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0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婚恋情感推荐
杜娟(中篇小说)
文/刘卫 我要讲的杜鹃是出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湘西南一个偏远...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短篇小说  
金色的孩子
 
                                            文/檀丽

    春节七天假,我实现了久已有之的去中美洲的向往。
    那是一个神秘美丽的地方,有许多史前文明的遗迹和人类尚未解开的谜团,有白色的沙滩,加勒比海清澈湛蓝的海水,如纯洁无暇的蓝眼睛里摇动的波影……
    我在媒体供职,平日东奔西跑很辛苦,七天假期想放下万事万缘,去到一个完全陌生远离爱恨别离的地方。看蔚蓝的大海,看白色的沙滩,看美丽的人,能让我愉悦和放松。

                                 加勒比小岛

    假期第一天,在漫长的飞行后,我来到了加勒比海群岛中的一个度假胜地。我预订的酒店,叫蝴蝶大酒店。
    走下飞机已是当地时间下午五点。当地天气名副其实地好,阳光明媚,一切都是欣欣向荣的美丽。在机场见到一些穿得像北极熊一样的旅客,我想,他们一定来自欧洲。
    机场有去酒店的专车,半个小时便到了蝴蝶大酒店。酒店的外形很别致,像一只振翅飞翔的蝴蝶,掩映在茂密的树木中。酒店门前五百米,就是加勒比海白色的沙滩,清澈湛蓝的海水像天使蔚蓝的眼睛一样波光潋滟。
    办好入住手续,我来到自己的房间。我订的是间单人房,宽大柔软的床上铺着洁白的床单。我放下行李,洗了把脸,稍事休息后感到有些肚饿,便来到海滨的一家饭店。饭店里食客不多,服务生特别热情。我选了个靠窗的位置,点了三道海鲜。我喜欢“三”这个数字,它的发音像生生不息奔腾的海洋,蕴含着无穷的生命的力量。
    填饱肚子后,我搬了张白色的椅子,坐在饭店门前的空地上。
这时,夜幕渐渐降临,蔚蓝色的海平静地沉入黑夜之神的怀抱,在漆黑的海面上,出现了像星星一样的灯光,那是夜航的轮船游移的桅灯……海风劲拂着,吹得树叶娑娑直响。这时,在我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英俊的印欧混血儿,柔软的头发在海风中微舞……我注目着他,一直到他的身影看不见为止。
    我收回目光,抬头望着天空。星星明亮而繁多,我极少见过拥有如此之明亮而繁多的星星的天空,记得小时候,天空的星星明亮而繁多,后来星星越来越暗淡,但今夜,在加勒比的海滨,我又看到了小时候看到过的明亮而繁多的星空。
    我惬意地望着,周围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没有一件熟悉的物,在这完全陌生的地方,我感到了放松……我就这样坐着,直到子夜时分眼皮打起了架,才起身回到酒店。
    这个夜晚,我睡得很沉。

