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复活的岩画
          
                                               文/格致

    七月初,和很多人一起去新疆。我们重点看新疆的山水。山是天山和之上的博格达雪峰;水是喀纳斯湖、额尔齐斯河。这样的山和这样的水,此前我是没见过的。东北没有雪山(东北的雪山到了夏天都像冰糕一样融化了),也没有能向西流进大西洋的江河。至此我感到新疆山水的极品已经被我看完了。然后返程的日子也到了。如果没有贺兰山横在新疆和吉林的中途,我将在七月八日的下午和同伴们一起回到吉林的盛夏,回到雪山已经融化了的吉林。然而贺兰山在那里,我早就看到了。贺兰山海拔不高,都没能达到雪线,也没有特殊的植被,没有大熊猫,更没有著名的江河发源在这里,但我还是看见了贺兰山。如果我的重点还是看山看水的话,在刚看完新疆令人震撼的山水后,这里几乎就不能看了。但贺兰山灰扑扑的静卧在那里,像个素衣书生,怀揣远古人类神秘信息的孤本。贺兰山是一本翻开的地书,记录着远古人类的一切。远古的人把图画和符号磨刻在石头上,把思想和心灵磨刻在石头上,成为竹简之前、甲骨之前的图书;成为水火都无法销毁的图书;成为在时间面前最强大的图书。是这些比甲骨更古老的书本改变了我的行程。使我在宁夏停了下来。这一停就是五天。
    我和那些在石头上刻下图画、符号的古人有着相同的爱好。我就是个整天没事爱写书的人。我此生已经写了7本书了。我读过的书比我写的要多一些。但读的和写的都是纸质的。我没读过捐书,没读过竹简书,没读过甲骨书,没读过岩画地书,这么一总结,我等于没读过书!我的阅读史存在巨大空白!
    五天是我阅读贺兰山地书的时间。而这一行为可以丰富我的阅读史,填补我在阅读上的空白。通常五天我可以读完一本二十多万字的长篇小说。我不知道贺兰山这本巨大的地书是长篇还是短篇集?是散文还是诗歌?总之我要在五天内读完。五天内我去了两次贺兰口。西部影视城我没有去,我想一万年后如果该影视城还存在,那时的人去看看也许还有点意思。西部影视城是现在人建的,他们的想法、思路,我一看就懂,不看也懂。我不喜欢一看就懂的事物。连读书我都喜欢阅读障碍和难度。专家都说古代岩画看不懂,神秘。而看不懂、神秘,能快速点燃我阅读的欲望。现代科学的灯光已经照亮了我们生活的世界的大部分,神秘的、看不清楚的部分越来越少了。我们的眼睛越来越没有用了,小小的地球包括太阳系都被照亮了。我们的眼睛只能看见,不能发现。而贺兰山五千年或一万年前人类刻在石头上的图画让我万分惊奇。这些是神秘的、看不清楚的部分。这些是能够使用我的眼睛的部分。这些年来,我用我的眼睛看我自己。我发现我的内心是我看不清楚的。我甚至通过梦境找到靠近我的路径。
    我走近贺兰山,走近那些远古图画,我甚至能伸手抚摸它们。我的手指沿着那刻槽滑动,就是我的血液在那些刻槽中流动。我对岩画的理解和认识,不需要谁来认可,那只是我和远古人类的一次对话。甚至是悄悄话,这和别人无关,也和对错无关。
    我发现远古人类是一些爱说话的人群。他们把要说的话隐藏在一些图画里,刻在石头上。然后等着。只要有人到来,他们的倾诉就开始了。
 
