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6-22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亲情悠悠推荐
西藏的孩子——爱子旦真那杰游学小记
文/白玛娜珍 一 我的爱子旦真那杰(以下简称:旦)从小几...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散文随笔  
还忆故里碓臼声
                
                                              文/金兰仁

     腊八日,家人说:“要是舂出来的粮食煮八宝粥就好了!”可是,现实是不可能回到从前,只能在脑海里回味当年八宝粥的味道,在梦里享受那时候碓臼舂出来的幸福:踩碓臼,吃糍粑,躲猫猫,听故事。
  少时,老家有一副供几个村庄共用的小型人力碓臼,据说有百余年历史。碓臼又称碓舂,构造简单,由碓窝和碓锥两部分组成。碓窝是在一块方形大青石中间凿出的圆形窝洞,上粗下细。上口直径约两尺,深尺半左右,非常光滑。碓锥则为条形石灰石,被人为凿削成上粗下细的柱状体,表面留有若干斜凸槽。上端直径较碓窝上口径小两个半拤(大拇指与食指平压后指尖间的距离),留作翻动粮食空间用。下端圆滑无棱,尺寸与碓窝底部完全拟合,不留空隙。
   碓锥固定在一根长约六尺的扁形原木一端,原木另一端削成鱼尾形踏板,中部穿一木质轴,并将其放入两边石墩的凹槽中。使用时,脚踏鱼尾板,碓锥高昂,撤去踏力,碓锥落入碓窝里。就在这持续的一踩一放,一扬一落之间,瞬间冲击力,挤压碓窝中的粮食,从而将粮食的皮与果肉分开,粗颗粒变成细颗粒,或者化为齑粉。
   当过长工的堂舅经常说,农村三大累,推磨舂粮搞双抢,十年不踩碓臼都不想。踩碓臼至少两人一组,一人踩踏板,一人拨动碓窝里的粮食。拨粮食的人,只要眼疾手快,而踩踏板的人最辛苦。金鸡独立,机械地踏脚抬脚,时间长了,腿会变得麻木。而且踏板至多只能容得左右两个人,无法增人加力。母亲说,解放前,家里人多,与几个婶婶姑姑轮流舂谷子,经常累得都迈不开腿走路。也正因为如此,家乡最早的机械设备就是碾米机,有了碾米机“机米”,原来在谷类去壳中起主要作用的碓臼,就慢慢受到冷落,因而,附近村子,就只剩下老家那副碓臼了。
   有了碾米机,人们不再为了生计而踩碓臼了,虽然年节忙,但平日里使用的人不多。对孩子来说,到碓臼坊玩耍及踩碓臼是有乐趣的事儿。碓臼坊倚靠高高的土坎,朝向湖面,场地大,视线好,人多热闹。可以看到大小城门湖的风光,听到鬼扯(讲故事),能尝到乡村美味,成了玩伴们经常集聚的地方。老屋与碓臼坊相距不过百米,碓臼坊里任何响声及香味都逃不过我的耳朵和鼻子,以至于习惯天天“路”过碓臼坊。那时候,大家都好动脚痒,想踩碓臼。但是如果碓窝里没有粮食,石头硬碰硬,会立即损坏,想想后果,不敢动,只能有人舂粮食时,借机帮忙过瘾。无聊时,常常会瞄着是否有人来碓臼坊,是否有哪家会舂好吃的东西。
   忆及往事,心中总是充满甜蜜。我是幺儿,父母像宝贝一样“细养”,看上去没有同龄孩子那样“经糙”,做中医的远房亲戚推荐用碓臼舂糙米吃,说“糙养”易成人。当时,懵懂之间,觉得可笑,可若干年以后,因湿疹到处寻医问药时,才知道这是民间的“千金要方”,它不仅可以治愈许多顽症,还可以养生。
   父母心疼,自然不会完全照方抓药。但因为亲戚的说法,比同龄人还是多吃了些糙米,多了一份经历。现在想起来,应该是歪打正着。碓臼舂出的粮食风味独特,是机械不可及的,这也许是如今边远地区舂出来的糍粑、擂出来的辣椒等绿色食品畅销的原因之一吧。糙米之于机制精米,口感稍差,但米饭喷香,米汤味甜,回味绵长,陆游:“水碓臼粳滑似珠,地炉燔芋软如酥”,说的也许就是这种意境。
   至今,还清楚记得母亲舂粮的情形。玉米粒放到碓窝后,撒上适当的水,让玉米粒表面湿润。舂不久后,玉米粒间相互摩擦,种皮与坯乳、坯芽分离。用簸箕除掉玉米皮后,留下黄白相间的碎玉米,和着稻米煮饭或煮粥,软糯清香,本是粗粮的玉米,瞬间可口了,颜色味道都很馋人。原来,舂过的玉米粒,有大量裂隙,容易煮熟和渗出香味。同样,舂出的高粱,表面布满血红的细丝,煮饭很香。舂出来的高粱米粉做粑,比石磨粉做成的粑要香要糯,更没有机制高粱粉粑哪样卡喉咙的感觉。而舂制的辣椒酱,辣椒的辣味、鲜味,混合着生姜大蒜等调料后的味道,口味产生飞跃,给人们更辣、更香和更刺激的感觉。
