别人,还是这个可恶的周萌萌。她们两个在表面上是姐姐妹妹,好像关系铁的不得了,可是在背地里,她们才是真正的对手。
    在李远平的心里,只要是周萌萌和她争夺的东西,就是争一个头破血流,她也绝不会放过!她常常在心里想,这个周萌萌他妈的[<敏感词>]也太霸道了,你开公司赚了那么多的钱,还不知足。你又要赚钱,还要争色,难道什么样的好事情都要归你一个人所有吗?
    现在,她手里多了个录音带,情况就不一样了。她就是从此垫高了枕头睡大觉,这个局长都会是她李远平的。因为,她已经在心里有了一个她自认为较为成熟的想法。这个想法一旦实施,她不但能够坐上局长的位子,而且很可能由此就成了区里最大的名人了。从现在开始,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要是岳麓山不捣蛋,让她如愿以偿,她什么也不说了。要是岳麓山不让她当这个局长,她就直接去找岳麓山,把录音带交给他:“呵呵呵,你怎么让周启生上来的你就怎么让他下去,我负责把所有的录音带交给你姓岳的。如其不然,我就把这个录音带寄到市里、省里的有关部门!”岳麓山为了息事宁人,说什么也得收了这个场。到了那个时候,她李远平就是闭着嘴巴,也会轰动上城区的。你想想看,这个周启生当上局长没有几天,就突然的调换岗位了,而她李远平又突然的上去了。这样的事情一出现,人们就会猜测,就会议论,就会四处打听……所以,一夜之间,她李远平就不是名人也是名人了。
    但是,李远平还不打算这样做。她认为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她如果那样做了,她的名声也就彻底的坏了。再说了与人方便自己方便,我把岳麓山逼到绝壁上了,他会不会反戈一击呢?兔子急了也会咬人的,何况一个人呢!话又说回来,你就是真正这样做了又能怎么样?结果不还是和前面一样吗?她同样会彻底的失去她的意中人的。所以,她也就下大决心,不干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再说了,我李远平又不是没有钱。有了钱,什么样的事情办不成呢?所以,她还是要把功夫下在黄仁宇的身上为好。黄仁宇是区上管干部的副书记,决定一个小小局长的命运,对他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怎么在黄仁宇身上再下工夫呢?由头就是报答。
    想到报答黄仁宇的问题时,李远平感到这下有了送大礼的理由了。应该给他准备100万元,就明确的告诉他:你半夜三更的让组织部门为我李远平帮忙,现在,事情已经成了,我报答一下你总是可以的吧?这样,黄仁宇这边就没有任何问题了。如果他要问这钱是哪里来的,我就告诉他是在股市上赚来的。这样回答,他应该会相信的。
    另外,局长的任命必须要上区委常委会。除了黄仁宇,还得到路小雨那里去一下,让他在常委会上同意黄仁宇的提议就可以了……

                                                        2

    早上一上班,吴美廷就知道了区委组织部突击谈话提拔李远平的事情。吴美廷就想,看来问题还是出在黄仁宇身上啊!这个黄仁宇也真是的,不是答应我“到时候再说”吗?怎么就突然的要提拔这个李远平呢?
    要想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就必须了解黄仁宇和李远平究竟是什么关系?也就是说,他要知道黄仁宇提拔李远平的真实目的。只有这样,他才能去给周萌萌交差。于是,他打通了黄仁宇的电话。令他没有想到的是,黄仁宇竟然要他马上到他办公室去一下。他在去区委的路上想,黄仁宇为什么马上要见我呢?是关于提拔李远平的事情吗?一定是。因为,调整国土规划分局局长的人选时,按照常规,是应该征求一下他这个分管副区长的意见的。同时,他已经正式的向黄仁宇提出了建议,他希望区上能考虑周萌萌的弟弟周启生。在提建议的时候,他还告诉过黄仁宇,周萌萌是市委副书记岳麓山的关系户。这个女人我吴美廷不能得罪,你黄仁宇也不能得罪。可是,他没有找黄仁宇时,区委组织部对此没有任何动静。他找过黄仁宇之后,这区委组织部就马上有了反应。同时,提拔的对象不是他吴美廷建议的周启生,而是李远平。
    到了黄仁宇办公室后,黄仁宇让他听了一段足以让他的灵魂出窍的录音:
    一个男人说:“我去冲一冲。”
    一个女人撒娇说:“表哥,你是嫌你妹妹脏吗?”