                                 小阿古斯王子

    或许因身在异国,第二天一大早,我就醒了。
    洗漱后,独自向海滩的寂静里走去。清晨的海滩,人迹稀少,有着像我这样心情的人喜欢的寂静。清晨的海滩充满了清晨的味道,阳光、海水、沙滩,都在晨曦里喷发出朝气。
    我在沙滩上漫步。我看见,在离海滩半里远的地方,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在清晨的阳光里格外青翠盎然,似有绿意从林子的上端袅娜升起。我离开海滩,向那片茂密的树林走去。
    走近树林,我发现,那是一片没有人迹的自然之地,有原味的土的粗犷、石的苍劲和树的翠色。在这无人迹之处,我看到了一个金光灿烂的孩子,确切地说,是一个穿着金光灿烂的长袍的孩子。那孩子正站在一块四方形的白色巨石上,迷惘地打量着四周。
    那孩子很漂亮!十二岁左右的个头,栗色的头发优美地卷曲着,栗色的瞳仁让人想起咖啡厅里的香味,肤如凝脂,稚气在精致光洁的面容上流动,金色长袍合身而优雅地裹着他的身材,海的微风掀起袍裾,露出脚上栗色的小靴子,一支被装在栗色笛套里的短笛斜挂在他肩上。他身上的金色和栗色非常纯正和高贵,让人一眼就能感到它的雍容和正色,可就是这种宝气珠光的雍容,却被孩子以十分随意和从容的方式穿在身上。
    “您好!”他看到了我,用我的母语中文和我搭话。
    “您好!”我惊讶他流利的汉语。
    “我叫阿古斯。”他继续用汉语自我介绍。
    “我叫檀。”我一下子喜欢上了这个孩子,我问他怎么一个人在这儿?他的家人呢?
    “我刚到这里。您是我在这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孩子用栗色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一切:“我正在宫廷的大花园里和杜丽爱丝玩穿越时空的游戏。我和杜丽爱丝坐在一个不断加速的机器里,旋着旋着,我有些头晕,醒来后就发现到了这里。”
    穿越时空的游戏?这对我而言头一次听到,在我认识的小朋友里,没人玩那种游戏和机器。
    “它的原理是,当一切物体都做加速运动时,就会出现另一个时空。我们那儿的人都喜欢玩它,如果将机器的速度控制得好,当加速到某一个适当的速率时,就可以去到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平静和启示的世界。虽然能驾驶到那种速率的人不多,但我却成功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但这次不知怎么回事,当我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来到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不是我想去的那个平静与启示的世界,也不是我的家,没有杜丽爱丝。这个地方,对我来说,很陌生,但很美丽。” 孩子说。
“这里是地球。”我开始明白孩子的来历了:“你来的那个地方叫什么?”
    “原来,这是地球!我来的那个地方,叫天球星。我是天球星上最美丽国家的国王的小儿子。老师说过宇宙里有一颗叫地球的蓝色行星。原来,我到地球了。”孩子身上散发出夹带着稚气的高贵沉静的气质,他非常高兴:“地球被蓝色包围着,蓝色能给人的心灵带来平和与安宁。在我们那儿,蓝色也是美丽的颜色。这是地球上的什么地方?”
    我说这是加勒比海,是地球上最美丽的一个地方。
   “在地球上最美丽的一个地方遇到您,您是我在地球上遇到的第一个人。”孩子向我伸出他的小手。
    我也伸出手,说他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不是地球人的人:“我们做朋友吧。”
    “好。我们做朋友。”孩子眨着迷人的眼,把他的小手放进我的手。他的小手像棉花糖般娇嫩和柔软。
    我对他的中文说得如此流利大惑不解。他说天球星上的人对语言都无师自通,这是他第一次说地球人的语言:“天球星只有地球的三分之二大,和地球一样阳光明媚、山青水秀。”
    “跟我回酒店吧。”我说。孩子点点头跟在我身后,像与我相识已久。我带着孩子离开那片寂静的树林,这时,太阳升上了天空,但沙滩上的游人仍然不多。
    在蝴蝶酒店大堂,前台服务生是个英国人,说一口英国伦敦英语。孩子的异质特征让服务生眼睛一亮,他礼貌地和孩子打招呼。孩子天真而有些羞怯地用标准的伦敦英语回答他,比我地道得多。
    “您的国家在哪里?”孩子跟我来到房间。我说在地球的东方。
    “都是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孩子好奇地打量着我的五官。
    “对。”我打开小冰箱的门,问他喜欢喝点什么。孩子说不用。他走到窗前,看着玻璃窗外的大海:“这里的海和我们那儿一样辽阔,但我们那儿的海水更纯净更湛蓝。”
    我又问他想玩点什么。孩子想了几秒钟后,小声说想看看这儿的海。我说那我们坐游艇出海吧。蝴蝶大酒店有专门供游客使用的出海游艇。我带孩子来到前台买票。
    孩子指着我手里的美元,问是什么。我说是钱。他小声问钱是什么,当他不明白时,声音总是很小且带点羞怯。我说是货币,用来交换用的。孩子好奇地摸了摸那钞票,说他们那儿不用这种东西,他们那儿的人只有一张证明其天球星球籍和所属国籍的护照,他们只要拿着那张护照,就能去到任何一个地方,并能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我们那儿什么都有,但我们只拿自己需要的东西。”
    我有些好奇,想着那个无贪的世界:难道没有人拿自己不需要的东西?
    “极少。这样的人会受到惩罚。”孩子说。
    我买好游艇票,带孩子在酒店门口候车。孩子拉着我的手,栗色的眼睛看着我:“我叫小阿古斯王子。”我有些不好意思,因为在我的脑海里,浮现的只有“小人儿”三个字。我明白他看到了我脑中的意念,为了表示歉意,我重复叫了两声小阿古斯王子。 
    “对,小阿古斯王子。”他很高兴。

