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8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官场·励志推荐
广陵散
泰县的春天真是有点考验人,忽冷忽热。早上明明气温暖和,中午就艳阳高照,气温聚...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八章:“君子报仇三十年不晚”
 
                                                        1

    黄仁宇没有要岳麓山给他安排的小姐,他只是简单的洗了一下,就匆匆忙忙的出来了。整个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他想马上离开这里,因为,在黄仁宇的眼里,来这些高档洗浴中心的人,都他妈的不是正路人。然而,令他意外的是,岳麓山也已经洗好在大厅里等下了。惊讶过后,他对这个岳麓山稍稍有了一点点好感。黄仁宇在心下说,看来这个岳麓山和自己一样,是个不愿意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场所来的人。否则的话,他为什么也没有要小姐呢?
    岳麓山见黄仁宇这么快就出来了,一点儿也没有感觉到吃惊,他把一瓶打开了盖子的红茶饮矿泉水递到了黄仁宇的手里:“黄书记,我们说两个关于‘小三’的段子吧。”
    黄仁宇洗了澡,正想休息一会儿呢,就喝下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躺在了沙发上:“‘小三’?是san陪女吗?”
   “也算是吧。”
   “好啊,就请岳书记讲两个呗。”
    正说着,两个洗脚女到了,她们把两个放上中草药的木头盆子放在了黄仁宇和岳麓山的脚底下。黄仁宇这下没有推辞,就闭上眼睛把双脚伸进了盆子里。岳麓山把脚伸给小姐就不管了:“一个局长喝醉后到小三处过夜,老婆一直打他手机,小三硬着头皮接上了:您好,您拨的用户已喝醉,请稍后再拨……第二天回家后,局长老婆大骂:你喝醉酒了连中国移动也知道啊……”
    这个段子黄仁宇确实是第一次听,他觉着有点儿意思,可嘴里说出的不是心里的话:“岳老板,一点儿意思都没有,重说,说一个新鲜一点的。”
    “好好好,一个处长在手机里把小三设置为‘10086’,一天老婆翻看短信,讪讪地说:他妈的中国移动好恶心,怎么老给你发这么流氓的信息呀?”
    “呵呵呵……”黄仁宇这下被惹笑了:“好,不错。再来一个。”
    “某局长把小三的电话在手机里设置为‘市长’,每次小三来电话,老婆都会说:快!市长来电话了。这位局长接完电话后说:市长叫我去一趟。老婆赶紧拿出了一沓钞票[一沓钞票]说:‘多带点钱,别给我丢人!’……”
    黄仁宇这一次笑得更厉害了:“呵呵,这个局长真他妈真聪明。”
    岳麓山见黄仁宇听的高兴,就说出了又一个精彩的段子……
    听着听着,黄仁宇突然的想起了岳麓山和周萌萌幽会的那盘录音带。他吓了一跳,莫不是这个岳麓山刚才也给自己下了一个套吧?应该不会吧?哎,人心难测啊!不管他是不是给自己下了套,反正自己什么也没有做出来了。既然平平安安出来了,就什么也不想了。
    岳麓山除了段子还是段子,闭口不提黄仁宇不要小姐的事情。他之所以给黄仁宇说了这么多的段子,就是为了转移黄仁宇的注意力。黄仁宇也是一样,他也没有问什么。仿佛,大家来这里就是为了洗一洗,除此之外,本不该要什么小姐的。于是乎,两个人就一边喝着红茶饮矿泉水一边聊起了别的话题。
    可是,就像鬼使神差一样,聊着聊着,岳麓山居然主动的说起了和周萌萌的事情。
