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5-26  星期六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文艺评谈  
什么事好的写作
                                  
                                   ——小批罗振宇的写作奇葩论

                                         文/姚永庆

    罗胖子罗振宇就是一个推销产品的高智商的奸商。其实一直以来我都是他的崇拜者,跟着他的智慧走了很长一段路。后来越来越觉得耍聪明、玩技巧的人骨子里都不是好人。最终他是有目的的,这个目的就是让你赶快给他掏腰包。他罗胖子是个卖“知识”的人,而且卖点还算不错。
     我没有不让别人卖东西的意思。大家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容易,干嘛不让别人养家糊口呀?何况人家罗胖子卖的是知识,这不比卖清菜萝卜要高尚得多吗?问题是知识的真假要比清菜萝卜的品质对人的益害要强烈得多。
    罗胖子今天讲什么是好的写作,他引用别人的话说:
    所谓写作,就是要“把网状的思想,通过树状的句法,用线性的文字展开”。
    这个观点真的太新奇了,习惯崇善大智慧的我,一听便顿生敬意立马要匍匐在罗胖子面前。
    但细想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谁的脑子里的东西不是一团网状的东西?无论大学问者还是普通下民,除了思考的程度不同外,仅就所想的事情在大脑中的呈现方式都是一样的,都是网状般散布在脑海中。此其一也!
    其二,谁的写作不是一条线一样的展开呀?谁不是从第一个字写到最后一个字,把头脑中要说出去的东西一个字一个字的串起来形成一条线啊?从毫无写作技能的流水账先生到颇有创作技巧的高级写手,乃至像鲁迅先生这样的大作家和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莫言都只能这样写作,别无他途。不同的是鲁迅莫言们的写作是把要说出的故事作了精心设计,这个精巧设计是别人模仿不了的。而普通人的记流水账就是把一件事从头到尾说一遍完事。所以,什么是好的写作便是那个精巧绝伦的表达设计。而什么是好,则千人千法。所以,鲁迅说他从来不信什么文章写法。他明明知道这个是无法教授的事,他也就从不误人子弟。
    这个我们姑且不论。
    写作的确有好坏之分,也的确有高低之别。否则,满世界都是鲁迅,都是莫言。那诺贝尔文学奖不知颁给谁了。我们之所以成不了大作家就因为这个高明的写作技巧我们没有。所以,你罗胖子罗振宇想在你的《罗辑思维》节目里售卖有关写作的知识,那就得是每个人个都可以掌握的叙事技巧,就是那个我们普通凡人写出来的东西也如鲁迅莫言写出来东西一样令人拍案叫绝。你既然说的是技巧,兜售的是写作技巧,那就是货真价实的文章写法,而不是花里胡哨的把一件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事用一种讨巧的方式说出它的另一面来。而这个“另一面”与我们所想关注的却毫无关联。比如,你罗胖子说好的写作就是“把脑子里的网状结构固化成纸上的一条线”,这等于你什么也没说,这跟好的写作技巧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罗胖子在最后又说:
    好的写作只有一种:就是简洁、直白,能够准确传达作者所想。这跟所有好产品的本质相通——重要的不是表现它的创造者,而是尊重它的使用者。
    这依然没涉及文章技巧。即便是写作感悟,那也似乎并不是文章具体的技巧论。
    仅就罗振宇的这个感悟而言,我不好说就是错的。如果是一般叙事性写作,简洁,直白的确是必要的。你想告诉听众某件事情 ,弯弯绕是很讨厌的。但如果是宏大叙事的小说构架,如果是学术性写作,简洁和直白怕是胜任不了的。但凡深刻的表达,一切复杂的思想,企图以简洁,直白的方式随意了却是做不到的。你切不可以此讨好人。
    让我们回到根本点上,一个人要有真智慧,绝不是企图通过语言的新奇讨巧来获得市场认同的。只有想卖“大力丸”的人才会耍一通杂耍招徕观众。
    我们想表达某件事情时,我们要把正确表述那件事放在中心位置上,把语言的新奇技巧置于次要位置。尤其是,当我们对那件事还不甚明了时,我们万不可通过讨巧的方式来忽悠听众。如果你是贩卖所谓知识那须更要慎重,如若昧良心的售卖,那就是鲁迅先生所说的,你在误人子弟了。
    为了让朋友们理解我对罗胖子的批评是对的,我模仿罗胖子的奇葩表述说一件事,看看当一个人对一件事不甚明了的花言巧语有多么荒谬可笑。罗胖子既说了什是好的写作,那我就说一个什么是好吃的东西吧!因为什么是好吃的东西大家都懂。
    什么是好吃的东西:
    所谓好吃的东西,就是那个入口的食品在你的舌尖上引起愉悦感和充满幸福的体验。
    什么是好吃的东西,你理解了吗?没有。这是不着边际的夸夸其谈。这只是语言的杂耍,贩卖奇葩。
    这就是漂亮的废话的害人处。一切不正当的技巧都是心怀叵测的。

                       ——土里巴人如是说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