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2-24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散文诗推荐
一个女人的山河组诗
文/罗芳 《柔情》 我已经累了 黎明前 让我抵达你的世界...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现代诗歌  
替古人担忧
                                 
                                             文/耿林莽

   “看戏掉眼泪,替古人担忧”,这句调侃性的话语,在我的身上应验了。每从古典诗文、戏曲舞台、影视屏幕上见到历史悲剧的点点滴滴,总不免引发我思绪绵绵,忧从中来。
    司马迁是位史官,算不上重臣,也是有身份的人了,由于为李陵的冤案说了几句话,触怒了皇上,就被处以最不堪的“宫刑”,割掉了生殖器官。这是生理上的酷刑,更是人格上的侮辱。《古文观止》中有他的一篇《报任安书》,言及此事时,真可谓痛心疾首,字字血泪,他写道:“仆以口语,遇遭此祸,重为乡党所戮笑,以污辱先人,亦何面目复上父母之丘墓乎?虽累百世,垢弥甚耳,是以肠一日而九廻,居则忽忽若有所亡,出则不知其所往,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也……”每读至此,我总会热泪盈眶,情不能已。如果说,司马迁是“因言获罪”,而哪朝哪代都公然推行的“太监”制度,就更令人发指了。在他们青春发育的少年期被招进宫,活脱脱被割去器官,成为“失性”的废人。而“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以及数不尽的宫廷美女,都为皇帝一人而备,其中能得“宠幸”者又有几许?被弃冷宫,以“怨女”终其一生者大有人在。为了皇上一人的骄奢淫欲,剥夺了多少青年男女一生的性爱欢乐,以及繁衍生殖的基本人权!
    民间的男女,命运又如何呢?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成为“定终身”的不二规范,男尊女卑的家庭秩序,注定了占“半边天”的中国妇女,永处于奴隶地位。古典诗词中极为罕见的叙事诗《孔雀东南飞》中刘兰芝的命运,还不是最悲惨的,至今可从戏曲舞台上见到的女主人公们,窦娥、秦香莲、杜十娘、殷桂英等等,无不有着满腔吐不尽的苦水。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对于封建时代的中国老百姓来说,自由这个词过于“奢侈”,爱情几乎也谈不上,就说生命吧,其实也是很不值钱的。“一朝龙颜怒,四体不周全”,连开国功臣们的一条老命,都有随时丢失的危险,区区小民,更不必说了。历代王朝都有“满门抄斩”律条,一人“犯罪”,九族问斩。伍子胥的父亲得罪了皇上,株连全家,他只身逃出,过不了昭关,一夜便愁白了须发。《赵氏孤儿》中赵家的命运也是。为追剿一个不满周岁的婴儿,竟将满城同龄小儿斩杀一尽。“宁可错杀一千,决不放过一人”,正是视人命如草芥,不拿人当人的典型表达。
    然而,虐杀无辜的冤案虽比比皆是,毕竟少有“批量生产”的规模。战争中的杀戮就大有可观了,著名的“农民起义”亦然。他们打着“造反”的大旗,杀起人来自是浩浩荡荡,残酷程度并不亚于被推翻的朝廷,从刘邦、项羽,到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们,均无例外,仿佛由于“造反有理”、再凶狠残暴也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其实,他们一旦“登基”,成为“万岁”之后,不把人当人的“德性”,与其“前朝”并无二致,有的,还会“青出于蓝胜于蓝”呢。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