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6-26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影视杂谈推荐
释梦——透视思嘉的人生欲望、迷失及其悲剧性
【摘要】:《飘》以爱情为主线,“飘逝人生”为主旋律,揭示在美国内战和战后重建...
热门小说推荐
前面是桥,后面是路
我叫司晨。我从小就莫名其妙地想到自己的前世。生活了二十多年,这个念头一直像魔...
文艺评谈  
祁同伟和孙少平
            
                                            文/高安侠
 
   “砰”的一声,祁同伟吞枪自杀,一瞬间我的眼泪也下来了,一个公认的坏人死了,作为追剧的观众应该高兴,可是,高兴不起来。
    因为,在《人民的名义》中他不是一个简单的、标签意义上的坏人。祁同伟是一个有着强大现实基础的草根奋斗者,为了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他不惜抛弃尊严,下跪求婚于一个不爱的女子,为讨好上级,给领导哭坟,溜须拍马,整个一套小人做派。为了升官,没有他不会做的事。
    我们,站在戏剧之外的人可以鄙视他,但是,作家周梅森不仅仅是给他贴个坏蛋标签就了事,这个坏蛋是怎样蜕变而成的?回溯祁同伟的人生路,我们或许会感到,有些人不是天生的小人、坏人。相反,祁同伟的大学时代是个深受老师赏识,同学拥护的学生会主席,能力与才干自不必说。对了,还有帅气的相貌。可以说,他除了出生贫寒,与正面人物侯亮平、陈海不相上下。
    在这里,我想起作家路遥在《平凡的世界》里塑造的孙少平,路遥很偏爱这个人物,总是亲切地称他“我们的少平”,孙少平和祁同伟高度相似,学业优异,品德能力为人所公认,当然还有出众的容貌。
    孙少平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只能回到农村,开始父辈一样的生活,在黄土里刨食。但是,不甘于命运安排的他卷起铺盖,只身来到陌生的城市,开始了自己的奋斗历程。我觉得他和祁同伟简直是不同年代的化身,出生草根却心比天高,而美好的相貌又为他们赢得了异性的青睐,祁同伟被高干梁群峰的女儿梁璐喜欢上了,而少平被省级高官田福军的女儿田晓霞喜欢上了。
    不同的是,孙少平似乎又格外幸运一点,他和田晓霞两情相悦,而祁同伟则是看上了对方的家庭,准确的说是看上了岳父手里的权力。在这里,格外强调一点,大学里的祁同伟也和孙少平一样,和另一个女孩子之间有着纯真的爱情。
    命运的歧路在于,祁同伟因为一开始拒绝梁璐的追求,被权力狠狠地扇了两个耳光,一是他被分配到偏远的山沟,而水平相当的侯亮平和陈海都在省上工作。天壤之别,让任何一个人也难以平静。二是为了调动工作,他参加缉毒队,身中三枪立了大功,然而,拿命也换不来调动的机会。别人轻而易举就能获得的东西,草根的他却难以做到。
    在这里,权力显示了它拨弄命运的巨大威力。我们不要轻浮地指责别人在权力面前的软弱。如果你没有因为默默努力却看不见前途,而在耿耿长夜里吞声饮泣过,如果你没有看过权力的冷脸,被权力蔑视,在万人欢笑的场合独自一个人包羞忍耻、强咽泪水,以至于喉头紧胸口痛,你不会明白权力的威力,不会明白草民的卑微,当然也就不会理解祁同伟那被人哂笑的一跪。这就是,为什么坏人祁同伟死了,很多人却哭了的根本原因,与其说哭他,倒不如说哭自己,哭那个同样被权力欺负过的自己。
    路遥笔下的孙少平,不甘心当农民,靠着田晓霞的一臂之力成为一个煤矿工人。在《平凡的世界》里,路遥写到孙少平在煤矿的奋斗和生活就知趣地结束了,如果再往下写,孙少平会甘心于当一辈子煤矿工人吗?肯定不会!因为路遥给予了他所塑造的主人公一颗永远不会放弃奋斗的灵魂,那么,孙少平就会继续努力,一步一步走向理想的生活。显然路遥感觉到了田晓霞存在的尴尬,是让她和孙少平结婚吗?一个省报记者和一个煤矿工人的结合是多么悬殊,即便作家这么写,在现实生活的观照下,又有何意义呢?最合理的办法当然是田晓霞利用父亲的权力,给孙少平改变身份,这样,从煤矿工人摇身一变,成为公家人。
    孔雀女与凤凰男的结合才显得顺理成章。
    可是,那样的话,这也只是一个庸俗的故事,这个奋斗者的故事就变了味,变成了穷孩子攀高枝的故事。这显然有悖作家路遥的意思。那么,他只能让田晓霞死掉。
    如果我们脑补一下,设想晓霞没有死于洪水的话,两人的感情修成正果。那么,孙少平将会一步一步向上攀登,当然也可以说向上爬,老岳父当然会不遗余力襄助。在老岳父的能量辐射下,孙少平为了获得更多资源,也会和祁同伟那样努力建立自己的关系网,在这个网络构建的过程中难免利用别人,被人利用,蝇营狗苟做一些龌龊的事,否则,永无出头之日。
    慢慢地,孙少平就变成了祁同伟。
    下一步,孙少平将何去何从?我的想象力有限,留下的空白让大家脑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