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7-10-19  星期四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岁月留痕推荐
等待荒冢开花,等待你----内蒙纪行
  文/白玛娜珍  一 藏历新年快要到来的时候,我们开着车把表妹央...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青春再聚首
   
                                              文/祝顺祥

    毕业了,终于要别离。
    明天,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同学将各自散去,各自走向不同的地方,比来的时候散得更远。
    因为珍惜四年的同窗情谊,大家相约在离别时聚餐。餐桌上,有的人已经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许是醉了,开始说着一些伤感的话语,整个气氛变得有些沉重了,时不时传来女同学的低声啜泣,男同学眼角闪现着晶莹。
    第二天,我是陪朋友一起度过的,所以错过了同学们告别的时刻,有的连留言都还没有写。送走朋友,回到宿舍,已经是人去楼空,一些杂物乱七八糟的散落在各处,偌大的宿舍空荡荡的,只剩下孤独的皮箱和我,“无处话凄凉”。
    收拾完东西,再环顾四周,这个曾经包容我的房间让我有了深深的留恋。我终究是要走了,没有人为我送行,只有我一个人扛着大大的皮箱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孤单的。熙熙攘攘的人流像是不存在了,除了列队为我送行的两排杨树,我的眼里只有和我一样孤单的教学楼、宿舍...... 
    2013年,我离开大学校园已整整十年。
    春节过后,我跟赵奔灵聊天时说起,毕业十年了,是不是小聚一下,那天聊起大学时的生活,是十年来少有的一次长聊。
    人生有多少个十年?八个,还是十个?总是屈指可数的。十年一晃而过,总有一些值得纪念的人让我想起,总有一些值得纪念的事情让人回忆,我突然很迫切的想回到十年前看看,然而终究是回不去了,穿越只能存在于电视电影和小说里头,我只能回到十年前的那片校园,去看看十年前结识的人,去回忆十年前经过的事。
    高铁时代让城市与城市的距离近了,也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近了,这是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周六,我从广州坐高铁出发到长沙,原本8个多小时的车程瞬间被拉到2个多小时,似乎把我和学校之间的距离也拉近了。可惜湘潭还没有高铁站,只能转坐汽车到湘潭,余臻胜来接我直接去了饭店,一桌已经差不多坐满了。几位同学看上去没多大变化,只是稍微有些发福了,毕竟已过而立之年。还有老余的宝贝儿子小余,小家伙应该有七八岁了,长得跟他爸一副精明相。阿飞姗姗来迟,一身正装,看起来和当年一样年轻,大家赠送了一大盆饭给他,阿飞为了表达迟到的歉意,也还是努力吃完了。
    来到了母校--湖南科技大学,我们又在这里相逢了。当年的“湖南高校第一门”雄风依在,只是略显破旧了。校门前的草地依旧,正值春天,大片草地绿得发亮。当年我们在草地留下了青春的身影,今天我们也准备留下发福的英姿,小余拿着照相机在那里试镜,却惊叹了一声:谁的肚子那么大,还在不停的抖,当时我就石化了。岁月是把杀猪刀,刀刀催人老。多少青春被带走,多少美梦未停留。十年的对比,虽然在重逢的一刹那,我们对彼此似乎还是那么的熟悉,只是任何人都逃不过岁月的刀痕,化作或深或浅的皱纹,还有充了气的肚皮。
    走进校门,汪卫朝我们迎面走来,牛仔裤,运动鞋,还是那么的有朝气,这位年轻的汪博士,哪里有一点大学老师的样子。我赶紧上前几步跟他握手,嘴里念叨“汪教授,你好!”,他还欣然答应这,还真以为他是教授了,以后就成全他,叫他汪教授了。
