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讽刺伦理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短篇小说  
斗狗
                 
                                             文/谢耀德

    春盛小区发生了一场决斗。主角是两只宠物狗,一只大金巴,一只小黑背,两个小家伙打得不可开交。狗的主人在一边为各自的宠物助威鼓劲,那劲头绝不亚于一场球赛。
    刚开始只有十来个人围观,后来呼呼啦啦围了一大圈,足有几十号。这些没事干的人,男男女女一大堆,凑热闹,起哄。看起来,大家是在看小狗打斗,实际上他们看的是另一种风景。
    两只小狗打斗的原因很简单。大金巴的主人吴太太领着大金巴在小区散步,小黑背的主人李太太领着小黑背也在散步。她们经常在小区散步,大金巴和小黑背也经常碰面,不过它们都是男性,同性相斥,见了面也没啥好说:除了互相叫两声,显示一下各自的雄性身份,其它就没了。事实上,它们很难面对面靠那么近,因为它们脖子上套着绳子,绳子在它们的主人手里牵着,她们不放手,它们只有汪汪叫的份儿。就算有些什么事儿也没法发生,怎么能够发生呢?除非它们一起或者它们中的谁先挣脱主人的绳子。大金巴就是从主人手里挣脱的。不过它不是为了小黑背,而是为了另一位。
    事情是这样的。小区来了一位新住户,也牵了一只大金巴,是个女性。这小姑娘的春天来了,也把吴太太的大金巴和李太太的小黑背的春天点燃了。
    这位新住户,有人喊她王太太。这个王太太,衣着不俗,一身雪白真丝长裙,领口和袖口是手工刺绣的淡紫色花边,项上一条白金细链,下面缀一颗蓝宝石。那蓝宝石刚好贴在领口处,像一颗耀眼的星辰。一头细卷波浪起伏的发丝,散发着浓浓的法兰西香水味道。王太太慢慢悠悠地走着,神态怡然,目不旁视,浑身都透着悠闲自得的劲儿。她具体什么来历,没有人详细知道,吴太太和李太太也没注意过。
    王太太牵着大金巴溜达时,吴太太的大金巴嗅到一股特殊气味,它激动的不得了,一边嗅,一边努力挣扎着向那边跑。吴太太并没有注意到这一情况,她随大金巴过来,发现还有一只跟自己的大金巴一模一样的狗儿。她奇怪极了,啥时候冒出这么个角儿来的?以前可从来没见过呀。
    说起来,吴太太家来小区要早些。她丈夫老吴每天上下班都坐高级小轿车,这派头,在小区是数一的,别人比不了。她穿的戴的都是高档用品,都是国际名牌,浑身洋溢的富贵气儿,再看看她那副富甲天下的神气和傲视世界的神情,谁还敢在她面前摆谱。不光她的谱大,连大金巴脖子上也带一个铮亮的银铃铛,它一边走,一边摇着,神气十足。
    李太太家搬来后,那气派也不一般,高档车、名牌衣饰,不比吴太太家差。平常时不时的就有坐高级轿车过来的人,手里掂着金光闪闪的高档礼品。那时,李太太正在楼下遛弯,这些送礼的,每个人都是毕恭毕敬的,像是见到了自己的上级领导。她呢,一副安然自得的样子,甚至是满不在乎。有时候,她干脆把地下室的钥匙交给他们自己搬下去,她还懒得去看一眼。
    小区里的人看了都十分羡慕,有的人家父母就对孩子们说了,好好读书,将来有了本事就做大领导,要啥有啥,就像人家吴太太似的,连狗身上都披金戴银呢。有大姑娘的人家干脆说:嫁人就要嫁给当老总的,看看人家李太太,整天多神仙,这才叫享福,才不算白来一趟人世。
    也不知怎么了,小区里的人暗暗地把两家比较上了。衣服之类的物件不好比,他们先比较起车了。吴太太的丈夫坐的是奥迪A8,李太太的丈夫坐的是奔驰600,不用多说:是李太太先拔了头筹。从大家的议论和眼神里,吴太太感觉到了一些什么。
    后来吴太太牵着大金巴,大有耀武扬威的架势,想把李太太比下去。
    小区里以前是有几个遛狗的,吴太太牵着大金巴一出来,那副气派就把小区里的人镇住了,几个遛狗的也不出来了,不是因为狗太次毛,就是狗的主人感觉到了某种压抑,她们只好让小狗儿在家老实呆着,免得在外面丢人现眼。她们自己也不愿带着下去,也是怕丢人现眼。每次看到有人遛狗时,吴太太就会牵着大金巴叮当叮当地走过去。你看那大金巴派头,显然是位绅士。要是碰到熟人了,它会打招呼,人家就夸上一句。
    哎呀,吴太太,看金巴儿多懂事,真可爱,有这样的宠物,真是幸福哩!