    一、 一个比喻句子  
 
    我是从左手进入贺兰口的。而一群人被一个解说导游带领着从右手进入。我暗暗高兴我的耳边可以没有一个语速湍急的导游;暗暗高兴我可以从左手进入贺兰口,而这样走的似乎只有我一个人;暗暗高兴那天不是休息日,游客很少;暗暗高兴酷烈的太阳暂时被白云包裹住了……
    空旷的山谷,沉默的岩画,我的脚步声。其实,每一幅岩画都在说话。对远古的岩画,不只要看,更要倾听。有的岩画发出的声音大,有的声音小。有的岩画是个盛大的集会,发出的声音就很嘈杂,甚至还有鼓乐之音。
    走到双羊出栏图的时候,我听到羊甲对羊乙说:我昨晚没睡好,一只老鼠总啃我的左耳。羊乙说,羊圈里所有的蚊子都咬我,你鼾声如雷,还没睡好?
    羊语细弱,几乎被脚下山溪的声音淹没了。
    当我按顺时针就要走出山口的时候,我的耳边响起了人的说话声。这里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有时是一个人在说,有时是大家的一片议论声。我看见在一块迎着东方太阳的巨石上,刻着一对人面像。那块岩石很巨大,完全刻得下一个大型的放牧或狩猎场面,甚至两个部落的战争场面也可以容纳。但是,在这样一块岩石上,只刻了两个并列的人头像。而在这两个头像的后面和右侧的岩石上则刻着众多的小人面像。
    原来我是走到了一个部落的集会现场。其实我没能进入那个集会现场,我站在岩石的外面,就是站在集会的外面。如果我能化身成一个刻在岩石上的人头像,我才算进去了。我离一个岩石上的头像的距离是很远的,大概是五千年到一万年的距离。就算我的手触到岩画的画面上,我离岩画的距离仍然是上万年的。但是那些声音穿过了时间,抵达了我的耳膜;那些图案穿过了时间抵达了我的眼睛。我看到了听到了。
    最左侧的是部落酋长。因为他的头上插有两只大鸟的华丽羽毛。头上插羽毛是象征权力。如果你不是酋长,就算你手里有大的羽毛,你也不能插到头上。如果你那么做了,就等于要起兵造反了。在这幅巨大的岩画里,头顶插羽毛的只有一个人。看来这个部落很平静,没有第二个人头插羽毛要和酋长争王权。
    这个最左侧的酋长是个男人。我的依据是在他的下颚处,刻有胡须。这个部落的最高权力握在一个男人的手里。在他的右侧,是一个女人。说她是女人因为她的下颚处没有胡须。头上也没有羽饰。他们的耳饰都很复杂夸张,但细看也是有细微差异的。这个女人的位置和酋长是并列的。这个离酋长如此近又几乎平起平坐的女人,应该是她的配偶。看来在那个部落里,女人的地位并不低啊。
    在这对部落首领夫妻的右侧,很多块岩石上,刻着众多的人头像。他们是这个部落的成员。也就是这个王的子民。他们姿态各异,但是脸都朝向他们的王。脸向着王就是心向着王。这个部落很团结很强大。
    从这幅岩画的布局,我发现了这和我家的布局是一样。我们满族人是以西为大的。一座房子,长辈要住在西屋。西屋西墙的位置设香案,供奉祖先和神灵。西屋的西炕,女人不可以坐在那里,也不可以摆放杂乱的东西。我小的时候,我的父母是住在西屋的。哥哥姐姐住东屋。我和弟弟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在我长大之前,住在父母的西屋里。我家西屋的西炕(很窄)上,放着一对木头箱子。箱子刷着黄色的油漆。箱盖上放着一只钟表,一台收音机,两个玻璃花瓶,还有两个铁框圆镜。那是七十年代,已经不允许放香案了。就算这样,我们家就把最重要最贵重的物品放在了那里。箱子里不放衣物,存放大米。每天做饭的时候,我妈就从这箱子里舀出米来。粮食、钟表、花瓶、镜子,这些物品都不会和祖先和神灵发生冲突。他们也会喜欢这些物品。看来在西炕的箱盖上,放上什么物品,都是我妈经过了思考的,都是我妈和祖先、神灵商量过的。
    那个插羽头上的部落首领,位于整幅画面的最西侧,东侧是他的配偶,再东侧是那些民众。整个画面看上去秩序井然,一丝不乱。这个岩石上的民族和我们满族,在制定生活秩序、长幼尊卑上的思想方向是一样的。
    这副酋长岩画以及和他右侧岩画的关系,因为我从小的生活规矩,让我突然看懂了。但这个酋长头像中的五官,则是一个谜团。五官被刻成一只羊的象形符号。两只角代表眼或眉,身体是个正三角形,代表鼻子,而三角形的下面画着四竖,是四条羊腿,代表嘴。这是为什么?看那时的岩画,古人几乎什么都会刻,而单单不会刻眼睛、鼻子、嘴吗?这显然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思想问题。也就是古人是有意这样刻的。
    想来想去,我这颗现代的脑袋,想远古人的心思,这中间是多少时间的空白?但我感到我还是能看懂,我已经和古人在心思上艰难地接通了:部落头领华丽的头饰下,羊的符号构成的五官,是说这位首领就像一群羊中的头羊,领头羊。领头羊是整个一群羊的大脑和方向。头羊能带领羊群步入水草丰美之地;头羊也可以带领扬群在风雨来临时找到避风的港湾。如果没有头羊,羊群将失去方向,所有的羊将不知何去何从。这是古人对首领的认识。也是部落首领用这样的图画告诉部落的所有人,首领的重要性。要听首领的。刻上头领的自然头像有什么意义呢?而这幅岩画则刻上头领存在的意义。
    这两种符号和两种符号的组合,都是那时的文字。他们这样说出了一句重要的话话。这个头像是远古人在岩石上的修辞,他们用这样的符号组合,说出了一个很好的比喻句子。
 
