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8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官场·励志推荐
广陵散
泰县的春天真是有点考验人,忽冷忽热。早上明明气温暖和,中午就艳阳高照,气温聚...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长篇连载  
第十七章:机关算尽
                                           1

     看着邹爱国走出了包厢,王奉友不由自主的坐下了。他看着邹爱国留下的DVD光盘在猜想:这张光盘上究竟是什么内容呢?想着想着,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因为,邹爱国最后那句话有点意味深长:“你能拿你们局长的钱,为什么就不拿我邹爱国的钱呢?”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没错,邹爱国这句话还是起了一定的作用,否则的话,该理直气壮走的人就不是他邹爱国了。
    王奉友本来是想马上回家的,回到家里后再看这张光盘上究竟是什么东西。可是,服务员的到来,改变了他的想法。他见服务员端来了乱七八糟的吃的东西,就顺口问了一句:“小姐,你们这里也没有DVD机和电视机?”服务员说:“有啊,我们的商务包间里这些东西应有尽有。每天中午以前退房,下午一点钟后重新计费。”
   “那好,麻烦你给我换一个商务包间。”
   “那里的最低消费是1000元。”
   “没问题。我现在就给你付账。”王奉友掏出钱夹子,取出了10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退给了他两张:“先生,这里还有两张呢!”王奉友“噢”了一声,就接过钱站了起来。服务员把他领到了一个商务包间后说,先生您先调试DVD机,我去把您的东西拿过来。王奉友说了声“好”就操作起DVD机来了,一切都弄好后,他才观察起这个商务包间来了。果然是不错的一个商务包间,除了DVD机和电视机、高级音响设备外,还有面对面两组沙发、茶几、棋牌桌等等。此外,一边还有一个小门,他拉开一看是卧室,里面有床、有洗澡间……还有卫生间。
    王奉友就想,他妈的[<敏感词>]这可真是有钱人来的地方……他正感叹着,服务员进来了:“先生,您的东西全给你送来了。”
   “好的。谢谢。”王奉友说:“那你去忙吧,我有事叫你。”
    服务员指着茶几旁边的一箱红茶饮矿泉水说:“先生,我们商务包间里的红茶饮矿泉水是免费的。”她又指着茶几上的一排按钮说:“你要什么,请按具体的按键,我马上给您送来。”
    王奉友说了声“谢谢”后,就锁死了包间的们。然后,他马上把光盘插进了DVD机。图像出来时,他傻眼了……那天他和李远平吵架、和解、做爱的图像和声音都被人录下了……
    王奉友半天了才从惊讶中清醒过来了,他马上想到,是有人在他的卧室里装上了摄像头。他妈的[<敏感词>],这是什么人干的啊?他立即拨通了家里的电话,他问保姆,最近,他不在家的时候,家里都来过什么人?
    保姆说,除了物业公司来修理电路的人外,再没有来过人呀。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的说说。”
    保姆告诉他,前几天,她正在洗衣服,突然的家里停电了。她跑出去看别人家有没有电,结果是别人家里有电,就自己家里没有电。于是,她就打电话给物业公司,物业公司就派来了电工。电工查了半天,说是家里某一个地方的电路坏了,需要查,查来查去,问题就出在了王奉友的卧室里。他们就卸下了王奉友卧室里的灯,他们把吊灯捣鼓了半天,电就通了。当时,她也没有多想,她认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就没有告诉主人。
    王奉友明白了,这绝对他妈的[<敏感词>]是物业公司干的。好家伙,他这才想起自己住的房子正好是九九归一集团公司上城公司开发的。同时,这家物业公司也是上城公司下属的,他们的头都是这个邹爱国。好呀,你不是认为抓住了我王奉友的把柄吗?可是,你他妈的[<敏感词>]在算计我王奉友的时候,也留下了罪证。你邹爱国的物业公司在没有经过房主人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到住户家里安装摄像头,已经严重地侵犯了业主的隐私权。不仅如此,邹爱国公司的这一行为,还给业主造成了精神损害。我要是由此把你物业公司和邹爱国告上法庭的话,你邹爱国吃不了就得兜上……
    于是,他拨通了李远平的电话:“姐姐,出大事情了。请您马上到一见钟情咖啡厅来。我在二楼1010商务包间。”
   “呵呵呵,奉友你出息了,还在外面包包间会情人去了,是吗?”