                                      出    海

    车在一条林荫道上行驶了十来分钟,便到了游艇码头。码头停泊的多艘游艇被阳光照着,漂亮得有些耀眼。我带着小阿古斯王子来到一艘白色的游艇边。
    一个肤色黝黑的年轻人出来迎接我们。小阿古斯王子的金光灿烂让年轻人眼睛一亮,他笑容可掬地把我们领上游艇,拿出休闲衣裤和防滑布鞋让我们换上。
    游艇里除了船员,还有两个欧洲男人。我是亚洲人,带着栗色头发和眼睛的金光灿烂的小阿古斯王子,显得很特别。游艇上的眼睛都盯着我们。小阿古斯王子很沉着,他带着天真和羞怯的笑跟在我身边。
    我们上艇不久,游艇就启动离开了码头。这艘游艇比较大。它的驾驶台非常现代化,有控制机仓的设备,配有两台彩色雷达,GPS全球定位系统,卫星通信系统,电子海图。然而,在小阿古斯王子眼里,他嫌设备太笨了:“我们天球星上的游艇全是电脑鳃,电脑鳃里什么都有,全是自动的。我们把电脑鳃叫傻瓜鳃,就是傻子都可以驾驶它。”
    阳光下,一望无际的大海是风和日丽的湛蓝,美丽得令人神往。游艇时速不快,让人有充足的时间去欣赏海的美丽。游艇航行一个半小时后,来到了一个海湾。那个领我们上船的肤色黝黑的年轻人显然对小阿古斯王子很有兴趣,他不时出现在我们身边,问需要他帮什么忙。他告诉我们说,游艇将在这个海湾停泊一个小时,这个海湾水流不急,很适合钓鱼。
    我对钓鱼兴趣不大,但同艇的欧洲男人有兴趣,他们拿出工具,忙碌起来。 
    我和孩子并排躺在甲板上白色的椅子上,享受明媚的阳光,看蔚蓝色的海水。小阿古斯王子说:“鱼儿在海里自由自在地生活,为什么要去捕捞它呢?”
    我说他们觉得钓鱼有乐趣,而且鱼肉美味可口。他说:“你们不尊重其他的生命。”我无言以对。
    这个海湾屯积着丰盛的鱼群,不一会儿,那两个欧洲男人就钓上了一条肥硕的鱼。那条鱼在半空中剧烈地左右摆动,像要极力摆脱掉鱼钩。白种渔夫将鱼放进身边的桶里,试图从鱼嘴里取出鱼钩,可能鱼钩深深钩进了鱼嘴,稍一动,那鱼便在水桶里翻江倒海地挣扎。白种渔夫只好换了个新钩再垂进海里。
    小阿古斯王子忽然起身跑过去,探头看了看那个桶,然后面有痛苦地回到我身边。当他痛苦时,他闭上栗色的眼睛,两条好看的眉毛之间形成一个小川字。我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说那条鱼很痛苦。我问他怎么知道。孩子说他听到了它的尖叫声,看到了它一阵紧过一阵的痉孪的心。
    “鱼有心?”我没想到,他有这样的慈悲心。
    “有。只是你看不到,我看得到。”在不知不觉中,小阿古斯王子将对我的称呼,由“您”变成了“你”,他在心里将我看成了朋友:“你们怎么在看到其它生命痛苦时会没有恻隐之心?而且,你们很多人在面对自己同类的痛苦和灾难时也会幸灾乐祸。这是很不好的心理。”
我心里坦承在我的周围,是有不少人看到他人受苦或遭难时会幸灾乐祸心里会高兴,但我不想告诉孩子,我掩饰说这只是少部分人的心理,我说眼不见为静,我把我们的白色躺椅转了个方向,让视线离开那几个乐此不疲的渔夫。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我和小阿古斯王子在游艇上吃午餐。餐厅兼酒吧在游艇的主甲板上,装饰简单但用料名贵。在酒吧柜的防摇架子上,陈列着各种世界名酒,如法国干邑白兰地、苏格兰的威士忌,俄罗斯的伏特加……我们选了个靠舷窗的位置坐下,一个穿白色餐服的年轻男侍应生,走过来躬身问我们需要什么。
    “喝点酒吧。这里有世界上最好的酒。”我征询孩子的意见。孩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表情像要做错事情一样。
    我要了两杯红酒。我问孩子他们星球上有没有酒。
    他说有:“但我们的酒只用在庆贺和喜宴时。你们这儿很多人嗜酒,因为酒能刺激你们肉体的神经,以获得快乐和兴奋之感。我们不需要借助这些外来的东西,我们的心本身就能让我们快乐。”
    我不明白他说的心本身能让人快乐的说法。孩子解释说,如果一个人拥有纯净、善待其他生命爱其他生命的心,这颗心本身能让人快乐。
侍应生将两杯红酒放在我们面前。我要的是法国有名的红酒坊生产的酒,光是那扑鼻而来的浓郁的橡木和葡萄香味,就令人陶醉。我拿起一杯轻抿了一口,酒味很好。小阿古斯也学我的样子,呷了一小口。
    我问他们那儿的红酒是什么味道。小阿古斯王子的笑容里有些难为情的羞怯:“我没尝过,等回去后,得尝一尝,不过,得悄悄地一个人尝。”从没沾过酒的小王子,一杯红酒下肚,脸上浮起了两朵非常可爱的红晕,栗色的眼睛有些迷离。
    这餐饭吃完,小阿古斯王子也醉倒在桌子上了。
    我把他抱了起来,他不重,在迷离中用娇嫩的小手勾住我的脖子。我把他抱到一张柔软的沙发上,让他躺下。我向服务生要了一床毛毯,轻轻盖在他身上。