    二、一个错别字
 
    我拍到了这幅大型岩画的一个局部——一朵花和一只大眼睛昆虫。上面的部分我都没有看到。这幅大图是我从博物馆的墙上拍下来的。
    在这幅大岩画里,有女人、马牛羊、有小孩、有花朵、有昆虫、有草丛、还有女王。这里没有男人。我不是说没有男人就多么好,而是在画面上没有。男人出去打猎或放牧去了。这里是他们的村庄,孩子和女人在看家。
    在这幅使用了14块岩石的巨大画幅上,算上那位女王一共有18个女人。她们在岩画上的形象不是她们的自然形象,而是用了最能代表女性的一个身体器官——一个核形人面像。而核型是女性性别器官的形状。在这些核型人面像里,并没有刻上五官,而是刻上了使这一性别器官更形象的符号。再愚钝的人都能看出这些符号代表女性。在这些女人的身边是圆脸的孩子和一样幼小的羊、狗、牛等家畜。在一块位于中间的岩石上,刻着这一群体的女王。她头戴王冠,精神抖擞,眼睛那么大。男人们哪去了,女王的男人哪去了?和现在一样,男人要养家糊口,要去打猎或放牧。在他们的聚居地,只有女人孩子还有幼小的家畜。现在可能是白天,等到了晚上,男人们才能扛着猎获的食物回来。那时晚霞铺在前来迎接的女人身后,孩子四处乱跑,狗跑在女人的前面,偶尔也吠叫几声,大幅度地摇晃尾巴。羊仍然低头吃草,对其他事不关心。等男人回来了,会有炊烟升起,烤肉的香气弥漫……也可能有某个女人的男人没有回来,在狩猎的过程中,出了意外。但这并不能破坏这个部落的夜晚。悲伤是一小部分,而大面积的欢乐会覆盖整个部落。我想象着这个部落的黄昏有多热闹,晚餐是多么香,烤鹿肉还是北山羊?所有的孩子都能吃饱,夜晚凉爽,不冷不热……
    我的好心情持续了一天一宿。第二天,我又细看这幅让我心情大好的岩画。相对而言,我更喜欢这种呈现宏大生活场景的岩画。因为喜欢,我就反复地看。像喜欢玉的人不停地抚摸把玩手里的那块玉石。第二天,那个昨天的女王重重地打击了我。我发现我看错了。那不是女王,是男性王。因为我看到了他有胡子!我很沮丧。这个发现立刻破坏了原来的画面。有了王,那么这幅画里的所有女人就都是王的女人。那些出门打猎的男人并不存在。这里唯一的男人就坐在众多女人的中间。你看他兴致勃勃,目光炯炯。所有的女人都在他的磁场里震颤。他是比第一幅岩画中的王更大的王,因为他的头上插着四只羽毛!那个只有孩子、女人、家畜的村庄并不存在;那个等待男人狩猎归来的平民的欢乐夜晚并不存在。这里是王的后宫,每一个女人都是王的。这里等级森严,本没有多少欢乐。
    其实那王者的胡子是很显眼的,我昨天怎么没看到?其实没看到是多么的好,如果我能一直看错是多么的好!
 