    “老哥哥呀,你可能不知道。周萌萌是我的表妹,可以这么说,她已经跟了我几十年了。”
    “表妹?还几十年了?”
    “是啊。”岳麓山叹了一口气说:“她其实是一个苦命的女人。想当年,他要死要活的要嫁给我。我们都知道,这样是近亲结婚。可是,她不管三七二十一,非要嫁给我不可。”
    “这是一个痴情的女子啊!谁让你当时对人家下手来着?”
    “老哥哥,那时候年轻啊!再说了,我这个表妹可真是长得太漂亮了。不然的话,我怎么会和她好上呢?”
    “后来呢?”
    “后来,我调到了丰山市,之后不久,我就把家带到了丰山。没有想到的是,她大学毕业后也来到了丰山。这下麻烦就来了,她一直跟着我,并发誓一辈子不结婚!”
    “她现在还单身?”
    “是啊!她小我五岁,今年都51岁了。”
    “你们的事情你夫人知道吗?”
    “老哥哥呀,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让她知道呢?别说是她了,我身边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所有人都不知道?”黄仁宇又想起了那盘录音带:“这怎么可能呢?”
    “老哥哥,奇迹已经发生了。我们悄悄地的爱了几十年,到今天为止,除了你老哥哥,再没有人知道我们的事情。”
    黄仁宇在心里冷笑了一声:不知道?人家都把你们的录音带搞到手了,还说是“不知道”?不过,听了岳麓山讲的故事,他不由得对岳麓山有了好感:原来这个岳麓山并不是一个胡来的男人啊!
    “老哥哥,不好意思啊。我们虽然常常地在一起[地在一起],可她一般都不会过多的麻烦我。哎,我这个表妹呀,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对于我这个人,她就像是中了魔似的。”
   “岳老板啊,人家偷偷摸摸的爱了你几十年了,就求你为她的弟弟做这样一件事情,要是换成我,我也是不可能不答应的。”
   “啊呀,老哥哥!”岳麓山高兴地和黄仁宇碰矿泉水:“你真是我的知音啊!来,我们以水代酒!”
    说实话,黄仁宇真的被感动了。他在心里想,怎么能帮这位市上的领导解决这个难题呢?
    有了,调整干部的区委常委会还没有开,我何不在上会以前给区委书记吹吹风,把这个周启生给提拔一下呢?既然他不能当国土规划局的局长,那么,到别的部门去认个正职是否可以呢?如果自己把岳麓山的意思给区委书记提一提,区委书记是不会不答应的。想到这里,他对岳麓山说:“兄弟,这样吧,周启生提拔的事情,我答应你了。”
    岳麓山显得非常的兴奋,他一下子握住了黄仁宇的手:“老哥哥,谢谢!谢谢!”
   “老弟啊,你是知道的。我还得给一把手做工作,不过,我感觉只要我把这件事情提出来,他一般都不会驳我的面子的。不过……”
   “老哥哥,请说。”
   “这个事情就到我这里为止,你再也不能找别人了。”
   “我的老哥哥啊,官场上的这点规矩,我还是知道的……哎,老哥哥,我们上楼喝两杯小酒怎么样啊?”
   “老弟,我们今天就到此结束吧。你也赶紧的去给你那位痴心不改的表妹送个定心丸吧。她一定等急了吧?”
    岳麓山激动地把站起来的黄仁宇抱了一抱:“老哥哥,为了表示我的一点心意,你就答应我给你弄一套房子吧。”
    黄仁宇一把推开了岳麓山:“岳老板,你给我听好了,你要是再给我提什么心意的话,我可要翻脸了!”
    见黄仁宇的的确确是一个正人君子,岳麓山就更加的从骨子里钦佩起黄仁宇来了:“啊呀,我这位老哥哥呀!你可真是一尘不染啊!从今往后,我如果不把老哥哥的事情当成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就被天打五雷轰!”
   “老弟,言重来了。好了,我们再见吧。”