                                    紫   竹   笛

    小阿古斯王子醒来时,游艇已驶回蝴蝶大酒店的码头。
    当游艇靠岸时,他睁开栗色的童眸:“这一觉睡得真香,我梦到了我的父王母后,还有杜丽爱丝。他们找不到我,很焦急。我得给他们传个信儿,告诉他们,我不小心来到了地球,我在地球上认识了一个好朋友,我要在这儿玩几天。”
    我问他怎样传送信息。从一个星球向另一个星球传送信息,地球上的任何通讯工具都无能为力。
   “嗯……这个!”他指指挎在身上的竹笛:“这就是我的通讯工具。”那是一支紫竹笛!那支竹笛斜挂在他肩上,像他衣服上的一件装饰。
    我问他们那儿是否用竹笛来传递信息。小阿古斯王子说不是,竹笛是乐器,只是他的这支竹笛很特别:“父王怕我玩穿越时空游戏时走迷了路,就让人将一小块晶片嵌入竹笛。无论我在何处,只要在这个宇宙里,我只要一按这个键,紫竹笛就会发出一种穿透时空也能穿透亿万光年距离的声波,将信息传递给父王。”
    小阿古斯王子让我看那个键,那是个非常普通的像钮扣一样的白键,隐藏在竹笛里。他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惊奇,要去我们相遇的那片树林发送信息。我们下了游艇,坐上回蝴蝶酒店的车,在酒店门口下车后,向那片罕无人迹的树林走去。我们来到树林的那块我第一次看见小阿古斯王子的白色巨石旁。他个子小,我把他抱上那块巨石,触摸他的感觉非常舒适,他的皮肤光滑细嫩,身体轻巧玲珑。
    “我要和父王通话了。”小阿古斯王子坐在那块巨石上,他拿出紫竹笛,轻轻按了一下那个白色键,蓦然,一束像闪电一样的耀眼白光穿向太空。他对着紫竹笛说起了话,那是一种我完全听不懂的语言,但很好听。
   很快,小阿古斯王子结束了通话。
   “你听到你父王的声音了吗?”我只看到那束穿透太空的白光。
   “听到了。”他的脸泛着红晕:“我的声波被转换成光波,到达父王的电话上时,再被转换成声波。你看到的白光就是被转换成光波的声音。其实,我也可以不说话,只和父王用大脑感应,但我想让你听听我们的语言。”
    我拿过那支紫竹笛。那支竹笛质地十分坚硬,像耐过北极的冰天雪地,外表平滑无比,纹理通顺,紫色十分纯正,一看就知是巧夺天工之物。
    小阿古斯王子说,在天球星上,竹子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紫竹最好也最高贵,用紫竹笛能吹出天籁之音。孩子将竹笛横放在嘴边,嘴唇稍稍一动,悠扬、柔和、圆润的音乐便流淌而出。他说他吹奏的是天球星上的童谣……
    一曲吹罢,孩子如凝脂般的脸上涌出云般的粉色红晕。他的笛音不仅仅是笛音,还包含着他如水般清澈纯正的心灵和聪慧神思……我第一次听到将心灵和聪慧神思融进声音的音乐。我想,把心灵和聪慧神思融入音乐,音乐才会卓越,这是个启发。

