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3  星期一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山水田园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庐山春雾

                                              文/金兰仁

     江西庐山夹持于鄱阳湖及长江之间,江湖库泽环绕,水汽充足,全年平均有雾日达190天以上,以春夏雾多。而且,春天气温变化大,对流作用强烈,相较于其它季节,雾浓且出现的次数多,常常此出彼没,变化莫测,给庐山增添了一抹神奇的妙景,带来别样的春意。
  春雾不像夏雾色深如幕,骤来急去,不像秋雾色淡如絮,悠闲飘逸,也不像冬雾散步林间,忽隐忽现。她或浓如墨,或淡如絮,看似来去匆匆,实则百转千回,出没林间、谷中和山头。而且春雾柔软的性格里,包含着张扬的个性,很有气势。经常铺天盖地,雾锁山门,本是高耸的山峰,变成矮小的孤岛,原是起伏的山地,变成无垠的海洋。即使身处室内,雾也会从门缝里、窗户间飘进去,甚至在开门窗瞬间,钻进室内,弥漫整个空间。平日里,即使屏住呼吸,雾的潮气也会沁人心脾,而且会从衣袖裤管中钻进来,提供雾浴,让人抖擞精神,睿发心智。
  在庐山,春雾或与春阳相伴,或与细雨同行,无时不在。而且很调皮和强势,经常呼风唤雨,闹出不小的动静。雾在树枝上凝成水滴,跌落在铁皮屋顶,“噗噗”作响,如行进在沙漠中的驼铃,声声伴你到遥远的星空;雾载小雨,撒落山中,树枝“滴答”,溪泉“叮咚”,此起彼伏,如梦中的江涛,阵阵催你到虚幻的梦中;闲不住的云雾,经常集聚,相互顶牛,泻下滂沱大雨,引得铁瓦“咚咚”,瀑水“哗哗”,如台风越顶,嚷嚷惊醒一场好梦。更有甚者,电闪雷鸣,此起彼伏,遥相呼应,骇得外地客人或胆小的人没了主意,仿佛天要塌了,山要崩了,路要断了,少不了要做噩梦。 
  不过,本地人习惯了春雾的张扬,春雨的粗犷。徜徉山间,不会戴口罩,雾来了,也只是缓步而行,或者干脆停下来,任由雾气扑面,沐浴身体。踏步山野,也很少携带雨具,途遇细雨,或停在树冠之下,或闪身到房前,任由细雨淋湿发梢和脸庞,反正细雨与雾分不清楚,防不胜防,干脆不防。夜雨敲窗,干脆敞开门户,任雷声入耳,闪电入屋,在淅沥雨点中夜宵,在电闪雷鸣中阅读,生活照样自在,春雾、春雨似乎成了生活乐章里的音符。初到庐山的外地人,经常抱怨雾气太大。特别是春天,被子湿漉漉的,睡觉时凉飕飕。窗户玻璃潮潮的,视线朦胧模糊。地板上也是湿湿的,如泼过水一样。可是,呆的时间长了,就发现还真的少不得雾气的滋润。几天不见云雾,就会不自在,皮肤干燥了,要涂润肤霜;头发乱了,要抹油;花儿焉了,要浇水,嗅不到雾的味道,听不见夜雨敲窗,难以入眠。关键是缺少雾气那幼儿般的舔砥,人都变得傻傻的了!
