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探险悬疑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短篇小说  
孽根
      
                                            文/常育哲
                    
    话说明宣德九年正月初九,河北同州牟家正披红挂彩,鼓乐喧天,觥筹交盏,人声鼎沸,好不热闹。
    原来,牟家独子牟发举经过七个妻妾的轮番努力,在他五十八岁那年,终于老树开新花,由四十岁的五太太为他生下了一个带把的儿子。
    幺儿子排行十二,十一个闺女被牟老太太使唤得像买来的丫头。老太太沐浴更衣,双手合十,颤巍巍地跪倒在牟家祖宗牌位前,老泪纵横地念叨:牟家的列祖列宗,公公婆婆,我那早去的相公,牟家终于有后,香火可得续延,老身我——死而瞑目了。
    牟家小公子长至周岁,举家相庆,一算命瞎子主动上门卜卦。说小公子排行十二,十二乃“王”也,日后定当富贵,光宗耀祖。老太太自然喜不胜收,当即命家人封纹银五十两慷慨相赠。说若中其言,日后定当还愿。
    牟十二长到两岁,唇红齿白,聪明伶俐,人见人爱。牟老太太视若命根,一天不见,茶饭不想,两刻不闻,坐立不安。这年春末,风清阳明。一日,老太太手扶龙仗,仰卧于逍遥椅上,双眼迷离,看着蹒跚的孙子在大院里独耍。大头心肝一会儿站起一会儿蹲下,一会儿欢叫一会儿自语,捉青枝而攘狗,揪黄花而斗鸡,牟老妇人甚觉欣慰,独自会心暗笑。
    牟十二正蹲于地上撒尿,“鸡鸡”如小蝉附树,清流哗哗作响。这时,一只三月龄的小狗摇晃而至,先俯首舔尿,后遁水求源,终于找到了这个像乳头样的物件,于是不失时机地又啯又舔,牟十二颇感舒服,任由其舌唇抚摸,纹丝不动。
    牟老太太正身心醉然,接受日光的洗礼。忽然一个喷嚏打开了惺忪的眼皮,她搭眼一瞧,发现一只小狗儿正妄情地舔着宝贝孙子的胯下,顿时吓了一大跳。她唰地一下从躺椅里站了起来,迈开小脚一边小跑一边冲着那边的狗儿怒吼:滚开,滚开,你这个不知轻重的畜生。这声怒吼,不由得让狗儿和牟十二同时打了个寒战,寒战过后,狗儿满嘴是血,孙子痛苦嚎啕。
    牟十二的下边没了,可怜的小狗儿被判处了极刑。牟家的氛围比牟老太爷死的时候还哀伤,因为牟家生生不息的希望之根,在顷刻间却被一个不谙世事的孽障给咬断了。最难过的莫过于牟家老祖宗,她一天哭昏过去好几回,小狗咬去了孙子的“鸡鸡”,就等于了咬断了牟家的香火,这比咬断她的脖子还难受呢。
    她把牟十二的“鸡鸡”用黄绸布精心地包裹起来,跟列祖列宗的牌位供奉在了一起,早晚叩拜,夜间焚香。她觉得,只要她诚心祈祷,恳求上苍显灵,祖宗庇佑,孙儿的小“鸡鸡”有早一日还会再长出来,而且能长得又粗又壮,就像她家院子里祖上遗留下来的那棵枝叶茂盛的古槐。
    可是,供桌上的“东西”越来越干瘪,孙子胯下的物件也一天天萎缩。心力交瘁的牟老夫人没有承受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跪在拜案前一夜不起。五更鸡鸣时分,她一把抓过黄绸布包,连布加“孽根”一起吞进了嘴里,随着一阵阵呛咳声,牟老太太的眼睛很快变成了东方鱼肚样的灰蒙蒙的天。
    五年后的深冬,聪明伶俐的牟十二成了贤宁宫里的一名小太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牟十二凭着自己的投机和聪灵很快得到了皇后的赏识。十八岁那年,他力挫雄阉,一跃成了贤宁宫里的总管,人送绰号“三公公”。别小看这阉宦老三,那可是宫中红人,皇后说一不二,后宫嫔妃宫女太监无一不看他的眼色,小恩小惠自然少不了他的。甚至有些大臣将士,也搞起了“曲线救国”,将大把大把的黄金白银,玉珠玛瑙,古珍书画毫不心痛送到了牟总管的手里。
    牟家庄牛B起来,气派得像个州府,驿道修了五六里,牌坊立了三四座,工整的大楷撩人双目,无怪乎什么家风孝悌,芳留千古,祖萌圣恩等等,峨梁飞檐,气势磅礴。更有巴巴犬臣舞弄文墨,把华藻丽词涂画在这个无根无须的阴阳门上。
    牟家陵寝,更有“王”者之气,从前向后建了御桥、陵门、神道、二门、寝殿、三门、牌楼、地宫。牟家庄的男女老少感叹不已,牟十二这孩子真如那瞎子所算,果然成了“王”了,甚至比“王爷”还雄。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孙像牟十二那样进宫当个有权有势的太监,他们不惜断子绝孙,将幼小的孽根纷纷斩下,以求来日的虚荣和浮华。
    三公公终于东窗事发,缘由是参与皇后密谋,帮二皇子颠覆政权,结果事情败露。皇长子初登大宝,即将二皇子流放千里,皇太后软禁定阳宫,牟公公全家抄斩,户灭九族,掘坟开墓,暴晒三日。牟家庄即刻被烧得天昏地暗,杀得血流成河。秋风萧萧,残叶瑟瑟,乱石堆砌,尸骨累叠。
    冥冥之中,游狼野狗成群而至,肆意舔血噬肉,嚼骨吸髓。乱岗土冢上,一块灰暗的黄绸布格外醒目,在伯夏的阳光里发出刺眼的光芒。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