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19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婚恋情感推荐
杜娟(中篇小说)
文/刘卫 我要讲的杜鹃是出生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初湘西南一个偏远...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短篇小说  
红楼梦·花袭人传
                             
                                   文/张小月(初一学生)

                                           序

    我叫花袭人,这个名字是我的主人兼弟弟——贾宝玉给我起的。他说是取自陆游的诗句:“花气袭人知昼暖。”
    现在,我的生活,倒真是“花气袭人知昼暖”了。贾府大扫荡大抄家时,我幸免于难,而且嫁给了贾宝玉的好友,一位美优伶——蒋玉菡。我们的生活幸福而甜美,只是偶尔我会想起,想起当初在大观园的幸福生活,想起与众姐妹们嬉戏玩闹的快乐日子,想起我暗生情愫却终天各一方的主子贾宝玉……如今这些如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大观园也早已人去楼空一片荒芜……
    我想把那昔日的繁华铭记,不让他飘零在泛黄的记忆中无所觅。于是便托人帮我记下我的一生,以便我日后追忆。
    在文章最后,还附有一首我不知从哪儿看到的诗,寥寥数语,却道尽了我的一生——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第一章

    要追溯那段辉煌后动荡的岁月,还得从我小时候说起。自我记事那天起,我就被家人卖到了贾府。我起初是服侍贾太君的,他给我起名叫“珍珠”。我也便欣然接受了。
    贾太君原姓史,后来嫁给了贾代化,成了贾家当时的重孙媳妇。很久之后,贾代化不幸死亡,他就成了现在贾家的最高辈,受到每个人的尊敬。无愧于一家之主的地位,他也把贾府治理得井井有条,我也是极敬重他的。
    那段时间干活虽认真,却也实在平淡无奇。岁月把这段记忆磨平了,能找到的片段太少,回首难觅,恕我不能多言。
    后来,贾太君的侄女史湘云来了,我又被叫去服侍他,他虽然与我年龄相差太大,可这也无妨我与他的友谊。我和湘云慢慢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我们经常在一起唱歌,一起舞蹈,一起手拉着手游览整个荣国府,一起去给宁国府的老爷请安,甚至一起躺在同一张床上彻夜开心的聊天……
    湘云小时候便和一个叫作卫若兰的公子订婚了,他对此十分羞涩。而我也少不了为此事打趣他。有一次我们在亭子边聊天,忽被问订婚的事,史湘云的小脸“刷”的一下红了,像熟透了的苹果一样,又握起肉嘟嘟的小拳头,向我身上装模作样的打,嘴巴里还嚷着:“坏姐姐,打你,打你!”我嘻嘻笑着,也早已是心知肚明了。
    后来,湘云走了,临别那天,我们相约,今后再见!
    日子继续平淡无奇的度过,直到有一天,贾太君将我带到了一个小男孩的屋子里,对我说:“珍珠,今后宝玉,由你来服侍吧!”……

                                    第二章
  
    贾宝玉,是含玉而生的。那块玉有巴掌般大小,上面铭刻着八个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
    也许这便注定了他此生的与众不同。果不其然,抓周那天,他抛开了笔墨书砚,抛开了琴棋书画,却直奔那胭脂而去。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他的父亲贾政更是怒不可遏。
    这件事很快的在京城传开了,许多人都知道了贾府有这样一位公子,生来就不凡。甚至有人传他是天上神仙转世。这些也只是些街坊的闲语,应该没有人会当真的。
    宝玉虽如此,对我们这些贾府的下人倒是极为体贴的。小时候不懂事时,他总是“姐姐”长“姐姐”短的叫着,叫得我心中甜腻腻的。长大了些时,懂了些礼数,不再那么露骨的叫了,但他心中也一直是认我这个姐姐的。 
    我们就这样快乐而平静的生活了一段时间,我努力做好一位姐姐的体分,而他也努力尽一个弟弟的责任。这段时光,真的很美好。
    直到那一天,贾太君去世,女儿贾敏的女儿林黛玉从苏州来了,把我亲爱的宝玉从我身边硬生生的夺走……

