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0-20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困窘
 
                                             文/金兰仁

    周六到小区门房的储物柜拿快递。恰巧物业公司王经理和几位小区居民在回放小区红外摄像头的录像,反正无事,就作壁上观。别说,屏幕上图像还真清晰,尽管显示的时间为晚20点左右,但画面如同白昼般清晰,单元门上的小广告、地面的凹坑及进出行人的面部表情,一目了然。王经理很得意,不停地吹嘘说:“摄像头质量高不?放大以后,汗毛都看得清楚!”
  小区几十个高分辨率的红外摄像头,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监控小区公共场所,重点监控单元大门及停车场。中控装置就位于接待室内,与办公桌上的一台大屏幕显示器连接。平日里,显示器经常开着,屏幕上的分区画面,不间断地转播小区内的即时情景并且同步录像。小区接待室就是门房,人来人往,整天开放。路过的一位大姐,看了几分钟录像后,瞄了瞄显示器和主机,伸了伸舌头,嘟囔道:“完了!都给看完了,没有隐私了!”
   “找到了!”随着光头的声音,画面里完整还原了一起汽车剐蹭事故的始末。一位瘦高的男子,嘴叼着香烟,挽着穿花衣服女人,自小区主道拐到到停车场内,在军绿色丰田帕拉多越野车前,远程启动,上车,左拐,准备驶离停车场。前有横停车辆,一次性左转空间不够,瘦男倒车调整车头方向。嘿,倒车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车速太快,越野车尾将右侧的大众帕塞特保险杠撞落掉地,左前大灯碎裂掉块。
  出事了,军绿色丰田帕拉多越野车上的俩人都下车查看。花衣女捡起了大众帕塞特保险杠看了看,随即丢在地上。瘦男摸了摸车灯,敲击几下引擎盖,看了看自己车尾,丢掉烟头,招呼花衣女,开车走了。
  “看看,留个条子啰,都是邻居!”光头说。
  光头老婆气愤地说:“留条子,两天了,没有见过人影!把别人当憨包!”
  王经理息事宁人地说:“说不定在找你们的联系方式呢!”
  光头说:“鬼话,要找不容易,同物业或者门卫打声招呼不就成了?”
  有了录像,下面的事儿就好办了。用相邻的摄像头的录像资料,很快追溯到瘦男住址。在物业公司的资料里,也找到了廋男的姓名、电话及具体住址等信息。
  可能是疏忽,王经理没有关闭监视器,画面在继续放映。突然,剐蹭事故发生后约半小时光景,瘦男夫妻俩步行回到了小区,并且双双来到事故现场,见帕塞特车内及周围有人,悄悄转身走了!
  见此情景,光头手点显示屏,气愤地说:“我都在车上,他们竟然不打招呼跑了!”可想而知,瘦男夫妇心存侥幸,没有丁点儿负责任的态度。
  接下来的事,光头有证据,瘦男逃不了,赔偿损失,天经地义。
  不久后的一个晚间,到小区广场纳凉。恰巧光头夫妇及王经理都在,他们聊着就说起那次车子被剐蹭的事了。
  光头说:“唉,这叫什么事?哪天,在单元门口堵住他,还装着无辜。听说物业的电脑存储器里有录像后,立马服帖。乖乖地修好车子,气不气人?哥儿,物业有功,大家支持!”
  王经理叹了口气,岔愤地说:“前几天,他与律师及几个哥们来找我了。”原来,瘦子听说是物业提供的证据,让他现形了,恼羞成怒,以侵犯隐私为由,找王经理麻烦。律师查要查看小区安装摄像头许可及授权,并当众斥责王经理,断言他在没有公安机关现场监督情况下,随便让人查看及提供录像,已经侵犯了个人隐私,要绳之以法,等等。
  王经理说:“要不是门卫大爷骂了起来,还不知道如何脱身!”“门卫大爷看到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气不过,骂瘦子缺德,损坏东西,想跑人,没有教养。骂律师,脱死人裤子,要钱不要脸。”说起大爷,王经理满心感谢:“最后,大爷指着他们的鼻子说,倒回三十年,你们这样的板儿(土话,对男人的蔑称),今后就没有好日子过,居委会的人会天天盯着你!”
  大家一听,竟然有这事?都齐声讨伐瘦男,有人甚至说,发动小区居民抵制瘦男全家。
  说着说着,有几位小区居民随意地问王经理,“录像那么清楚,小区啥事你都知道?”“我家住一楼,照不到房间里吧?”
  王经理满不在乎地说“懒得看,有啥看头。”
  “外人都可以看?”“不能拷贝吧!”“要是录像传到网上,就不好了!”“显示器经常开着,现场直播,好不?”“摄像头在派出所备案了不?”
  大家七嘴八舌。向来说话嗓门高的王经理,渐渐没了声音,不停吸烟,沉默了。其实是他为自己尴尬的身份和无奈的做法难堪和忧虑,不做吧,今后这类事情无法处理,毕竟收了居民的车辆占位费。继续下去吧,难保下次真的会触犯法律。这次剐蹭事件中,瘦子是迫于道德的压力才罢手的,哪下次呢?碰到哪位死磕的人,怎么办?王经理清楚,物业公司只是受业主的委托管理小区公共设施设备,维持小区正常运转的,别无它权,对邻里纠纷及轻微的治安之类事儿是没有管辖权的。与其对应的业主委员会,更是如此。按照规定,除了专门机构外,就只有社区有管辖权。而如今的社区干部就哪么几位,动辄治下几千、几万人,他们与属下的居民,基本两不相扰,谁都不认识谁,加强管理基本是空话。如是乎,邻里纠纷,家长里短的事儿就任其自生自灭,要么当事人自己消化,要么事态扩大,让有关部门来处理。所以,不少人至今还留恋当年的小区。那时候,居委会下设居民小组,牵头解决问题和组织活动,和谐融洽。一般宵小看到戴着袖章巡逻的大妈大爷,哪里会有胆子进小区,更不谈有非分之想了。像汽车剐蹭这样的事儿,大爷大妈分秒钟就能妥善解决,哪里会是今天这般模样!
  其实,社会治理的基础在基层。如今法制健全,各级机关各司其职。同时,也要认识到居民自治组织是法律及道德的贯彻、牵头最小单位,其制定的乡规民约及一定区域内形成的习惯习俗,能规范、约束、褒扬和鞭笞人们日常行为,是社会管理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如果能按照地域,细化管理网格,形成有力的细胞组织,尴尬不就迎刃而解,人们不就会倍感幸福吗?
  
  
                                 二0一七年八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