    嘿!瞧您说的,把它说的跟人儿似的。
    看它懂事的样儿,就像个人儿哩。
    每当这个时候,吴太太就像吞了一大口蜜,心里乐开了花,她开心极了,那副得意的样子简直无法形容。要是遇上陌生人,大金巴爱理不理地瞟上一眼,摇摇头,那副傲气的样子足以显示主人的身份和地位,那眼神其实就是吴太太平常看人的眼神。
    吴太太牵着大金巴的那股神气劲儿,把李太太激怒了。这下李太太不干了,她弄了一条纯种小黑背,是进口货,还带着家族谱系,能查到它的父辈祖辈前三代,像皇上选媳妇似的。李太太牵上小黑背在小区里摇来晃去的显摆,让小区里的人看了又看,无不咋舌赞叹。嘿,是只好狗儿,你看那毛色、那身板、走路的姿势,就跟那些欧洲人似的,头儿抬的高高的,一副目空一切的样子,好像他们才是世界上最文明的品种,是最高贵的品种,是最优秀的品种,其它都是下里巴人,都是原始社会,都是从荒蛮部落里爬出来的劣等品种,在他们面前永远低一等,他们无暇屑顾,也不值得低头看一眼,哪怕只看一眼。这只进口狗儿就有这么一股子神气,就有这么足的派头劲儿。
    这么一来,小区里的人认为,两家平分秋色。
    吴太太和李太太又在狗儿身上琢磨上了。吴太太的大金巴脖子上戴上白色水晶项链,李太太的小黑背又戴上了一颗宝石蓝。大金巴穿一件黄马褂,小黑背穿一件白云衫……她们各自就这么比着,谁也不输谁。
    大金巴拽着吴太太过来时,吴太太先是注意看了看那大金巴的主人,那大金巴的主人也注意看着她,她们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又马上移到对方的狗上了。奇怪了,两只狗狗居然一模一样,大小,毛色都一样,区别在脖子上的项圈。吴太太的大金巴脖子上戴着白色水晶项链,王太太的大金巴脖子上戴着粉红色的丝带,下面有一块绿松石的坠子。看起来,王太太的大金巴也很兴奋,大有迎接或欢迎吴太太的大金巴的意思,不停地撮起鼻子嗅着这边,也有向这边跑来的意思。它的主人很敏感,因为她知道它是个姑娘。姑娘大了有心事,时间到了有想法,对人是这样,对狗也是这样,人和狗在这方面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要说有区别吗,倒是有点,人要谈情说爱,要讲法律道德规则,干那事不能强迫,要两心相悦,所以才叫做爱。狗呢,好多事情人们并不了解。怎么能够了解呢?现在的人太忙了,社会上的事情太复杂了。也难怪,人连人的事情都考虑不完,哪有工夫考虑狗的事情。但是,狗确实有自己的规则,它们也有恋爱之说:不过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一次完整的交配,或者叫交媾也行,反正不能与人相等叫做爱。因为现在的人做爱的目的,多是娱乐、享受或者沟通,是人的一种生理、情感和精神的高级行为,只有极少数才是生儿育女。这种区别是本质的。因为这种区别,狗的恋爱也就简单化了,因为目的简单目标单一,过程就相对简单了。当然了,王太太并不知道那么深。
    吴太太的大金巴努力靠过去的时候,王太太首先说话了。事实上,她看着吴太太的这只大金巴有些动心,原因是与她的大金巴很般配,又是同种。王太太向吴太太笑了笑说:吴太太,您的大金巴真漂亮呀!