   “姐姐,电话里说不清楚,请您马上来!真的出大事情了!”
   李远平这才觉得可能真的出什么事情了,她说:“好的。去马上到!”

                                                         2

    上城区公安分局刑侦大队的大队长李国涛接到李远平的电话后,开着李远平给他买的奥迪车来到了一见钟情咖啡厅的1010商务包间。
    李国涛一进门就笑嘻嘻的,她本想问“姐姐,什么事情”时,发现有人在场,就换了一种称谓:“表嫂,发生什么事情了?”
    李远平当然不说是邹爱国录下了她和王奉友做爱的录像,就说国涛,这位是我们局里审批股的王股长,他在家里和女朋友做爱的录像让物业公司给偷偷地录下了。现在,他们要敲诈王股长,说是王股长如果不和他们合作的话,他们就要把这个录像带广为散发……
李国涛问:“他们是把摄像头安装在了你的家里了吗?”
   “是的。”王奉友说:“他们乘我不在家之际,欺骗我们家保姆说要修电路。在修理的时候,他们悄悄地在我家卧室的吊灯上装上了摄像头。”
   “那个修理电路的工人,你们家保姆认识吗?”
   “认识。”
   “好。”李国涛对李远平说:“表嫂,这样。我去王股长家带着他家的保姆去找那个电工。你和王股长马上去公证处,把家里安装摄像头的地方和这个DVD光盘做一个公正。然后我们在这里集合,怎么样?”
   “公正?国涛啊,还要公正吗?”
   “表嫂,你知道这个邹爱国是谁吗?他是裘英俊的铁杆部下。也就是说,王股长得罪的不是邹爱国,而是这个裘英俊。如果我们不把证据给做死了,到将来,如果要对簿公堂的话,那是很麻烦的!”
   “好,国涛,嫂子听你的。我陪王股长去,因为,我正好认识公证处的潘主任。”
   “表嫂,我们马上行动!九九归一集团公司的法律顾问很厉害,如果让他们意识到了这个事情的后果,他们会马上采取行动的。比如,他们会把那个电工打发到外地去,这样我们就没有了有力的证据。同时,他们会去做公证处的工作,公证处是不敢得罪裘英俊这样的人的。”
    李国涛的提议得到李远平的认可后,他们就兵分两路,分头出发了。
    李国涛首先在王奉友家的保姆那里了解了一下情况,然后他单独到物业公司去找那个叫王向军的电工。可是真的是太不凑巧了,王向军正好休假去乡下了。李国涛一开始时吓了一大跳,难道对方这么快就行动起来了?于是,他灵机一动就换了一个说法,他是王向军的一个远房亲戚,也没有什么大事情,只是来看看他。如果他回老家了,就算了。等他回来再说吧。李国涛的本意是侦察一下王向军是不是真的回老家了,由此而推断物业公司是不是已经意识到了DVD光盘即将给他们带来的麻烦。结果,物业公司的保安队长是一个热心人,一听李国涛是王向军的亲戚,不但把王向军老家的住址告诉了他,而且还把王向军的手机号码也告诉了他。李国涛这下放心了,王向军确实是休假回家了。
    于是,李国涛就到王奉友家里拉上保姆出发了。一个小时后,他们到乡下找到了王向军的家。王向军说,我不认识你们呀……李国涛就把警官证晃了晃说:“我是公安局的,你要是不想把事情弄大的话,你就告诉你的家人,我们是朋友。现在有重要的事情马上要回到城里去。如果你不配合的话,我们就通过这里的派出所带你走了。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
    王向军一看是公安局的,他也不敢问是公安局的那个部门,因为他倒卖过物业公司的电缆线,以为东窗事发了。就只好听从了李国涛的话,给家里人撒了个谎后,就坐上李国涛的奥迪车进城了。路上,王向军对着李国涛交给保姆的录音笔,把偷卖物业公司电缆线的事情交代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王向军也是吓坏了,居然连王奉友家的保姆也没有认出来。
    一个小时后,他们就回到了城里的一见钟情咖啡厅。到1010商务包间后,李远平和王奉友也做好了公正刚刚回来。李国涛看了看公证书后,就开始了询问。王向军见到王奉友后,才认出了王奉友家的保姆。他就后悔刚才怎么把偷电缆线的事情给说出来了。李国涛说,“王向军,只要你如实地说出在王奉友家里按照摄像头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你偷盗电缆线的事情了。你明白了吗?”