                                        穗    城

     在加勒比住了五天,我的七天假期即将结束。小阿古斯王子跟我回到了我居住的城市。我居住的城市叫穗城,一个拥有八百万人口的现代化大都市。
     穗城是一个海滨城市。城市里拔地而起的鳞次栉比的高楼、川流不息的车、人们匆忙的脚步,让小阿古斯王子大吃一惊。他说:“你们的城市怎么这么压抑这么紧张?每个人的心都起着厚厚的皱纹!”
    我告诉他,这里的每个人都得为生活奔波,没钱的人想赚钱,有钱的人想赚更多的钱。
    “但你们这儿的人为了赚钱失去了身心的健康和快乐!我们也工作,但我们工作不是为了生活,而是为了使我们的星球更文明更富有创造,使人与人的关系更和谐更美好。在我们那儿,一个人就是不工作,也能生活得很好,但这样的人很少,这样的人会受到鄙视。”孩子说。我说我们还没有富足到那种程度。
     我在穗城有两套房子,一套在市区,一套在海滨。我把小阿古斯王子带到我在海滨的房子,我不想委屈这位轻灵般的孩子。
我在海滨的房子布置得很温馨,卷起大落地窗的窗帘,可以看到远处碧蓝的海水和海天相接处振翅飞翔的海鸥。这里幽静、空气清新,没有穗城的嚣闹和混浊。我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卷起窗帘,让蔚蓝色的大海映入眼帘。
    “景色很美。”孩子搬了张摇椅,坐在窗前,看窗外一望无际的开阔:“不过,屋子里有些灰尘。”
    “一个多月没人住了。”我说:“这房子实际上对我用处不大。一年之中累积起来,大约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住在这里。”
    “没有用的东西为什么还要它?”他有些惊讶。
    “也不是没有用,只是与实际的生活不太相符,就变成了没有用的东西。”我问他想喝点什么。他摇摇头,说不饿。加勒比游艇上的红酒让他不再沾我们这儿的任何饮料。我搬了张椅子坐在他对面。他的高贵和天真,他的金色和栗色,是我眼前的风景。
    “这房子,你一年只住个把月,还得这么辛苦打理它,不累吗?”他看到了我的操心:“而且你还为它负了债!”
我坦承不太有用的东西,即使美,也是一种累赘。我告诉他,我在市区本有住房,但有一天看到这海滨房子很美,就去银行贷款买了它。买房的头半年,处在新鲜中,经常往这海滨房子跑,但半年后便淡了下来,为啥?累呀!两个小时的车程,周六周日还好,换在工作日,早晨天没亮就起床,晚上到家时天已黑,只嗅得到海风,哪里还欣赏得到海景?即便是休息日,住上的也就那么两天,等下个星期再来时,隔了五天的房间又蒙上了灰尘。我就只能在川流不息的打扫之中来享受这海滨的家了。一年后,这海滨房子便空置了,我仍然住在穗城的那套房子里,每月还得偿还银行的贷款。这钱里,除了本金,还有利息。我像精卫填海一样把石头扔进无底的窟窿,自己却再也不能潇洒地飞翔。我回归到了买房以前的日子,唯一变化的是心里多了沉甸甸的负担:得想着这海滨房子久不通风的腐蚀和荒废,想着房子的管理费和别的费用,想着它的贷款。房子本为人服务,可现在却变成了我为房子服务。
    两年后,我发现这海滨房子的一面墙上,出现了斑点狗一样的黄色印迹。我找来工程维修人员,他们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说:“楼上住家装修,漏水。让楼上的把漏水的水管修好,你再抹上一层墙漆。”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说的是这房子的质量。
    “现在谁还去追求金玉其外也其内?外表看起来好看就行了。”他们说完便走,只剩下我傻看着那面斑点狗墙,又添了一层心事。
但我的关于这房子的种种烦恼都藏在人后,在朋友面前,我仍然风光:既能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又能有市区的繁华。朋友们都说,这是一件幸福的事!可私下里我看着那满墙的斑点狗不由悲从中来:花那么多钱买这房子有什么用?这世上到底有什么东西能保值?一根漏水的水管能毁掉一面墙,一个轻微的震动能让它变成废墟。当一切都崩溃、毁灭、颠覆时,又有什么能保值?我意识到自己走进了一个自以为是的怪圈:以为一种物的东西能永恒,进而劳心劳神,将自己弄得疲惫不堪。