                                     第三章

    林黛玉的容颜,即使是我这一个对他极其不满的人也未能挑出什么毛病。颦蹙之间,娇羞自露,自有一番愁情。这也难  怪宝玉见他不久,就对他念念不忘。
    贾母一见到黛玉,就亲密的仿佛是自家亲孙女一般宠着。贾家的二小姐迎春,三小姐探春,四小姐惜春,也和他相处得十分愉快,整日在一起游玩。
    但这一些还不足以让我担忧:宝玉见到黛玉后,不知为什么,就把他的命根子——那块从他出生时就寸步不离的玉摔到了地上。所幸没有摔碎,倒真真是菩萨保佑。只是不知他和黛玉相处久了,还会闹出什么乱子呢?
    林黛玉和宝玉一起,住在那贾母房里的碧纱橱里。也许是兴趣相投,也许是前世有缘,他们俩很快便两情相悦,两心相印,成为了知己,日日吟诗作对,邀园赏花。宝玉找到了如此知己,我本应为宝玉高兴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们,我心里总是空落落的。
    难道……我喜欢上宝玉了?

                                  第四章

    后来,宝玉的表姐薛宝钗为了上京选秀,暂住在贾家。这样一来,荣国府变得更加热闹了。
    宝钗端庄得体,知书达礼,深得贾府上上下下的欢心——当然,黛玉除外。看到宝玉开始“宝姐姐”“宝姐姐”地整天叫,他那小心性子又开始发作了,无时无刻,言语中都透着一股针对宝钗的醋意。
    这可令人奇怪了,宝玉对宝钗又没有动情,黛玉的反应干嘛如此激烈呢?后来我才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宝玉的玉,上面是刻了字的,恰好宝钗也有一个金锁,上面也刻了字。更巧的是,这两件首饰上的字,刚好是一对的。宝玉的玉上刻着:“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宝钗的金锁上也刻着一句话:“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这真是上天注定他们必有一段好姻缘。这还不算什么,还有更巧的呢!宝钗的金锁是一位道人在他小时病危时给他的,还说:“这锁需有玉的人相配,金玉良缘啊!”
    这有玉的缘人自是宝玉!况宝玉的玉也不是寻常之玉,宝钗的金锁更不是寻常之金。果然要成就金玉良缘啊!也难怪黛玉那醋坛子要不断泼醋, 他可是怕金玉良缘抢走他的宝玉呢!
    不过他也没必要如此操心,纵然宝玉多情,但他的心里除了他,还会装下其它人吗?不管我再如何努力,也只能做宝玉的姐姐而已……
    真的只能是姐姐吗?

                                   第五章

    今天我做了梦,一个奇怪的梦:
    我被一群衣着华丽的仙女牵着,带到了一座金殿中。殿上悬着三个大字:诸芳阁。旁边还有一副对联:“散尽瑶台千株翠,招来人间一只红。”
    只见有一位高挑身材,神色灵动,步伐轻盈的女子向我走来,笑嘻嘻的对我说:“桃花姐姐,只可惜你下凡后,都不记得你的芙蓉妹妹了!”后来大家吵吵嚷讲了几句,我也不甚记得,迷迷糊糊的被推到了内殿,依旧是金碧辉煌。那是我一辈子见过最美丽的景色。天花板是清一色红色大理石,触感微凉,地上铺着松花绿西洋天鹅绒染色地毯,周围悬着各色花鸟暗纹烫金边丝绸缦帷。中间镶着各式各样的宝石的王座上坐着一位年轻男子,像极了宝玉。
    只听到其他姐妹都称那男子“绛洞花王”,我不由得大吃一惊,那号,是宝玉小时的别称,如今早以忘记。那男子是谁,怎有宝玉小时的别号,他和宝玉到底是什么关系?
    众花神姐妹带我一个个参观花神的花厨,轮到一个花厨时,他们停下了脚步。芙蓉对我说那是我的橱柜。我定睛一看,果然与众个别。中间有一个牌子,上面用桃红色字体写着:“桃花”,下面写着“武陵春色”。又写着:“桃红又是一年春。”
    上面放着一个本子,上面写了一首诗:
    苔上觅旧幽,月下扶琴来。
    潇湘梦已去,荒凉今犹在。
    魂魂立世人,凄凄情复返。
    观园人去空,海棠春色完。
    那时我只是感到惊奇,却没有别的想法,直到现在我才发现这首诗竟道中了我们如戏剧一般的人生……