    王向军说了声“明白了”就瓦罐里倒核桃,把邹爱国如何指使他安装摄像头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了。最后,王向军还赌咒发誓地说:“如果我说的有半点虚假,我出门就让车撞死!”
    李国涛继续问:“如果王奉友要和邹爱国打官司的话,你愿意为王奉友作证吗?”
    王向军说:“要是警官不把我偷买电缆线的事情告诉他们,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给王先生作证!”
   “好。”李国涛问:“你再有没有要说的事情了?”
   “没有了。”
   “好,你看看这个笔录,看也没有错误的地方?如果没有,你签上字,就生效了。还有,你刚才交代的盗窃电缆线的录音我给你保密。记住了,你如果要变卦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王向军说:“我知道了。我绝对说话算话!”
    王向军看了看笔录,他最关心是上面有没有记录偷电缆线的事情,见这些内容都没有,就感激地看了李国涛一眼说:“我签字吧。”
   “好。签上字后,再盖上指印。”
    做完这些后,李国涛和李远平、王奉友一起,带着王向军到了公证处。因为公证处的潘主任是李远平的朋友,所以,潘主任就马上又把王向军的笔录做了一个公证。做完这一切后,他们才返回到了一见钟情咖啡厅的1010商务包间。李国涛对王向军说:“你的材料已经公证了,就是说没有任何人、任何单位可以推翻这份公证书了。你明白吗?”
   “明白了。”王向军信誓旦旦地说:“你们放心,只要你们不说出电缆线的事情,我一定按你们说的办!”李国涛说:“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等王向军出去后,李远平才呵呵呵大笑起来了:“好一个李警官,做得漂亮!”
    大家一边呵呵呵的大笑着,一边喝着红茶饮矿泉水,等笑够了,喝好了,李国涛才给王奉友交代了一些对付邹爱国的办法。正说着,邹爱国的电话打进来了:“王股长,考虑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考虑好了,你现在就来吧。我们面谈。”

                                                      3

    邹爱国到一见钟情咖啡厅时,已经是晚上时分了。
    李远平躲在了1010商务包间的卧室,她要亲耳听一听这个邹爱国和王奉友的谈话。
邹爱国的心情特别的好,他拧开了一瓶红茶饮矿泉水,喝下去了一大口:“王股长,怎么样?想好了吗?”
   “邹总,我想听听你们对我的期望值究竟有多高?”
   “期望值?”邹爱国又喝下去了一口红茶饮矿泉水:“这样吧,我把集团公司准备给你的好处说一说,你就知道我们对你的期望值有多高了。”
   “邹总,请说吧。”
   “送你320平方米别墅一套,130万元美国产悍马车一台。另外,半年内……”
   “半年内怎么样?”
    邹爱国看了看卫生间的门,欲言又止。
    王奉友说:“那是卫生间,怎么,你要上厕所?”
    邹爱国摇了摇头说:“不上。”他取出了茶几上的纸和铅笔,在纸上写道:“半年内,让你当上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随后,给你活动副局长,乃至局长。”
   “邹总,我知道你们对我的期望值有多高了。我能不能问一下,你们希望我为你们公司做什么?”
   “非常简单。”邹爱国一仰脖把红茶饮矿泉水喝完了:“做什么?是吧……第一,把贪官李远平拉下马来。第二,力所能及的帮助我们公司做事情就可以了。”
   “嗬嗬嗬……”
   “王股长,你笑什么?”
   “邹总,我如果不同意呢?”
   “不同意?”邹爱国大感意外:“不会吧?王股长,你在开玩笑吧?”
   “邹总,你看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
   “你就不怕我们把那张DVD碟片送到纪委去?”
   “不怕。”
   “不怕?”邹爱国真的有点儿不明白了:“王股长,你真的是在开玩笑啊!”