                                                             2

    周启生在大学里学的是电子计算机专业,所以,局里的电脑有什么问题,一般都是周启生出面就搞定了。这天,李远平的电脑突然不明不白的打不开了。李远平就把周启生叫来给她帮忙,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周启生也乐意给这位乐观、整天呵呵呵笑的李副局长帮忙,原因有两个,首先李远平是他姐姐周萌萌的好姐妹,其次在局里李远平还是特别的关照他的。所以,在李远平这里,他可以说是随叫随到。现在,李远平的电脑出问题了,这“弄一下”的重任就自然而然的落到了周启生的头上。
    周启生是在李远平的办公室里给李远平的电脑做的诊断,要是李远平没有事情要出去,这接下来的事情也许就不可能出现了。可问题就出在李远平临时接了一个电话要出去,所以,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就发生了。如果在周启生提出要把电脑带到他办公室里修的时候,李远平不同意的话,这个事情也可能就不会出现了。可是,这世界上的事情可就真应了无巧不成书那句话了。李远平接到的是区委组织部的电话,她不能不去。可周启生提出要把李远平的笔记本电脑带走的时候,她也是有那么一点点犹豫的。因为,区委组织部的电话对她来说,不亚于是圣旨;而电脑里有她一个重要的文件,她又不能不犹豫。
    如果李远平不犹豫,周启生也就不可能对电脑上一个加了密的文件感兴趣。所以,李远平的犹豫告诉周启生:这个加了密的文件对于李远平来说是特别重要的文件。
    周启生很快就把李远平的电脑弄好了。但是,他也很快就发现了那个加了密的文件。他没有密码自然是打不开这个文件的。不过,打不开不要紧,要紧的是马上把这个文件复制下来。如果不复制的话,说不定李远平马上回来你就来不及复制了。结果,周启生刚刚把这个神秘的文件拷到自己的U盘上,李远平就匆匆忙忙的来了:“呵呵呵,启生啊,怎么样,弄好了吗?”
    周启生装模作样的一边捣鼓电脑一边说:“李局长,我已经把你的所有文件拷贝到D盘上了。”他看上去还是在指挥那些灰乌乌的,在电脑显示屏上跳动着的密密麻麻的英文还有数字说:“为什么要把这些文件拷贝下来呢?因为你这个‘我的文档’是不安全的。我如果不拷贝这些打不开的文件的话,说不定你这些文件就会被一下子格式化掉。格式化掉是什么意思呢?就是丢掉了,你永远也找不回来了。”
    “噢……”李远平虽然呵呵呵地笑着,可周启生话里的意思她是全听明白了,他虽然是一个电脑高手,但他现在还没有打开她的文件目录。所以,她担心的那一份加了密的文件也就不可能泄露出去了。还有,即便是周启生打开了她的文件目录也没有关系呀,因为她已经给那份文件加了密了啊!他周启生就是破译专家也不会一下子就把她的密码给破译掉的。
    想到这里的李远平,心情就十分的好了:“我明白了,启生啊,你不简单啊!据说,像这种情况,你请来专业人员,你就是给他多少钱,他也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我的文件给‘抢救’下来啊!”
    “好了!”周启生站起来请李远平检阅她的“劳动成果”:“李局长,您看一看,行不行?如果行的话,我到您办公室再给您杀杀毒,就没问题了。”
    李远平过来首先打开了她原来的“我的文档”,果然“我的文档”里空空如也。她又打开了D盘,才发现了她的文件目录,她见那份她加了密的文件还安安全全的在那里,就放心了:“呵呵呵,走,去给我的电脑杀杀毒吧。”