                                  第六章

    “姐姐,你醒了呀!”惊起,我睁眼一看,原来是宝玉的丫头晴雯。他的容貌,竟与梦中的芙蓉花神有八分相像!
    那位长得像芙蓉花神的小丫头神色慌乱,满脸焦急地对我说:“袭人姐姐,东府里头的小蓉大奶奶没了!”“什么?”我大吃了一惊。东府也就是宁国府,和我们荣国府本是一支,宁国府三世单传,如今没了这媳妇,倒该怎么办?且听说这小蓉大奶奶本名秦可卿,有着花容月貌,也有着惊人的才干。有人说他有黛玉之貌,宝钗之德,凤姐之才,李纨之娴。这么好的一位儿媳妇,到哪儿去找去?
    不过这蓉大奶奶的身世,倒不甚怎样。他本人是一位养生堂抱来的弃婴,他的养父也只是一名八品小官。我隐隐觉得他身世不止这么简单,但也只是猜测而已。你说堂堂宁国府,会娶一位来历不明的人做妻子吗?
    宝玉听闻秦死后,吐了一口鲜血,倒令我们大吃一惊。秦可卿的地位在宝玉心中竟有这么高!
    秦死后,八王送葬,六路来宾,煞是风光,连我这个见惯了大场面的人都为之惊叹不已!按理说,秦只是一个出身卑贱、抱养来的孤女,本不该享受如此高的待遇。我心中暗暗惊奇,这里面定有隐情,可我又说不出什么依据来,只是一种直觉罢。
    而那刻薄的黛玉,看自己心爱的宝玉为情吐了一口鲜血,心中自是暗暗较劲。可那素来温娴庄慧的宝钗,倒也没怎么反应。他素就是心眼儿大的主,自不会计较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样一比,高下立现。
    我这一生自是做不了宝玉的妻子了,只愿最后成的不是黛玉这般斤斤计较,而是同宝钗一般温柔贤淑的人。也便了我们这些下人罢。

                                     第七章

    一段时日后,便迎来大观园有史以来最繁茂的日子,宝玉的姐姐贾元春才选凤藻宫,加封贤德妃,回大观园(当时还叫荣国府的花园)省亲了。贾家上上下下都忙得不可开交,有的张灯结彩,有的刻典烙词,有的吟诗作对,有的忙着修建亭台楼阁……终于,这个巧夺天工的花园终于建成了。其鬼斧神工,精妙之绝伦,令人叹为观止!处处曲径通幽,花木繁茂,古色古香,且说就那正门,上面筒瓦泥鳅脊,那门栏窗槅,俱是细雕时新花样,并无朱粉涂饰,一色水磨群墙,下面白石台阶,凿成西香花样。我这个俗人怕是不懂什么建筑学的门道,只不过倒也略知一二毛皮而已。不过这设计精妙之处,也令我大吃一惊。
    不过这奢侈的装修,倒也得大笔开支,那些贾府的主子们,个个有钱得很!整天沉醉在花柳富贵乡、温柔金银地里了,那管得着那么多呀!那时我就隐隐有预感,贾府迟早有一天,会树倒猢狲散的……
    过些时日,元妃果然来了,他身披金线镂空百蝶穿花黄金大缎,头上插着五凤朝阳百花纯金钗。腰上系着双鱼戏珠碧玉如意扣,脚踩朝云小棉绵纹金绣花小鞋。举止端庄,神态文静。既不失有温文大家闺秀风范,又不失皇家贵族气派。杏眼如画,柳眉若绣,当真乃皇上的妻子,那气派不是普通女子可比拟的。
    元妃在这园内玩了几圈,赐此园为“大观园”,主楼为“大观楼”,其他各个住所也分别赐了名字。
    美好的时光总是分外短暂,元妃就要与大家分别了。临别之时,他悄然落泪,却又只能勉强笑着,哀叹道:“深宫那地儿,进去是受罪,连和母亲重聚也只能呆过几天,我这一去,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娘,您多保重!……”
    那时候,我第一次觉得,享尽富贵荣华,似也不是那么好的事。