   “邹总,你给我听好了!第一,我和李远平在谈恋爱,这没有什么不对吧?”
   “谈恋爱?”
   “怎么?我们两个都是单身,我们不能谈恋爱吗?”
    邹爱国马上不怎么嚣张了,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什么:“那么,你们吵架说的那些话,还有你的两套房子,你开的奥迪车子,都是哪里来的呢?”
   “邹总,你无权知道我这些东西的来历。如果你真想知道的话,就请你去举报好了!让公检法的人来问我。”
   “你真的不害怕我们把这些公布出去?”
   “我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谈恋爱又没有什么错误,我们在床上开玩笑的一些狂言,根本就说明不了问题。再说了,你用这种卑鄙无耻、下三滥的办法得到的证据,在法律上是不起任何作用的!”
   “说明不了问题?还不起任何作用?”邹爱国站起来了:“王奉友,你太固执了,我要是把这些东西送出去,你和你的李远平都得进去!”
   “嗬嗬嗬……邹爱国,你也给我听着,你们公司作为一个物业公司,不考虑怎么样为业主服务,却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私自在业主家里偷装摄像头,侵犯他人的隐私。我告诉你邹爱国,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犯罪。到时候,全世界的老百姓不但会知道你们公司的所作所为。而且,你们的大老板裘英俊还得由此而上法庭和我这个小人物打官司。弄得不好,进去的不是我,还有可能是你!”
    王奉友的一席话,还真的把这个不可一世的邹爱国给镇住了……半天了,邹爱国才说:“你这话说得也太早了吧?现在,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
    王奉友从手提包里取出了一份公证处的公正复印件,他在手里晃了晃说:“鹿死谁手?我告诉你邹总,你死定了!”
   “那是什么东西?”
    王奉友笑着把材料交到了邹爱国的手里:“邹总,你看看吧,我们已经把你们违法乱纪的所有证据都公正了。”
   “啊……”邹爱国看着已经公正了的白纸黑字,慢慢地跌坐在了沙发上。
    王奉友继续说:“邹总,我们为什么要公正这些证据?就是怕你明白过来了毁灭这些证据,还有,我们也担心你解雇电工王向军,弄得不好,你还会杀人灭口的。现在,我可以自信地告诉你,你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因为,你不但不敢得罪我王奉友,而且你也不准辞退这个王向军,否则的话,我们会到法院去起诉你们的。另外,你不是挖空心思的想把上城分公司的业务做上去吗?要是这样的事情诉诸法律的话,你这个公司也就没有办法经营下去了。这就叫聪明反被聪明误。《红楼梦》里是这么说的?噢,我想起来了,叫‘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啊!嗬嗬嗬……”

                                                    4

     邹爱国一点儿也不傻,他真的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傻事儿。他知道,如果王奉友真的把这些东西公布出去的话,不是他领导的上城分公司能不能存在的问题,而是他这个总经理就说什么也当不成了。想到这里,他就心平气和地说:“王股长,我们能不能和解?”
   “邹总,能不能和解,主动权不在我这里,而是在你那里。”
   “王股长,这件事情,我确实做得不好,我邹爱国甘拜下风。”
   “嗬嗬嗬,好说,好说。只要你邹总不乱来,我王奉友一个小小的老百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这些大老板过不去呢?俗话说得好,来而无往非礼也,你邹总有来我王奉友就有去,这个道理我相信邹总是明白的吧?”
   “王股长!我明白,我明白。我希望你不要把这个东西公布出去。”
   “没问题啊邹总,这就要看邹总的诚意了。我刚才已经说了,只要邹总不和我这个老百姓过不去,我是不会给你邹总添麻烦的。”
    邹爱国向王奉友伸出了手:“王股长,我向您赔情道歉!”
    王奉友也伸出了手:“邹总,你有错在先,我有错在后。我接受你的道歉。”
   “我能不能请您吃个便饭呢?”
   “没问题啊!只要邹总你不搞这些没名堂的事情,我随叫随到。”
    ……
   见邹爱国气急败坏地走出了商务包间的门,王奉友就锁上门“呵呵呵”大笑起来了。李远平也呵呵呵笑着从卧室里走出来了:“奉友,太棒了,你简直就是一个称职的法律工作者嘛!”