                                         面   具

    “你们活得太累了!在你们这儿,每个人都戴着面具。每个人都在面具下生活。你们也都为了这个面具生活。你们会花很多时间和精力去描画这面具,而忽视了人生真正的乐趣和轻松。”小阿古斯王子听完我的购房故事,把目光从窗外的海景收回来,他从椅子上站起身,去察看屋子里的每一个房间,他走路的样子非常可爱,一双栗色靴子无声无息地轻巧地走在地板上,他说:“面具是给人看的,是世俗的虚荣。不戴面具的纯真虽然简单了点,但那快乐是自己的。”
    他看完房间后,重新坐回到落地窗前,说:“你们这儿的房子楼层太高,远离地面,房间面积太小,这种建筑不利于人的健康和快乐。”他建议我把这套海滨房子卖掉,还自己轻松的心情和自由的生活:“它再美也是鸡肋。它是你的一个负担,束缚、占据和困扰着你,把你变成了它的奴隶。
    我告诉他,卖了它我会亏本。
    他问我:“什么是亏?什么是不亏?心为物役,就不亏?你们这儿的人大部分时间都在斤斤计较着自己的亏与不亏,所以你们不快乐。”
    我问小阿古斯王子,在他们天球星上人们怎么居住。他看着窗外蔚蓝色的海景,栗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思念,他想起了遥远的家:“我们那儿的房子根据居住者的心意而建,你想怎样住就可以怎样建。”不过,他接着又说:“其实,这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心里的生活。”
    “心里的生活?”我有些疑惑。
    “是的,心里的生活。你们心里的生活太糟糕,世俗的欲望太多,压力太大,放不下很多东西。在天球星上,我们心里的生活是求得心灵的快乐,而心灵的快乐非常简单和纯真。因为越文明的东西越简单,越快乐的东西越纯真。”孩子忽然站起身,来回踱着步,金色长袍像金灿灿的光在屋子里晃动:“在我们那儿,生命的本质以心灵为主,物质为辅。心灵世界永远高于物质世界,精神价值永远高于物质价值。而你们这儿的生活是倒过来了,以物质为主,心灵为辅。”
     是的,越文明的东西越简单,越快乐的东西越纯真。可在我们这儿,如果人吃不饱穿不暖,哪里还有精力去想精神世界?
    “你们这儿,从一开始就颠倒了事物发展的秩序,认为先有物质后才有精神。但我们那儿是先精神后物质,先提升人的精神和心灵境界,提升人的生命,物质文明才会发展得更快更顺。你们这儿文明的发展却是从最低的起点做起,从物质做起。你们不提升心灵和精神,所以,在你们人类的历史上,会经常毁灭自己创造的美好的东西,将前人创造的文明毁于一旦后,一切又得从头开始。你们总是毁灭重建、重建毁灭,如此轮回,这就是你们的悲哀。”孩子栗色的眼睛看着我,他看到了我皱纹重重的心,他把他光洁细嫩的小手放在我的手上,我感到了从他的手心传送过来的平静的力量。
    这时的他像个小哲学家,但稚气始终在他的脸上流动:“坦率纯真的人会和造物主走得更近。在你们人类的始祖时代,那个时期的人很坦率纯真,他们的心是打开的,所以容易和别的世界沟通,因而他们能看到一些你们现在的人看不到的东西。那个时代流传的那么多的英雄传说,有不少就是他们和别的世界沟通的结果,但那些英雄传说在你们现代人看来几乎不可思议。”
    我想小阿古斯王子在天球星上的生活一定很快乐,因为我从他的脸上看到了这一点。
    “是,我很快乐。我们没有面具。我不戴面具,你看到的我的脸,就是我的心。在我们那儿,花就是花,草就是草,没有人因为草不是花而看不起草,也没有人因为花是花而阿谀花。” 孩子说:“可在你们这儿,你们更关心外在的物质而不是心灵的体验。很多人的生活都像你拥有这套面朝大海的房子一样,只是表面光鲜只是拥有外在的虚荣,却让你的内心疲惫不堪,你们在很多事情上,即使累心,也执意要背一辈子。”
    “在天球星上,你怎么生活?”我想,也许在这宇宙里真存在一种超级文明。
    小阿古斯王子想了想,说:“嗯,这个,你可能想象不出来。例如吧,在你们这儿,要用身体来表达自己的存在,要用语言和动作来表达自己的内心所想……可在我们那儿,我们以自己喜欢的形式存在。我们可以选择灵体与肉体相结合的形式,也可以选择让灵体脱离肉体独自活动的形式,我们的灵体可以自由脱离躯体而存在。我不小心在游戏里,从我的世界来到你的世界,从我的国度来到你的国度,你看到的我现在这个穿着金色长袍的样子,是我的精神和躯体相结合的形式。因为你们的世界是一个物质世界,我要给你一个你能看得见的形体,你才能看得到我。我要和你说话,你才能明白我内心所想。”
    我问他在他的国度里,他住多大的房子。他说只住一间房子,那房子在父王的宫殿里。我问他们怎样积累财富。他说他们个人不积累财富,他们那儿什么都有。我说在我们这儿,拥有财富是成功的标志。
     他想了想,说:“在你们这儿,拥有财富是一件幸福的事,也不是一件坏事,因为拥有财富能增加你们物质的幸福感,但是,你们在拥有财富的同时更要重视心灵的纯真、简朴和轻松。”
    “我明天就把房子卖了,但卖了以后呢?” 我想听下一步方案。
     “下一步嘛?”他栗色的眼睛望到了我的心,别看他只是个孩子:“摘掉面具,面对真实的自己。人活着,心要醒过来,要快乐。”
    我问怎样醒过来,怎样快乐。
    他说人要快乐,就要和自己生存的自然界和谐相处,就要尊重精神价值和精神世界,而他觉得我们不怎么尊重精神世界和精神成就。

