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8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官场·励志推荐
广陵散
泰县的春天真是有点考验人,忽冷忽热。早上明明气温暖和,中午就艳阳高照,气温聚...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十三章 得陇望蜀

                                                        1

        这天晚上,李远平始终在想着一个问题,她怎么样向王家珧下手?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弄得不好,会适得其反,会破坏她在王家珧心目中的光辉形象。她知道,她现在在王家珧心目中的地位,也知道王家珧对她心存感激,只要是她提出来的问题,他是不会拒绝的。可是,她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王奉友第一次拒绝她的情景来。她知道,那次她在王奉友心中留下了很糟糕的影响。所以,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同样的错误千万不能犯第二次。
    说实话,在她的心里,王家珧要比王奉友完美的多,也有分量的多。这到不少王奉友比王家珧少点什么,或者是王家珧比王奉友年轻许多的原因。那么,在他们“二王”——呵呵呵,李远平想到二王这个词的时候,不由得在心中笑了起来。武则天最早身边不是也有个“二王”吗?一个叫王怀仁,一个叫王怀义。这难道是一种巧合吗?或者是一种暗示吗?……不管怎么说,李远平对于即将得到王家珧这样一个“小弟弟”是值得骄傲的,是值得自豪的。因为,武则天是大皇帝,她李远平充其量就是国土规划局的一个“小皇帝”而已。所以,她们之间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可是,她还是没有搞清楚一个问题,为什么二王会在她的心中位置会不一样呢?难道是因为王家珧还没有到手的原因?好像不是……
      现在,感激涕零的王家珧就坐在她的对面。他一再的表示,只要局长姐姐一句话,他王家珧就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听到这样的话,李远平也确实有点儿不能自持了……这是一个比王奉友更有吸引力的小伙子,和他在一起,那滋味一定是非常美妙的……然而,他还是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孩子啊!她就是生下他也是绰绰有余的。由此,她确实感到了一种负罪感。你李远平还是人吗?你这样做不就是乘人之危、落井下石吗?所以,她不能轻而易举的向他下手。她要等到他主动的那个时刻!可是,这样的主动,她能等得来吗?因为,在他面前的只是一个20岁出头的孩子啊!她已经问过他了,他到现在了还没有谈过恋爱。不是没有姑娘追过,而是他的经济条件就不容许他谈恋爱。这是一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啊?也许他还是一个处男吧?处男究竟是一个什么样子呢?她不得而知。因为,她没有经历过处男。她的第一个男人,就是给她哥哥换妻的那个男人,不是处男。他告诉她,她跟村里的好几个女人都有过关系。第二个男人是淮安乡供销社的文主任,那是一个有妇之夫,就更不是处男了。第三个男人就是他的第二任丈夫路小雨,那是她从别人手里抢回来的,就更不可能是处男了。第四个男人是区委副书记黄仁宇[副书记干以胜,结婚都30多年了。第五个男人就是王奉友,这个家伙非常的操蛋,他在上高中的时候就不是处男了。王家珧即将就是她的第六个男人了,她相信,他一定是一个处男。所以,他是最好的,他的位置应该是我心目中最高的。
想到这里,她放弃了今天就拿下王家珧的念头。她要等待最佳的时机,到了那个时候,他会主动地扑到她的怀抱里的。对此,她深信不疑。那么,什么时候是“最佳时机”呢?她想,应该是在明天,确切地说[确切地说],应该是明天晚上。为什么她这么肯定呢?因为,明天她要做出一系列足以让他更加感激涕零的事情来!也就是说,她要给他设置一系列的陷阱,让他自己心甘情愿的跳下去……
    这天晚上,李远平果然没有向王家珧下手。晚饭后,她呵呵呵地笑着,潇洒地开车把把王家珧送到了医院里。然后,她就去了丽苑小区三号楼了。这天晚上,她把王奉友当成了王家珧,而王奉友也是十二分的卖力气。直到她精疲力竭的时候,她才放过王奉友沉沉的睡去了……

                                                           2

        翌日上午,李远平把局里的工作处理完之后,就开车到了医院。她把王家珧叫到了车里说:解放军第十医院的医疗条件别说是在全市,就是在全省也是最好的。我已经预约好了,他们的专家对我说,像母亲这样的情况,只要是换上了骨髓……噢,换骨髓就是骨髓移植……骨髓移植后,母亲马上就会好起来的。现在,我们给母亲转院吧。
    “姐姐,这移植骨髓得不少钱啊!我总不能让你……”
    “呵呵呵,你这个傻弟弟啊!我们都是一家人了,你还给我客气什么?走,我们给母亲转院去!”