    吴太太看了看自己的大金巴,又看了看王太太的大金巴,确实一模一样。吴太太说:哎,您的金巴也不错的,怪可人的。她正说话之际,她的大金巴噌噌几步跑过去了,她手里的绳子开了。她正准备过去牵绳子,只见两个小家伙已经在一起了,又是闻嘴唇,又是闻屁股,好像跟朋友似的,一边玩耍,一边亲热。
    王太太安慰吴太太说:没事的,让它们玩会儿,她也松开了绳子。
    这下可好了,两个小家伙玩着玩着就进入状态了。吴太太的大金巴向王太太的大金巴后背做起动作,那东西可能嫌事情进展的太快了,或许事先准备不充分,或许还有别的原因。它转过身来咬它,咬也不是真咬,只是让对方停止不轨行为。这时候,吴太太才明白过来,显然,它过去阻拦好像也不太对头了,再说旁边也有几个人在看热闹。
    王太太反倒很随意的样子。让它们闹去,狗儿们,自己找点自己的乐子。她笑的很开心,脸儿粉红,若三月桃花。
    王太太的话让吴太太想起一些心事,她愣了一会儿神。她丈夫老吴是个工作狂,整天忙事业,酒桌饭局太多,把身体累怀了。看着身体圆乎乎的,其实已经没实力了。这一点,吴太太心里清楚。每天晚上她经常搂着丈夫,有时候就把一条腿搭在丈夫身上,与他贴紧些,想唤起些什么。
    李太太看到这边有几个人在围观,以为有什么新鲜事儿,她就放任小黑背跟着它过来了。小黑背看到两只大金巴在一起亲热的劲儿,居然生气地叫起来,并且拼命往前冲。李太太总算明白了,原来狗儿想快活了。她正准备走开时,突然想起自己的丈夫。
    丈夫身体好,在那方面要的也多。刚结婚那会儿,他是晚上刚睡来一次,早晨醒了再来一次,并且每次都有每次的味道。尤其早晨,她还在梦中回味晚上的幸福时,丈夫又让她把梦连上了,她在半梦半醒中,四肢舒展,继续享受着幸福人生。她不愿意带环,也不吃药,也不习惯丈夫戴那个套,多次怀孕,后来得了子宫瘤。手术后,那儿经常不方便,觉得对不起丈夫。
    不知怎么回事,现在她突然放开了绳子。
    小黑背的突然出现,让两只大金巴乱了阵脚。小黑背比大金巴长得要稍微魁梧一些,王太太的大金巴好像有些见异思迁,小黑背过来时,它居然向它投去友好的眼神,那意思很明显,它对小黑背也有好感。李太太的小黑背正要与王太太的大金巴亲热时,吴太太的大金巴不乐意了,冲小黑背嚷嚷开了。它先是一阵狂叫,肯定是骂它破坏自己的好事。小黑背一点也不理会它,自顾自的干自己的事情。吴太太的大金巴不干了,向小黑背发起进攻,战斗就这样打响了。
    吴太太的大金巴与李太太的小黑背对骂的时候,王太太的大金巴在它们中间和稀泥,一会儿跑到吴太太的大金巴跟前,一会儿又跑到李太太的小黑背跟前,让两个小家伙心潮澎湃,怒火中烧,最终大打出手。
    围观的人开始品论起狗儿了。
    吴太太的狗儿是丈夫的朋友送的。说是朋友,实际上也就是求丈夫帮忙的人。吴太太的丈夫是个官员,某某厅局的头头。一个做官的人,哪有什么朋友,不是他们不想有朋友,而是朋友太多了。朋友太多了就没了朋友。对于这些,她心里清楚,丈夫老吴更是心知肚明。
    大金巴一到家,她就忙着打扮了。先给金巴脖子上戴个银项圈,亮晶晶的,配上金巴的一身金黄的毛发,还真好看呢。不光是好看,而且还很高贵很气质,这样才与他们的门庭般配,才不至于丢她的份,让她走出去更加春风得意,充满自信、自豪,才显示大家富贵的气象。总之,大金巴从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他们家的一部分,有时候好像还是全部。
    要说李太太的狗儿,那就要费些篇幅了。这狗儿,纯正进口货。有专门的犬舍,实木做的小洋楼,可折叠,摆在阳台上,像一件大方气派的家具,煞是壮观。
