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2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亲情悠悠推荐
西藏的孩子——爱子旦真那杰游学小记
文/白玛娜珍 一 我的爱子旦真那杰(以下简称:旦)从小几...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散文随笔  
石磨的记忆

                                         文/金兰仁

    在家乡,粮食加工早就实现机械化了,手推石磨基本绝迹。惟有罗家兄弟,仍保留石磨,经常用手推石磨加工粮食。不知不觉,他家做豆粑、圆子(米粑)成了村里的大事,他家的石磨成了远近的风景,大家经常到他家赶热闹。看着争相推磨的乡亲,听着久违的山歌声,嗅着豆粑的香味,亲切又熟悉,仿佛回到往日时光。
  当年,家家都置办手推石磨,用以加工小麦、玉米等粮食,石磨是农家不可或缺的农具用具之一。石磨结构简单,由推手、磨扇和磨架三部分组成。推手是由三根空间上两两垂直相交的、粗若虎口的圆木构成,并系麻绳固定悬挂于房间的椽子、木梁之上。两块直径不足两尺、厚不过五寸、錾有辐射型的分区平行齿槽的短圆柱形石块,以轴为中心,上下对合就是磨盘。磨架子高约成人膝盖,由两长两短的圆木构成长方形木架,辅之以四条木腿,承重和架空磨盘。总之,家乡石磨非常大众化,即使未见过,凭一般生活经历,也能一眼辨出。
  推磨简单,但有技巧。磨盘转动时,有两处力矩转换方向的地方,也就是死角,如果给力不足或方法不当,石磨会在死角处停下来,就会被人笑话“磨都推不圆”(贬损劳动能力差的俚语)。石磨正常工作时,转动一周的阻力功是定值,与转速无关,只要在最佳位置附近加大出力,利用惯性就可以越过死角。如果不熟练,或若干推磨人劲没有往一处使,在较长使力的行程内持续出力,部分出力因力臂较小而效率较低,容易劳累。而且,要想磨的粉面颗粒细腻均匀,就必须保持着持续均匀的转速,否则磨出来的粮食粗细不一,难以煮熟或下咽。可见,只有流汗水,巧用力,齐配合,才能平稳持续地转动石磨,才能磨出可意的粮食来。
  至今说起推磨,还感触至深。读中学时,认为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不仅宣传金钱万能丑陋思想,而且暗示了鬼都不愿意干推磨的活儿,气得老师连呼标新立异。而且,小伙伴们竟然闲时揣摩,认为带“磨”字的词,就意味着要吃苦出力出汗,结果还不一定好,是贬义。例如,形容整年忙碌而无为时,家乡就谑称是走“磨哭运”等等。大集体时,父母哥姐辛苦,起早贪黑,而且每年一次的兴修水利大会战,会集中住在工地,几个月不回家,于是,孩子或老人就成了推磨的主力军,而每家不一定都有健康的老人,因此,半数以上的家庭,都只能指望着半大的孩子们。而对于孩子来说,推磨是比较繁重的活儿,无奈之下,几家孩子联合起来,三个人推磨,一人下料,闹钟定时换班,互不吃亏。
  家乡的山歌《粑儿好吃磨难熬》说的就是推磨辛苦。算题聊天,转移注意力,是暂时淡化和忘觉推磨疲劳的好办法。推磨时,与堂哥堂弟们从语文、算术,到自然、劳动等逐课讨论。低年级者听高年级的,同年级者互相争辩,七嘴八舌。往往推完磨后,在纸上写出来,作业就做完了。然而,大多数时间,磨盘转动时发出“呵咯、呵咯、呵咯”的声音,低沉、冗长又单调,令人心烦。时间长了,经常是脚酸手软,两眼放花,盯着木桶或脸盆里的粮食,祈祷早点见底。转圈多了,脑子发懵,常常会幻想到了某一天,石磨安上装发动机,再也不用干这推磨的活儿了。