   正是碓臼加工粮食后的特殊风味,本该废弃的碓臼变身作为加工独特风味食品的工具,而这些食品是孩子的最爱,也是区别于它乡的家乡味道,铭记在心。三婶与我家为邻,经常邀母亲同踩碓臼,隔三差五地做美味食品。每次,我及年龄相仿的两个堂姐及一个堂妹,都会不请自到。三婶伙着四个孩子轮流踩碓臼,母亲拨动粮食及过筛。现在想起当时的情形,还满口生津。最香的是舂芝麻和花生碎,刚舂过的花生、芝麻,油光发亮,迎风十里香。将煮熟的糯米饭放在碓窝里舂,就会变成弹性十足的糍粑。舂好的糍粑,包进芝麻花生白糖等馅料,做成圆形或用粑印子塑形,就是带馅的美味糍粑了。舂糍粑时,碓锥常会粘有米团,随着碓锥抬高而拉成白色如糖稀般的细丝,让人心馋。每到此时,堂姐,堂妹或我,必定等不及了,定要先尝。清楚地记得,竟然有次将松动的换牙和着糍粑一道,吞到胃里。我因此紧张了好些天,因为按照老家人逗孩子的说法,吃下去的头发、牙齿等东西,会穿过肚皮长出来,怕不怕人?
   当然,平日里,是否用碓臼舂出美味,取决于当家主妇的持家能力及爱好,不用碓臼,肯定就没有糍粑、花生芝麻馅料或蘸料等招待客人。但部分节令食品,例如八宝粥等,笃定要用碓臼舂出来的。腊八日,乡亲习惯是将家里所有能吃的粮食,按照自己理解的份量,掺和在一起,加上红枣、桂圆干、冰糖等熬成粥,图祈祷丰收吉利及准备过年的喜庆之意。可是品种众多、且性质不同的粮食熬成粥,也非易事。只有用碓臼舂过后才能脱玉米皮、小麦麸以及高粱壳等等,才不至于吃粥时会有碎皮、壳卡喉咙的麻烦。只有用碓舂臼过的粮食,内部有裂隙,易熟糊汤,且香味溢出充分,不至于吃粥时不同粮食品种软硬不均的尴尬。久而久之,成了习俗及规矩,不可违,不然家里老人不愿意,而且会被乡邻笑话的。因此,每到腊月,碓臼声几乎就没有停过,大家排队踩碓臼,一家接一家,舂粮食或食品。碓臼的“吱咚”声,和着石磨的“呵咯”声及山歌声成了那个时代家乡冬日里的一道风景。
   乡友有次喝高后说,家乡人厚道、朴实,做的米粑都要比市场卖的要瓷实软糯。也许吧!碓臼坊是乡民集资所建,但没有专人管理,仅仅依靠口头乡约保持整洁完好百余年。大家约定按先来后到的顺序使用,用完后打扫干净。遇到房子砖瓦及碓臼配件缺失时,立即无条件修好。乡亲除了集资外,还在乡约中追加了信誉,因此爱护碓臼比自己的财产还上心。碓臼带给乡亲生活便利,陪伴了母亲、三婶等父辈大半生,伴随它,我也从呱呱幼儿成长为会飞的少年。久而久之,在乡亲们的眼里,碓臼不仅仅是简单的农具了,而是可以倾诉及加注亲情的寄托。爱惜碓臼,不可以损坏碓臼成了孩提时代的戒律。是哦,碓臼将乡亲们清贫的生活,舂出幸福的味道,臼出来的生活虽然粗糙,但有着甘甜的回味。在父辈的脑海里,似乎少了碓臼,就少了的家乡味道。在游子心中,似乎听不到碓臼声,就会迷失回家的方向。
   可是,传统的风味还是敌不过刺激的添加剂及现代化的加工机械,碓臼还是消失了。紧邻碓臼坊的熊家叔叔说,年轻人都外出了,年纪大者力衰踩不动了。再说,现在的孩子,怎会喜欢粗糙里蕴含的甘甜?朴实的乡约架不住市场冲击,长期无人使用,缺少维护,碓臼自然就损坏了,于是家乡就少了糍粑等美味,每年八宝粥也就变味了。三婶走的那年,一场大雨导致碓臼坊后的高坎垮塌,瞬间埋掉碓臼。过后,有人在碓臼坊的废墟上,立着一块青石做记号,以备将来循迹挖出来再用。
   从不相信轮回,但现实的经验教训足以让人怀念从前。如今人们重新追求返璞归真的幸福,崇尚自然绿色的味道,吃粗粮糙米养生。更有甚者,出现“城乡逆流”,大家集聚一起,建生态园,重过弃用多年的原生态生活。诶!世事无常,原以为乡亲们立记号石,备挖碓臼再用之举是玩笑,现在看来,犹未可知。不过,未来虽不可预测,但可以肯定的是,家乡碓臼舂出来的幸福及臼出来的乡味永远铭记心中。
   
                       农历二0一七年腊八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