   “没有啊。我去冲一下一身的臭汗。”
   “不要嘛!”女人继续撒娇的声音:“表哥,人家喜欢你的臭汗嘛!”
   “好好好。我不洗了。”
   “表哥,你还没有告诉我哩,我弟弟的事情你究竟管不管啊?”
   “傻妹妹,我不管我怎么来了啊?”
   “你怎么管啊?”
   “现在显然是太迟了,已经12点过了,明天怎么样?明天我找你们管干部的黄书记。”
   “吴美廷说了,他说黄仁宇说了周启生没戏。”
   “呵呵呵,放心吧,我的妹妹,那我就找他们的区长。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找区委的一把手。”
   “谢谢哥哥……”
   “你怎么谢啊?”
   “你随便吧。我这个人都是你的,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除此之外,妹妹就剩下钱了,你要多少妹妹给你多少。”
    ……
    黄仁宇拍拍吴美廷的肩头说:“美廷啊,现在你明白为什么不能用这个女人的弟弟了吧?”
    吴美廷这才从愣神中醒了过来:“黄书记,你这个岳麓山和周萌萌幽会的录音带是怎么来的?”
   “当然是有人寄给我和区委的,怎么了,有问题吗?”
   “黄书记,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了……”黄仁宇给吴美廷开了一瓶红茶饮矿泉水:“来,喝吧。”
    吴美廷喝下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我明白你提拔李远平的原因了。”
   “是啊。”黄仁宇也喝了口矿泉水说:“因为涉及到了市上领导,所以,我们只能这样做了。人家举报人说了,如果我们提拔了这个周启生,他就要把这个录音带寄给市上,省里。要是这样的话,岳副书记就有麻烦了。”
   “黄书记,这个举报人用的是真名还是假名啊?”
   “美廷,我可以告诉你个大概,这个举报人好像是一个房地产商人。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同时,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个事情说出去。”
   “是朋友间的告诫,还是组织谈话?”
   “当然是后者了。”
   “好的。黄书记,我照办就是了。”

                                                     3

    其实,黄仁宇说的组织就是他一个人。他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堵住吴美廷等人的嘴巴。而这个巧妙的办法也是李远平给他想出来的。她说,我们这样做,既不得罪他岳麓山,也能保住我们自己的既得利益,何乐而不为?
    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过去,黄仁宇是绝对不能容忍的。可是,现在的他已经在某些程度上变了,变得和岳麓山他们一样了。他刚开始知道这件事情时,拍案而起:“这还了得?我不能坐视,我必须马上向市委报告!”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你报什么告啊?你看看你自己吧。”
    黄仁宇还是怒气冲冲:“你什么意思?”
    李远平也突然的收敛了笑容:“你报告人家什么?你在报告别人的时候,别忘了你干了些什么?我难道不是你的情妇吗?你难道没有在‘合理合法’的赚钱吗?你和人家过不去,人家就会和我们过不去,这就叫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黄仁宇这下才泄气了:“……远平,你说得对。”
    李远平见黄仁宇放弃了向市上汇报的念头,就又呵呵呵地笑了:“这还差不多。”……
    与此同时,有人把工作做到了路小雨那里。当然了,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有录音带这回事,所以他们得到了好处就不能不为周萌萌帮忙。同时,岳麓山也没有闲着,他刚刚上班就给路小雨打了电话,希望他在周启生的提拔问题上投上他的赞成票。路小雨急忙说:首长说了的事情,我一定会尽力的。放下电话后,他就担心了。虽然他和李远平离婚了,可是对于李远平的泼,他还是心有余悸的。他害怕在这个问题上惹了李远平,她会来区政府给他闹。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就打电话把实情告诉了李远平。没有想到的是,李远平对此特别的理解路小雨,她呵呵呵笑着说:别的事情你可以不管,只要你在常委会上同意我当这个局长就可以了。 
    为了快刀斩乱麻,黄仁宇马上找区委书记汇报国土规划分局的局长人选问题。区委书记请黄仁宇坐下后说:“你打算让谁接任江若琳的工作啊?”