                                                         3

    几天后,周启生当局长的任命下来了。但是,不是他和他姐姐期待的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局长,而是上城区教育局局长。任职文件里李远平的名下是一串赫然入目的文字: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局长。
    别看周启生做事一贯低调,可他和所有想“进步”的干部一样,对于区上这些科级单位的情况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这教育局肯定是肥缺了,在全区的教育系统,不知道有多少校长们、副局长们在盯着这个位置呢!还有,全区其他部门的副职、包括一些部门的正职,也在虎视眈眈地看着这个诱人的“大馅饼”呢!据传闻,教育局局长的价码已经上升到50万以上了。当然了,不是你谁有钱就能把这些钱花出去的。这个钱被人们形象地比喻为“猪头”,而掌握权力的单位就自然而然是“庙门”了。当然了,不少人是没有猪头的,他们也就不可能到庙门前去的。他们知道,去了也是白去。因为你就是找着了庙,也是进不了庙门的。所以,这些人早就死心了,他们的态度就是,“没有猪头最好躲着庙门”。可是,你有了猪头在很多情况下也是没有用的。你即便是有了猪头,你未必就能找着庙门!所以,丰山就有了“背着猪头找不着庙门”的说法了。
    可是,周启生因为姐姐和“姐夫”岳麓山的关照,他虽然没有背上“猪头”去找“庙门”,可“庙门”却主动的找上门来了。尽管这个“庙门”不是他想要的国土规划局局长,可是,这也是一个有油水的“大庙”啊!你想想,在全区几十万人口中,有多少教师啊?在这些教师当中,每年要求进步的校长们,要求工作调动的老师们,不知道有多少啊?就是一个人找你一次,你们家的门槛也会被踩折几百次的。你说说,这样的“财神爷”砸到谁的头上,谁能不热情的请进门啊?除非这个人是傻子,是白痴……
    周启生当然知道这个教育局局长的重要性了。所以,拿到任职文件后的他虽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舒服,但还是乐呵呵的“接受”了。
    然而,有一个人却由此而气坏了……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周启生的姐姐周萌萌。周萌萌让弟弟当这个国土规划分局的局长,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位置有油水,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职位能够给她的事业帮上大忙。而是,她已经和那个背后“使绊子”的李远平较上劲儿了。这两个女人,由一开始的朋友到了现在骨子里的仇人,这个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局长的位置是导火索,而两个人为了岳麓山争风吃醋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周启生到区教育局任职后,才发现这边的风景比那边的风景要好上不少倍哩。他上任的第一天,就赶上了“三八妇女节”,按照他前任的安排,这一天是全区女教师庆祝“三八节”座谈会。现在,他的前任调走了。你新来的局长也不可能把前任的工作安排给否定了吧?所以,他这个新局长就坐到了上城区第一中学俱乐部台下第一排最中间的位子上。首先,是欢迎新局长讲话。在热烈的掌声中,他站在了主席台一侧的讲台上,照着秘书写的稿子念了一边。不知是局长年轻的原因,还是稿子写得好,反正他不得不在一次次的掌声中停下来审视他的这些女“臣民”们。台下这几百名女教师,都是全区教育系统的骨干和在教育教学工作中做出了突出贡献的先进工作者。由此,他就感觉来教育局当这个局长是当对了。在国土规划局里,充其量也就是几十个人。可教育局就不一样了,全区的教职员工就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如果加上学生,用千军万马也不为过呀。那么,他周启生就是这千军万马的最高统帅,最高指挥官。
    在一次掌声中,他看到了侧面幕后有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在看着他微笑,他不由得心里一动:这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啊!
    后来,他才知道,这个女孩子是这次座谈会后文艺晚会的节目主持人。在他旁边的区一中王校长小声地给他介绍说:“这是刚刚分到我们学校的年轻老师小鸽子。她毕业于师大艺术系,能歌善舞,能说会道,是个人才啊。”
    “小鸽子?”周启生很是奇怪:“怎么叫小鸽子呢?”王校长说:“她的网名叫小鸽子,再加上她聪明美丽,善良,所以大家都叫她小鸽子。连学生读叫她小鸽子老师呢。”
    “噢……”这时候的周启生,已经被这位年轻的女教师深深地吸引了。
    王校长见但凡小鸽子报幕的时候,这位新来的局长都目不转睛地看,就感觉自己的机会来了。在丰盛的晚宴上,王校长就安排小鸽子坐在了周启生的桌上。别的人敬酒,周启生能不喝就不喝,只有小鸽子是个例外。对于小鸽子的敬酒,他是每敬必喝,而且喝的是特别的痛快。小鸽子见新局长高兴,就在王校长的提议下,给新局长唱了一首《献给敬爱的人》。新局长一高兴,也唱了一首《谢谢你的爱》……
     晚宴后,王校长和小鸽子扶着醉眼蒙眬的新局长到学校的客房里休息。周启生走进客房后,就躺在了一边的沙发上。王校长把小鸽子拉到了卫生间轻轻地说:“小鸽子,你不是想到教育局的团委工作吗?”小鸽子笑着说:“王校长的记忆力真好,我那是说着玩的,你怎么就当真了呢?”王校长说:“小鸽子,我可是把机会给你了。你要是想去教育局的团委工作,你就留下来照顾一下局长。如果你不愿意,你就走,我打电话让别的老师来照顾局长。”
    “王校长,不就照顾一下局长吗?我行。”
    在客厅沙发上的周启生,把王校长和小鸽子的对话听了个一清二楚。于是,他就想,这个王校长是个有心人啊……他听见王校长出来了,就假装打起来呼噜。王校长确实是一个细心的女人,他知道局长在装睡,就拍了拍小鸽子的肩头说了声“我先走一步”便走了。出门后,她又轻轻地滑上了门锁。小鸽子就过来拉周启生:“局长,起来!起来我扶你到卧室去休息一会儿。”
    周启生二话不说,一把就把小鸽子拉进了怀里……他见小鸽子没有拒绝,就知道王校长的话已经起作用了。他酒借色胆,翻起身来抱起小鸽子就冲进了卧室,然后,一下子把小鸽子扔在了席梦思上。小鸽子瘦小忻长的身体被席梦思弹了起来……

