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4-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中尉笔记;曲阜的庄重
文/艾平 火车到达兖州车站,已是夜里十点半钟,候在长廊出口的主儿,冲上...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伯乐殇

  
                                                                                        文/艾平

    伯乐死后次日,一匹大棕马于其墓前恸哭不已。守陵园老者闻声而至,问明事由亦嚎啕大哭。大棕马遂以蹄叩地,曰:“兹园虽葬帝王将相多多,惟伯乐是吾知己;吾类能纵横千里,遂平生之愿,皆赖此公力矣!今君哀泣悲于在下,何故?”。老者绕行墓丘三圈后,突然以手指之曰:“吾悲自己何以将伯乐这等凡夫俗子葬于此,享祭万世香火。试想:天地之大,仅伯乐一人,即是每日相马不止,世间仍会遗弃骏马无数;倘使他胸无私意,将相马术广传于世,焉有今日事乎?”
    大棕马亦叹息不已,曰:“为今之计,以先生言,该如何是好?。”老者以袖拂墓碑之浮尘,指凹凸处道:“伯乐不是其友韩愈,岂为后人道哉?学会推销自己,实乃良策。”
    大棕马诧异。少顷,拜辞而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