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2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岁月留痕推荐
假日感言
窗外,雨不停的下,心静如水,不知何时发现自己竟贪恋上了文字,偶尔也想学学别人...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质疑有时很无聊
  
                                            文/艾平

  在我参与办理的案子里,有一件情节无奇的嫖娼案,引起的思考至今仍在继续。说嫖娼案拿现在的标准来看也不太确切,因为男的开出租车拉着女方在野地里交媾,被治安巡逻队拿个正着,审问时得知,他们之间有着你情我愿的成分,不是第一次办这档子事了,但双方有金钱交易。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严打的力度大有闻警变色的味道,不仅公安抓赌抓嫖缉盗速决,连内保治安联防也颇具威慑作用,竟至于谁搞到一件公安绿当便服套在身上,尽管无肩章领花警饰标志,走在大街上也有种神气。改革开放初期,鱼龙都有一显身手的欲望,走旁门左道者不乏类群。一般来讲,从饥饿中一路走来的男女老少,怀揣的梦无非是吃饱肚子,之后,衣兜里有几个铜子晃出响声,到大剧院看场电影;等布囊不再羞涩,便开始打谱各自的下一步走势,乐呵乐呵的想法如一缕郁金香应门而来。
  那个开出租车的刘姓男子,属于第一波跑的士客运生意者,一般在火车站等客,遇到外流女顺势揩油的事儿干过几次。拿他自己的话说,挣几个辛苦钱先慰劳慰劳自己。这小子年不过三十,有妻室儿女,家在市郊,典型闷骚男。女方正值芳龄,丈夫因打架伤人正在服刑,膝下有一个男孩尚在学步期。男子当晚给女子30元钱,作为两性交易筹码,案卷里写得明明白白。
   内勤是位女同志,主持女嫌疑人的询问工作,要她在笔录上摁指印时,那女子把“你以上说的是事实?”中“事实”二字误听成“四十”,立马辩白道:“不是四十是三十”。在场的治安人员,被她急切洗白接受嫖资数目的口吻和表情搞得忍不住笑,又为其毫无羞耻感的动态而惊讶,治安处罚合乎其然。
  掩卷之后,保卫科长说了句诫勉的话,不料那女子一点不犹豫回敬道,只要的士司机对她好,一切还会继续。从刘某嫖娼履历上如何也找不到一个情字,但以后的事儿不是保卫科长能管的了。
  前年一天,我在河堤上碰到已退休多年的老科长,他的一个话题也正是我要接下来谈的,即那个出租车司机的故事。他的结论是,那个丈夫蹲监狱的女子,为钱而出卖色相。我说,可是她并不缺钱,有比较体面的工作,儿子不到上学年纪,该不是淫欲作祟吧?
  男人之间侃山,往往拿桃色事件当作料,几十年前那个案例被重提,与我做保卫干事首次办案有关,其实,这枚压根儿称不上等级的小暗花,也只能充作噱头。
  光彩或龌龊的事儿破土前,并无单一的思维定向,及至事件发生,掺杂其中的元素也未必都是魔鬼的箪食壶浆或天使的蟠桃玉液,是与非交错突兀,迷离不可捉摸。一切猜想和推断犹如梳头的篦子,漏掉了的也许是要剔除的白发,荒谬有时跟真理一样在捉迷藏,而人往往陷入质疑的误区,追根到底的结果会更茫然,最终发现一切努力其实很无聊。
  张学良晚年,记者采访他时问,《西安事变》电影与电视剧《西安事变》,哪个更接近历史真相,张学良回答,都是演戏而已。西安事变是国共合作、共御外侮的大风歌,这就够了。
  陕西出土的唐代才女上官婉儿千字墓碑,隐约道出她并非被唐玄宗李隆基处死,斯女追随太平公主多年,同在一个火灶上吃饭,也就是支持李隆基发动政变上台者,墓葬规格堪比皇妃,不存在投奔韦皇后一党作乱朝纲嫌疑,往日给她的定调有待更正补遗,随着考古工作的发掘,上官婉儿的形象有翻盘的可能也未可知。有争议人物的光泽,很多时候被普遍的否定而黯然在阴影下,但是大如巨伞的树木会在风雨剥蚀中凋零一片片叶儿,这光景大众变成了小众,光秃的枝丫散开了,只剩芒刺招摇。
  当下有一种抹黑鲁迅先生的声音,一浪平又一浪起,缘何?说他们吃饱撑的太低估了这波人,如果定义为嫉妒心作祟,也只是个人品行问题,大凡鲁迅先生勘破了百变世态,悟出平等于国于家乃葆鲜久计,最懂国情。鲁迅先生在其小说《故乡》中,明明白白呐喊:
  “我想:我竟与闰土隔绝到这地步了,但我们的后辈还是一气,宏儿不是正在想念水生么。我希望他们不再像我,又大家隔膜起来……”推到鲁迅,也才有可能颠覆新文化运动的楼阁,汉奸文化得以落脚扎根,演变掉民族性格走向,推崇著名汉奸文人张资平、周作人的声音不绝于耳,难道不是例证?
  大凡做学问人为了证明自己有学问,把沟里壕的东西都扒出来做老酱,味道和颜色越浓烈越诱人食欲,于是,误判难免存在,杜撰不乏其详,原本简单一事演绎成大部头典籍,煌煌夺目,缭乱了甄别的思路。原始墓葬出土文物的说服力在于凸现主人即时的境况,记录了比较翔实风貌,犹似今日的摄像机,拍照固有走形或局部的不确切,毕竟是最好的。
  江河冲刷淤阻,因其浩瀚;农渠流缓,因其道细,把水速快慢拿来反复论证品味,不如到农田里看蛙跳。鲁班的哲学就是一把尺子和墨斗,却丈量了天下的树木,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一目了然。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