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20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讽刺伦理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短篇小说  
喝酒的人回来了
                                 
                                         文/邹蓉

   躺在床上看书,听到有上楼的声音,我已经听出来是他回来了。躺在我脚边的小狗仔仔“嗖”地跳起来,又跑出去了,我以为它早已经睡了,原来它也听到了。
楼梯间的脚步没平日流畅,显然是纷乱地走走停停。
——喝酒的人回来了。
听声音,已经知道喝酒的人又喝醉了。想他半年前说:“不喝了,戒酒了。”说戒酒后一个月开始喝酒,开始喝酒的时候说:“还是可以少喝点,你看着,哪个孙子以后再喝醉。”喝着酒的时候又说:“白酒还是少喝点,喝点红酒比较好。”别人都不喝红酒,他说:“只要不喝白酒,喝啤酒是不会有事的。”冬天来了,他又说:“喝啤酒冷,来,还是喝白酒暖和。”……
我对这个男人已经很熟知,听这上楼的脚步,那么今晚他又喝醉了。
小狗汪汪地叫两声然后蹲在门边,它在给我说喝酒的人回来了。打开防盗门,喝酒的人倚在门口,好像是在等着有人开门。
“我咋没搞懂喃?”浓烈的酒味在他说话之前已经从对面喷过来,我恍惚觉得看到有东西快要从他的胃里喷溅出来,自然的皱了下眉头,侧身让他进门。
“我咋没搞懂喃?”他歪着头打量我,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对于一个久久站在自家门口又不进来的人,小狗仔仔也表现出相同的诧异,一样的歪着头打量面前的这个人,又看看我,完全也是一副没有搞懂的样子。
对于一个喝醉酒的人说话,我完全用不着思考,他喝醉很多次了,醉酒的样子有很多,比如,他喝醉酒到楼下的垃圾桶边,脱下鞋子摆放整齐,专业的相机放进垃圾桶,衣服脱下来叠整齐放在边上,然后躺下睡觉……
我在让这个喝酒回来的人进门,等他进门后我要关好门,他还是倚在门口没有进门的意思。
“我咋没搞懂喃?”男人还是不肯进门。这男人喝了酒站在门口的情景很滑稽:站在自己家的门口,开门的女人不认识。
“我咋搞不懂喃?”
同样的一句话,让一个喝醉酒的人说得很生动,每一次说出来的音调和意思都不同。这是他今天晚上见我说的第四句话,四句一模一样的话,这四句话让我这个不喝酒的人可以想很多,我甚至可以揣摸:他没搞懂的是什么?又是什么样的问题让他如此困惑?他到底想搞懂什么?喝酒的时候在钻研什么样的学术问题?一群人又经过一番怎样的探讨?酒喝完了,散伙的时候有几个人搞懂了?
还是喝醉酒的样子,喝完酒回来已经是凌晨,不管三七二十一,自顾自地把我从梦里揪回来,我睡眼惺松地坐在床上,还看不清楚眼前的景象,他紧紧地搂着我痛哭流涕:“天啊,我们下面单位那些人活得好造孽。”反复重复同样的一句话,我不知道他在喝酒前,或是在酒桌上听到了什么,又说过什么,我也不知道他是怎样才让我接着睡的。
我还是没说话,我是不想说话,这男人喝醉酒的样子和平时清醒的时候太不一样了。就他今天站在我面前的状态,我已经完全知道他喝醉酒的程度,我不想和一个醉酒的人对话。喝酒的人喝醉了,我因为没喝酒是清醒的,我说话要思考,他因为醉了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可以推脱出去,但他又会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好奇和固执,第二天醒来什么都不会记得,那我还不如不说,懒得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费劲,也懒得和一个喝醉酒的人生气,不生气我就可以睡个好觉,我就想睡好觉,再做一个长长的好梦。
“我咋没搞懂呢喃?”
喝醉酒的男人回来像个跟屁虫一样,你走到哪,他就走到哪,还不睡觉。你看什么电视,他就换什么台,没完没了,让人不得消停,发起飚来把菜刀放茶几上:“今天,随便你要咋子。”苦笑,我能咋子?我只好两把菜刀一起递给他,说:“你看哈,哪把菜刀快些,砍嘛。”他哈哈大笑,口齿含混不清地说:“你当我是瓜娃子,刀砍刀,你整我。”我说:“那就砍我嘛。”他把刀放回厨房,说:“我砍我各人,也不得砍你,说得哦,你以为我喝醉了?”一个人不停地唠叨,一个人的纠结,我是上天无门,入地无缝。
前几天我有一个好朋友,喝醉酒从二楼踩空了跌下来,额头上缝了十二针,他说的话和面前这个喝醉酒的人大致相同的话,不同的是我那朋友是从医院醒过来说的。朋友在电话里给我描述他喝醉酒受伤的事,说他们吃饭的地方在酒店的二楼,他住的房间也在酒店的二楼,他可以不下楼的,他不知道怎么就走到那里去了,至于怎么跌下来,又怎样被送到医院缝针,他完全不知道。送他去医院的那些人说同时跌下去的有两个人,很搞笑的是跌下去后两个男人抱在一起,他受伤了,另一个没事。我说那是断背的原因,他说嘿文哦,当然他知道我是在和他开玩笑,我大致也是可以相信他的性别取向是没有问题的。我说那就是你垫底了,摔下去的时候你在下面。他说他的妈妈也是这样说的,我马上抗议,我说我不是你妈,他说你说的话和我妈说的一样管用……
“我咋没搞懂喃?”
喝醉酒的男人已经回来了,却站在门口不肯进来。我拉了他一把进来了,他偏偏倒倒的样子,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摔倒,其实看他今天的样子是不会摔倒的,这个我可以肯定。
“我要屙尿。”他一头钻进卫生间把我关在门外,其实他大可不用这样,他全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件,我闭了眼睛都能看到,但是他还是清醒地门关上。
包包还挎在身上,他坐在床上做出要睡觉的样子给我看,却用两只手支撑着他已经喝醉酒的身体,也许还是没有搞懂的原因,他迟迟不肯把身体放平,躺下去。没喝酒的时候,他会自己把衣服脱下来换上家居服,然后半躺在床上用手提,也可能看书。问题是他现在喝醉酒了,喝醉酒就完全有理由和不喝酒的时候不一样了,就让他不一样吧,反正现在和他说再多都没用,千万不要和一个喝醉酒的人讲道理,他这个时候是一个不讲理的思想者和哲学家。
“我咋没搞懂喃?”还是这句话,我已经记不得他说第几次了,而且说出这话,他又有了新的动作,干脆换一副要放弃睡觉的样子,把身体坐起来,笑眯眯地看着我,用少有的喜欢在欣赏我的样子,眼睛里干净清澈,也很天真。
“我咋没搞懂喃?”喝醉酒的人问我。
他还有什么没搞懂?是不是我今天对他喝醉酒这事没有态度?我想我是应该表态,表示我现在想要他做什么。是的,今天晚上我对他喝醉酒没有表示我的姿态,那我不能不表示,那我就明白地表示我的态度——
“你要搞懂啥子?睡觉,睡着你就搞懂了。”
我让他睡另一间房去,床头放了一杯温水,还放了一个盆。他很乖,挎着包包就睡下了,房间的灯没给他关,关门的时候我听他含混不清地在说:“我咋没搞懂喃?”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