 
    三、复印件

    走了半小时了,总是看到人面像、神的形象,在一块岩石上,我总算看见了羊群。此前也看到了羊,单只的或一对。在这里我看见了一群羊,而且在这群羊的后面还有人。这个人和这群羊之间的关系很紧张。因为这个人的手里有箭,并且已经拉满了弓。而羊群在快速逃离险境。我不知哪只羊会被猎获,但总会有羊倒下,成为人的食物。我并不厌恶那个对着羊群射箭的人,他在获取食物。他还不会耕种。打猎是他主要的食物来源。他猎杀山羊的理由很充分。那些羊应该是野山羊,如果是自己家驯养的,那么杀羊就不需要弓箭了。据说被驯养的羊面对主人的杀戮时,几乎是不反抗的。这让我很难过。西藏有永生羊,即让这只羊活到自然死。他们从一群羊里挑选一只羊,永远不杀。一只羊就是所有的羊,永生羊就代表所有的羊活下去。我去西藏的时候,到同学的家里,见院子里井台边有一只羊,同学告诉我,那只就是永生羊。
    贺兰山在古代就被追杀的野山羊,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我看见贺兰山上都是裸露的石头,上面没有植被,就算有野羊,它们吃什么呢?没有泥土就没有草,没有草就没有羊。但一路上有小木牌上写着“岩羊胆小,请勿惊吓。”看到那牌子,我也不相信这里会有野生岩羊。就算有,怎么能碰到呢?它们跑得那么快,又怕人,早早嗅到人的气味,就会躲起来。但看牌子上语气,好像四处都是岩羊,我不小心就会惊吓到它们。惊吓,那得近距离。走了好一会,只见岩石,不见岩羊。只见岩石上的羊,不见岩石间跳动的羊。
    就在我看完了贺兰口的所有岩画,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看见了岩羊!不是一只,不是两只,而是许多只。大大小小的,是一个庞大的家族!
    我慌忙找出已经放入背包的相机,手忙脚乱总算拍到了几幅岩羊离去的背影。
    它们都是灰褐色的,如果站在那里不动,还以为就是一小块贺兰山的岩石。也许刚才它们一直在山上的岩石间跳动行走,因为与背景颜色太靠近了,而使我看不见了它们。我看见岩羊的地方是在山下的草地上。是绿色的草地把它们暴露出来了。山上没有草,岩羊得下山才能吃饱。而吃饱了后它们就回到山上。山上有它们的家。山上的岩石个个都是岩羊的好朋友。岩石和岩羊像是亲兄弟,岩石是兄岩羊是弟弟,岩石一直保护着岩羊,贺兰山上的岩石为它们挡住了多少射向它们的箭、扑向它们的利爪啊!
羊群向不远处的贺兰山跑去了。它们大概是吃饱了。在山上错综的岩石中间,有它们的安身之地。当它们跑进贺兰山的岩石中,我就几乎看不见它们了。我离它们并不远,但它们隐身在岩石中了。我感到它们也许是从哪幅岩画中跑下来的。现在,它们被人发现,受到了惊吓,它们就快速跑回到一幅岩画里。
    现在已经没有人猎杀这些岩羊了,但它们还是怕人。它们对人的怕是从古代带过来的。它们的基因里写满了“怕人”这个符号。从这一点,它们就是古代的羊。它们和我在岩石上看到的那群被猎人用箭追杀的羊,本是一群羊。它们为了躲避古人的弓箭,就一路跑,现在跑到了我的视线里来了。它们看见了我,虽然我手里没有拉满了弓的弓箭,但是羊们还是害怕。它们就又往回跑。
    它们在白天下山来,一定是饿了。我想如果为了游玩,它们会选择在晚上下山。那些岩画上的牛羊马骆驼,在白天是老老实实的岩画,到了晚上,它们就纷纷复活了。太阳一落山,山谷里一个人都没有了,那些石头上的马牛羊,纷纷伸个懒腰,然后从岩石上跳了下来。它们的“白天”开始了。它们先到山谷间的小溪里喝水。再邀上几个同伴到山下的草地上吃草。它们看看天上的月亮就大声地赞美几句。一时间,羊叫、牛叫、马嘶、虫鸣,使贺兰山山谷像个热闹的夜市。如果有人在晚上来到贺兰口,并且长有那只额头上的眼睛,会看到我描述的这些的图景并听到这里的喧闹。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