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1-19  星期五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围城内外推荐
热门小说推荐
《闲说宜文化》
有故乡的人,都会有乡愁。无论深浅,但都会伴随着一个人的一生,哪怕天涯,哪怕海...
散文随笔  
中尉笔记:墙里墙外
                                                                                  文/艾平

                           一

  沿单位办公楼后幽径斜刺西行,到院墙根时惊飞麇集那里觅食的山雀;山雀抖翅南翔,若一缕云烟消失在壁外岭上的枯草裸石间,蓦然落寞竟使自己想穿透横亘眼前这堵矮墙,追随那些远去生灵的啸喊。
  墙外土岭上草木疏落,农垦田星罗棋布,高岗上的祖始爷庙神韵十足。农历每月初一、十五庙会,朝会者拥挤庙前,把燃着的灯草纸表或香束,投入大鼎祭祀祖始神灵。之后,善男信女们便会双手合十,要么祈佑儿女高招名校,要么诅咒盗牛贼、偷割庄稼懒汉吃枪子儿……一幅民俗剪影,便是一种民意流泻,他们把生命的石头凿成日子里的碎屑,捧读后再拼成自己的造像,置于天地一角,任由过客遐想。
  儿时祖母抚我入眠的喃语,即是从一座庙开始的,“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不等和尚手里木鱼响,我已潜入梦乡了。倘使还不能安睡,祖母就会指着黑魆魆的远山,念道她的第二个故事,这时我则边听边拽长被褥蒙眼,直到睡液滑下嘴角。
  那《农妇斗蟒》故事大意是说,一农妇养了群鸡鸭,每天辰时放野,酉时归圈。一天,农妇发现少了一只鸡,次日清点家禽又缺一只鸭,于是,沿路寻到村头山神庙前,见老槐树下有鸡毛和鸭绒,这时她想起邻里丢失牲畜家禽,归咎于山神索祭物的传闻。农妇揣着糊涂要弄明白,挨到第三天日近西山时,躲到破庙里看动静。须臾,便听到鸡鸭嘎嘎尖叫声,农妇不看则罢,看了惊得泥塑一般,原来,老槐上方树洞探出个大蟒脑袋,血口里的鸭打着扑棱。蟒害曝光后,庄户人在老槐下铺满了麦秸屑。不久,大蟒故伎重演,由于吞吸大量的碎秸梗噎毙命。
  祖母一生与人为善,遇坎坷而不沮丧,清贫却持家有方,岁至八十四寿终正寝,可谓天有赏赐,施予不同而已。每逢思念祖母时,我最先记起的便是这些童趣里的惠泽。及至中年,更感风淡云轻,品味格调向眼下倾斜,大江大海壮阔,还得汲井水饮,于是,不经眼的东西越来越鲜活,接着便有了对话的欲望。
  门前的土岭名曰九里山,大体呈东西走向,宛如拱卫市区的南城垟,绵延数里。山上植被疏密相间,偶有断脊亦具崖韵,间或有桃林枣园镶嵌起伏,人出入其中,不外诗话桑田:春燕衔木,夏荷缀池,山菊落金,寒梅施朱,银锄落处稼穑凝绿。山无仙也灵,灵在垄耕者的犁波中,灵在踏青人的寻趣里。
  一日,几名工友约我午间逛山,时正油菜花铺地,香溢四野,回眸市区唯见楼房鳞次栉比,却没有了空间挤压的局促。行至南麓,迂到一对中年夫妇,俩个正在石隘下拓荒。许是女人腰椎有毛病,边蹲着扎草捆,边捶腰背,一忽儿又站起来拧身,呈减轻痛苦状。男人瞥见后,停镐走上去扶她到地头歇息。女人舒口气看了丈夫一眼,把壶斟茶,双双席地而坐,默视着开掘的新土……
  自从人类始祖亚当和夏娃受蛇引诱,吃了善恶树上的果子后,便与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然而,人类的手臂在被荆棘和疾藜扎破的血红里,抚摸到爱情竖琴而使生命乐章弥足珍贵。或许农民的爱情誓言里缺少“爱”字点缀,犹如高粱花不招眼妒,花谢结实,花与子之间互望多于依偎,而真情往往存在于日子里的默契,男耕女织,女炊男弈,炕头促膝儿女婚嫁,组成一串串音符,萦绕于农家小院的角角落落。
  想此,不得不再扯一下那位愿将自己卖给识货者的韩信。传说韩信年少落魄时,受一阴阳先生指点,在九里山中为生母看好一块茔地,岂知韩老夫人身子骨硬朗,招来韩公子不待见,趁月黑风高一夜,将其母活埋于那处风水宝地,为自己日后大贵庇禄荫福。民间传说有多少可信度,姑且不论,距九里山数十里的三个村镇,却是冠以汉初三杰萧何、张良、韩信等的姓氏名号,从远年沿用迄今。至于萧营、张良、韩信街的陈迹,透示哪一段历史,或是附会了什么,更不得其玄妙了。但我想,古时的九里山一定巍峨多姿,否则,怎么藏得了韩信这样大虫?怎么能招来萧何、张良两颗巨星临空?遐想归遐想,远古的晨钟暮鼓已成一碾黄尘因风而去。遐想有时如瞭望太阳,看久了眼晕,不如从阳光落地影子里捕捉斑斓,因为土地才是我们举足踏行的实在。

