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文艺评谈  
再读高行健
 中原 


高行健是我一直想往的当代作家。当他被评为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很多中国作家都嗤之以鼻,或抱着鄙夷的心态。当然,也有赞赏的。那时,我并没有很好的读他,但没有很好的读他,并不等于就没有读过他。早在十年以前,我就知道高行健在中国当代文坛的分量了,只是不敢轻易去触碰他。

高行健的《灵山》我是一直不敢轻易读的,我舍不得读,我怕我读完了他的灵山,就再也读不到更好的东西了。我记得有个朋友跟我的心态一样,就是好书都舍不得读,怕一下子就读完了,读完了就没有了。这样会更遗憾。但前两天,在极忙碌中,我竟然又开始读《灵山》了。而且我一开始,就觉得《灵山》是很适合我的。高行健在《灵山》中的文化思路,可以说和我不谋而合,我不知道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别的什么。我当然不能和高行健一比高下,但我始终认为,文化心态是可以不谋而合的,或者说,是可以达到心灵的共振的。多年以前,我就一直认为,南方的南方,应该是有灵山的,那里有人类最原始的心灵栖息之地,多年以后,我通过考古学、地理学、人类学和人种学的知识了解到,真正的灵山当然不存在,但《灵山》中的灵山却在中国西南秘境中到处存在,也就是说,这里有人类心灵的栖息之地、救赎之地。救赎于是成为文学艺术的一个重要主题。

高行健一再阐发他关于中国文化的心态,中国主流的文化是以大国文化和中原黄河的华夏文化自居的,但在我看来,长江流域以南的南方文化恰恰被忽略了,而正是这样的边缘文化,恰恰构成了中国文化的另一个脉络,长江流域南方文化中关于原始巫术神话的诠释,最早可以上溯到新时期时代早期。高行健《灵山》中所叙述的灵山,其实是南方的灵魂之山,是充满了原始与神秘的信仰之山,是人类进行自我精神救赎的灵魂栖息之地。所以,这本书的写法,也相当于自传,以散文尤其是游记散文的笔法来写小说,以意识流的手法来写小说,但绝不等同于一般的游记小说,也不是外国意义上的意识流小说手法。

高行健在创作这部小说前,曾身患重病——被诊断为肺癌,在濒临绝望之际,他背着行囊,只身离开北京,行走了大西南和南方的各个地方,行走的目的是什么,不知道,也许他知道自己生命要完结了,于是,想在有限的生命中去这些原始的地方,叩问生命的意义。后来,他的肺癌竟然奇迹般的消失了。

小说的主题其实就是他自己的心灵自传,说是写他自己也好,说是他自己的心灵旅程也好,说是他自己的个人叙述也好,都是,但又都不是。高行健用漫无边际的想象与文字,用天马行空般的记忆与虚幻,来构筑了他的文学天堂,这个文学天堂,既属于他自己,同时也属于整个人类——正因如此,高行健成了高行健。高行健的价值就在于,他不为世俗写作,甚至,他拒绝为生活写作,他的小说决不是肤浅地直观地表现生活,但他又绝不是没有反应生活。

高行健除了文学、戏剧、诗歌、翻译,还画画,而且我很赞同他的绘画理念,他的画也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中国画。现在很多画家画中国画,都太程式化,模式化,哪怕就是一些标榜为文人画的画家,其实都在走程式,而高行健的画不是,尽管他的笔墨功底似乎还不够,但是他对艺术的直觉与敏感,他对情感的捕捉,他对记忆、想象与梦境的捕捉,他对人类心灵空间的捕捉,已经远远超出同时代的中国画家,你很难说高行健的画是属于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是写实的还是写意的,是抽象的还是具象的,是现实主义的还是浪漫主义的,这些概念都不重要。我觉得他的画已经超出了这些概念性的范畴。高行健的画一看就是很原始的,原始的情感,原始的心境,没有被雕琢过,没有被修饰过。

很多人说艺术看的就是功底,笔墨功底,而不是思想,有思想的人画不好画,成不了大艺术家。这种说法纯粹是无知者无畏。所谓的笔墨功底,也是建立在艺术家的思想情感基础之上的,高行健的画一看就是灵感的原始迸发,一如他的文字一样。

我认为,绘画和文学一样,重要的是要揭示人类、民族和文化中的心灵密码。他的《灵山》如是,《一个人的圣经》如是,绘画亦如是。

我们每个人都的心中都有一座灵山,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向灵山进发、朝拜。 


 作者简介: 朱中原,四川内江人。现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书法》杂志编辑部副主任。书法家,艺术史学者,美术评论家,学术策展人。曾任《中国书画》杂志编辑。主要从事当代艺术与文化批评与研究,兼涉史前艺术史、中古书法史、美术史、西域美术考古的研究。曾应邀赴广东、浙江、山东、新疆、四川、陕西等各地讲学、考察和参加书法展览。书法作品应邀赴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宁夏、四川等国家和地区展出,并被多家艺术机构收藏。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