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8-21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欧阳海棠
亲爱的读者啊,我请你在塔城喀尔墩河边歇歇脚,看着一河肥肥的水哗啦啦地流淌,听...
散文随笔  
我爱蔚蓝的天空和碧绿的大地
           
                                          文/林非
            
  在人烟稠密的大城市里居住了好几十年,整天都望着那些水泥的墙壁,纵横交错和密密匝匝地簇拥在一起。我经常瞧见的绝大多数的高楼,往往都是支撑着单调、呆板和雷同的线条,显得很笨拙地伸向半空里去。偶尔在有一天的清晨,去远处走动时,却瞥见了几座相当漂亮的建筑,有的是多么金碧辉煌,浑厚和雄壮的轮廓之间,烘托出舒缓流畅的线条;有的是多么优雅俏丽,鲜红的瓷砖和敞亮的窗户,似乎向行人亲昵地招手。眺望着这些壮丽或柔美的楼宇,一定会让人们的眼睛,在倏忽间闪亮出惊喜的光芒来。像这样的华屋,矗立在蔚蓝的天空底下,才能够显示人类很卓越的本领,完全可以在广漠的大地上,造成与万里长空比美的风景。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能够让城市里所有的居民,都在这样的房屋里工作或居住,世界一定会变得非常的美好。
  怀着这样充满了欣喜的幻想,我在归来的路途中,张望着那些拥挤在一起的楼房,张望着它们薄薄的水泥墙壁,狭小幽暗的门窗,和堆积在阳台上杂乱的物品,刚才飘起的一丝欢快的情绪,顿时就洒落得无影无踪了。我匆匆地穿过宽敞的大路,拐进了狭窄的小巷,脚踩着铺满了水泥的路面,忽然在前边浅浅地淌着一汪肮脏的水流,只好绕到砌上了方砖的小路旁边。走起来也还觉得平整和舒坦,感到有些可惜的是在这走道两旁,并没有栽种葱翠的树木,也没有铺上碧绿的草坪。缺少了一片绿莹莹和亮晶晶的色彩,缺少了一种瑟瑟簌簌地低声吟唱的声响,因此就不能用葱茏的诗意和天籁般的乐声,愉悦和丰盈路人的心灵,让大家感到深深的慰藉与鼓舞。
  我只好在这样溷浊、暗淡和浅灰色的颜色里,慢悠悠地踯躅着,心里觉得阴沉沉的,重甸甸的。回到了自己家里,瞧见那洒落在屋前的一抹阳光,缤纷地闪耀着,抖动着它一缕缕晶莹的色彩,抚摸和叩打着那扇破旧的玻璃窗,似乎很焦急地招呼我,赶快站定在它的光芒底下,再看一眼蔚蓝的天空。于是我把头颅探出窗外,仔细地仰望着深沉、浓郁和明亮的蓝天。可惜的是前边和左右两侧的楼房,把应该是无边无际的长空,遮掩得只剩下一块像地毯那样狭长的视野,连刚才照亮过自己的那一轮红日,也被前边楼房的那一堵水泥墙壁,很严密地阻挡住了。
  栖息于多少水泥墙壁的包围中间,在整个的白昼,面对面地瞅见阳光的机会,也实在是很稀少的,更不可能在黎明来临时,眺望它在地平线上跳宕出来的那奇妙的一瞬。于是立即想起了在一个昏沉的睡梦里,正是幽暗和朦胧的拂晓时分,我默默地徘徊于大海之滨,轻轻地迈开脚步,拍打着平坦和柔软的沙滩,还朝向遥远的东方凝神远眺。只见那水波和乌云接壤的地方,涂抹着一片灰沉沉的颜色,好像整个宇宙还都在酣睡之中。什么时候才能够瞅见金光万道的太阳,和清澈透亮的蓝天呢?
  当我正焦急地盼望时,突然有一弯血红色的弧线,从那浑茫的海面上,很从容地蹦跳了出来,先是露出小半个耀眼的圆圈,撑开和悬挂在波涛的顶端,接着就涌出了一个滚圆的火球,在熊熊的燃烧中,闪闪烁烁地放射出一阵阵绚丽夺目的光芒,把淡灰色的天空照耀得姹紫嫣红,晶亮璀璨,刹那间又笼上了一层蔚蓝的色泽,多么的洁净和明朗,顿时使我觉得这莽莽苍苍的世界,好像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希望。那一朵朵雪白的云彩,轻盈地飘扬着,飞旋着,淡淡地散开了,又浓浓地聚集在一起,似乎是在诉说着自己多么欢乐的兴致。大海涌动着浪花飞溅的波涛,汹涌澎湃地拍击着我脚下的沙滩,激起了隆隆震响的呼啸声,多么的威武和雄壮。 
  睡梦中展现出这一天的开端,是在天地之间冲破黯淡与沉寂之后,立即出现了光明、欢乐和壮丽的美景,多么的让自己振奋不止。悠悠忽忽地醒来之后,依旧怀着满腔的激情,觉得这尘世中新的一天,将会欢畅地度过。
  正回忆着这样令人兴致勃勃的气氛时,突然有人咚咚地敲响了铁门,会是哪一位未打招呼就匆匆前来的不速之客?我赶紧打开了门,原来是这位读书很渊博的学者朋友,说是许久没有在一起谈天说地了,昨天夜里就想念着,要跟我随便聊上几句,还得借几本用来参考的书籍。我立即拉住他走进屋里,他兴冲冲地坐定下来,迅速地朝四处扫了一眼,有些神秘地嘟囔着,“我来晚了一步!”
  我丝毫也不懂得他说话的含义,如果早来一步,会有什么不同?是否又在渲染自己爱说的禅宗的含义,那么究竟是摄心去息想,抑或于无念中顿悟?