   “国土规划局是个非常重要的部门,我们一定得提拔一个得力的同志来当这个局长。政府那边的建议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尤其是分管的领导同志,他们都倾向于副局长李远平同志接替江若琳同志担任局长。”
    “这个女同志的工作能力很强,我没有意见。不过,是不是再缓缓,等其他几个部门的干部调整意见出来了,我们一次性上会,你看怎么样?”
   “也好。”黄仁宇站起来欲走的样子:“那我们就先让李远平同志主持国土规划局的工作,以免影响工作。”
    区委书记握了握黄仁宇的手:“好的,就这样吧。再见。”
    黄仁宇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就打电话叫来了组织部的朱部长:“朱部长,关于国土规划分局的局长人选,我考虑了一下,你看这样行不行?”
   “黄书记,你说吧。”
    黄仁宇当然不说这是区委书记的意见了:“我考虑了一下,你们先过去到国土规划分局去一趟,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最好你亲自去一趟。去宣布一下,暂时先让李远平同志主持工作。”
   “也好。”朱部长说:“黄书记,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其他部门的班子我们按照你和书记的意思,正在考查。等我们的考查工作结束了,一并上常委会。”
   “好。朱部长,就辛苦你了。”
    朱部长双手握住了黄仁宇伸出来的手:“谢谢黄书记。”

                                                          4

    区委组织部关于李远平主持国土规划分局工作的决定传达后,有两个人急了。第一个人,就是周启生的姐姐周萌萌。
    周萌萌见主持工作的不是她弟弟,而是李远平。她的无名野火就升腾起来了:好一个李远平,还给我姓周的较上劲儿了!因为,吴美廷明确地告诉她了一个重要的信息:李远平也在加紧活动呢!吴美廷很聪明,他没有提周萌萌和岳麓山幽会的那盘录音带。他只是提醒周萌萌,无论是谁来当这个国土规划局的局长,没有区委管干部的副书记黄仁宇[副书记干以胜]的同意,是不行的。之所以李远平主持上了国土规划局的工作,就是黄仁宇的原因。同时,常委会中还有人也是李远平的支持者,比如李远平的前夫路小雨,等等。
    周萌萌知道,黄仁宇是个清正廉洁的领导,所以,她到现在了还没有攻破这个堡垒。本来请表哥岳麓山过来就可以拿下这个黄仁宇了,可是,到头来岳麓山也是碍于黄仁宇的威严而没有找黄仁宇。不过,事情还没有到最坏的程度,因为李远平是主持工作,而不是担任局长。既然是主持工作的副局长,那么,李远平充其量就是一个代局长。代局长有考查使用的意思在内,经过考查,组织上认为你李远平不适合担任国土规划局的一把手。那么,再任命一个局长也就理所当然了。由此看来,岳麓山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的。否则的话,李远平就不是以副局长的身份主持工作,而是以局长的身份统揽全局了。现在看来,她还得在黄仁宇身上下工夫。怎么样才能让黄仁宇这个顽固不化的老家伙支持周启生呢?送钱是不行的,这个老家伙的清廉是人所共知的。送情妇更是不可以,因为黄仁宇在政界上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传闻。想来想去,还是得表哥岳麓山亲自出马,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于是,周萌萌就又一次找到了岳麓山,之后两个人也就又一次上演了一场精彩的床上好戏。然后,周萌萌又给了表哥不少的人民币。岳麓山这次没有辜负周萌萌的重托,他决定亲自找黄仁宇面谈周启生的问题。
    第二个着急的人就是李远平。她已经主持国土规划局的工作了,那么她还急什么呢?