  可是,只要雾来了,人就“活血”了(精神了),梦就来了,满山都是仙境。雾里观花,忽隐忽现,花儿娇艳,叶儿滴翠,分不清是在山野里还是在花园中。雾里看山,时全时缺,崖浮云端,谷吐祥云,分不清哪里是峰哪里是谷。雾里望街,影影绰绰,时合时分,街在雾下,屋漂雾中,分不清哪里是街哪儿是屋。街道上的人声车鸣,时近时远,时断时续,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中。置身雾中,既有可望不可及的遗憾,又有美好在前头的憧憬,无形中给梦幻般的景致添加了许多诗意。
  看春雾渲染大地时,经常架不住春雾的撩拨,心里会泛起阵阵柔情。站在高处,眺望山下,几道道云雾,宛如白色的飘带,紧紧缠绕在长江的上空,亮闪的是江,雪白的是云,云与江互缠绵。几片片云雾,宛如白色的飘絮,飘荡在鄱阳湖上,闪光的是湖,玉色的是雾,雾与湖相依偎。山间,薄雾溟溟,似晨时的炊烟,自小村房屋上袅袅升起。春雾将山中一切变得模模糊糊,若有若无。如白日的梦,淡淡的喜悦,浅浅的忧愁。像梦中的情,绵绵的心意,不绝的余味。此时,只觉得这世界到处都有深情厚谊,到处都是鸟语花香! 
  同样,看春雾的造势,也是经常不能自已,心随雾动,内心会生出万丈豪情。眺望四野,雾锁天际,五老峰上,溟溟漠漠,浩浩漫漫。含鄱口前,雾浪滚滚,穹苍无光。芦林湖畔,群峰遁迹,鸟兽潜踪。剪刀峡顶,雾满峡谷,巉岩绝迹。此刻,云雾纷纭沓来,如乌云压城;雨雾恍惚奔腾,如骤雨将至。置身雾中,似乎万物都在脚下,什么悬崖险谷都在身后,什么忧愁烦恼都已逝去。这世上再也不会有坎坷,再也不会有愁绪和忧伤!
  其实,还远不止如此。春雾不仅仅是水气积聚,而且是山之灵气外泄。山中的物产吸收灵气,就有了独有的特征,娇艳的杜鹃花,贡品庐山云雾茶,罕见的石鸡(蛙),少见的石耳,美味的石鱼。在灵气的熏陶下,人会有醉雾之感,似是到了花看半开、人看侧影、酒至半酣的醉意,常常会在脑海里生出美好的画面,在内心里荡起生活的激情。历史上,李白、苏轼等名家肯定也是醉雾,写下诸如“日照香炉生紫烟”“万里朝沧海,千寻出白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天应不许人全见,长把云藏一半来”“庐山竹影几千秋,云锁高峰水自流”等绝句,将(雾中的)庐山记录为秀美、恬静、缥缈及自由的人间仙境。宋朝周必大《游庐山吊大林》中说:“上尽诸峰地转平,天低云近日多阴。”“匡庐第一真仙境,忍使如今遂陆沉。”更是点出云雾与仙境的关系。可以说,云雾是构成仙境不可或缺的元素,她造就了庐山神秘、幽静、飘逸和自在的仙境模样,是人们憧憬的那种“实实在在、无拘无束、远离尘嚣、自由自在”的桃花源。确实如此,春雾缭绕,时常一团浓雾将人化为无形,又一阵风将美景推至眼前,似乎凡间与仙宫就在你的左右,山、人及万物在仙宫与凡间不停穿越,达到“天人合一”的境地,踏在这心仪的山中,还需到其它地方云游?身处春雾氤氲的庐山,人似乎置身于“脱逸超然”境地,大有“普事故雅去虚华,宁静致远隐沉毅”的彻悟,谁还羡慕邻家的风景? 
  我爱庐山,喜欢庐山的春天,痴迷庐山的春雾。春雾改变了取景的视野,变换了观察的视角,从而生出梦境。春雾滋润万物,洗涤心灵,从而丰富人们的意象。庐山的春天就是春雾和春雨滋润万物、荡涤旧尘和撩拨心情的日子。变化万千的雾境,生机勃勃的气势,鲜艳欲滴的美景以及人们内心由感而发的情愫和豪情就是庐山的春意。这般春意,在不经意间,沁人心脾,融入灵魂,继而让人们到达心仪的梦境!
            二0一八年春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