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2-13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亲情悠悠推荐
西藏的孩子——爱子旦真那杰游学小记
文/白玛娜珍 一 我的爱子旦真那杰(以下简称:旦)从小几...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与您同行
               
                                              文/野夫

    提起李玉山老人,在大宁恐怕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他是大宁文坛一棵“常青树”,是年轻人追捧的偶像,是老年人效仿的楷模,耄耋之年文学创作不减当年,行为做派儒雅随和。
    与李老文学结缘,大约已快十年了。岁月的长河就在这不经意间流失,但跋涉的脚步,踩在富有诗意的季节里,让人惬意。春天,我们一起见证万物萌动的生机,文物古迹留下足迹;夏日,我们一同采摘舒怡如潮的风景,延长、乡宁留下身影;深秋,我们一起收获满满厚重的金色,荣誉背后有您的汗水;雪夜,我们一起畅谈书情和友情。与您同行,相伴、相守是那么的精彩而美丽。
    相识是缘,相知、相随才是人生知己。与老李同行,他对文学的挚爱,对文学青年的关爱和呵护,对大宁文学的繁荣和发展,忘我奉献,孜孜以求的精神,让人肃然起敬。
    八十年代我被他的《情满人间》、《情满黄土地》和《情满太行》“三情”文学着迷。2010年与文字的结缘,我们相识交往频频,他家我是常客,自由的很。在我的印象里,他寝室枕边,沙发扶手,电脑桌、茶几上你都可随处见到不同种类的书籍,这真印证了他《书缘情未了》的表述,‘我与书结缘甚早,且终身相伴。直至今日,年逾花甲,仍坐拥书城终日与书厮守,谁能说不是一种缘分?读书的过程,是人性觉醒的过程,人格提升的过程,心灵净化的过程,精神强化的过程,有了这个过程,平凡的日子也会变得富裕逍遥。’这份挚爱,这份情缘,也许只有身在其中才能领悟。
    夏日午后一次冒然造访,茶几上一堆厚厚的打印文稿,电脑旁刚刚修改的面目全非的也全是一些文稿,见我到来,他穿着短裤,拉着拖鞋,端着碗走过来,我很诧异,开口询问,您老这是吃的那顿饭?这前后不着点呀。他笑着说:“老啦!吃饭没个点,啥时都行。拿筷子指指茶几上的文稿,这是太原学生写的回忆录,要出版,让我修改,你看看。”我清楚,他是为了修改文稿,午饭又晚点了。有一次深夜,他在电脑上给我发文,这是陕西西安文友写的一篇关于曹谷溪的文章,我做了一些修改,你看看。文章的题目我记不大清楚了,但我知道他的用意,每次遇见好的文稿,他都会发给我,让我先一睹为快,更是让我学习领悟。他就是这样一位慈祥、和蔼的老人,用行动感召着身边的文艺青年,用真情扶持着大宁文学的发展,与李老相处,感动、幸福总是满满的。      
    为挖掘抢救大宁民间文化,他深入大宁、陕西沿黄河一线的村落,走村串户,探访民间有关黄河仙子的传奇故事,用不到两年的时间创作完成了《黄河仙子传奇》,故事跌宕起伏,精彩纷呈,作品由中国作家出版社出版全国发行,故事被收入《中国农民最喜爱的99个神话故事》,大宁黄河仙子文化也被评审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挖掘保护我县丰富的文化资源,他跋山涉水,不辞辛劳,深入民居,搜集资料,先后整理编写了《大宁故事》《临汾景观文化大宁古八景》《大宁精典99》,文字立意鲜明,言简意核,雅俗有趣,深受读者喜爱。
    退休多年,他还担任《大宁文化》和《昕水文艺》的主编,两期杂志为季刊,每期组稿、改稿和编排都是他一人,每出一起杂志,他都要往返大宁临汾好几次,一干就是十几年。去年,他又兼任了《今日大宁》周报的副刊责编,要知道,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无私的,没有一点报酬,有时,还得自己倒贴车费和给文友邮寄杂志的费用。他的这种无私奉献,忘我进取的精神,值得我辈效仿学习。记得在延长参加七里村文学交流时,晚上洗脚,我看见他穿着的袜子,那是补了又补,要知道那是炎炎夏日呀!我不顾及他的劝阻,揉成一团扔进纸篓,下楼给他买了一双新丝袜,放在枕头边,他对自己就是这样“抠门”,但对文学事业和文友总是慷慨大方。
    2013年7月由中国文联出版的散文集《日月留痕》,他的文集在全县引起一波不小的文学热,许多老同志受其精神感染,拿起笔杆写文集,写回忆录,短短几年,在他的帮助下,我县出版个人文集6、7本之多,在大宁历史上未曾有过这等辉煌。我在感慨,鹤发童颜的老者,哪来的这股激情和热情,又是何种动力促使着他,如此忘我进取地工作,他总是笑着说:“老啦!能做多少是多少。”我想,这就是一位老文学工作者对文学的挚爱,书缘情未了,激情、热情都是一个与书的“缘”字让他如此倾情,真有点像苏轼当年的豪言“老夫聊发少年狂”呀!。
    与李老同行,是我今生的福气,更是大宁文学兴盛的福气。


     2017、8、3完稿于逸士斋
     2017、8、4修改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