    “姐姐。”王家珧感动地流下了眼泪:“我可怎么报答你呀?”
    “说什么呢?”李远平给王家珧擦去了眼泪:“你难道是口是心非?在心里始终就没有认我是你的姐姐?”
   “没有啊……”王家珧没有办法拒绝这样一位好姐姐啊:“姐姐,我还是给你说过的那句话,只要是姐姐用得着小弟的地方,你尽管说,我就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我不需要你为姐姐做什么,我就是希望母亲能早一天好起来!好了,我们赶紧走吧。”
    王家珧和李远平很快就办好了母亲的出院手续,在结账的时候,王家珧又一次哭了。李远平拧了拧王家珧的鼻子:“你这个傻弟弟,怎么又哭起来了?”
    “姐姐,这才住了几天啊?就花掉了接近10万元……我是怕……”
    “呵呵呵,说,你怕什么啊?”
    “我怕把姐姐花穷了啊!姐姐,我真是没有用!”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我们赶紧走,那边还在等着我们呢!”
    正说着,局办公室的张主任把电话打进来了:“局长,我已经给十陆医院[陆军医院](解放军第十医院的简称)的张副院长说好了,我把张副院长的电话给您发到您手机上,你去了就直接给他打电话。”
   “呵呵呵,张主任,谢谢你!……好的,再见。”
    他们到十陆医院[陆军医院]后,张副院长已经为王家珧的母亲安排好了床位。安置好王家珧的母亲后,李远平就带着王家珧去办理住院手续。在交费处,王家珧眼睁睁地看着李远平给他的母亲交了200万元的住院押金。王家珧在震撼的同时,就又一次泪流满面了:“姐姐……”
   “你这个孩子!”李远平生气地说:“怎么老是哭哭啼啼的?你给我振作起来!”
    王家珧这才抹去了眼泪:“姐姐,我知道了。我再也不哭哭啼啼了。”
    “这还差不多。”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这才是我的好弟弟。”
    “姐姐。”王家珧望着李远平说:“弟弟我有个要求,希望姐姐能答应我。”
    “呵呵呵,弟弟啊,可不须提非分的要求!”
    “不管我能不能还上姐姐这笔救命钱,请姐姐找个时间,我给你打个借条,办个手续……”
    “弟弟,你还是没有把姐姐当成你的亲姐姐啊!”李远平突然变得心情沉重起来了:“弟弟,你给我听好了,我不需要你给我打借条。因为,你是我弟弟。另外,你晚上要是有时间的话,到我家里来一趟,我们说说母亲的骨髓移植问题。”
   “姐姐,我一定来。”
   “好。”李远平呵呵呵笑着握住了王家珧的手:“就像姐姐这样,呵呵呵笑着面对一切。只要你对生活充满信心,什么样的难题都能够迎刃而解的。”
    “谢谢姐姐。我记住了。”
    “还有,这里的一切我都安排好了,你就不用多操心了。陪护母亲的工作由我的保姆和你共同承担,她负责送饭,你负责和我互通有无。呵呵呵,还有,可不能再耽误工作了。”
    “好的。姐姐,我一切听从姐姐的安排。”
    “好,快去吧。晚上见!呵呵呵,晚上来的时候,不准吃饭,你要陪姐姐吃饭哟。”
    “姐姐,我知道了。晚上见。”
    王家珧把李远平送到了车上,等李远平的车子开走了,走到看不见了,他才回到了母亲的病房。

                                                          3

        晚上,王家珧如约来到了李远平的家里。在李远平家宽大的阳台上,在李远平呵呵呵的笑声中,王家珧跪下了:“姐姐……”
    李远平真的吓了一大跳,她马上蹲在了王家珧跪着的地毯上:“家珧,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给姐姐跪下了?”