    她本来在等待组织部的局长任命书,可是等来等去,却是个“主持工作”的代局长。这怎么行呢?代局长的“代”字在这里有特定的含义,既有当这个局长的可能性,同时,还有别人来当这个局长的可能啊!于是乎,他就打电话找黄仁宇,黄仁宇说了声“老地方见”就挂了机。
    李远平自从上次发现了周萌萌的秘密后,就感觉到一帆风顺对于她来说,未必就是一帆风顺的。既然什么都顺,为什么她李远平就轻而易举地把周萌萌和市委副书记幽会的录音带拿到手了呢?你李远平能拿到这些东西,难道人家周萌萌就拿不到这些东西吗?你李远平有钱,难道人家周萌萌没有钱吗?这样一想,他就感觉这个一帆风顺酒店是靠不住的。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房地产商人给她送来了一套装修好的房子,她去看了一下,家用电器、家具炊具,还有生活用品,一应俱全。所以,她就把和黄仁宇幽会的地方放在了这个新家里。果然如李远平担心的那样,黄仁宇问她这些钱是从哪里来的?李远平有问必答:“我业余时间炒股,早就成千万富翁了。”黄仁宇听了很是吃惊:“真的没有想到,你还有这么一手哩!”
   “呵呵呵,那当然。再过些天,我就能在一只股票上倒腾出100万元来,到时候我拿来给你的儿子买房子。”
   “我凭什么白白的要你的钱呢?我不要。”
    李远平就呵呵呵笑着说:“怎么,你不要我了?”
   “没有啊!我这样说了吗?”
   “那你为什么不要我的钱?”
   “我怎么能这样花你的血汗钱呢?”
   “呵呵呵,你难道忘了?我们还有君子协定呢!”
   “什么协定?”
   “你陪我一个晚上,我付你五万元呢。你算算,你陪了我多少个晚上了,我给你100万元都是少的。”
    黄仁宇无语了,他在心里问自己:这难道真的是合理合法的赚钱方式吗?
    ……从此后,这个新家就成了李远平和黄仁宇幽会的“老地方”了。
    到了老地方后,李远平给了黄仁宇一张卡:“呵呵呵,老公,这里有两百万元,你去给儿子买房子吧。就算他小娘我的一点点心意吧。密码是你的生日。”
   “这么多啊?”黄仁宇感动地说:“老婆,我怎么报答你啊?”
   “呵呵呵,你马上把我转正就可以了。”
   “那我就不敢要你的钱了。你让我干别的可以,让我和老婆离婚,我肯定做不到!”
   “呵呵呵,呵呵呵……我的老公啊,你搞错了!”
   “我这么又错了?”
   “呵呵呵,我是说,我必须当上这个局长!”
    黄仁宇这才放下了心:“你吓我一跳。”

                                                       5

    岳麓山把黄仁宇约到了一帆风顺大酒店。
    黄仁宇喝下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后,问这位他从骨子里瞧不起的上级:“岳书记,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你来我们上城区,一定有什么要紧的事儿吧?”
    岳麓山打哈哈说:“没有什么事情,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和老哥哥喝喝茶,聊聊天。”
    黄仁宇知道,自己是区委管干部的副书记,岳麓山是市委管干部的副书记,他们的职务虽有高低,可是他们行使的权力基本上是一样的。不少干部的命运,就攥在他们的手里。
   “岳书记啊,不管怎么说,你都是我的领导啊!您有什么事情您就直说,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会尽力的。”
   “什么领导啊?”岳麓山开玩笑说:“脱掉裤子往下看,都一个球样!”