  瞅着我有些惊讶的眼神,他仰起头颅,嘿嘿地笑道,“我想跟上次那样,再瞧一眼照进你屋子里的阳光,照在书柜上,照在桌子上,照在镜片上,多么的有趣。可是今天来晚了,它已经匆匆离去!”
  “你总会诗兴大发起来,竟要来吟味阳光照进屋子里的神韵。”我瞅着他满头的白发,和布满了皱纹的脸庞,而在深陷的眼眶里,依旧闪烁着炯炯的光亮。
  “几十年前的童年时代,整天躺在河边的草地上,张望着蓝天白云和火红的太阳,可是在屋子里做功课的时候,却还要躲开阳光的直射,嫌它太亮堂了;而今居住在大城市里面,走在高楼林立的马路上,连天空里的太阳也不容易找见了。最要命的是在自己的屋子里,竟会终日都不见阳光,黑黝黝的,冷冰冰的,白天也变成了黄昏一样,这不是哲学家常说的什么异化吗?为什么会这样规划城市的建筑呢?”他缓慢地摇着头,轻轻地叹气。
  这位友人居住在一座塔楼的底层,所有的窗户都朝着西北的方向,左右前后又包围着好几幢简陋的楼房,正午的时分,就像是幽暗的迟暮已经降临,想读书和写字的话,就得打开电灯。当天空中红日高照的时刻,屋子里却已经过着夜晚的生活,怪不得要浮出这样的感叹了。
  于是我兴冲冲地向他诉说了自己观看日出的梦境,他笑眯眯地摇头说,“我从不做梦,而是朗读古诗中灿烂的阳光。”他立即背诵了几句描绘阳光的古诗,开口就是汉代乐府里的“日出东南隅”,闭口又是南朝诗人阴铿的“窗外落晖红”,囊括了这日光在一天里的移动。居住在偌大的城市里,竟无法瞧见日出与日落的风景,只好在诵读那些美丽的诗篇中,获得一点儿可怜的安慰。
  友人踱着踉跄的脚步,走向窗前左右地探望。他兴奋地点着头,夸奖地说道,“你这儿不用扭歪了脖子,就能够瞧见一抹蓝天,多好啊!地下还长着一溜青草,几棵小树,够驰骋想象的了!”
  他说起了自己居住的角落里,地上没有一棵枯瘦的树木,没有一茎碧绿的草芽,却散布着一堆堆的垃圾,苍蝇嗡嗡地到处乱飞,可憎地扑向行人的脸庞。他还说起自己在郊外散步时,曾经瞧见过旷野上堆积得像一座座小丘似的垃圾,刚吹过一阵风儿,多少纸屑与灰尘,就在头顶上飘荡,还刮来恶臭的气味,赶紧拔脚逃跑,心儿惊悸地颤抖起来,隐隐地觉得像是立即会爆发瘟疫似的。于是他诉说着两千五百年前的古代希腊,就已经创建了多么辉煌的文明,实施了古代的民主政体,却为何在雅典的城邦里,竟爆发了多么可怕的瘟疫?连在那儿执政多年和功绩卓著的伯里克利将军,都染上了疾病,据说还因为瘟疫的蔓延,受到了公众的怨恨,和政敌的反对,在通过法律程序的表决中,被罢免和罚款,虽然不久之后又再次当选,最终却还是病死于这场恐怖的瘟疫之中。
  “在瞧见遍地的垃圾时,总会想起雅典的那一场瘟疫。为什么如此辉煌的欧洲文明古国,会发生这样可怕的灾祸?我想写一篇总结它惨痛教训的文章,也好来提醒今天的人们。”他说着就走到一排高耸的书柜跟前,敏捷地扫射着自己的眼光,飞快地找见了几本有关希腊历史的书籍,让我取出来借给他查阅几天,接着就左手捏住了书本,右手握住我的胳臂,慌张地冲向门口,“现在就得去图书馆,再查阅一点儿有关的资料。文章写好了之后,再请你指正!”真是火辣辣的急脾气,哪里阻挡得住,只好陪着他走下楼梯,送到院子外面的马路旁边。
  他张望着排成了长队的大大小小的各种汽车,紧紧地皱住了眉头说道,“总是汽车的尾气,总是滚滚的尘埃。你喜爱的蓝天白云,你幻想的青草绿树,太不容易见到了!”接着就戴上口罩,挥着手扬长而去。
    我默默地瞧着他渐渐消失的背影,回想他诉说的那一场雅典的瘟疫,确乎是异常惨痛的悲剧。当时有多少外乡的人们,传言和歆羡着那里繁华的景象,以及达官贵人奢侈的生活,于是像潮水般地从各地汹涌而来,却只能在荒僻的处所,打发着穷苦和脏乱的日子。正是因为聚居着过于杂沓和稠密的人口,才造成了生活环境的严重污染,再加上伯罗奔尼撒战争血淋淋的屠戮与死亡,于是那一场震惊着人类历史的瘟疫,就十分凶猛地爆发了。真钦佩这位已经年过花甲的朋友,在很平静地咀嚼着自己清贫的生活时,还又孜孜不倦地要去索解许多古老的陈迹,在对于人类历史变迁的思考中,敏锐和强烈地关怀着普通民众的命运,渴望着能够让大家平安和幸福地生存下去。如果他是行走和活动于两千多年前的雅典,不知道会否有当地热心的人们,投票推举他担负什么能够胜任的公职?
  张望着尘土弥漫的道路,我又想起了刚才跟这位友人谈论的蓝天与绿地,大概是所有居住在大城市里的人们,都会有这样完全相同的心情,都希望能够在自己生存的角落里,常常瞧见蔚蓝的天空,明媚的阳光,婆娑的大树,和萋萋的芳草------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