    王家珧望着李远平动情地说:“姐姐,我一定要给您跪的。一是我妈妈的意思,二是我的意思。”
   “家珧。”李远平听到这里,一把就把王家珧拉到了自己的怀里:“家珧啊,姐姐可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你啊……”李远平说着,就深切的吻上了王家珧的嘴。王家珧不但没有躲避,而且还用心的迎合李远平。他虽然不是第一次和女人接吻,但是,他和李远平接吻,绝对是心灵和嘴唇的结合。
    他的初吻给了大学里的一个学姐,学姐是学院学生分会的主席,他是分会的体育部部长。一次,他们出外到郊外去爬山,遇上了瓢泼大雨,在避雨的一个山洼里,他被动的被学姐吻上了。因为是第一次和一个成熟的女人在一起,他吓坏了。所以,他没有感觉到一个女人对她来说意味着什么……因为受到了惊吓,因此他在学姐的怀里不知所措,该来的没用来,最不该来的尿水却来了,学姐抓了一把尿水后,骂了他一句“银样镴枪头,中看不中用”后就冲进了雨幕……
     现在,不知怎么搞的,他浑身的热血在沸腾,他男子汉的阳刚之气直冲霄汉……因为他的的确确是第一次,所以他就像一个没头的苍蝇,只知道横冲直撞,不知道目标在何方……李远平的正确引导,像百米赛跑的发令枪,他就像一头疯狂了的牛犊,尥着蹶子,轰轰烈烈地向着前面的目标冲去了……
    李远平抚摸着旁边汗水淋淋、热气腾腾的王家珧,在心里偷偷地呵呵呵大笑起来:好家伙,20几岁的小伙子了,竟然还是个处男。此时此刻,她才知道了什么叫处男?原来处男像出山的豹子,上山的老虎,入海的蛟龙,失控的列车,决堤的洪水……
呵呵呵,我的感觉确实没有错啊!这个王家珧就是比他王奉友强啊!不是强100倍,而是强千倍万倍!所以,我在王家珧身上的投资算是投对了……呵呵呵……李远平在笑声中不由得想起了一本什么书上的话,说什么,现在的男人找处女难,难于上青天。可是,不管怎么样,男人有了钱,找个处女还是不怎么困难的,城里没有处女,农村还是有的。可是,一个女人要是找一个处男,那可是真正的难于上青天啊!然而,我李远平不但找到了,而且还是个一流的处男,是一个一米九几还会武功的处男,是一个高大魁梧、潇洒的处男……
    这天晚上,李远平在电脑上写下了这样几句话: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了:就是找不到一个处女和处男了。男人找处女难,难于坐上飞船上青天;女人找处男更难,难于什么都不坐驾云烟……
     见王家珧安静下来了,她呵呵呵笑着给他擦身上的汗水。被王家珧拒绝了,他有点羞涩地拉过被单盖住了自己的下身后,自己擦了起来。他在上边擦着,李远平在被子里也没有闲着。她在下边已经叫醒来了王家珧,王家珧这下没有了忐忑,也没有了惊慌失措。有的却是男人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男人势不可当的“气壮山河”……很快,李远平就被王家珧男子汉的烈火烤焦了,甚至是烤熟了……这一回,李远平正儿八经的在王家珧身下“瘫痪”了……

                                                          4