    王奉友把李远平推进了卧室,一下子扑到了李远平的身上:“姐姐,我今天是太高兴了!”
   “呵呵呵……”
   “嗬嗬嗬……”
    ……
    第二天早上,李远平和王奉友到一见钟情咖啡厅的一楼吃了自助餐后,王奉友就去上班了。王奉友走后,李远平就上楼了,他打电话给张主任,交代了今天的主要工作后,就约周萌萌到一见钟情咖啡厅的1010商务包间见面。
    周萌萌一进来就感觉这个地方有意思,咖啡店里还有商务包间,还一见钟情?李远平呵呵呵笑着告诉她,现在的商家为了提高经营效益,都想尽一切办法吸引顾客。所以,咖啡店里设商务包间就不足为奇了。奇怪的是我们鼎鼎大名的企业家居然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好去处,所以,你不要老是待在[老是待在]大宾馆、大饭店里,到这些小地方来,也同样能找到一种好心情。周萌萌参观了包间的卧室和卫生间后,就开李远平的玩笑:“妹妹,老实交代,你和谁在这里一见钟情呀?”
   “呵呵呵,我的姐姐哟,我都这个岁数了,还能干啥呀?”
   “这个岁数怎么啦?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了。过去是女人50豆腐渣,现在可有新的说法了。”
   “呵呵呵,怎么说?”
   “女人50一朵花呀!……你还别不信,你看看,在电视荧屏上,哪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太太打扮的不是花枝招展的?再看看我们的生活里,老婆婆穿红衣绿衫,已经见怪不怪啦!”
   “呵呵呵……姐姐这么一说啊,我们这些人也就有了奔头啦!”
    这两个见不得离不开的女人,吃着茶几上的小吃,喝着红茶饮矿泉水,嘻嘻哈哈了一阵子,就开始山南海北地聊起来了。每当这种时候,她们的感觉就非常的奇怪了,她们似乎又好像是那种不离不弃的真正的好朋友了。不离指的是她们都各自需要对方,这种需要不仅仅表现在工作和利益上,而且还表现在生活和精神上。实际上,她们更需要一种时隐时现的明争暗斗,有时候这种明争暗斗就成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调味品了。一直以来,她们都在心底里想着如何的超越对方,或者说她们已经成了暗暗较劲的对手。不弃的内涵就丰富多了,这是一句两句话说不清楚的一个在她们看来是非常复杂的问题。
    可是,她们在表面上又配合的相当的默契。尤其是周萌萌,她心中的这种感觉尤为清晰。现在,李远平一次又一次的笑声又把周萌萌给迷惑了。于是,她甚至有了某些自责,自己是不是真的冤枉了这个李远平呀?你看看她这种无辜的样子,像一个给人使绊子的可恶的女人吗?嗨……想这么多干什么啊?还是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吧!
    李远平心里的感觉也是清楚明了的,无论周萌萌如何表现,在她的心目中,对手就是对手,在这一点上没有二话!和真正的对手不一样的是,她们之间的战争有时候不但看不见,而且连一点点不和谐的气息也闻不到。那么,她明明知道对方是自己心目中的一个对手,可是她为什么又离不开对方了呢?原因非常的简单。李远平只是把周萌萌和局里的那些副局长们,或者那些知道局里内幕的干部们,一视同仁罢了。她之所以能和局里的同事们搞好关系,不是因为他们是她的朋友,在她的感觉里,说不定有人还是她的敌人呢!你如果不把他们的嘴巴堵住的话,他们就要胡说八道,甚至他们还会坏她的事情的。所以,周萌萌在她的心目中,并不是她的好朋友,而是和局里的任何一个人一样,她必须和她维持好一种“关系”,一种各取所需的关系。这种关系是奇特的,有时候得“互相配合”“共谋发展”,有时候又有点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说穿了,这就是人与人之间一种“互相利用”的关系。
   周萌萌见她们扯得已经差不多了,就切入了正题:“妹妹,说了半天,你找我来干什么,你还没有说呢。”
   “呵呵呵……”李远平轻描淡写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在你这里了解一下那个九九归一集团公司的裘英俊……”
    周萌萌一听,马上来了兴趣。自从裘英俊在上城区拿走了“虎据龙蟠”的地块后,周萌萌就想在李远平这里知道一下这里边的内幕。因为,这么大的项目,你李远平说什么也得想着我周萌萌吧!可是,还没有等她向李远平“兴师问罪”,她就在表哥那里知道了这个项目让裘英俊拿走的来龙去脉。事情虽然已经没有办法挽回了,可是,作为好朋友,你李远平也得给我说一声嘛!还有那盘录音带的事情,这么长时间过去了,李远平始终没有给她解释过一句呀……这就是周萌萌心中一个解不开的结。在很多情况下,她就想,如果李远平能主动给她解释清楚那件事情,那么你李远平就还是我周萌萌的好朋友,反之则不是!
