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0  星期三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情感驿站推荐
在路遥的家乡
  当我终于踏上前往陕北的旅程时,我是多么激动,在此之前,曾经有两次去陕北...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平潭的蓝精灵
     
                                              文/金兰仁

    福建平潭岛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坛南湾情侣阁的海岸风光,令人难忘。情侣阁海湾近乎南北走向,南北长约三公里,东西宽约四公里,成向东张开的蟹钳状,典型的亚热带海岸风光。西部林带护卫,丘陵环抱,港澳众多,岛现礁隐;东临大海,平潭码头,将军山及无名小岛,它们像哨兵一样,紧紧护卫者这片蓝色的港湾;银白细砂海滩,数里平沙,银色的浪线,徐徐推向海滩,发出轻轻的浪涛声;天空和海水都是一色的深蓝,二者在天际之间汇合,间夹着金色的阳光,组成奇异的虹线,随浪波动,顽皮的白云不时穿插其间,美不胜收。夕阳,海水,沙滩,清风,绿树,木屋,组成美丽的海岸风景,有着夏威夷烂漫色彩和亚龙湾瑰丽风采。
  情侣阁碧蓝的海水最令人心颤。科学知识说,海水的湛蓝,是大海对蓝天的漫射回应。有人说,是平潭人期待台湾亲人的眼泪,因为在大海那边的马祖岛,也有相同的蓝海。更有人说,平潭独有的湛蓝是“蓝精灵”的功劳。
  蓝精灵就是海荧,是一种肉眼难于见到、发蓝色荧光的的介形虫,生命短促,只在夏日里,现身于自然圣洁的海湾。之所以称作为蓝精灵,是因为她美丽神奇,见到她,人就会进入幻境,或产生美丽的遐想,或跌入悲寂的境地,甚至能从蓝精灵的身上,能看到自己过去,现在和未来。
  期待的蓝精灵,在夜幕深沉时出现了。起初,沙滩只有点点翠蓝荧光,慢慢变成了沿着海滩伸展的光带,接着海水出现荧光的颜色,最后成片碎浪也染上了荧光的色彩。
  年轻人都说:“这是蓝荧,就是蓝月亮!”
  望了望天空,看了看海滩,猛然明白,天上的蓝月亮是第二次满月的称呼,是美满后的美满。地上的蓝月亮,是浪漫的色彩,是人们最美好的遐想!篝火旁,音乐响起,激发出身体内的活力;野餐处,席地而坐,对斟行令,勾起对往日岁月的回忆;沙滩上,情侣漫步,静静依偎,是要大海作证,如此情义,天长地久;海岸边,夫妻踯躅,望天看海,是要日月为伴,此生此世,永不分离。浅水处,父子对话,说不尽的情义,诉不尽的衷肠,憧憬未来的日子,不时发出会心的呢喃;帐篷里,母女细语,说未来的日子,今后的理想,想到今后幸福的生活,不时发出开心的低吟。徐徐海风,阵阵海浪,不时拨动人们心中爱的琴弦;荧光闪烁,海浪粼粼,不时点燃人们心中的激情。多少人沉浸在梦里,多少人正在把梦想变成现实!
  可是,不少人孤寂地静坐海滩上,或盯着蓝精灵,或望着漆黑的远海发呆。是思念远方的亲人?还是内心泛起悲伤波澜?同来的邬女士,指着蓝荧,不时絮叨:“这叫蓝眼泪,是海水化成的!尝尝,又苦又涩!”
  她来自家乡的山区,不到二十岁时,与平潭籍的前夫结婚,在平潭岛生活了十四年,育有一双儿女。照顾婆母,勤俭持家,获得过“福建省劳动模范”的称号。帮助石匠出身的丈夫从工匠变成大老板。哪知道,平日里的乖丈夫,不但有了外遇,还生了孩子!离婚回到家乡后,再婚的丈夫又罹患癌症。此次前来,儿女在外读书,未能见面,路过原来的家,也只能远远瞅一眼。平潭是她熟悉又陌生,兴奋又伤心的地方,虽说是借口银行销户随团而至,指不定是故地重游,重温昔日记忆?
  这不是歌手陈冠蒲在“蓝眼泪”的歌声里演绎的不幸又在重演?来平潭的途中,她多次喃喃地倾诉:
  “前夫多次上门求和,情已去,不回头!”
  “男人啊,像海风样捉摸不定,女人就是海里的蓝眼泪,只有暗自悲伤!”
  男人不一定是海风,但海风的确不会总是那么友善美好。海风能激起千层海波,拨动人们的心田,但也会掀起巨浪,吹皱了人们的脸庞。在海里,与海水紧紧相依,但到了岸边,头也不回,冲进树林里,再响林涛,遇到大山,就会躲进山的胸膛。完全忘记曾经的承诺,不曾记得往日的情怀!
  相比与海风,蓝荧几乎微不足道。除了蓝月亮,蓝眼泪的称呼外,异域人将蓝精灵被称作为“蓝砂(blue sand)”,意指细小又不显眼。是的,她几乎无形,很少人知道她的存在。白昼里,用细小身体籿托海水湛蓝,说这是蓝天的功劳;黑夜里,用微薄力量发出孱弱的荧光,托词是月亮的光芒;当海湾流荧时,又说成是蓝藻的存在。
  黎明时分,一遍静谧,仿佛嘈杂的人群,都已经化作蓝荧,循于无形。回想起来,海荧轨迹不就是人生死循环的缩影吗?蓝精灵肯定也有甜蜜与苦涩,幸福与彷徨。未来的日子里,大多数走向远洋,沧海桑田,成岩筑山,等待重生;少数幸运儿,可以短暂逗留,溶于海水,染蓝大海,耗尽最后的一点力量,再留一抹湛蓝!
                 
                 二0一七年七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