        周萌萌几经周折,终于拿到了“新大市场”建设的批文。为了尽快地办理手续,她约请了李远平。这些年来,李远平没有万不得已的情况,基本上已经不在外面吃饭了。这个万不得已,指的是领导的饭她不能不吃,她请领导吃饭也不得不吃。除此之外,就是周萌萌的饭她也是必须得吃。领导的饭或请领导吃饭,她作为下属是求之不得的事情。后者就不一样了,房地产商人如果能把李远平请出来吃饭,那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领导叫你吃饭,说明领导的心里有你,你在领导心中分量一定是很重很重的。不然的话,领导凭什么叫你陪他吃饭呢?请领导吃饭现在是最难最难的事情了,因为领导吃饭已经是负担了。你请他请,大家都请,领导就是有分身术也吃不过来……所以,这样的饭不吃也罢。可是,有些下属的饭领导却是必吃无疑的。一是在重要工作岗位上的下属,领导趁你请他吃饭的时候,即给了你面子,也有了谈工作增感情的机会。二是和领导关系非常近的下属,你请领导吃饭大致就是两种情况:你在工作中遇到难处了,需要领导为你解决难题;你的亲戚朋友要升职了,需要领导从中调停。除此而外的任何饭局,领导是不去吃的。所以,时代不同了,吃饭的内涵也就不一样了。
    李远平的官位不大,可也是重要岗位上的“领导”,所以,一般人是请不动她的。这倒不是李远平架子大的问题,二是身体的需要。她认为,外面的饭都是有问题的不洁食物。至少你吃的肉呀、蔬菜呀什么的都是打过增长素的。什么叫增长素,增长素就是激素。你整天吃激素,吃不出问题来就怪了。还有什么垃圾猪啊,问题肉啊等等,你就更不能吃了。因此,现在的李远平是谈“饭”色变。实在没有办法推掉的饭局,她也是适当的吃上几口蔬菜,实在不行,就吃上一点点主食就拉到了。今天,在周萌萌的饭局上,她就是这样。
    说起来也是特别的有意思,这两个女人,在背地里都像是上足了劲的发条,都希望自己比对方强大,一个不让一个。表面上确是一团和气,谁也离不开谁。周萌萌是房地产商人,除了你不开发土地,否则的话,你就不能不找人家李远平。今天请人家李远平吃饭,就是“新大市场”项目的事情。从这个角度上来看,周萌萌不找李远平确实是不行的。因为,别的地方国土局和规划局是分开的,可上城区的国土和规划是在一块的,叫国土规划局。所以,李远平的权力之大,一些副处级的领导干部都望尘莫及。可是,李远平离不开周萌萌又是怎么一回事情呢?李远平刚刚出道时,周萌萌不但给她指点了迷津,而且还借钱给她,让她在官场上有了第一块垫脚石。也就是这第一块垫脚石,给李远平创造了在官场上叱咤风云的基础。李远平借力打力,很快就在仕途上杀出了一条血路。这是李远平不能离开周萌萌的第一个原因。
    从这一点上讲,李远平还确实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即便是现在已经成了敌人的周萌萌,她装也要装出一副恩怨分明的样子来。李远平离不开周萌萌的第二个原因是,这个女人知道国土规划局局长手中的权力有多大,也知道政府对国土规划局的收费问题疏于管理。李远平在失去监督的情况下,是怎么行使局长权力的。这样的内幕,别说是周萌萌这样的大房地产商人了,就是小小不言的房地产商人也是知道的。大家之所以相安无事,主要原因是双方都在这里或多或少的分得了利益。也就是说,大家沾的都是国家的关。同时,你既然是一个房地产商人,就注定了一定要和国土规划局打交道,因此,你就是暂时没有沾到便宜,也是不会和国土规划局作对的。
    俗话说得好,民不告官不揪。只要没有人告状,上面一定是不会派人来查的。前任局长是这样,她李远平这个继任局长也是一样。除此之外,这些情况国土规划局内部的个别人也是知道的,所以,不论是李远平的前任还是她自己,都必须拿出一部分钱来堵住内部人的嘴。周萌萌太熟悉这里的一切情况了。可以这么说,别说是周萌萌有可能已经抓住她李远平的把柄了。就是没有抓住把柄,只要她到上面去告状,就一告一个准。就因为这样的原因,她不敢明着得罪周萌萌。
    周萌萌不愧是商界的女强人,她始终有一种令李远平感动的大度。这一点,就像李远平的笑声总能打动周萌萌一样。
    “我的局长妹妹啊!”周萌萌在李远平这里说话从来都是直奔主题:“新大市场的项目你得马上给姐姐办一下手续啊!”