                                   只开一朵花的玫瑰

     在我房子的阳台上,在一个圆形瓦制花钵里种植着一株红玫瑰。这株玫瑰上挂着三颗含苞待放的花蕾,花蕾尖已微微张开,露出勃勃生机。
    小阿古斯王子被那株红玫瑰吸引了,他搬张粉红色的塑料矮凳子垫在脚下,欣赏着玫瑰花蕾,说:“告诉你吧,在我房间的阳台上,也种有一株红玫瑰。但我的那株和你的这株不一样,我的那株只生长一朵花,而你的这株生长了三朵花。”
    我说一株玫瑰只生长一朵花,很单调。
    “不是。在我们天球星上,玫瑰有很多品种,在性状、株高、花形和叶片上有成百上千的变化。只有爱情玫这个品种,才一株生长一朵花。”小阿古斯王子解释道。
    我问他们那儿是不是所有的爱情玫一株都只生长一朵花。
孩子说是,因为一个人只有一颗心。
    我问天球星上的玫瑰长不长刺。
    “不长刺。”孩子说:“其实,在你们最早的伊甸园里,玫瑰也不长刺,因为她代表‘爱’与‘和平’,爱与和平没有刺。后来,你们的祖先被赶出伊甸园后,你们的玫瑰就带刺了。”
    我想象着小阿古斯王子阳台上的那株只生长一朵花的玫瑰,问是不是他自己种的。
    “是杜丽爱丝和我一起种的。”小阿古斯王子幸福地说。
    “杜丽爱丝?”从小阿古斯王子嘴里多次听到这个名字了。
    “杜丽爱丝像小天使。”他说:“我们一起去买种子和花盆,那是一只蓝色花盆。我对杜丽爱丝说,我要种出一朵最美的玫瑰送给她。我每天专注而认真地浇水施肥。不过这几天,我不在玫瑰身边,不知母后会不会替我浇水。”小阿古斯面有忧色。
    “那是你最喜爱的吗?”我想那株玫瑰一定不会枯死,因为小阿古斯把他的心浇在上面。
    “是……”他栗色的双眼闪出温柔的光:“我最喜爱的东西有两件。一件是这支紫竹笛,它是父王的礼物,在我心中它最好。另一件就是那株玫瑰,那是杜丽爱丝的友爱,在我心中它最美。”
    我想送他一件礼物,但不知他喜欢什么。我不知自己能否变成小阿古斯王子心中怀念的人,但我绝对是喜欢上他而且舍不得他了。
    “你把那张我们在加勒比海的游艇上的合影送我吧。”小阿古斯王子主动要求。
    “哪一张?”我拿出数码相机,翻检着里面的相片,我和小阿古斯王子在游艇上有多张照片。
    “这张。”小阿古斯的手指向其中一张。那是一张他在喝了一杯法国红酒后醉倒了,我把他抱到沙发上将毯子盖到他身上。醉后的小阿古斯,脸蛋粉嫩红扑,像三月初绽的桃花,眼睛轻瞌着,长睫毛像一弯新虹覆盖下来。
    这张不是最好的!因为小阿古斯那双迷人的童眸瞌上了,那是他脸上最动人的地方。“但它是最可爱的,最能让我感到你的关怀和友情。最可爱的就是最好的。”孩子说:“在地球上,最好的礼物是你对我的关爱,不是那艘豪华的游艇。”
    我问他喜不喜欢我们这儿。
    他想了想:“说实话,刚开始不喜欢,你们这儿远远落后于我们那儿……但现在喜欢了,因为有了你这么一个好朋友……但我不喜欢你们这儿开很多朵花的表达爱情的玫瑰,不喜欢你们这儿的面具和虚伪,不喜欢你们这儿颠倒物质和精神的做法……”
    我想,那些在情人节送九十九朵玫瑰的小青年们,那些在婚礼上送九百九十九朵或九千九百九十九朵或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花的新人们,不是觉得花儿越多越好吗?
    “我喜欢只生长一朵花的爱情玫。”孩子坚持着:“你们这儿有只生长一朵花的爱情玫吗?你阳台上的玫瑰是你的杜丽爱丝送的吗?”
    “是我的男友买的。”我有点落寞:“有一天,我们走在街上,经过一家花店,看见它漂亮,就买了。”
    “他是你的杜丽爱丝吗?”小阿古斯很关心。
我默然。人生几十年,我的杜丽爱丝,不是一个,但他们在我心里都烟消云散了。但只有一个杜丽爱丝的小阿古斯王子,却一直想念着他的杜丽爱丝。