                    二
   
  生命流响在没有遮拦里激越松声竹韵。
  星系银河,落影杯盏,这是生命的投宿;舟楫击水,波光不艳,这是投宿后的旅行;水草丰美,牧笛袅袅,这是旅行中的舒放;圩田稻香,耕农挥笠,这是舒放时的哝语。韵致弦断,造物主琵琶反弹,绵绵悲音若蜘蛛吐丝,缠绕情侣,是为转蓬姻缘;碎花铺地,无风而坠,是为姻缘星晦;淫雨霏霏,拧花成泥,是为星晦而隐逸;甬道通处,别有洞天,是为隐逸后的死寂。
  山麓隆丘,暮鸦绕枝,曾是将相孤坟;古渡废弃,村童垂竿,或因沉船叠起,生命是一束玫瑰,失却恋人拥簇,不若青草碧叶鲜活。然而,不是孰人皆可来做浣纱的西施香艳百代,出塞的昭君落影宝典,更非人人都能成为进退有度的晋高士谢安,斟酒诗百篇的唐才子李白,遏云拨雾,啸谷山响。
  我们景慕拜伦不羁之旅,仅能以打油诗唱和;瞩目拿破仑的长剑,却惊怵于劫匪短匕;摈弃燃香为炬陋习,而茫然于泥塑木雕与匍匐者之间的烟雾里,因此,笼中鸟不是鸟的宿命,是它爪牙不够坚锐使然,是思想大于体能的写真。我曾在公园里看到狼与虎被隔栏而囚,狼因人的呵斥退入洞穴,虎遭恐吓则神情恬然,同为寄生笼子的兽,展示的状貌迥然有别,这是由于造物主赋予它们生存技能有优有劣,并因之演绎出丛林法则:虎猛而行独步,狼以为伍胆壮。
  由此联想到人间英物落入窠臼,仍蜕茧而出,创造历史神话,大凡是他们能恰到好处地取舍,拥有优化冷风与暖流为合力的大智慧。苏东坡遥想周瑜破曹兵当年,赤壁惊涛拍不翻曹操艨艟,一枚火把竟烧尽其千艘战船,铸历史一个惊叹号,于是有了《赤壁怀古》华章抒曲,这是苏学士既入世而不出世的理由。盲人歌手高渐离心通泉台荆轲,趋步掷筑于暴君嬴政,变乐坛为祭坛,粉身成齑终无悔,引得司马迁拍案称绝,这是末路英雄的启示。使臣苏武困窘匈奴十九载不亡于朔气,缘其执符节理念和归汉愿景双翼撑持,因此,在风吹浪打中胜似闲庭信步,不是伟人的作秀。太史公掌故里精彩之笔莫过于此。
  信念是领带夹上镶嵌的宝石,美从束缚中透出,是泉地隐火炙沸一泓冰冷,是火塘下湿漉漉烤得天干路硬;信念如女人眸子里的情波,轻风微澜,触礁引退,汇激流奏出爱情交响。寡妇深宅透不得一丝男人气,偶有草动,疑风惊魂,这是心灵夜空的蝙蝠,贞洁牌坊不如没有的好。行乞儿郎借宿桥眼,盘腿“斗脚脚”为趣,不思翌晨寒暖,没有信念胜似欲壑难填。打鱼船家渡人为宰人钱财,理性嬗变成魔鬼,失落了捕捞鱼虾的愉快。呦呦麋鹿一身梅花,有色无香,映眼却耐不得品味,乏味的东西何必嘴嚼?其实鹿们压根儿没有思想,如同摇篮诞生希冀,不愿离开摇篮的孩子最终没有了梦。
  院子里叮当锤响混同隆隆机器鸣奏,成为这儿产业工人的景深,亦如阳光女孩是男孩子的寻梦。我的梦曾碎落在西风凋碧树的季节,此刻,踟躇于院子矮墙边,听外面枯草簌簌,看鸟雀呼哨临远,闻雨后泥土气息,吟“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诗句,憬悟绕檐藤萝菁菁,拾捡梦的碎片如同重组阳光落地的影子。
  感恩于大自然惠顾,就像自己依这座院落里的喧嚣而生息。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