    做为地主,汪教授在前面带路参观校园,我们走在校园的小路上,灿烂的阳光下绿树成荫,时而微风吹过,令人心旷神怡。走到明湖,逛了一圈涵虚阁,在主教楼前面的草地上坐下休息,小余欢快得很,在草地上不停地跑来跑去。再走到我们原来的系办公楼--数理楼,这里已经变成物理楼了,然后是化学楼、体育馆、艺术楼、外国语学院、宿舍、学生二食堂......一直走到我们原来的寝室,现在改成女生宿舍了。不知谁提起要再打我们寝室的电话,只是号码早已从脑海里消逝多年,试了几次,都没打通。
    再绕到学生三食堂,我们也特意跑进去巡视了一番,每个窗口都去瞧了瞧,与原来的价格、菜品相比,还加以点评,顺带也点评一下食堂的师傅们,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以为是卫生检查团的来搞突击检查了,其中一个师傅貌似还有点小紧张,走出食堂,汪教授突然爆笑了一声。
    晚饭时,原本想找以前常去的快活林邵东饭店,只是物是人非,店还在,可是招牌没了,老板也不认识了。正如很多大买卖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我们在酒桌上也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这是一个十年的约定:7月底举行毕业十年聚会,对此项决定大家都鼓掌表示通过,并推出两位班长也就是我和汪教授作为聚会活动的组织者,我深感责任重大,信誓旦旦表示要为同学热忱服务、鞠躬尽粹死而后已。
    饭后娱乐节目还是一如既往的俗气,我们到市内KTV,好一阵鬼哭狼嚎,好在还有我不时的注入一股清流,驱逐一下乌烟瘴气。KTV出来已经十点多了,湘潭的同学回家了,剩下4个人到宾馆开了一间房,因为胡冬情提议要跟我再一次同床,我们以前是上下铺同床,现在进一步改成同床共枕了,鉴于只有我一人反对,因此我的反对无效,只能屈从了。
    从学校回来,我就开始筹备聚会活动了。在机关工作多年,别的没学到,举办活动的流程倒是熟门熟路了,首要的工作就是整理好通讯录,并发动大家参加聚会活动。
    为了争取更多的同学参加活动,我给每位同学寄去了邀请信:春去秋来,年复一年;韶华似水,十年有余。曾经在母校共享青春欢乐的我们,已步入而立之年。十年前,我们怀揣对未来的憧憬,带着青春的热情,欢聚一堂,共同度过了人生中最单纯、最美好、最值得回味的校园生涯。难忘深夜里宿舍内那一场场的“卧谈会”,更难以忘怀毕业会餐后我们的高歌和哭泣。回首往事,思念同窗共处的同学,思念曾经生活和学习过的那片热土,热情的七月,将迎来我们分别十年后的首次相聚。亲爱的同学,无论你在天涯海角,还是近在咫尺,放下你的忙碌,带着一份温情,一份感动,一份真诚,让我们再次相聚在一起,叙旧情、话衷肠,再次点燃我们心中的激情和对青春岁月的回忆吧!
      附上一首小诗《十年--致我们逝去的青春》,缅怀一下过去,希望唤起同学们深埋了十年的情怀。十年/在弹指的一瞬间溜走了/青春/在不经意间/顺着无可逆转的时间线/渐行渐远/我们/在灿烂的年华里/相遇相识/带着青春的热情/欢聚一堂/我们/在校园共享青春年华/时光/冲淡了所有的热情/唯有友谊独存/我们/卸去了青春的装扮/越过了精彩的而立之年/懂得了人生的重要意义/我们/重回校园吧/去祭奠我们逝去的青春/让我们的青春再一次绽放。我被自己的诗感动了,希望也能感动更多的同学。
    7月,这个火辣辣的季节,终于要聚会了。
    学校主干道上,汪教授提早挂好横幅“湖南科技大学990213班毕业十年聚会”,横幅两头是两棵榕树,原本近在咫尺却不能相依的两棵榕树今天终于牵手相连,两排榕树已整装列队,万事俱备,只待老同学来了。
    我早早的来到学校和汪教授碰头,在宾馆大堂候着。同学们陆续来了,宾馆大堂里就显得热闹了,大家见面并没太多的激动,只有亲切的问候和相互的打趣,天南地北的吹牛,一起回想当年一幕幕令人难以忘怀的情景,尽情之处开怀大笑。
    午餐原是计划到学生食堂去吃饭,让大家重温学生时代的感觉,为了方便等还在途中的同学,我们决定去宾馆对面的翰林食府吃饭。点好菜后,冯敏一家三口也踩着饭点赶到了,满满地坐了两桌。我们举起手中的酒杯,为离别十年后的再聚首而共同庆祝。同学们相互敬酒,把酒言欢,蓄积了十年的盛情迷醉了每位同学。
    数学与计算科学学院办公楼的电子屏显示了欢迎字幕“热烈欢迎湘潭师范学院数学系990213班返校团聚”,欢迎屏幕下,门卫稳稳当当的坐在那里,悠闲自得的喝着茶,莫非是学院派他来欢迎我们的吗?