   “是啊。”黄仁宇若有所思:对呀,往下看,一个球样。对呀,还真让这个岳麓山说对了,我们两个人真的是“一个球样”啊!岳麓山有一个富婆周萌萌,我有一个有钱的情妇李远平。想到这里时,他真的感觉自己对岳麓山有看法很滑稽,你黄仁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还有资格瞧不起人家岳麓山吗?人家说的好:“脱掉裤子往下看,一个球样!”一句话,你黄仁宇已经不是过去高高在上的优秀领导干部了,而是和岳麓山一样,是表面上道貌岸然、骨子里男盗女娼的伪君子。既然大家都是伪君子,你黄仁宇还有清高的资格吗?
    既然你黄仁宇和人家岳麓山是一个“球样”,那么,你和他就成了一条道上跑的车了。既然大家都在一条道上,就不存在谁瞧不起谁的问题。这样一想,黄仁宇心里就有了些许舒服。同时,他也为有了岳麓山这样的同盟军而感到高兴。不过,有一点黄仁宇也是清楚的。那就是他和那些出了事儿的贪官相比,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他没有包养情妇,因为他没有包养情妇的资本。一句话,他黄仁宇根本就没有钱去做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至于和李远平的关系,纯粹是一种朋友关系。他有困难,没有钱给孩子买房子,而李远平的钱也不是贪污受贿的赃钱[赃钱],而是人家凭本事炒股赚来的。人家甘心情愿的拿自己辛辛苦苦炒股赚来的钱,帮助我渡过难关,有什么不可以呢?当然了,我和李远平是有情爱关系,而这种关系并没有给工作带来负面的影响啊!再说了,人家李远平的工作能力确实是有目共睹的,就连区委书记也是认同的。所以,我提拔李远平不能说是一种私利,而是为党和人民选拔了一个好干部。对,就是这个理由。
   “黄书记。”岳麓山问若有所思的黄仁宇:“我们探讨一个问题怎么样啊?”
    黄仁宇又喝下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岳书记,我说的可是真心话,你是我的领导,你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截了当地说,我会尽力而为的。”
   “黄书记,你说说,你已经清廉了一辈子了,你得到了什么?”岳麓山喝着红茶饮矿泉水说:“现在,你马上就要退休了。可是,据我所知,你还和儿子儿媳妇住在一起。我作为市里的一名领导干部,我只要想到这些,心里就特别的难受。”
    黄仁宇知道,虽然岳麓山说了他们两是一个“球样”。可是,他并没有什么把柄握在岳麓山手里。而他岳麓山的把柄却恰恰就掌握在我黄仁宇的手里。可是,现在的问题是,他岳麓山根本就不知道他和周萌萌幽会的录音带就在我黄仁宇的手里。如果知道了,他会怎么样?看看今天岳麓山的表现,他并没有因为自己是管干部的市委副书记而高高在上,也没有直截了当地提出必须让周萌萌的弟弟周启生取代李远平当这个国土规划局的局长嘛!所以,他认为李远平的做法是正确的,他们确实还没有到非要置人于死地的地步嘛。
    现在,岳麓山不但没有为难他黄仁宇,而且还提出了他过去想解决而永远也解决不了的难题。那么,他提出这个问题是什么意思呢?既然人家领导是在“探讨”问题,我黄仁宇听听又有何妨呢:“岳书记,你说的问题在我的家里,确实存在。可是,我自认为这恰恰是我这个老共产党员的光荣。我给我儿子儿媳妇说过,我虽然是一个手握一定权力的区委副书记,可是我给不了你们需要的一切。在这一点上,我敢说我养了一个值得我骄傲的儿子。”
   “可是,”岳麓山接上说:“黄书记,你难道就没有一点点遗憾吗?或者说,你心里难道就没有一点点不舒服吗?”
   “有。我看到有些人以权谋私,卖官鬻爵,我确实非常的气愤。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这个清官的名声陪伴我到退休。”
   “黄书记啊,一个清官的名声能值几个钱啊?等到你真正的退下来了,你一定会后悔的。”
   “岳书记,我向您请教,我怎么样才能不给自己留下遗憾呢?”