    要说吃的方面,就更绝了。小黑背只吃狗粮,其它东西一概不闻。并且它的狗粮也都是进口的,国产的一个不要。在这一点上,它有特殊的分辨能力。说起来你还别不信,在这方面,它比它的欧洲主儿都强。无论社会如何进步,它仍旧是欧洲化的口味,欧洲化的习惯,不管身处何地,依然固守自己的习俗,风吹不去,雷打不动,我行我素,我就是欧洲的我,不是他们。这一点,李太太是领教过的。那时小黑背刚来到家,她从冰箱里拿出鸡肝猪肝弄熟了给它吃,小黑背连看都不看。
    第二天买来进口包装的狗粮。奇怪了,小黑背早就闻到了,提前等在盆旁。小黑背吃的那香甜劲儿,让李太太高兴不已。李太太对狗儿的这份珍爱很是赞许。
    丈夫李先生喜欢她的碗面。碗面是她跟婆婆学的,李先生最爱吃。只要吃上碗面,其它的味道都好了。丈夫对碗面的忠实和对自己的忠实一样,这也是她引以为豪的。她相信,凡是忠实于自己所爱的,就是好的,心灵是高贵的。小黑背对进口粮的忠实打动了她的心,她喜欢小黑背,她对小黑背对进口粮的忠实上升为一种品位。
    两个小家伙斗嘴的时候,王太太还嘲讽地说:嘿,连狗儿也知道争风吃醋了!这话着实激怒了吴太太和李太太。
    先是吴太太,对自己的大金巴喊了一声,大金巴回头时,她给它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说:金宝,别怕,你是纯种的法兰西名犬,你和它才般配,要想得到幸福就要付出努力,爱拼才会赢。大金巴好像明白主人的意思,向小黑背猛扑过去。小黑背没想到这家伙还真猛,本能地躲了一下。
    人群里有人说话了。嘿,这只金巴,果然是纯种法国犬,就是有股猛劲。吴太太听了很受用,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她向金宝点点头,金宝真争气,像个男子汉。不错,不错。
    看到这阵势,李太太火了。她也冲小黑背大喊一声,小黑背回头看时,她也给它一个眼神。那意思是说:乌龙,别怕,你可是纯种的德国名犬,它比你体格小,它哪是你的对手,你放开胆子搏吧,最终的胜利肯定属于你。你只有赢了,世界才属于你。小黑背转过身来,向吴太太的大金巴发出一声警告。金宝哪里能听它的,也一样对乌龙发出最后的通牒。
    吴太太心里想,嘿,金宝就是好样的,那小黑背不过是个纸老虎,空摆一副大架势,没有啥真功夫,一点也不用理它。
李太太心里在骂,看你个乌龙,白长了一副身子骨,还客气个啥,对这种小字辈,不给点颜色,哪知道你马王爷张了几只眼睛,快动手吧,你还磨蹭个啥。
    旁边围观的人已经很多了,有不明白的还在问,边上还有人在解说:既介绍它们打斗的原因,还介绍了它们各自的主人,也对它们的出身做了详细的介绍。咳,都是进口名犬哎!人们不断赞叹,唏嘘,喜欢大金巴的向吴太太投去羡慕的眼光。喜欢小黑背的,也向李太太投去羡慕的眼光。这时候,吴太太和李太太都很兴奋,这么长时间以来,还是第一次有这么多人欣赏它们的名犬,有这么多羡慕的眼神,让她们各自享受着一种莫大的满足和快慰,她们太需要这些了。
    围观的人对狗儿评头论足,慢慢又扯到狗儿的主人身上,又转回到狗儿身上。
    吴太太和李太太在享受这种赞叹的同时,也突然意识到,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输。今天要是输了,这人可就丢大发了,自己的脸往哪儿搁,以后还怎么面对这些羡慕她们的面孔,还不让他们小瞧了自己,也小瞧了自己丈夫,小瞧了一家人多年来的威风。想到这里,她们一下清醒过来,她们为今天的贸然介入有一丝后悔。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现在剑已出鞘,刀已举起,已经由不得自己了,想退场已经没有机会了,除非其中一位先退出来。但,这是不可能的,吴太太不会,李太太也不会。