                                                           4

    很快,周启生就适应了教育局局长的工作。周启生之所以能在教育局局长的位子上得心应手,完完全全归功于那位王校长和小鸽子。当然了,现在的王校长已经成了教育局的党委副书记、副局长了。而小鸽子也是教育局的办公室主任了。在这两员女将的大力支持下,周启生很快就打开了工作的新局面。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周启生想起了在李远平电脑里拷来的那个加密文件。他想,这是个什么重要的文件呢?他这样想着,从抽屉里取出U盘插进了桌上的电脑里。但电脑显示屏上出现密码输入的提示时,他输进了李远平的生日。他知道。一般人的密码不是自己和亲人的生日就是手机号码。他连续三次把李远平的生日输进去时,密码提示全是错误。但他输进李远平的手机号码时,奇迹出现了:那个被李远平加了密的文件打开了,是一个录音文件。他二话不说就打开了这个文件,他不听不要紧,一听吓了一大跳,怎么是一个女人叫床的声音呢?仔细一听,才听出这个女人不是别人,而是他的姐姐周萌萌。那么,姐姐是和谁在一起呢?

    一个男人说:“我去冲一冲。”女人说:“表哥,你是嫌你妹妹脏吗?”“没有啊。我去冲一下一身的臭汗。”
    “不要嘛!……表哥,人家喜欢你的臭汗嘛!”
    “好好好……我不洗了。”

    周启生这才听清楚了,和姐姐在一起的这个男人不是别人,就是这次帮了他大忙的市委副书记岳麓山。他生气地站了起来:我周启生这个教育局局长的位子,难道真是我姐姐的身体换来的吗?

    “表哥,你还没有告诉我哩,我弟弟的事情你究竟管不管啊?”
    “傻妹妹,我不管我怎么来了啊?”
    “你怎么管啊?”
    “现在显然是太迟了,已经一点过了,明天怎么样?明天我找你们管干部的黄书记。”
    “吴美廷说了,他说黄仁宇说了周启生没戏。”
    “呵呵呵,放心吧,我的妹妹,那我就找他们的区长。实在不行的话,我再找区委的一把手。”
    “谢谢哥哥……”
    “你怎么谢啊?”
    “你随便吧。我这个人都是你的,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除此之外,妹妹就剩下钱了,你要多少妹妹给你多少。”
    ……

    没错,他这个位置绝对是姐姐的笑脸,姐姐的肉体换来的。同时,他也知道了姐姐不结婚的秘密,她是一直在爱着岳麓山这个伪君子呀!好糊涂、好傻的姐姐呀……
    在没有听到这个录音之前,他对这个表哥是心存感激的。现在,他不但不感激这个把他推到了教育局局长位子上的市委副书记,而且还恨上了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就是这个王八蛋,害了他的姐姐一辈子啊!到了现在了,岳麓山还没有放了他姐姐的意思。不仅如此,周启生还感到自己受了莫大的羞辱。你周启生有什么了不起啊?你不就是一个靠姐姐的肉体往上爬的大软蛋吗?
    想到这里,周启生满腔的仇恨涌上了心头:岳麓山这个王八蛋,我要是不出这口恶气,我周启生誓不为人!