    今天,李远平为了她周萌萌的事情,掏腰包把她请到了这里,这就说明,人家李远平确实是你周萌萌的好朋友啊!
   “姐姐。”李远平呵呵呵笑着说:“这个裘英俊企图挖你的墙脚,让我给挡回去了。所以,我想知道一下这个人的背景。至于‘虎据龙蟠’项目,我之所以没有及时地告诉你,是因为你早就知道了。”……

                                                          5

        周萌萌把裘英俊的创业史简单地做了一个介绍后,李远平便饶有兴味地说:“呵呵呵,怪不得那个叫邹爱国的口气那么大,原来这个姓裘的真的是不简单啊!”
   “是啊。”周萌萌继续介绍说:“过去的裘英俊不论是待人接物,还是社会公益事业,都做得不错。可是,这些年变了,变得有点儿不可思议了。”
   “呵呵呵,这也不难理解。他发展到了现在这个份上,几十家分公司,资产十几个亿。你想想,他能不骄傲自满吗?”
   “关键是他身边的人不行,这些人和邹爱国一个德行,为了赚钱不择手段。久而久之,不但对有点能耐的人是一种打击,而且对裘英俊也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再加上裘英俊没有多少文化,所以,他现在就越来越不可一世了。”
   “呵呵呵,我李远平可不买他的账,他希望我能与他合作,我就没有答应他。我想,我们姐妹都这么多年了,这是一个原因。第二个原因,我就是看不惯裘英俊那个德行。好像天底下的人都应该唯他[唯他]裘英俊的马首是瞻,他也不想想,老娘我凭什么和他合作?他不就有几个臭钱吗?除此之外,他还有什么?”
   “妹妹说得太对了!他这个人一贯就这样……好了,我们不说他了。”周萌萌说着摁响了要酒水的按钮,服务员进来了:“您好,请问你们需要点什么?”
   “你们这里最好的红酒是什么牌子的?”服务员介绍说,窖藏20年以上的红酒有皇台葡萄酒和凉州葡萄酒,价格也岸贵。皇台5800元一瓶,凉州8800元一瓶。
   “那好,就来两瓶凉州吧。”周萌萌点完了葡萄酒,就征求李远平的意见:“这都快中午了,我们一并儿把餐也点上吧。”
   “行。你看着点吧,呵呵呵,姐姐点上什么我就吃什么。”
    周萌萌点好餐后,另一个服务员就把凉州葡萄酒端来了。紧接着,周萌萌点的凉菜也上来了。周萌萌斟了两杯葡萄酒,李远平毫不客气的端起了一杯,和周萌萌碰了一下: “姐姐,来!”
    周萌萌笑着说:“两层意思,首先谢谢妹妹这么多年来对姐姐的支持!其次是祝我们姐妹的友谊万古长青!”
   “呵呵呵……好,万古长青!”李远平一口气就把一杯葡萄酒喝了下去。周萌萌只是抿了一下,喝下去了三分之一:“妹妹,尤其是你对裘英俊的态度,令我特别的感动呀!”
   “呵呵呵,真的假的?”
   “真的。”
   “那好,你把酒喝下去吧。呵呵呵……”
    周萌萌就一口气喝完了:“是啊,我们姐妹的酒,我怎么可以不喝光呢?”
   “凉州葡萄酒是好酒啊!呵呵呵……那个什么《凉州词》就说的是喝凉州葡萄酒的事情吧?”