                                    第八章

    元妃省亲后,倒也给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一些好处——我们得以回家探望一下久未见的老母。今日我正与我兄及几个同辈的姐妹在吃早茶,忽听见“宝二爷来了”,忙出去迎接。我见我家贫困,总无宝玉可吃之物,于是道:“坐一坐,就回去罢,此地不是你来的。”宝玉不理,旁若无人的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恐怕觉得煞是无趣,便拉着我回到了荣国府。
    当夜,想想宝玉最近整日赖在他那林妹妹处,我便有心刺激刺激宝玉,于是冷笑道:“只从我来这几年,姐妹们都不在一处,如今我回去了,他们却都要出嫁了!”宝玉听此话内有文章,忙问道:“怎么,你要回去了?”他中了我的套,我心中暗喜,于是答道:“是,我今儿听我妈说,明天他们就赎我回去了!”宝玉听了这话,越发着急,倒也和了我心意。我又连哄带骗地说了几句,他更着急了,却又没有让我留下的道理,于是便赌气上床睡了。
    其实我本意想劝宝玉收了那风流浪荡性心,将来好好读书混个功名,我以后也好过些。于是,推推在床上的宝玉,却见他泪痕满面,到此份上再开玩笑似也不大好,我便笑着说:“这有什么伤心的?你真心留我,自然是不出去的。”宝玉便忙道:“你倒说说,怎样才是我真心留你呢!”我笑道:“你只要答应我三件事,即使是死,我也不走了,”宝玉忙笑道:“好姐姐,亲姐姐,别说是三件事,就是三百件,我也依!”我不慌不忙地说道:“以后,你即使不是真的喜欢读书,只做出个喜读书的样子来,也教老爷少生点气,少教训你!”宝玉说:“好的,好的,那另外两件呢?”我继续说道:“以后别再乱发毒誓了,也倒教人担心的。”宝玉又忙说:“好的,好的,以后再也不说这些话儿了。”“还有第三件事呢,以后别再流连于女孩子之间,吃人嘴上擦上的胭脂了。”宝玉忙笑道:“我都依,以后检点些,现在好姐姐,你该不用走了吧?”我暗笑道:“宝玉真是孩子气,稍一点拨,他就听话了,只是还能否做到呢?”看看墙壁上挂的夕阳自行钟,已经指向了一时,赶忙服侍宝玉就寝。看过一个古人的诗词,叫做“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云日生更香”,上半句恰能形容我与宝玉这相吐真言难忘的良宵,这一晚,真是使我至今难忘……
    可谁知第二天,宝玉却又在黛玉的房间过了一夜。睡一觉,果然什么誓言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又恢复了他浪荡的本性。我真是又气又急。