                                                            5

    周启生这个教育局局长的位置,不但让周启生恨上了帮助了他的市委副书记岳麓山,而且还让另外一个人的心中也充满了仇恨。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周启生的姐姐周萌萌。那么,周萌萌由此恨上了谁呢?她恨上了李远平。就是这个整天呵呵呵笑着,张口闭口叫着他“姐姐”的女人,坏了她周萌萌的好事。如果说恨上李远平的直接因素是国土规划局局长这个位置的话,那么,间接的因素就是因为李远平也是一个女人,而且在某种程度上还是一个比她强的女人。在她的心目中,丰山市的女强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她周萌萌。现在可倒好,在争夺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局长的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她周萌萌居然成了一个失败者。最让听受不了的是,她败给了这个“笑面虎”李远平。她不由自主地把李远平叫了一个“笑面虎”时,她笑了。嗨,还真贴切!这个阳奉阴违的李远平,这个当面笑呵呵背后捅刀子的“笑面虎”,不但时时处处和他对着干,而且还企图夺走她的男人岳麓山,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周萌萌如果不把你李远平的“画皮”剥下来,我他妈的[<敏感词>]就不是周萌萌!
    想想你李远平当年,你不就是一个没有实权的副局长吗?如果没有我周萌萌给你帮忙,你能有今天吗?这些年来,你在收取国家土地出让金的问题上,你做了多少文章啊?你贪了多少,别人不知道,我周萌萌可是一清二楚、明明白白啊!你不要把我周萌萌逼急了!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惹了我周萌萌,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拿不了扛着走!
     他妈的李远平,你能到今天,我周萌萌出了多大的力气啊?啊?你这个良心让狗吃了的王八蛋!你如果不和我争夺国土规划局局长的位子,不和我争夺我的男人,我也不会亏待你呀!如果你让我弟弟顺顺当当的当上国土规划局的局长,我能不为你跑一个差不多的官位吗?你为什么就不去当那个教育局的局长呢?如果这个教育局长的位子上是你李远平的话,同时,只要是我周萌萌给你跑的,无论是什么官,我都心甘情愿呀!可是现在,我该要的没有到手,而你李远平却轻而易举地得到了。由此可见,是你姓李的背板了我!是你姓李的对不起我!是你李远平没有良心!是你李远平忘恩负义!……既然你李远平不仁,你就别怪我周萌萌不义了!君子报仇,三十年不晚。我要是不报这个仇,我周萌萌誓不为人!
    这边的周萌萌正恨着李远平呢,那边的李远平就把电话打进来了。周萌萌本想对她厉害一点呢,可是听了李远平呵呵呵的笑声后,周萌萌居然就又让她给迷惑了:“姐姐啊,呵呵呵,我想你了!我要见你!”
    周萌萌不知怎么的就又想起了眼下正在跑的一个大的项目!哎呀,我还不能得罪这个笑面虎啊!要是我得罪了她,是不是意味着我的麻烦也就到了呢?哎……刚刚不是说了吗?君子报仇三十年不晚,先忍忍吧,不是“退一步海阔天空”吗?我忍了今天,是为了明天更好的收拾你!你他妈的[<敏感词>]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和你新账旧账一起算的。你要是不信,我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这样一想,周萌萌马上就变换了心情:“哦……是局长妹妹啊?我也想你呀!可是,一想到你新官上任三把火,忙得不可开交的样子,我就不忍心打搅你了。”
    “呵呵呵……姐姐,我们谁跟谁呀?就是再忙我们也要常常的相聚啊!因为……”李远平居然唱起来了:“因为我们是一家人……”
    李远平的情绪感染了周萌萌:“好吧,妹妹,我们老地方见!”

