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08-21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亲情悠悠推荐
西藏的孩子——爱子旦真那杰游学小记
文/白玛娜珍 一 我的爱子旦真那杰(以下简称:旦)从小几...
热门小说推荐
欧阳海棠
亲爱的读者啊,我请你在塔城喀尔墩河边歇歇脚,看着一河肥肥的水哗啦啦地流淌,听...
散文随笔  
忆恩师
                                            文/金兰仁

    我估计不会有太多的人写文章悼念曾老师,我提笔写此文时也是犹豫再三,因为她至死,都是一个很有个性的人。
  我是17号下午接到同学的通知,称曾老师去世了,明天同学们结伴去吊孝。第二天下午四点,我们去灵前吊唁,开始我很想再看看她的遗容,但是还是忍住,想将她健康的容貌留在心中。今天早晨很早起床,利用上班前的短暂时间,没有与任何人打招呼,独自在她灵棚前踯躅许久,当灵柩从我面前抬过时,还是止不住情绪失控,悲伤流泪,此处一见,将为永别,恩师,到天堂的路上,一路走好!
  小学毕业时,我刚刚满十二周岁。在堂哥带领下,到公社中学(即后来的乡中学)注册报到。那时候的公社中学是初高中齐全的完全中学,我在那里完成初高中学习。初中新生报到是学校最忙的时候,老师都来帮忙。在许多老师中,独见一位三十多岁的女老师,个儿不高,估计也就一米五稍高一点,体型瘦弱,但人很精干。留运动头,洗得发白的旧衣服穿在身上很精神,说话中气足,操着一口不知是带那里腔调的普通话在忙里忙外。回家路上,堂哥告诉我,她是曾老师,客家人,语文教得很好,可能是你们班主任,听说以前还是右派呢!当时年纪轻,不知道右派的内涵,但有一点感觉就是这个女老师有能力,有个性,不一般。
  真正认识她是分座位。哪天,她开门见山:“我是你们的班主任,以后听我的!”自此,我初高中四年的大多数时间,都在她的领导下,直到毕业,我基本都没有离开过她。第一次排队分座位时,被同学们挤到中间,她大声喊道:“那个矮子,站到这边来!”最后,我被分到第二排座位,坐在第一排两位女同学之后。后来,不管我的个头长高与否,我在第二排位子上坐了四年。孩子上学后,我才知道,班级分座位时,个子高矮是依据,但不是唯一的依据,老师喜欢的人一般在前排就坐,可想而知,头一次我分到第二排是个子问题,后面就不一定了。
  她教我们语文。我很喜欢听她讲课,我求学的方法,受到了她的影响。语文课是好学不好教的,认字造句不复杂,理解文章就难了,写文章就更难了。她备课用心,能把文章的来龙去脉讲得清清楚楚,在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是很不容易的,不知道她要看多少书,积累多少资料。她个性十足,言语犀利,敢说敢讲,不会因为自己以前受到批判就胆小,就不把她对文章的理解教给学生。她对我影响最大的是我从她的讲课中,体会到如何观察事物、如何简化视角、如何组装过程、如何看透文字背后和如何还原文章背景等,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形成了乐观对事,善良待人的观察事物态度,这种为人处事的态度影响了我一生。
  初看,她与慈母不沾边。她爱人也在中学当老师,教我们数学,为人忠厚老实,讲话细声细气,待学生和蔼。下课的时候或者后来短时间住校的时候,经常听到曾老师带有明显客家话的普通话,大声喊叫她爱人,直呼其名,大声吩咐,有时候我都感到声音太大了。好动,好上课讲话是青春期男孩子的毛病,要是她发现了,会立即批评你,但讲过以后,她会用眼角不时瞟你,看看你反应,是不是受不了?那个时候,我们都调皮,对身边的人和事非常好奇,经常做一些“坏事”,例如,把前排座位的女生头发夹在椅子和桌子之间,值日打扫卫生时候,把灰尘放进女同学的衣领里,上课做怪脸等等,如果她知道了,一定是严厉批评,但大多数是雷声大雨点小,没有什么实际行动的,“你,把灰尘放在女同学头发里,你要帮她们洗头”!其实,是她帮同学们清洗,她从来不在外说学生的不是,想起来,她真的有点像我们的母亲。她的大儿子是我同班同学,只要我们在校,她几乎都是与我们在一起,与自己小孩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上课时对待自己儿子与我们一样,从她的眼神中还可以看出,她对学习好的同学宠爱甚于自己的儿子。
  我上大学之后,见她的时间就少了。我在外省工作,一般是回家时去看看她,那时候的她还是那样精神,那样敬业。她告诉我,我把你当成我讲课的材料,鼓励我教的学生努力学习,我们乡中学不差,我们农村孩子不差!我是乡中学第一次考上大学的三人之一,也是那时候考的较好的人之一,后来晚几届的学友告诉我,老师经常提起你,你成了榜样,用你的成功来鼓励我们。所有这一切,也许是我后来工作的动力以及为人处事豁达的原因之一吧。
  我离开家乡后不久,她就举家搬到城里,并在城里的中学教书,自此开始,就极少见面了,偶尔从她的儿子口中得知,他妈妈改不了那犟脾气,不听劝。昨天我去吊唁时,同学们都说,她还是那样,一个人生活,生病自己坚持,不去医院,最后病重不治而亡,真是令人遗憾!
  来到现在的单位工作后,我看望过她几次,特别是她爱人去世后的一年多时间里去看望她两次,她独住在老旧的二层小楼里,两个儿子远在千里之外,少有人照顾,甚是怜惜。我每次都是结伴而去,看望她的时间也不长,有时候看见她在楼下,站一会儿,说说话。她的眼睛不好,但神奇的是我们每次去,距离她好远时,她听见我们的脚步声时,能准确快速地叫出我们的姓名。见面时,总是问家庭情况,问单位的境况,问个不停,对我们的一切都好奇,言语之间还是改不了那老师的口气。她告诉我,她知道我现在的单位地址,她几次到了家住在我单位院子里的熟人家中做客,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我工作单位办公区的门口,但还是回头了,不去看你,怕影响你的工作。听后,实在是无言应答,心存感动,她还在把我们当成她的学生,处处都在想着我们!
  恩师走了,她那棱角分明的形象将永远留在学生们的记忆中!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