    至于王太太,她倒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没有一点想顾全她们两个人的意思。她是不是想利用这个美人计乘机打垮她们以往的嚣张气焰,也不好说。反正三个人心里都有些算盘,都在自己心里暗暗使着劲,用着力,都在自己心里斗着。两只狗在斗,两个人也在斗。两只狗在斗,还有一只在煽风点火。两个人在斗,还有一个人在坐山观虎。两只狗在用武力拼打,嘴巴咬,爪子抓。两个人在用心事搏斗,用声音,用眼神。她们跟对方斗,也在跟自己斗,事情越来越复杂起来。凑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议论的人多起来,议论的问题也多起来,议论的声音也大起来。吴、李两个太太心里想,要是自己丈夫在身边多好,有了这样强大的后盾,肯定赢不肖说:并且能够大赢一场。
    现在旁边看热闹的人已经议论上了。有的说:政府现在处理问题措施得力,动作迅速,立竿见影,显示出一种干练的作风,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一说到政府,吴太太就得意起来,自豪起来,金宝一定能赢。
    人们说着说着,又扯到股票上了。一个说:这美国人搞啥名堂,一个次贷风波,把全世界都拖垮了,你看这股市跌成啥样了。另一个说:哎,还别说,这年月,买股要选新能源……
一提到新能源,李太太心里乐开了花。她丈夫的公司就是一家超大型的新能源公司。哼!有丈夫的新能源公司做后盾,有新能源公司的雄厚实力,自己的小黑背也是一身实力,怎么能够输呢?她想到这儿,脸上就溢出了笑容,更有一番得意的味道在里头。
    这时候,两个小狗已经打了几个回合,不分上下,形成对峙局面。王太太的大金巴呢,在它们之间晃来晃去,好像是看看谁最强壮,最具吸引力,它将确定最终人选。王太太的大金巴和李太太的小黑背精神大振,准备发起下一轮战役。
    吴太太暗示大金巴,注意策略,要用尊贵的气势加上强有力的手段将对手制服。李太太也暗示小黑背,善于应变,要用自身的实力和战术将对手打垮。只见小黑背一下冲上去,把大金巴按到在地,张大嘴巴一顿狂咬。大金巴不为所惧,努力反抗,打得难分难解。突然,小黑背一口咬住大金巴的一只耳朵,一顿撕扯。大金巴痛极了,两只前爪一起抓上去,扣住了小黑背的一只眼睛。一个使劲咬,一个使劲扣,两个小家伙都有些受不了了,才各自松开,回到主人身边。王太太的大金巴一只耳朵被咬掉了,李太太的小黑背一只眼睛被扣瞎了。两只狗儿垂头丧气,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吴太太和李太太看着各自的宠物心生怨气,她们为不争气的狗儿生气,也为对方的狗儿不讲规则生气。她们气呼呼地走了,两只狗儿跟在主人后面,灰不溜秋地走着,不时还哼上一声,她们都不理它们。
    看热闹的人好像兴尤未尽。显然,这个结局不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希望更刺激一些的,比如吴太太的大金巴打败了李太太的小黑背,然后光荣地走向领奖台,获得美人的青睐,获得主人的赞许。或者,是李太太的小黑背打败吴太太的大金巴,得到美人的芳心,当着他们的面,进行一场伟大的爱情,那情景或许最有味道,最吸引眼球,最调人的胃口,最……
    而它们就这样结束了,真没劲。所有人都不满意,都在摇头,都在为站了这么长时间换来这么个结局不满。只有王太太一脸得意,她的大金巴又是何种心情呢?就不得而知了。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