  “懒人推动世界”是孩提时代比较信奉的“名言”之一,因而想出许多省力偷懒的办法来。在推手上再装一个推杆,这样就可以五个人推磨,没有用力的死角,省劲多了;用石头压在磨盘上,磨出来的粉就要细腻得多,好过筛;磨豆腐时,水泡时间长点,磨出豆浆要粘得多。若干年后深造时,凭一张石磨力传导的简笔画,通过面试。当时,已经是大科学家的导师评语是:“书本上找不到,可作范例!”其实,老师哪里知道,这是汗水换来的结晶,算是名副其实的“磨练”结果吧!
  纵然推磨辛苦,但打心里喜欢石磨,知道石磨是神奇的物什,万万不可少。石磨可以将辣椒磨出色泽红润的辣椒酱;将玉米磨出细粉,做黄脆的玉米饼及豆粑;将黄豆磨出豆浆,做豆腐,豆腐乳,豆条,腐竹等美味产品;大米磨出粉或浆,就能做蒿粑,圆子等节令食品。是的,石磨将农家本来粗糙的生活,推出许多精致来,将本来苦涩的乡村日子,磨出温馨和甘甜,将本来散沙般的玉米、大米和豆子和进亲情和幸福。之于家乡人,推磨意味着丰收,推磨意味着幸福生活。秋冬季节,是做豆粑或磨圆子的时候,轮到哪家,全家上阵,亲戚邻居互做帮手,热闹非凡。平日里再拘谨的乡亲,也会不由自主地唱起自编的山歌:“叫我唱歌就唱歌,大嫂家里豆粑多,箩里盛了三大担,磨里还有五斗多。叫我唱歌就唱歌,大哥家里豆粑香,新鲜豆粑起锅粑,豆粑丝儿比面香。”磨声,歌声,笑声,伴着豆粑、圆子的香味,随风传至很远的地方,显示出农家生活的无尽生机。
  由爱生敬,家乡人都敬重石磨,很虔诚,生出许多规矩。分家时,石磨是首先要议定归属的大型农具,依例长子长孙有优先选择的权利。父亲虽然将祖传的石磨礼让给二叔,但五四年分家搬迁时,置办的首件大用具就是石磨。置办新石磨时,会在石磨上錾出时间及置办人,作为大宗财产归置管理。除夕之前要贴对联封磨。元宵节后,择吉日开磨,并且要顺转三圈,逆转三圈,祈求风调雨顺,很有仪式感。大家都视坐在磨盘或架子上的行为为不敬,会招来石磨主人的不悦及谴责。每隔一段时间,要选日子请石匠上门“锻磨”,使磨齿保持锋锐。也就是在石匠这间隔的锻磨声中,石磨变薄了,父母变老了,儿女成人了,石磨无形中成为家乡人心中的一种念想和寄托。
  前些年,手推石磨因效率低、加工粗糙以及石磨粉不如“洋粉”漂亮等原因,几乎被现代化机械完全替代,淡出人们的视线。可是,近年来发现石磨只改变粮食的物理形态,不流失营养,而且能释放和放大粮食的自然风味。金属机械无法完全替代磨盘低速转动产生神奇的(剪)力以及石质材料与粮食摩擦而产生的独特味道,反而因为运转速度快,加工温度高,养分流失。特别是精加工食品,很少保留粮食本真的清香和甘甜的回味,是许多富贵病的源头。于是冷寂多年的石磨又回到家乡人生活之中,成为追求高品质生活的工具,石磨粉,石磨豆腐等华丽转身为贵重又时髦的健康食品。
  当然,现在石磨也不是往日的简单重复,而是赋予了新时代的内涵,仿生设计让磨出来的粮食更接近自然的味道,安装的动力及调速装置免去了人工推磨的辛苦。而且,不少村子恢复了手推石磨等农事活动,让人回味和体验劳动的辛苦与快乐,再现往日的热闹景象,乡亲们在劳作中唱起流蜜的山歌!
                         
                         二0一八年元月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