                                                            6

    李远平当上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局长后,真是一顺百顺啊!官场上的得意,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她成了真正的富人,除了私人存折上可观的人民币数字外,局里小金库里的钞票也满满当当的了。二是拜托“一支笔”的审批制度,使她领略到了局长权力的优越性。别说是小金库里的钱了,就连局里的钱她都感觉就像是她自己家的一样。
    官场给她带来了满足、风光的同时,情场也慢慢地得心应手了。只要她需要,黄仁宇总能出现在她给他们两个搭建的窝里。自从他们的幽会地点由宾馆改为高档小区里的一套房子后,李远平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变化最大的是她的心情,仿佛回到了二十七八的年龄,因为久荒的土地得到了必要地开垦,再加上阳光雨露的滋润,她越发显得魅力无限了。接下来,她的外貌也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过去她总是感觉脸上干巴巴的没有一点点水分,可现在除了感觉好以外,看上去也年轻了许多。她把这一切都归功于“爱情”的滋润,“阳光雨露”的哺育。
    过去,他表面上虽然笑呵呵的,其实心里头却是另一片天地。就像荒芜的土地一样,表面上长满了缺乏雨水的枯草,骨子也板结成了僵硬的一块“生铁”。现在不一样了,那些表面上的荒草得到必要的清除后,新长出的小草呈现出了勃勃的生机。板结成一块的内心也渐渐地活络、生动起来了。在同事和朋友们的眼里,她的脾气性格也越来越好了。她对大家的嘘寒问暖,总能让人感到亲切,感到被重视。再加上她手中有钱了,随时都能把好钢用在刀刃上,所以,同事们都说李局长才是他们真正的贴心人。朋友们对变化了的李远平也就更加赞赏有加了,谁都说李远平官做大了,架子不但越来越小了,而且也越来越善解人意了。
    从此,李远平的哈哈声越来越响了,本来就阳光的外表加上“内心”的阳光就更加“阳光”了。不论是哪里,只要她已出现,那里就是满目的阳光,那里就充满了笑声……
    当李远平见到周萌萌时,那呵呵呵的笑声就更加响亮了。这是因为,她李远平胜利了。尤其是在周萌萌面前,她更是一个胜利者,而丰山市大名鼎鼎的女企业家周萌萌却成了一个失败者。这个时候的李远平想的就更多了,她想到,你周萌萌有什么了不起?你辛辛苦苦一年能赚多少钱?一千万?还是一个亿?不管你赚多少,你肯定比我李远平辛苦,不是吗?我李远平可以一张报纸一瓶矿泉水,想想心事顾顾家。可你周萌萌就不同了,你整天忙得四脚朝天……你除了赚钱,还会干什么?我李远平现在就更加的舒服自在了,我不慌不忙,我优哉游哉,我照样活得比你好。你和我不同的是你赚的钱比我多,可是,供你花用的又是多少呢?一句话,你就是赚得再多,你花费的也和我差不多。你,白天吃香的喝辣的,生猛海鲜、鸡鸭鱼肉,也总有个限度吧?到了晚上无非也就是一间房子一张床嘛!如果有个男人陪着还到罢了,要是没有了一个男人陪着,你和我李远平有什么两样呢?如此看来,我还是比你这个著名的企业家活得滋润,活得好。想到这里,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心目中真正的白马王子岳麓山……
    想到岳麓山的时候,李远平内心惊了一下:我活得比周萌萌滋润吗?什么叫滋润?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滋润就是心爱的男人啊!我李远平滋润什么啊?我没有人家周萌萌漂亮,所以也就没有人主动的和自己接近。苦苦地熬了多少年了,才熬了一个黄仁宇啊!况且,还是一个快退休的老头子了。可人家周萌萌呢,究竟有多少情人鬼才知道呢!就说她李远平知道的,除了她捷足先登勾引上了市委副书记岳麓山外,还有一个男秘书肖青。虽然周萌萌没有说出那个小伙子是她的情人,但是,那种情景,任何一个人看到都能够感觉到她们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你想想,如果周萌萌和肖青没有那层关系,他能睡在周萌萌家的别墅里吗?
    那是一个星期天,李远平有事要找周萌萌。结果,她死活打不通周萌萌的电话。于是,她就到周萌萌的别墅里去找她。周萌萌的保姆认识李远平,就没有通报周萌萌让李远平上了楼。结果呢,她就发现了周萌萌和秘书的关系。她推门走进周萌萌的卧室时,周萌萌正穿着睡衣在客厅看电视呢。她呵呵呵笑着说:“姐姐呀,这个时候了,既不开机也不出门,是不是有情况啊?”
    周萌萌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情况”就出现了。周萌萌的秘书肖青穿着睡衣从洗手间出来了。就在李远平大吃一惊的时候,周萌萌急中生智说:“妹妹你胡说什么呀?我让肖青给我修理淋浴器呢!”李远平也不是那种不懂规矩的人,见人家不愿意承认这样的事情,就马上不再追究了。
    “呵呵呵……”李远平坐下来说出了她的来意:“呵呵呵,姐姐,我们今天去乡下玩吧。”……
    在李远平呵呵呵笑的时候,李远平就想,我好赖还结了两次婚,可周萌萌单身了半辈子了,还不知道她有多少个情人呢?每每想到这些的时候,尤其是想到岳麓山的时候,李远平就觉着她在周萌萌面前是一个真正的失败者。于是,她就想,岳麓山为什么能看上这个可能有了情人的周萌萌呢?难道真正是因为周萌萌漂亮吗?周萌萌比她还大半岁呢,就是再漂亮也是51岁的女人了,该松的地方也松了,该翘的地方不翘了,不该翘的地方倒是翘起来了。这样子的女人难道真正的会让有权有势的岳麓山喜欢上吗?肯定不是!那么,是什么原因让岳麓山“爱”上了一个半老徐娘呢?一定是钱!有钱既然能使鬼推磨,有钱为什么就不能使一个市委副书记陪一个半老徐娘呢?我李远平现在没有钱吗?我有钱。我李远平难道没有权吗?我有权。可是,既有钱又有权的我为什么就不能像周萌萌一样,拥有一个我真正喜欢的白马王子呢?
    当然了,这样的烦恼李远平是不会告诉周萌萌的。她来找周萌萌实际上就是观察她和岳麓山的关系发展到了什么程度?或者说,她就是为了通过周萌萌,间接的了解岳麓山的情况。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的话,她要在他们中间插上一杠子,不能让他们轻易地在一起。
    于是,李远平就“推心置腹”的把岳麓山以外的烦恼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说着说着,就又一次慢慢地打动了周萌萌……