   “找一个有实力的企业家,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帮帮他们的小忙,你什么都有了。”
    黄仁宇在心里笑了:好一个岳麓山,终于把真言道出来了:“哦?岳书记,你是让我去讨好某一个奸商吗?”
    “黄书记此言差矣!”岳麓山见黄仁宇面前的红茶饮矿泉水瓶子空了,就亲自为黄仁宇开启了一瓶红茶饮矿泉水:“黄书记,并不是所有的商人都是奸商。你比方说那个房地产商人周萌萌,她这些年来捐助了不少公益事业。前不久,她还捐助建设我们的乡村道路和希望小学,你能说她是一个奸商吗?”
    岳麓山没有直接的把他的意图说出来,但他还是间接地把周萌萌的弟弟周启生给提出来了。黄仁宇微微一笑说:“岳书记,抛过我们的上下级关系不说,我们都是老朋友了,你能不能把话说得再明白一点啊?”

                                                        6

   不是岳麓山不直说,而是岳麓山不敢说。因为,到目前为止,黄仁宇打算在退下来之前,谋点私,为儿子买套房子的良苦用心只有李远平和黄仁宇的几个铁杆属下知道,而其他人是不知道的。这些人即便是知道,也是认为黄仁宇兢兢业业了一辈子了,现在也知道娱乐了,还时不时地打起麻将来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就想方设法地联络,希望能和黄书记切磋一下技艺。可是,黄仁宇就是黄仁宇,他知道这样做的利害。除了他认为可靠、他也确实帮了不少忙的那些干部以外,其他的人一律靠边站。到了后来,他在李远平那里尝到了甜头后,他很快就悬崖勒马,马上不打麻将了。那些铁杆属下们就问:“书记呀,你怎么不和弟兄们玩了?”黄仁宇就努力的“实话实说”:“我本来是想玩来着,可是,弟兄们老是变着法子输钱,我就认为不可取了。因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嘛!”
    这样一来,黄仁宇这些铁杆弟兄们就四处游说,黄书记真是个正人君子啊!这样的领导干部在现如今,是太少了啊!就这样一传二二传三,既有人证又有具体的事例。所以,黄仁宇不打麻将的“好事”就传千里了,就传到岳麓山的耳朵里来了。这样一来,岳麓山虽然是黄仁宇的上级领导,害怕黄仁宇不给面子就在情理之中了。所以,岳麓山几次话到嘴边了,还是没有说出来。现在好了,岳麓山终于说出周萌萌来了。说出周萌萌,这就意味着说出周启生了。这个时候的岳麓山,已经骑虎难下了,说也得说不说也得说了。
    “好!”岳麓山心想,此时不说更待何时:“黄书记,我就直截了当地说了。”
    “说吧。”黄仁宇给岳麓山续上了红茶饮矿泉水:“我还是那句老话,只要是我能够办到的,我一定尽力而为!”
    “你看你们区国土规划局的那个周启生怎么样?”
    “你是说周萌萌的弟弟周启生?”黄仁宇明知故问:“是他吗?”
    “是啊。这个同志你感觉怎么样啊?”
    “不错啊,很年轻。就是资历浅了那么一点点。”
    “黄书记,你看看,让这个年轻人进一步怎么样啊?”
    “岳书记,你是想让他担任国土规划分局的局长吗?”
    “那个江若琳不是到市国土局去了吗?”
    “是啊,你是说……”
    “在同等条件下,可不可以考虑一下啊?”
    “不能。”
    “为什么啊?”
    “副局长李远平同志,无论是工作能力还是资历,都在周启生之上。再说了,我们区委的主要领导也看好这个李远平。这件事,我确实是爱莫能助。”
    “黄书记,人家周萌萌可是志在必得啊。为此,她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一套130平方米的房子。”
    “岳书记,你认为我黄仁宇就值一套房子吗?”