                                  寻找一张和自己相像的脸

    “哪——谁是你的杜丽爱丝?”小阿古斯听完我的感情故事,睁着栗色的眼望着我。
    “都是吧。”我迷惘。
    “不!都不是。你没有杜丽爱丝!你没有遇到像杜丽爱丝一样的人。”小阿古斯王子想了想,断然否定:“你们这儿的人的感情,就像生长在地球上的竹子一样,一节一节地生长。从根部到顶部,一段感情结束后,就打个节,然后往上长,继续另一段感情,长到一定程度,又打个结,再往上长,继续第三段感情……这样,一直到不能再长了,也就不再打节了。”
    “你们那儿的竹子不打节?”我很惊奇。
    “是的。”小阿古斯王子肯定:“不过,你们要经过竹节的历练,才能成长得像竹子那样秀外慧中,因为你们这儿的人心智混沌,物欲重,要历练,心灵才会觉醒。”
    我说想看看他的笛子。小阿古斯从笛套里取出紫竹笛递给我,果然,那支奇异的紫竹笛光洁无比,没有节,也没有一点瑕斑。
   “我给你吹一首我们星球上的爱情曲子。”小阿古斯王子把紫笛横在嘴边,笛声转瞬悠扬飘出……
   “天乐!”我赞叹。
   “你们这儿的爱情也有面具。”小阿古斯王子放下竹笛:“你们的爱情注重好看的形式,不注重内在的实质。只要那张面具好看,不管面具下是不是惨不忍睹。”
     我有些不明白。
    “你们的爱情带有很多功利、物质、外在的因素……很少考虑两个人的心灵、精神是否相融相通。你们的婚姻像做商业贸易,买卖双方明码标价。”小阿古斯王子说:“在我的国度,我们把结婚叫融合。我们的结婚是一颗心去寻找和它相通相融的伙伴。我的父王和母后就是两个心灵非常亲近的人,他们将各自的优点给对方,他们的融合不仅增加了对方的幸福感,也增强了对方的能力。”
    我说在我们这儿知人知面不知心,要找到心灵相通的人比较难,往往两个人结婚前好好的,结婚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因为你们都戴着面具。但是,如果你们摘掉面具,回复自我本真,会被其他人看成有毛病,而那些戴着面具、表里不一的人,却生活得游刃有余。”小阿古斯王子说:“在我们那儿,人没有面具。有什么样的心就有什么样的脸。如果一个人有张纯真善良的脸,就必定有一颗纯真善良的心;如果一个人有颗邪恶的心,那这个人必定有张邪恶的脸。我们的爱情就是去寻找一张和自己相像的脸,这并不困难,因为眼睛看得到。”
    他接着说:“不过,在你们的上古时期,有一首诗叫《关睢》,‘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时候,你们这儿的人,求的也是一种专一而长久、心无杂念、思无邪的爱情的。不过,现在的人,不是那样了。”
    我望着小阿古斯纯洁无暇的脸,我明白我也望到了他纯洁无暇的心:“对,去寻找一张和自己相像的脸!”我望着阳台上那株开了三朵花的玫瑰,忽然异想天开:“能送我一株你的国度里的爱情玫吗?”
    “如果下次有机会再来你的世界,一定会。但是,我不知道它在你们这儿能不能存活。”孩子一口答应。
    小阿古斯王子在我的海滨房子里只住了一天,便要回去,虽然他们经常玩穿越时空的游戏,但在走错时空后,却是不能在外面耽搁太久的。我很伤心。和他相处这么几天,已使我依依不舍。
    “我回去后。”小阿古斯栗色的眼含着流连:“会想你的!”
他忽然站起身,在屋内踱着步,金色长袍像一道金光辉映着我的屋子:“父王派人接我来了。十分钟后,飞船就会飞临这里。”小阿古斯王子指指他的头:“我感应到了父王发来的信息。”
    果然,十分钟后,遥遥的天空中出现了一个发光的物体,那光十分强烈。小阿古斯王子要我不要看那发光的物体,他把我推进另一间屋子,然后关上房门。
    我的眼涌出了泪水。我努力谛听外面的动静,但听不到一点声音。五分钟后,我打开房门,发现孩子已不见了。我的屋子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变化,如果不是在我的铺着洁白台布的桌面上,放着那支用栗色套子装着的紫竹笛,我一定以为自己和小阿古斯王子的相遇是一场梦。但那支紫竹笛优雅地摆放在桌子上,笛下压了张纸条,是小阿古斯王子的亲笔:“感谢你的关怀!我会想你的!”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