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中尉笔记;曲阜的庄重
文/艾平 火车到达兖州车站,已是夜里十点半钟,候在长廊出口的主儿,冲上...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小丽鱼
                                         
                                        文/黄野
      
  一只小丽鱼,被人投放在一个塑料杯里生存!透明的塑料杯湾着大半截静止的水,人工矿泉水。小丽鱼游动时,竟也成一方天地。毕竟这是她栖身的世界。这是别人家的客厅,整洁、干净、富有。科技时代的家居物象一应俱全,只是此刻人去室空,人类的居所也有如此静谧的时刻!在失去了电视、空调、宠物、人声的闹动后,不知小丽鱼获得一种什么样的感受。由于借宿的原因,我此刻正准备晚起后离去。就要出门时,我不放心又检看一遍屋内,谁想就看到了她!我走过去,以一个人的好奇,观看小丽鱼的存在。她简直不像一条鱼,只能说是一条鱼的“开始”:米粒那样大小,游动起来也决没有掀动一丝一缕的波纹。但因此你忽略她作为一个生命,那就并非善类了。好心和向善,也是人的基本器质。而且我产生了一种想法:放生!虽说她不属于我,但是我武断地决定:把她拿到祈福湖放生。
  天下着细雨,地上的水泥地面湿得发亮,轻微的风也不摇动树叶,它们静静地淋着,叶片反而因湿润而饱满。我走出电梯,朝祈福湖走去。半山离祈福湖有很远的距离,我撑着伞,端握着塑料杯,闲静地走着。小丽鱼在塑料杯里,似乎没有不安的迹象。但是在人的眼里,客厅和路上的空间是殊然有别的。传统的人安土重迁,现代的人喜欢到处走动。家不家乡,不是一个问题了。当然,不知道小丽鱼有没有这样的观念?人和鱼毕竟不在一个锅里吃饭,不在一个被窝睡觉,没有共同的教育背景!但是弱者应该是相通的!生命处在别人的掌握中,都会显示出同样的悲怜情感。小丽鱼此刻的处境,就是一个典型的弱者命运。一个人要把她放在客厅里杯养,是一种摆设;另一个人要把她放归自然,把自由还给她。此刻,后来的人占据了上风。当然这些强者的逻辑是不会困扰小丽鱼的,她只是安之若素地顺从着。当完全不具备对抗前提时,弱者往往呈现出屈从的生存选择。有些小动物甚至可爱到向豺狼虎豹卖乖的浑然地步。当然我不是豺狼虎豹,我有纯善的一面。即令是豺狼虎豹,对弱小者,也并非全恶。猛虎也有乳婴的传说。
  来到祈福湖边,垂柳的绿色滴着湿水,台阶离水面不容易够着。这不是一个自然湖,而是开发者绿色居住结构增设的人工湖。山旁低势,蓄水而成。倒也一片青绿,山水盎然。聚着祈福人的人气。原来聚众的水,都能生养自然,风波粼粼,富含天光。我给小丽鱼选择的家,就是这里。我跪在水泥台阶上,试图轻缓地将杯子沉入湖中,那样小丽鱼就和它融为一体了。我将塑料杯倾斜一方,湖水注入杯中,二水旋即交融起来,杯子向湖底沉去。就在这一倾间,小丽鱼拥有了湖的世界。对一条米粒大小的鱼儿来说,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天地了。来得那样突兀,那样生疏,没给她一点商榷的余地。人造水和湖水的温差就使她感觉迥然!一个完全陌生和冰凉的世界,使她畏惧大于好奇。她像一个未涉世事的孩子突然被拽到大人的世界完全不知所措一会后,试着拍动了一下水波,竟也浮着前进!完全无助和必须面对以后,小丽鱼朝前游动几下,旋即本能地回还岸边,在裸露着黄色泥土的岸边浅水中,逡巡不前。动物和人一样,当前途未卜时,人们总是愿意驻足在比较浅露的事物面前,寻求一种安全感!这时我才发现,刚才跪下去时,我已经放弃了雨伞,幸好雨水不大,但也把头发浇湿了多半。要走时,我又弯下身子,将手插入水中,掀起轻微的水浪,我希望她更勇敢些!就要开始独立的生活了!小丽鱼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意,她真的很努力地向湖水开处奋勇而去!真有乘风破浪的势头!我一下子被感动了,心中产生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可就在这时,小丽鱼放弃了,机警地回游,也许她比我对这陌生的环境有更敏感的预警能力。当她一动不动地在她刚刚熟悉的岸边浅水里憩息,弄不明白杯子是一座小湖,湖是一个较大的杯子时,我一狠心,离开了她。我知道,虽说她的世界更大了,她自由了,但是她的生存艰难增加了,命运的不测更大了。这就是自由的风险!这座湖里应该有很多更大的鱼、鳖、蛇、虾,黑白的鹅、野鸭、鸳鸯和其它的水鸟,它们都可能对小丽鱼构成威胁!但是在成长的环境里谁不承担风险呢?!并且因为这种风险,增添了它的活力、繁盛和奇诡!虽然如此,我仍然无法释怀心中的不安!我曾经几次看见过湖里的黑天鹅、白天鹅优雅地游着,在岸边的浅水处啄吃水草!要是她啄吃了我的小丽鱼怎么办呢?善恶对峙,你知道选择善!但是两美竞食,我的道德倾向该怎么选择呢?我一时竟茫然起来!
  有几次我和来拜访我的客人或我想染指她的女性到湖边漫步,酒足饭饱,风和日丽,或者夜月当湖,水禽有鸣,轻松的心情惬意无比!不过他们不知道,在这种惬意中,有我和小丽鱼的一种关系。我知道在这绿染的水波中,一定有我的小丽鱼在自由地成长!因为小丽鱼我和这湖有了一种特殊的亲切,甚至波及到我对开发商也产生了某种爱!成语怎么说的?爱屋及乌!对,就是这种感情!施爱让人快乐!每当这种时候,我的情感就特别成功,付出的总有收获!是我的小丽鱼在保佑我,还是在蛊惑他们?我真想知道,却不知道!
  去北京待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去祈福湖转转,湖水却抽干了。翻挖了湖泥,加深了湖底,黄蜡蜡的底土,乏美地堆积着,大马力的掘土机停在那里,增添了工业主义的蛮横和力道。湖底都干了!湖水养育的生物都不存在了!当然包括我的小丽鱼!一种无法抗拒的命运感,敲打着我的神经,使我仿佛联想到了更广泛的事物。它是一种身不由己的命运逻辑!也许我一开始就是错的,小丽鱼在她的杯湖里本来生活得很好,有人定时定量给她投放食物,生活无忧,杯湖里也决没有狂风恶浪,毒蛇猛兽,被人观赏,也并非是一种最坏的生存,等等。因为我的不讲道理的决定,改变了小丽鱼的一生!有时我又心存侥幸,觉得太小的生命可能网眼对它们不起作用,因之小丽鱼或能躲过一劫也未可知!果真若此,她又去往何方?你还好吗?小丽鱼!情绪糟糕时,我又不相信这些,谩骂常常脱口而出!失去了一个作家或者绅士应有的风度!但是命运还是让我叹息:
  命运都是别人决定的,单单自己决定不了自己。能决定的是别人的,自己的却要别人来决定。这铁一样的社会、自然、人生的道理,让人心灰!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