    “当然不是。可是,你……”
    黄仁宇心想,如果在过去,岳麓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一定会拍案而起。可是,现在他已经把自己和岳麓山视为同一条路上的人了。然而,黄仁宇骨子里的英雄气概还没有完全丧失殆尽。现在,见岳麓山如此赤裸裸的要送他一套房子,可见,这个岳麓山确实已经把他黄仁宇踩到了脚底下了。想到这里,黄仁宇站了起来:“岳书记,你说错了。我黄仁宇是需要一套房子,可是,我不能收周萌萌的房子!也不能收你岳副书记的房子!”
    岳麓山急忙把黄仁宇拉在了沙发上坐下:“黄书记啊,我怎么能不知道您为人处世的原则呢?所以,我就是您的上级领导,也不敢在你黄书记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啊?可是,黄书记,你想过没有?这个周启生虽然资历浅了那么一点点,可是,他并没有过什么失误嘛!”
    “如果他有过失误,我也许会向区委常委会提议。就因为他没有一点点的失误,才是一个四平八稳的人,所以,我不能向区委常委会推荐这样的人!”
    “黄书记,你千万不要生气。我这也是为你着想啊!”
    “岳书记,正因为你是在为我着想。同时,我们既是上下级关系又是很好的朋友关系,所以,我才没有了脾气。”
    “这样吧。黄书记,我们从长计议,从长计议。现在,我们什么也不说了。我们找个地方去轻松一下如何呀?”
    “没问题啊!”黄仁宇心想,对于这个问题,你有你的千条计,我有我的老主意,“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人家请你去轻松,要是不去也不好,就去吧,去了再说吧。
    于是,岳麓山就把黄仁宇带到了一个他从来都没有去过的地方……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为什么黄仁宇都不知道这个地方呢?
    这是日本人投资的一家叫做“大和”的洗浴中心。我们不知道投资这家洗浴中心的老板是日本人还是中国人。不管什么样的人是这里的老板,反正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这里就是一个变相的色情场所。有不少所谓的“爱国者”常常说,他妈的[<敏感词>]这日本人太厉害了,竟然把“慰安所”开到中国来了,这显然有点儿胆大包天了吧?我们怎么能在这里消费、给日本人送钱呢?可是,这就像购买日本汽车一样,说起日本人的时候,大家都异口同声的大骂特骂日本人,大家要团结起来,抵制日货。可是,这中间的一大部分人,到了真正花钱的时候,基本上买的都是日本车。没有办法,谁让人家的车既经济又实惠呢?这个叫做“大和”的洗浴中心也是一样,这里的“金牌小姐”一个比一个漂亮,“服务质量”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好。所以,这里日日莺歌、夜夜燕舞,商人们、老板们,还有个别的政府官员们,挥金如土,把大把大把的钞票都送到了这里。
黄仁宇就是一个具有坚定信念的爱国主义者,他见岳麓山把他带到这里来了,就满肚子的不高兴:“岳书记,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
   “为什么啊?”
   “我不愿意在日本人开的澡堂里洗澡。”
   “啊呀,我的哥哥呀!你真的以为这是日本人开的啊?”
   “不是日本人开的,为什么叫‘大和’啊?”
   “这里叫大和不假,可这里真正的老板不是日本人,而是我们中国人。”
   “不行。”黄仁宇毫不客气地说:“岳书记,不管是什么人开的,我都不愿意待在这里[待在这里]。”
   “好好好,我们就到‘在水一方’去吧,这可是一个真正的中国名字。”
    到‘在水一方’后,岳麓山问黄仁宇:“老哥哥,是不是周萌萌得罪过您?”
   “此话怎讲?”
   “因为‘大和’就是周萌萌开的。”
   “啊?”黄仁宇吃惊地问:“她为什么就起了一个日本名字呢?这和抗日战争时期的汉奸有什么区别吗?”
    岳麓山见黄仁宇对这个“大和”这么敏感,就马上转移了话题:“老哥哥,我们什么也不说了,我们洗一洗吧?”
    见黄仁宇点头同意了,岳麓山就安排黄仁宇进了贵宾包间……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