                                    第九章

    最近几天,我被忙坏了。宝玉不知为什么,突然发起了疯。神志不清,口内乱嚷尽是胡话,怎么样请各路名医来治都治不好。
    不仅如此,我们府内的王熙凤王大管家,也同时染上了这种疯病,整天拿把菜刀在府内乱砍人。搞得府内人心惶惶,而黛玉、宝钗等人也整天以泪洗面,祈祷宝玉能快点好起来。我也自是紧张,每天为宝玉祈祷,希望他能快点恢复正常。
    我隐隐觉得,这不是疾病,而是有人在暗中故意为之。宝玉素来跟他弟弟贾环不和,这有可能贾环的妈妈赵姨娘故意为之,想治宝玉于死地。
    后来,果然从宝玉与凤姐的床底下分别搜出了5个小纸人,原来是赵姨娘请马道婆施咒。当真是人心险恶,今后的日子恐没那么顺畅。
    这时,突然走来一个癞头和尚和一个跛脚道士,他们帮助宝玉和凤姐解了咒,宝玉和凤姐又恢复了正常。
    ……
    过了几天,我突然发现,我送给宝玉系腰带的汗巾不见了,而宝玉换上了一条大红汗巾子,立刻就明白了三分。宝玉一定是在外面交了朋友,故互相赠送贴身之物。
    我一问宝玉,宝玉的脸立刻涨红了,他说:“这条汗巾是我的一位朋友优伶蒋玉菡和我互赠的,我一开始也没意识到换去的那条汗巾子是你送给我的,实在是对不起了,好姐姐,原谅我罢!不如就把这条汗巾给你,也算是我的一份心意!”当时我就隐隐觉得,我跟这条汗巾的主人未来一定有牵绊。果不其然,他后来成为了我丈夫。而我和我真心相爱的宝玉,最后却没在一起,真的是时事易变,命运难料呀!
                           
                                    第十章

    后来的日子静如止水,也只是每日吟诗作对罢了。湘云回来了,也加入了这吟诗的行列。我一介丫鬟也没读过什么书,又自恃没有香菱那般志向与耐力,便只能单看看他们写出那些令我叹为观止的诗。
    宝玉和几个女孩倚于亭台之上,赏花作诗。风吹过掀起贾府莲塘里道道波澜。我端茶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他们嬉闹。那时常常想,时光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作为丫鬟我也不奢求成为宝玉的什么人。但愿始终以姐姐的身份立于他的身侧,护他一世安宜。这样我便已心满意足了。
    ——谁知我连这么微薄的心愿也难以达成。
    ——谁知变故来得这么快。
    政变陡然发生,即使是皇帝宠妃的元春也难以回天。贾府被抄,那些仆从也都散了。呵,果然是一帮唯利是图的家伙。黛玉也不幸亡故,宝玉自是悲痛欲绝,一天竟不见踪影,徒留我一人守着这人去楼空的大观园。
    却说那宝玉的好友蒋玉菡,原是来救宝玉的,我却见了他身上那条熟悉的汗巾,一比对,倒也真真是缘分。蒋玉菡娶了我——与其说是出于对我的爱,倒更是对宝玉的愧疚与怀念更为恰切。
    日久情深,婚后的日子倒也不错,只是我心里永立着一座落满灰尘的荣国府,里面埋葬着昔日的欢笑与辉煌,还有我爱不得也终见不得的主子贾宝玉…….

                            终章

    那日落笔,我也长长吁了一口气,竟不觉落了一滴泪。那段岁月,我本不想再提起。宝玉,我也自是再也没有遇到过。时代太久远,有些本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事也早已斑驳不清。哎,且当是给自己一个交代,让荣国府以另一种形式永存吧。
    心中纵存着千言万语,我贫瘠的语言却无法将他道出。那是属于飘零人的无可奈何,那是夜半惊起发出的一声长叹。幸我还曾拥有那奢华的光阴,幸我此刻仍享有属于我自己的快乐与生命。悲永不知所踪的宝玉,悲每个总会走向飘零残败的时代……

   「枉自温柔和顺,空云似桂如兰。
    堪羡优伶有福,谁知公子无缘。」

          ——本文改编自《红楼梦》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