    毕业这么久,我仍然觉得湘潭师范学院这个名号更加亲切,高考填志愿时就是冲着“师范”二字来的,因为我从小的志愿就是当老师,可惜毕业时和隔壁的湘潭工学院搞合并,毕业证留下了湖南科技大学的印章,似乎把自己从小的志愿生生折了个弯,以至于毕业后只当了三年老师,再考公务员成了顺理成章的事。
    老师们陆续来了,侯进军书记、傅湘凌副院长、班主任刘学泳老师似乎也没什么变化。我去跟刘老师打了招呼,好在刘老师还记得我,不然就尴尬了。师生现场座谈,十年之后再次聆听到老师的教诲,我们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代。
    晚上我们几人相约一起夜游校园。夜色下,很多景物都看不太清楚,正如我们脑海里模糊的印象。
    我们走进当年的寝室,暑假里人去楼空,十年的岁月在墙壁上刻下些斑驳的印记,有的寝室正在装修,留下一片凌乱。我和胡冬情小心地走了过去,特意走到当年睡的床前留下一张朦胧的合影。走到女生楼前时,几位美女丢下我们,也回寝室去找记忆去了。当年男生在宿舍楼下等女生的场景又出现了,只是我总是一直作为巨亮的灯泡照亮他人,同时又把自己隐藏起来,只是在暗中艳羡。如今,当年的女生已成人妻,而我们几个老男人还在对当年的女生评头论足,引来阵阵叹气。没有谈过恋爱的大学总是不完整的,当我离开校园,我突然后悔了,也许这辈子再也见不到心爱的人了,我应该向她告白的,我应该给她一个拥抱,然后挥挥手,给我这尚未开始的大学爱情画上一个残缺的句号。
    夜已深,倦意侵袭,我们就像一群落寞的男女,恋恋不舍地向宾馆走去。
    第二天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忽然听到有敲门声说查房,原来是汪教授一大早起来了,一进来给我和胡冬情拍了一张“艳照”。
    我们去车行租车,四人一台车,自由搭配。我总认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没想到袁斌他们四个汉子竟然骑一台车飞快地走了,大家都表示鄙视。很快太阳就出来了,烈日当空照啊,好在一路上都有树荫为我们遮挡一下,不过汗水还是哗啦啦流个不停。我们在四人单车上挥洒汗水,齐心协力,行走于教学楼、宿舍和食堂之间,留下一串串清脆的笑声......
    相见时难别亦难,我们又一次要分开了,这次相聚虽然未必圆满,但终是值得纪念的,我会永远记住毕业十年后重逢的这一天。
    整个夏天,我都沉浸在对大学校园生活的怀念中。
    我认真的看了一次赵薇导演的《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当我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名字的时候,它让我心中一动,这应该是一首诗的名字,是一首唯美的诗。
    青春是一场远行,回不去了。青春是一场相逢,忘不掉了,青春是一场伤痛,来不及了。电影里那些让人怀念校园印象:教学楼、食堂、林荫小道......更有迸发青春活力的年轻的大学生们,还有那些如痴似醉、如癫似狂的爱情故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我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大学校园,身临其境,再一次亲历大学生活,把曾经留下的丝丝遗憾填补好,再带着一份完美随着电影而结束了。
    十年前我把青春留在了大学校园,青葱的、欢快的,懵懂的、朦胧的......四年的大学校园生活是我最美好的青春,毕业后的三年里,我又抓住青春的尾巴在校园里游荡,直到,终于有一天,我离开了校园,我再也抓不到青春了,即使是尾巴。青春离我越来越远了,我只能遥望而至叹息,人说三十而立,人过三十,青春不再,青春已经只能成为我怀念的记忆了。
    如今的大学校园早就是90后的天下,我们不能再占据青春的主场,把青春的舞台留给90后,继而00后吧......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