   “应该说的是凉州葡萄酒,‘葡萄美酒夜光杯’,葡萄美酒指的就是凉州葡萄酒,夜光杯产自甘肃酒泉。”
   “呵呵呵,姐姐真是博学多才啊!给妹妹再说几句关于葡萄酒古诗吧,让妹妹我欣赏一下。”
   “好极了。”周萌萌又和李远平碰了一下杯,又抿了一小口后吟出了清人张树的《凉州葡萄酒》:“凉州美酒说葡萄,过客倾囊质宝刀,不愿封侯县斗印,聊拼一醉卧亭皋。”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给周萌萌鼓掌:“姐姐,你吟的太棒了!”
   “还有呢。”周萌萌继续吟道:“大好红醪喷鼻香,翁翁[嗡嗡]入口洗愁肠,琵琶且拢弹新曲,高调依然在五凉。”
   李远平呵呵呵笑着举起了酒杯:“姐姐,不瞒你说,你吟的诗我从来都没有听过。来来来,我敬你!”
    周萌萌就说,我上大学的时候,一个同室的舍友就是凉州人,她有事没事的就吟这些词,我就记住了。李远平就呵呵呵笑着说:还是姐姐的记性好。
    两个人吃着喝着,唱着跳着……最后,两个人都醉了。但李远平醉的比周萌萌厉害,她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而周萌萌的心里还是非常的清醒。清醒的周萌萌不但把醉了的李远平弄到了沙发上,而且还给她脱掉了鞋子、盖上了被子……
    看着熟睡的李远平,周萌萌又一次深深地指责起了自己。我周萌萌可真是小肚鸡肠呀,不就是为了弟弟那档子事吗?我怎么可以记人家李远平的仇呢?就算是当年李远平在暗中捣鬼,也是在情理之中呀!就为了这么一点点事情,就偷偷摸摸的搞了人家不少的证据,还想着有朝一日要收拾人家呢!哎呀,我周萌萌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了呢?……不对呀,好像还不仅仅是弟弟周启生升迁那点事呀,好像……
    周萌萌一下子想起了录音带的事情,对呀,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对了,问题就在李远平想夺走她周萌萌的男人这件事情上。你李远平不是我周萌萌最好最好的朋友吗?那么,你为什么到现在了还不告诉我那个录音带的来历呢?你一定是心里有鬼,不然的话,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了,就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呢?为了这盘该死的录音带,周启生那个不懂事的家伙竟然去要挟市委的岳副书记。岳副书记是谁呀?他不但是我周萌萌的表哥,而且也是我周萌萌的心上人呀!我们虽然没有成为夫妻,可是,我周萌萌很知足啊!因为,我们是真正相爱着的人。所以,我很快乐。而那些结了婚的男男女女们,无一例外的不是在吵闹声中、无休止的大战声中度过婚姻生活的?说来说去,还是我周萌萌英明。
    ……还不能说是我周萌萌英明,应该是成千上万的无数的单身女人英明。我周萌萌只是这些优秀的英明的女性团队中的一员。是的,我和表哥之间的爱情是在地底下,不能见阳光。可是,见不了阳光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呀!难道不是吗?你看看,你李远平和那几个小情人的关系,不也在地下吗?还有,人为什么要偷情,就因为偷情有味道嘛!你们有家的人是偶尔才能感受一下什么叫“有味道”,而我们这些单身是每天都过着有滋有味的生活呀!
