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07-22  星期日 欢迎来到文狐网!   登录 | 注册
帮助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关键字
标题 作者
热门小说推荐
婚姻流水
1、我们与婚姻拉不开距离。审视的目光需要一个间距。由于没有这个间距,我们的婚...
文艺评谈  
新文化革命万岁
                                 
                                        文/赵云喜   

近日,新文化论坛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于是就开始思考新文化的命题。

新文化,一个令人充满敬仰的词汇!在新中国诞生之前,新文化运动就已经开始了。

纵观中国近代史,实际就是一个新文化运动的发展史,如果按照标志性的年份,可以这样来描述:以1919年为标志,经历了30年,到1949年建国,这是一场实质意义上的文化战争。内战期间,国共两党角逐,实则文化的较量,一方是腐朽的封建文化,一方是年轻的西方文化。虽然实力悬殊,但弱者奇迹般取胜,似有天助,其玄机仍是文化的威力所致。从1949年到1979年,中国大陆经历了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为主体的文化精神阶段,但是,没有坚强的经济基础,其文化理想只是乌托邦而已;从1979到2009年,中国经历了大力引进西方文化的过程,虽然我们从西方文化中汲取了新鲜的活力,然而,西方文化弊端也越来越清晰地凸显出来。中西文化经历了一个世纪的冲撞、交融和勾兑,在今天,中国文化到了全新塑造的历史阶段。中国经济的高度发展,人的独立生存能力的提高,必然寻找新的文化精神。从现在开始在未来的30年中,中国的新文化精神才可以逐步形成。相信在建国100周年之际,我们从中国人的面孔上,不仅看到财富的自信,也可以看到文化的自信。

所以,中国的新文化运动,堪称新中国之父!没有新文化运动,就没有新中国。其实,中国在差不多100年前就产生了第一位临时大总统,并组建了参议院和国会,但很快又恢复了帝制。当政治改革走到了文化改革的前面,则需付出更大的历史代价。建国以来,在一片山呼万岁的臣民潮中,悲剧还是难免发生,革命者也难免被封建化的宿命。时至今日,反封建仍然是新文化运动的重要使命之一。然而,中国的确需要一场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革命,而这场文化革命早已开始,这就是开始于90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当然,“五四运动”,只是新文化运动中一次标志性事件,它不足以代表整个新文化运动。1966年-1976年的所谓“文化大革命”,实则“大革文化命”,其实只是一次政治事件,也非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革命。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革命,到今天并未结束,新文化革命的使命,不仅没有完成,反而更加严峻。在云禧看来,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使命,首先是反封建,然后是建立新中国,最终目标是创造新文化。在经济高度发展的今天,如果没有新文化的建设,中国的经济成果,会立即进入权贵资本主义、国家资本主义的窠臼。可以说,如果没有文化的进步,人们所期望的所谓政治改革其实并无实质意义。

经济高潮之后的文化高潮,已成必然之势。真正的有识之士,当成为此次文化大潮的弄潮儿!

于是,诞生了许许多多的文化论坛,而新文化论坛更是独树一帜。

在这个论坛上,云禧有幸拜读了多位师友的文章,真真切切感受了文化思潮的涌动,汲取了思想的光华!深夜拜读,每每为之拍案,为之叫好!

但是,云禧也在想另一个问题,论坛是各个文化思想者交流的场所,每一个人都希望能够推销自己的观点,但相互之间难免受阻于门户之见,于是很难形成思想的合力。思想的特点,是个性化,而非工业化。一个思想者要想说服另一个思想者,是极为艰难的事情,如此论坛,会有何结果?

正因为如此,云禧有了以上的思考。在云禧看来,大家思想的差异,正是大家交流的必要性所在,如果没有差异,这没有交流的必要。而大家目标的一致性,更是交流的意义所在:

——我们不求相同的起点,但求相同的目标;

——我们不求相同的观点,但求相同的立场;

——我们不求相同的身份,但求相同的使命!

我们共同的目标,是为刚刚获得经济自主的共和国,注入文化和精神的灵魂;我们共同的立场,是站在人的立场,推进人的精神自由和人格尊严;我们共同的使命,是在有生之年推进中国的新文化革命!

于是,我们相互支持,因为我们有相同的目标;我们相互理解,因为我们有相同的立场;我们相互兼容,因为我们有相同的使命!同时我们更需要论争,因为论争使得我们更接近于真理。

中国的新文化革命万岁! 


 


最新评论:
胡人 于 发表以下评论:
所谓新文化运动不是完整意义上的革命,它最大的成果是造就了一批政治家,而运动的主旨:宣扬德先生和赛先生却远远没有完成,国人的科学素养仍然低下。在非理性的思潮的裹挟下,很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例如:反右、十年浩劫、XX功、抢购盐巴、张悟本、XX治百病、PX风波等)。
在破旧立新的幌子下,旧的,但属于优秀的传统文化(如吟诵等大量非物质文化遗产)被大量破除、扬弃,最终走向消亡,这场运动的“催化”作用不可谓不大。今天国人很多思想的顽疾莫不与此有关。