                                                             6

    周萌萌又一次上了李远平这个笑面虎的当。她认为李远平也和她一样,在感情上是一个失败者。于是乎,她就以一个大姐姐自居,给这个心怀叵测的妹妹传授了如何引起年轻小伙子主意的秘籍……
    与此同时,周启生报复岳麓山的全部计划已经形成了。
    这个计划要达到的目的有两个。一是给独身了大半辈子的姐姐报仇雪恨,二是为自己谋一个飞黄腾达的未来。
    首先,他认为,这个可恶的岳麓山是他姐姐周萌萌的仇人。如果不是这个王八蛋岳麓山,凭借姐姐的漂亮和气质,无论如何也不可能51岁了还嫁不出去吧?就是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害了他的姐姐。可是,遗憾的是,自己这个姐姐不但看不出这一点来,而且还真正的鬼迷心窍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可恶的岳麓山干的好事。其实,他心里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可是,那个时候之所以没有行动,就是因为条件不成熟。周启生心中的条件不成熟就是指他还要依靠岳麓山这个大树呢。他认为,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个王八蛋,一定要让他给自己谋一个职位,然后再收拾他。另外,过去他还没有一个收拾岳麓山的把柄,或者说还没有一个足以让岳麓山垮台的最佳时机。现在,要职位,教育局局长的职位已经不差了,要最佳时机,也到了,因为他手中已经握着岳麓山包养情妇的罪证呢!
    铺垫好了所有的一切后,他就瞒着他的姐姐给岳麓山打了一个电话。岳麓山见这个一直都对他有成见的小表弟破天荒的约他,就爽快地答应了。仍然是一帆风顺大酒店的一个豪华包厢里,这一对表兄弟坐在了一起。
    “姐夫。”周启生认真地看着岳麓山说:“我能叫您一声姐夫吗?”
    “你……”岳麓山见周启生一脸的认真劲儿,以为这个经过他的关照被提拔到教育局局长位子上的表弟,已经认可了他和周萌萌的关系了。所以,毫不设防的岳麓山就说出了这样的话:“启生啊,你能叫我一声‘姐夫’,说明你已经原谅我了,也说明你已经长大了。我非常的高兴。来,我们兄弟两个干一杯!”兄弟两个就重重地干了一杯:“干杯!”
    三杯酒下肚后,周启生叫姐夫就“顺口”多了。他喝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姐夫——”
    “哎。”岳麓山抬起头来问:“兄弟,有什么事情吗?”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姐夫吗?”
    “兄弟啊。”岳麓山心事重重地说:“我怎么能不知道呢?我跟你姐姐萌萌已经好了这么多年了。说实话,兄弟,你哥哥我……”
    “不对!是姐夫。”
    “好好好,是姐夫。”岳麓山的眼睛已经湿润了:“你姐夫我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啊!你想想,这些年来,如果我的后院时不时地起火,我能有今天这个位置吗?没有了我这个市委副书记的位置,我能把你兄弟提拔成教育局的局长吗?”
    “姐夫。”
    “哎——”岳麓山喝下了几杯酒,还真的就成了周启生的“姐夫”了似的:“兄弟啊,我就告诉你吧。我的前途还远大着哩,总有一天,我会当上市委的一把手的。到了那一天,兄弟,你等着,市委秘书长的位子非你莫属。来!干杯!”
    “干杯!”此时此刻的周启生真正的成了“笑面虎”:“姐夫,谢谢你。我期待着你早一天当上市委书记!来,姐夫,祝你成功!”
     ……岳麓山说什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叫他“姐夫”的表弟,已经录下来他们谈话的全部录音。事实上,他已经跳进了周启生给他早就挖好的一个大坑里……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