    “呵呵呵,姐姐的事情就是我这个妹妹的事情,只要姐姐一声令下,我照办就是了。”
    李远平的笑声,让周萌萌听着是特别的舒服。每当这种时候,周萌萌就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了。是不是自己真的冤枉这个淳朴的妹妹了?可是,在自己弟弟的问题上,她李远平分明就在捣乱吗?可是,李远平至今都在装糊涂,她也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自从上次因为录音带的事情在李远平家里出丑以后,她就再也不想提起这个问题了。我周萌萌是谁啊?我为什么就不能将心比心的替李远平去想想呢?这样的事情要是放在我周萌萌的身上,我会怎么去做呢?难道我会放弃自己的既得利益,把好机会让给他人吗?仔细想想,自己如果到了人家的位置上,也许还做不到呢。放下这些工作上的事情不说,就拿人家抢她的男人岳麓山这事来说吧,也许人家就是随口说说而已。你看看,这都到现在了,人家李远平还是没有一点点勾引岳麓山的动静。这就足以说明,人家李远平是对得起我周萌萌的。哎呀,我周萌萌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我为什么就从来都没有这样想过呢?
    也许是喝了一点点酒的原因,也许是李远平笑声里的真诚感动了她。反正,现在的周萌萌已经基本上原谅了李远平。
    “妹妹。”周萌萌喝下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后亲切地说:“我发现了一个秘密。”
    “呵呵呵……姐姐,什么样的秘密?快告诉妹妹我吧!”
    “我发现,我们姐妹两个已经越来越分不开了!”
    “姐姐。”李远平在心里骂了一句“黄鼠狼给鸡拜年”后仍然是呵呵呵地笑着:“姐姐呀,你才知道啊?在我的心里,我们早就分不开了啊!”

                                                          5

         李远平看着周萌萌拿来的两张支票,有点儿犹豫不决了。转账支票好办,她马上就会让会计去进到财政局的账上。让她拿不定主意的是那一张890万元的现金支票,如果这张现金支票是别的老板拿来的,她会理直气壮的装进自己的腰包里的。可是,这张支票却是周萌萌拿来的,这就让她为难了。是自己拿着还是放进局里的小金库?自己拿着吧,又怕周萌萌这笔钱烫手。放在局里的小金库里吧,又有点问题。这么大的一笔钱,你说什么也花不完啊!钱实在是个好东西,钱不但能使鬼推磨,而且还能改变对一个人的看法。
    “新大市场”工程是上城区一个比较大的开发项目,因此,占地面积也是很大的。所以,交上来的土地出让金也是不少的。过去周萌萌交来的土地出让金也就是千万元左右,可这次的“新大市场”项目就不一样了,总金额达到了数千万元。周萌萌的意思很清楚,这现金支票上的890万元实际上就是给她李远平个人的。不知是因为数额巨大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反正,这890万元的现金支票使李远平渐渐地改变了对周萌萌的看法。
    如果周萌萌不是希望自己好,她为什么开来了890万元的现金支票,而自己让会计给周萌萌开出的事业性收费发票中却没有这890万元。另外,周萌萌也是知道规矩的,她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录音的条件。比如说吧,别的老板要说明什么意图,只是在纸上写,根本就不从口里说出来。这在丰山的商务交往规矩里是有说法的,只要是口里说出来的,无论是什么样的钱都是不能收的。因为,这样做就有可能被录音,成了人家手里的把柄。反之,什么样的钱都一定能收。因为,懂得规矩的人给你送钱的时候,只能写在纸上,或者是写在别的什么地方。只有这样的人,人家才会和你打交道。 
    现在的周萌萌,就是按照规矩和你李远平打交道的。人家把890万元的现金支票给你了,你怎么处理这笔钱就是你李远平自己的事情了。再说了,你凭什么把人家想的那么狭隘?说不定人家早就把那些鸡毛蒜皮的事儿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呢!不是吗?你就是花了这笔钱,她又能把你怎么样?就是去告你也没有证据啊!你告我什么?你说我拿了你890万元,你把证据给我拿来!你没有证据,你凭什么告我?另外,你周萌萌凭什么冒天下之大不韪?是要退出房地产这个行业吗?从种种迹象看,周萌萌是不可能退出这个行业的。也就是说,她周萌萌是不可能破坏商务圈子里这个不成文的规矩的。如果你破坏了这个规矩,对不起,收拾你周萌萌的就不是我李远平了,而是丰山整个官商圈子里的所有的人。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会在丰山市寸步难行的。因为,没有人敢和你打任何的交道。你既然破坏了圈子里的规矩,你就不配在这个圈子里待着[里待着],你就会被踢出这个圈子的。