    所以,这样的爱情需要在地底下,这就是法律保护人类隐私的理由。可是,就是这样一种神圣的爱情,因为你李远平的原因,被蒙上了耻辱的面纱……同时,你李远平还企图要夺走我的男人。虽然没有得逞,但也是对我周萌萌的大不敬……对了,这样的耻辱才是最最不能让人忍受的,破坏这种神圣爱情的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可恨的人!对了,这个李远平确确实实是我周萌萌的敌人,她竟然偷偷摸摸的录下了我和表哥在一起的声音,是可忍孰不可忍……
    还有,这个可恶的李远平始终是阴一套阳一套的……这才是我周萌萌搜集证据,总有一天和李远平新账旧账一块儿算的主要原因……
 
                                                          6

     自从王奉友“义正词严”的教训过邹爱国之后,李远平对王奉友的态度就变了。她感觉王奉友已经完完全全是她的人了。为此,李远平又在王奉友身上花了几十万元。她不惜重金给王奉友换了一部奔驰车,还在市里一个富人居住的别墅区里,给王奉友的父母换了一套带花园的复式楼房。虽然不是别墅,但王奉友已经是非常地满足了。他对李远平说:“姐姐,你不要这样,你大可不必给我的父母买这么大的房子。”话虽这么说,其实王奉友的心情还是非常好的。因为,他母亲特别的喜欢那个花园,老人家就在花园里种上了各种蔬菜。
    他知道,李远平之所以这样对待他,就是因为那个九九归一集团公司。你想想,裘英俊给他王奉友开出的价码是多大呀?什么别墅了,悍马车了,还有升官发财的一揽子计划了等等。
    李远平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她想,裘英俊能做到的她也一定能够做到。既然裘英俊给王奉友答应让他在半年之内当上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主任,我应该马上就满足王奉友,现在就把这个位子给他。于是,她第二天就召开了局长办公会。在会上,几乎是全票通过了提拔王奉友任土地交易管理中心主任的提议。
    王奉友见李远平如此的重用他,所以也就努力的工作,以实际行动报答李远平对他的知遇之恩。实际上,李远平从此不论干什么事情,都和王奉友商量。这一天,李远平又把王奉友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她呵呵呵笑着说,快过年了,你要早一点准备局里的福利。王奉友问李远平,让我准备什么样的福利?李远平就说:“呵呵呵,今年过年的福利送红包:副局长每人5万,股长每人两万,工作人员员每人1万。王奉友就有点着急了:“李局长,红包是不是太有点儿重了?这得多少钱啊?”
   “呵呵呵,多少钱也得发。你没有看到吗?大家无论对我还是对你,都是非常好的。我们不能吝啬,反正钱都是公家的,你发给大家了。大家在关键时刻也会帮助你。你看看,区委组织部来人考查你的时候,局里所有的人都说你工作踏实肯干,是一个好同志,值得提拔重用。组织部的同志告诉我,这在别的单位是不可能有的情况。”
    王奉友就说:“李局长,只要你拿定主意了,我们就这样做。但是,红包还是由你发合适。你想想,局长,要是我给他们发的话,他们能看出我们两个的关系的。所以,我把红包给你准备好,还是你来发吧。”
   “也好。”
    王奉友是个非常得力的好助手,不到半天的功夫,就按李远平的要求把红包给准备好了。李远平就开始给大家发了,她先是把局里的副局长一个一个的交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就谈工作。她呵呵呵地笑着说:局里的工作能有今天这样一个局面,是我们领导班子加强团结的结果。副局长就客客气气的说:还是李局长您领导有方。俗话说得好,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没有您李局长的正确领导,就没有我们局安定团结的新局面。李远平听得十分受用,就高高兴兴地把红包送到了副局长的手里:“过年了,这是局里的一点点意思,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副局长就千恩万谢的拿着红包走了。局里的副局级干部有五位,三位副局长,工会主席,副调研员各一人。不到一个小时时间,这些人就高高兴兴地离开了她的办公室。
    接下来是各个股室的负责人和土地交易管理中心的所有工作人员,她仍然是分头找他们谈话。她呵呵呵笑着说:局里的工作能有今天这样一个局面,是你们大家共同努力的结果。被谈话的人就客客气气的说:我们能有李局长您这样的领导,是我们全局干部职工的最大幸福。如果没有李局长您的正确领导,就没有我们大家的今天。今后,我们还要努力工作,您李局长指到哪里,我们就打到哪里。李远平仍然听得十分受用,就高高兴兴地把红包送到了他们的手里:“过年了,这是局里的一点点意思,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些人也是一个个高高兴兴、兴高采烈的拿着红包走了……
    最后,李远平还是把500元红包的发放权交给了王奉友。享受500元红包的包括收发员、卫生员和炊事员等等。她让王奉友代表她表示她对大家一年辛勤工作的敬意,这次王奉友没有推辞,他领命后马上就把红包和李局长的心意都送到了大家的手上……所以,年还没有到,可在上城区国土规划局里,到处都洋溢着一种祥和的气氛……



返回目录
 发表评论
用户名 : 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