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5-29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霍林河畔
文/翟妍 1 我想,没有人比我更在意霍林河的冬天了。 我能...
散文随笔  
醉润
       
                                                 文/刘洁

    十一月中,华北平原已经冷了,几股寒流一过,温度稀里哗啦就掉下来。华北人民这些年已经接受了一个现实,每年十月下旬,雾霾就开始出现,到十一月大张旗鼓地铺陈着,天天看着苍白的太阳在朦胧中东升西落,只能等着冷空气南下才能把笼罩数日的雾霾吹开,让新鲜的空气暂时占领天地。新鲜空气的出现也往往伴生着寒冷,所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现实版就在雾霾这个问题上得到了生动的表现。
    哪里没有雾霾,哪里就是我向往的地方。
    安徽的朋友们说肥西的紫蓬山刚好没有雾霾,问我要不要来实地看看。
    到紫蓬山那天,是个阴天,太阳虽然被遮在云层后面没有出现,但是天色并不暗,一条蜿蜒的路顺着走上去,干净而安静,一边走一边感到有细雨纷纷的降下来,落在脸上仿佛又没有什么,可一会儿就湿了脸庞,仔细看外衣,又没有湿,真是奇怪的很。一路上左右都是树,南方的丘陵地带常见的那种树,间中杂着些花,有橘黄色大小如儿拳,也有小的只像沙果的红色的花朵,有人问是什么花,隐约听到答了,可是没听清楚,我的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一个事情牵走了,空气。
    这山不高,海拔几百米的样子,我们走着没多一会儿就到了景区门口,这里有些临时建筑,简单但是不草率,好像是些可以随时挪走,又可以扎在这里很久,让我仔细地看了半天。到过些地方,通常景区的大门口的建筑,一般是两类,一类是高大坚固,一看就知道当地花了大力气大价钱造的,不过都比较特立独行,和景区里的景致的关联度往往不高,不太招人喜欢。还有一类是临时建筑,非常草率而且没有样子,甚至有些都斑驳了颜色,售票窗口也有些破落的意思,令人质疑这里的公信力能有多高,收去的高费用后给的模糊不清的票真的能进入景区而不被怀疑吗?作为景区,让来过的人都能说出个“好”字,是太难的事情。所以,我一向认为,没有什么比口碑更有说服力的论据了。所谓论点可以变来变去,但是论据多半是要有力才能使论点成立,而口碑因为有着亲身体验而具有不可动摇的力量。紫蓬山这里的大门口就做的让人喜欢,不闹腾,带着种恬淡和自在。
    空气,我大大的呼吸了好几口。此处是紫蓬山的半山腰,这里的空气我很陌生,它湿润而含着花香,好像还有些树木的香气。自从许多年前我在湖北襄樊的鹿门山上被阵阵松树的清香洗脑后,就开始注意来自树木的香气。不止松树,樟树、檀木、桂花树都有味道,时间慢慢推移,我对那些味道更低调也更悠长的树木益发喜爱。这里也有松树的香气,但是花香仿佛更明显些,因为是阴天,空气湿润而使得所有的香气都停住了,穿过充满了香气的地带,反倒无法闻到任何味道了。这里没有风没有香气流动,只有湿润覆盖了天地之间,我开始大声的咳嗽,连绵不绝的咳嗽最后惊扰了朋友,纷纷表达关切。这是怎么回事,我在脑海里不断地问着自己。对来自华北平原的我,习惯了干燥的混着各种颗粒的构成复杂的空气,难道是因为太湿润了,而使得我的呼吸道出了问题。忽然好像电光火石一样,我知道了,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我是醉氧了。刚刚朋友们还在说这里的负离子非常高,对人的益处颇大,且氧气也比其他地方浓度更高。是的,毫无疑问,就像一个生活在贫困地区平时饮食有亏的人,忽然吃到了过量的蛋白质和碳水化合物,除了心理上过分满足以外,其实身体的本能反应是不能适应。我又咳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慢慢地踱到了寺庙的后身,这里可以俯瞰山下,有小小的水潭,有更粗大的树一排排在眼前,绿意漫卷着,连寺庙的围墙上也爬满了粗大的藤蔓。静的非常,就是这里,我忽然忍不住想坐下来,依偎着那些树,好好和这里的土地、山石亲近,和这里的山这里的花这里树都能说点温婉的话,絮絮喃喃中让我的心安顿下来。平时各种纷扰不断,不得不应对,有时候真想找个地方住上十天半个月的,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在紫蓬山,就这样安静的呆着,时间不长,但是脑子闲下来了,身心都放松了,我得到了休息。
    紫蓬山是座英雄山,这里的英雄是李陵,两千多年前李陵的七世孙李典在这里建坛祭祀李陵,后来这紫蓬山也叫李陵山。山上有座庙,门口有棵很老的树,粗壮又架势很是大喇喇的在庙门附近迎客,倒像是守寺的武将,因为年深日久,资历自然就老的很,对过往的人们多是不很搭理,但是又好像眼里不糅沙子,真有个把不着调的家伙打算进去,别想那么容易。寺庙的道路沿着山势而上,建筑很是高大敞阔,到大雄宝殿也是要登上若干级台阶又转几个弯才可以的。这里的空气中水汽更胜半山腰不少,俄而又飘了些雨下来,小股的风也开始出现了,在树林中、庙里的建筑之间悄悄地窜来窜去,带动着空气流动起来,半山腰曾经闻到过含着各种香气的空气,本来到寺里就闻不到了,可是这个时候又隐隐地出现了,让我很是沉迷。平和安详,是我此时的心境,再看周围的朋友们,远远的树们,甚至那口漂着几片荷叶的大缸,都和这里的氛围很搭,也很和我的心意。


刘洁,有小说、散文发表在《散文》《美文》《散文选刊》《人民日报》《中国作家》等多家报刊数十万字,曾编辑刊物获历届国家期刊奖、百强期刊、中国最美期刊等多个奖项。编辑图书曾获中华优秀图书奖、鲁迅文学奖等。现供职于某期刊。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