    这样一想,李远平的心里就坦然了许多。接下来,她就把这笔钱打在了自己一个秘密的卡号上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淮安乡学区的王国安站长突然的来国土局找她。因为是老家的李符清乡长介绍来的,所以她就请这个王国安站长到外面吃了一个饭。在吃饭的间隙,王国安先是夸她,说她李远平了不起,一个才上了几年小学的村姑,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如今不但成了堂堂的大局长,而且也成了远近闻名的帮助老百姓脱贫致富的大善人。紧接着,王国安就提出,你能不能抽出点时间来,到我们淮安乡给我们的学生们做一场励志的报告啊?这不但是学区的意思,也是乡长李符清的意思。
    李远平就特别的慷慨,说王站长啊,我们的李乡长马上就退休的人了,还想着我们的下一代,这让我特别的感动啊!她在乡政府都工作了38年了,我听说她为了工作没有结婚,一直是独身生活……
    王站长喝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后接上说:有好几次了,区上要调李乡长到城里工作,给她安排一个相对舒适、安逸的工作,可是她没有进城,原因是她舍不得丢下全乡的父老乡亲们。
    李远平说:前些天,我又听说,她要求提前退休,然后让组织安排她到李家岭村去担任支部书记。由此,全乡的十几个村子,都到区委区政府来请求,希望李乡长能到他们的村子里去工作……
    王站长这下更加的慷慨了,李局长,说实话,这样的事情别人能不能做到,我不知道,我可以告诉你,我肯定是做不到的。
    李远平心情沉重地说:可以这么说,李乡长是把她的一生都献给了农村,献给了党的事业啊!
    王国安见李远平如此的伤感,就笑着说:“人家说你李局长张口闭口都要呵呵呵笑的,你今天为什么就不笑了?”
    李远平真的被李符清的事迹感染了,她对王国安说:“王站长,我虽然不会做什么励志报告,可我认识不少企业家呢,我们是不是干点儿别的事情?”
   “别的事情?”王国安又喝下一口红茶饮矿泉水后说:“我倒是有一个主意,你拉点钱,给我们全乡的孩子们设立一个‘优秀学生奖’,每年对全乡各科成绩前十位的学生进行表彰奖励。”
   “呵呵呵,王站长,这个创意好。你说说,做这个事情需要多少钱?”
   “要不了多少钱,有100万元足够了。我们把这笔钱存进银行里,每年拿出利息来奖励学生。不论到什么时候,本金是不动的。”
   “王站长,呵呵呵,这件事情我就能做,不需要找企业家拉钱。”
    ……这一天,女强人李远平和这位来自老家的学区辅导站站长聊得很是投机,李远平不但拿出来100万元在淮安乡设立‘淮安乡优秀学生奖学金’,而且还议定由区国土规划分局出资300万元,在全乡的各小学建设图书阅览室。

                                                          6

        经过十陆医院[陆军医院]的多方努力,再加上住院费的有力支持,王家珧母亲的骨髓移植手术做得非常成功。
    王家珧母亲进入手术室之前,李远平匆匆忙忙地赶到了。王家珧说:“姐姐,您那么忙,怎么就来了呢?”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傻孩子,母亲手术,哪有儿女不来的道理?”王家珧就越发的感动了,他二话不说就给李远平开始削苹果:“谢谢姐姐。”
    王母拉着李远平的手说:“闺女,我这条老命就是你给的,我就说呀,我是没有办法报答你了。我让你兄弟家珧,家珧……”
    王家珧应了一声:“妈,你说吧。”
    王母说:“我要是进去出不来了……”
    李远平马上打断了王母的话:“妈妈,现在的医疗技术太高了,没有什么事的,你进去马上就会出来的。”
    王母接着说:“家珧,你姐姐是我们一家人的恩人,你可要好好地孝顺她呀!”
    王家珧把削好的苹果递到了李远平的手里,李远平又把苹果切成了好几牙子,分给了病房的所有人:“呵呵呵,我们大家都吃点,然后我们送母亲进手术室。”
    这边的苹果吃完了,那边的医生护士都进来了,说是病人可以进手术室了……
    刚把王母推进手术室,李远平的手机就响了,是淮安乡的乡长李符清打来的:“李局长,我到城里了,我能不能请你喝个咖啡啊?”李远平马上笑呵呵地说:“李乡长,这样,你说地方,我请您。”
    “李局长,我在你们局对面的凉州咖啡馆二楼,在临窗户的位子上等你。”
     见李远平收了线,王家珧就说:“姐姐,你去忙吧。这里有我呢。”“也好。”李远平拍拍王家珧的肩头仰望着高出她许多的王家珧:“呵呵呵,你辛苦,等我忙完了,我好好地犒劳你。”
   “姐姐,你快去吧,别让人家等得太久了。”
    李远平点点头后和王家珧的母亲打招呼,之后她就急急忙忙地走了。
    在上城区国土规划分局办公楼对面的咖啡馆里,李远平坐在了李符清的对面。
    “李局长,谢谢你又为我们的孩子们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李符清指的是李远平帮助淮安乡学区设立“优秀学生奖学金”和在全乡各个学校建设图书阅览室的事情。
    “呵呵呵,为了支持大姐的工作,这只是小事一桩,不足挂齿。”
    “我要把这两个仪式高的热热闹闹的,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光临啊。”
    “没问题。呵呵呵,只要是李大姐的召唤,我一定随叫随到。”
    “李局长客气了……”见服务员端来了两杯咖啡,说:“我点的是凉州苦咖啡,还有红茶饮矿泉水,不知道对不对李局长的胃口。”
    “苦咖啡?呵呵呵……大姐,我喜欢。至于红茶饮矿泉水,那可是我的最爱。”
    “是吗?”李符清就替李远平打开了一瓶红茶饮矿泉水:“给,你先喝你的‘最爱’。”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喝下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谢谢大姐。”
    “现在已经十一点多钟了,我们就在这里一并点个餐,简单吃一点,你意下如何?”
    “呵呵呵,还是让我请大姐到寒舍去吃我们乡下的绿色食品吧。”
    “下次吧。等我把我们淮安乡的绿色食品给你拉上几箱子,我再去府上拜访。”
    “大姐,你要是带东西来,呵呵呵,我可就不请您去了。”
    “怎么?你为我们乡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就不能品尝一下我们乡里的土特产品?你也太不给我这个乡长——李局长,忘了告诉你,我刚刚接到区委组织部的任命,我现在是党委书记了。虽然是一个迟来的任命,但是,我还是非常高兴的。因为,我可以放开手脚为淮安乡的父老乡亲们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了。”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双手举起了咖啡杯:“祝贺!祝贺!大姐,祝贺您荣升!”
   “远平啊,这不叫荣升。如果我在三十几岁的时候,能得到这个职位的话,确实就叫荣升。可现在不一样了,这不仅是组织上对我38年农村基层工作的一个肯定,更多的是给了我一个做事情的平台啊!”
   “大姐,这些年来,您感到最难的是不是您正确的意见得不到一把手的重视的时候啊?”
   “是的。”李符清几乎是在喃喃自语:“他明明知道你的想法是千真万确的,他也清楚你这个建议能给老百姓带来实惠,可是,他别说是采纳你的意见了,就是认真地听上一边我也就满足了。然而,他根本就不给你说话的机会……”
    李符清见要的红茶饮矿泉水已经喝完了,就叫来服务员又要了几瓶。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李乡长也喜欢喝红茶饮矿泉水?”李符清打开了一瓶矿泉水递给了李远平,自己也开了一瓶喝了一口:“我听说这是真正的矿泉水,有不少人体需要的矿物质呢。”“是的,呵呵呵,……这是真正的健康之水。”李符清就用矿泉水瓶子和李远平的瓶子碰了一下:“我们以水代酒,干一杯!”
    李远平喝下一口红茶饮矿泉水后问:“大姐,你刚才说的那个人,他是不是你的前任?”
   “这个‘他’不是指一个人,而是一部分给我当过领导的人。你说,我都当上乡长了,按道理说,我该有一点点自主权了吧?可是,我仍然没有。比方说吧,这次你为我们李家岭村办成的这个项目。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为老百姓着想的好项目。可是,我的党委书记说什么,你李符清为什么在农村工作了38年了,还只是一个乡长,就是因为你不成熟嘛!在淮安乡,只要是我同意了的,就是错的,你也要干下去。只要是你这个乡长提出来的,就是对的,你也不能干!我实在没有了办法,就只好曲线救国,就去找你的哥哥,让你的哥哥出面与你联系。后面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我就不说了。为什么会是这样?因为,在农村的一个乡政府里,党委书记永远都是党委政府的一把手。我又不能老是和人家吵架,就只能听之任之了。”
   “三十年的媳妇熬成婆,现在,你终于英雄有了用武之地了。”
   “可以这么说吧……别人削尖了脑袋当这个党委书记,一是为了捞钱,而是为了‘进步’。可区长华清淑是我的知音,她知道我得到这个位置是为了我热爱的父老乡亲。”
   “没有华清淑区长的力荐,您很可能就到李家岭村去当支部书记去了。”
   “是的。要不是华区长,我这个最低的要求很可能会实现的。但我告诉你李局长,就是一个小小的村党支部书记,我也同样能干出一番利国利民的事情来的。”
   “我相信。要不是您,李家岭村那么多的养牛户,很可能就又一次走向贫困了。”
   “有这种可能性。因为,你哥哥虽然能干,可是,他说什么也不会想到建设奶站的事情啊!”
   “呵呵呵,大姐,您说得太对了!”
   “为什么?”
    李远平已经恢复了她本来的性格:“呵呵呵,我哥哥他充其量就是一个小小的农民而已。”
   “远平,你怎么这样评价你的哥哥呀?”
   “呵呵呵,我在大姐面前也没有什么可保留的。他是我的哥哥不假,而我也特别的爱我的哥哥。但是,他只能是一个有点头脑的农民,而不可能成为一个企业家的。”
    李符清用双手举起了红茶饮矿泉水瓶子:“远平,我明白你为什么能把国土规划局的局长当得这么好了。来,为你对我的理解,我们干杯!”
   “呵呵呵……干杯!”
    水干过了,李远平点的餐也上来了。李远平呵呵呵笑着对李符清说:“大姐,您还没有说您此行的目的呢!你说出来吧,你说出来了,我们好吃饭呀!”
   “好!”李符清慎重地说:“远平啊,我打算把你哥哥奶站的总经理职务给换下来,不知道你意下如何呀?”
   “呵呵呵……大姐,真正是英雄所见略同啊!不瞒你说,我已经听说了我哥哥的一些错误的做法,你比如用一些亲戚朋友啊,处罚不明啊,贪污受贿啊,等等。”
   “这不能怪他,因为,一个人做事的好坏代表着文化修养的高低,你哥哥他做成这个样子,已经不错了。所以,就为了这个问题,我才来找你。因为这是一个股份制的企业,干好干坏都跟政府没有关系。可是,为了李家岭村的父老乡亲们,也为了我们全乡第一个投资最大的股份制企业的科学运行,早一天发展壮大,我必须得这样做。”
   “呵呵呵,大姐,我完全同意,你要是不便于说,我直接给新洲乳业丰山公司的老总说,让他马上处理我哥哥。”
   “不!”李符清说:“他们不能处理你哥哥,因为,你哥哥的这些行为在李家岭村的村民们眼里,是没有什么不妥的。如果新洲公司这样做了,他们就站在了李家岭村老百姓的对立面。对立面,你知道吗?在可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啊!弄得不好,会影响我们企业的发展啊!”
   “大姐,呵呵呵,你就直说吧,你怎么让他们处理我的哥哥。”
   “我会建议让新洲公司的郭嘉璐老总,给奶站派一个懂现代化企业管理的人来做奶站的董事长,让这个董事长牵制你的哥哥。这样,你哥哥有个总经理的身份,他可以不干事,但他可以拿工资啊!你想想,这样的结果是不是皆大欢喜啊?”
   “大姐,我明白了。呵呵呵,我支持大姐的意见。”
   “好。谢谢远平的理解和支持。来,我们可以吃饭了。”
   这两个女强人边吃饭边聊天,直到晚上时分了,她们才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回到家里时,王家珧已经等在家里了。李远平有点儿吃惊:“家珧,你怎么来了?”
    王家珧说出的话太出乎于李远平的意料了……李远平以为王家珧在开玩笑,可看到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李远平就相信了。可是,王家珧提出的这件事情,比天都大,李远平能满足王家珧的要求吗?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